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这个宗门全靠我 > 第二十章 多出的一人
    周岭在断魂谷之中获得了大量的灵果,巩固修为的,治疗伤势的,加起来有着上百颗。

    周岭自己目前都处于凡体境第五炼,其中不少灵果对他也有作用。

    但是,他也不可能亏待自己,拍卖的都是年限比较短的,留个自己的则是最好的。

    这枚百灵果已经是拍卖里年限最长的了,是整个拍卖过程之中最贵重的灵果之一。

    要是换一个位置,放在大商铺里面,那标价数字至少得是三位数!

    写价?

    应该写多少价格才合适?

    百灵果,对于他们这种层次的散修而言,称之为疗伤圣药都不为过。

    关键时刻,救回一条命绝对不成问题。

    而这枚灵果对应的价值也很高啊!

    他们要买下来,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别人的出价能够低了?

    等等!

    我身上总共就这么一点灵石,再多了我好像也出不起,犹豫思考那么多,有意义?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不少人勉强在牌子上面写上价格,但是这个价格也只是自己手里的灵石数量,指望这个价格买下百灵果是不可能的,但是,参与感还是要有一下的。

    以后还能说一句:我曾经也是参与过价值上百灵石物品的大竞拍!

    粗糙男子正和周围的几个人进行着眼神交换。

    这次竞拍的组织者实在狡猾!

    我们之前的计划实施不了。

    眼下,这枚百灵果估计是全场最贵重的灵果,要不要抢了这枚灵果就走?

    也算是血赚!

    不行!

    整个会场里这么多灵果,竟然只能带走一颗,大家能够甘心?

    可不甘心能怎么办?

    灵果想要抢是不可能的了,但是,我们可以换一个目标,抢灵石!

    大家的眼睛顿时一亮。

    这一场拍卖结束后,西门客栈的人手里得有多少灵石?

    至少上千!

    这是一笔巨款啊!

    如果能够抢到这一笔灵石,不比抢灵果更好?

    “盯紧西门客栈的人,拍卖结束后,我们就跟着他们,然后……”粗糙男子狰狞笑道。

    西门客栈,哪怕是你们狡猾如此,部署了如此精密的拍卖会流程又有何用?

    最终依旧是为我等做嫁衣!

    这么多灵石,我们就笑纳了。

    此刻,周围有几个人的肩膀动了动,粗糙男子的话传入了他们的耳朵里面。

    刚开始听粗糙男子话里的意思,还让他们紧张半天,后来仔细一听……

    拍卖结束后?

    那就不会影响到他们竞拍灵果!

    那就好!

    至于拍卖结束后西门客栈的人会怎么样,关他们什么事?

    粗糙男子灵机一动,又有了想法。

    既然反正最后都要抢西门客栈的灵石,那何不现在就拍下这颗灵果?

    如此贵重的灵果,哪怕是他也很眼馋!

    不管花多少灵石,最后不都会再抢回来吗?

    不相当于是左口袋进右口袋?

    于是,粗糙男子开始写价。

    我身上现在有一百二十颗灵石1

    这么高的价格,都相当于是大商铺里的价格了,没有谁的价格会比我更高了吧?

    “大家举牌!”

    人群之中,不少人无奈的举起了手中的牌子。

    身上带的灵石少了啊!

    这枚灵果很难拍下了!

    粗糙男子自信地举起了手中的牌子,同时,还瞄了几眼周围的牌子。

    五十,六十,七十……最高的才八十……

    垃圾!

    这枚灵果是我的了!

    事后还能把灵石给抢回来!

    稳赚不赔!

    粗糙男子看向高台上的红脸,等着这个家伙念出自己的38号。

    嗯?怎么还不念?

    红脸的话明显有了一定的中断。

    此刻,红脸有些奇怪地看着人群之中的牌子,又转身看了看白色面具的周岭。

    周岭扫了一眼下方的牌子,皱了皱眉头。

    哪怕是很小心谨慎了,但有些意外,也难免要发生吗?

    周岭向赵福丽点了点头。

    赵福丽再重新面向下面的拍卖人群,吐字道:“百灵果,94号以200颗灵石竞拍成功!”

    什么?200颗?!

    人群顿时像是炸开了一番!

    一颗白灵果,哪怕是再珍贵,也绝对不至于要200颗灵石啊?

    哪怕是大商铺里,同等的灵果估计也绝对不会超过150颗,这个家伙是疯了吗?

    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看向了最后的94号,那是一个穿着简单的少年,正举着号码牌,上面大大地写着200,深怕别人看不见似的。

    粗糙男子恶狠狠的刮了几眼这个少年。

    竟敢抢自己的灵果,坏自己的好事!

    等回头处理完西门客栈的人,就把你也顺手给了解了!

    少年大气不敢出一口,额间隐隐有着冷汗冒出。

    此刻,他才回神。

    自己竟然写了200颗灵石的价格?

    接下来该怎么办?

    自己哪里来的那么多灵石?

    刚刚听到百灵果的功效,这不正是能够救下清儿的灵果吗?

    不论如何,也一定要拿到手!

    他要有些昏了头。

    情急之下就写了200颗灵石的价格。

    此刻,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等到了上面,自己拿不出灵石,怎么办,会被西门客栈的人丢下悬崖吗?

    我还那么年轻,我身上还记挂着清儿的性命。

    如果我死了,就是两条命啊!

    不,就算是我死了,清儿也不能够死啊!

    少年有些麻木地向着前方走去,然后手里扶着石梯,一点点爬向高台,距离上方的红脸越来越近!

    ……

    “如何?”白衣公子问道。

    “公子,此处地形有些不好走,暂时还没有找到新的路!”蒙面的小卒低头说道。

    “无妨,继续找!”白衣公子说道。

    蒙面小卒下去。

    “不急,拍卖本身就是一个流程复杂的事情,哪怕是小市,没有两三个时辰,也断然不会结束!”

    “我们有的是时间,去撒网捕捉这些油老鼠!”白衣公子对一旁的黑衣青年说道。

    黑衣青年认同地点了点头。

    从这些油老鼠大张旗鼓地准备小市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是一败涂地了。

    被大商铺盯上,哪个小市还有活头?

    而且,这次他们的手段将比起以往更加残酷!

    唯有一个字:“杀”!

    要让这些小老鼠充分体会到什么叫做‘血’的代价!

    二十名凡体境第五炼!

    再加上他和黑衣青年都是外轮境的天才。

    这注定是一个充满血腥味的夜晚。

    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会弥散到整个龚城的底层散修里。

    让他们变得老老实实一些。

    ……

    高台之上,红脸目不转睛地俯视着下方的少年,白脸将百灵果收好,仅仅拿出一个装了一颗山果子的盒子。

    先不说那离谱的价格,单单是这个94号号码牌,就说明了太多。

    从桥上过来的时候,大家就数了人数,一共九十四人,而中途周岭悄悄离开,总共就只有九十三个人参与拍卖,这哪里冒出来的94号号码牌?

    显然,有人偷偷以别的方式混进来了!

    迟早有人会找到进入到这里的别的路,对此周岭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会过那么快!

    这才多久?

    最后的路线明明十分隐蔽。

    而且,既然都已经发现路路线,为什么会只有一个人进来,不是应该大军杀到吗?

    周岭和赵福丽谨慎地望着爬上来的少年。

    怎么感觉这货一路上都在瑟瑟发抖?

    “一共两百颗灵石……”赵福丽说道。

    “那个……那个,我没有那么多灵石,但是,我真的很需要这颗灵果,所以,能不能打欠条暂时把灵果卖给我,事后,我再补上?”少年结结巴巴地说道,看向赵福丽的目光既是畏惧,又带着一丝期待。

    闻言,赵福丽和周岭都是愣了愣。

    这家伙,是装的,还是真的不知道从而混进来的天真小鬼?

    而下方的人听闻少年这般说辞,都是呆滞了片刻,随即就是哄堂大笑起来,一些脾气不好的则是开始骂骂咧咧。

    “哪里来的小毛孩儿?”

    “当我们是在过家家呢?”

    “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给轰出去!”

    下方不断传来刺耳的声音。

    少年渐渐开始心如死灰。

    “真的,我真的很需要这颗灵果来救人命!”

    “我以后真的会还给你的!”少年在尝试着最后的挣扎。

    而他的挣扎,在自己听来,竟然都是这般无力。

    “你知道在拍卖上面乱喊价是什么下场吗?”周岭淡淡说道。

    “我知道,但是,我可以……”少年最终鼓足勇气,向着周岭和赵福丽跪了下来,鼓足勇气说道,“我可以把我自己的命卖给你们,我只求能够让我用这颗灵果去救救我的朋友!”

    “骗傻子呢?有谁会为了救朋友就卖掉自己的命的?就是救老爹老娘都没这么夸张!”底下传来不屑的调笑声。

    少年双脸涨红,已经急哭了。

    他真的不想,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谁能会向着一个陌生人跪下,谁能谁出卖掉自己命这种事情?

    可是,如果,他什么都不做,那么,明天,清儿就真的要死了!

    她是一个多么美丽可爱的姑娘,怎么能够那么轻易就死去了啊?

    这算是什么事儿?赵福丽做不了主,看向一旁的周岭。

    只见周岭上前,抬手就是一个手刀,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这个人打晕再说。

    少年在绝望知之中昏过去。

    最后只有一个念头,自己选择上来求他们,究竟是对是错呢?

    周岭示意赵福丽,赵福丽高声说道:“94号喊价无效,百灵果自动续位到下一位,也就是38号竞拍者,以120颗灵石拍下!”

    百灵果还是我的?

    粗糙男子露出畅快的笑容,得意大笑道:“这宝贝,该是谁的,终究是谁的,谁也抢不走,哈哈!”

    粗糙男子飞快爬上石阶,一步跳上圆台,隐隐挑衅地看了赵福丽一眼。

    “这是灵石,灵果给我!”粗糙男子用近乎命令的语气说道。

    赵福丽如若没有听到,周岭上前接过灵石,又将装有真的百灵果的盒子递给粗糙男子。

    粗糙男子瞥了一眼周岭的腰包,露出些许贪婪之色。

    这些灵石,都是自己的!

    “好的,诸位,百灵果已经卖出,而这也是本次拍卖的最后一件物品,本次拍卖一共卖出三十二颗灵果,相信大多数人都有收获,没有买到灵果的朋友也不要灰心,西门客栈,以后的机会还多的是!”赵福丽高声对大家说道。

    这次小市,除了是要交易灵果,为购买功法和武技做准备,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打响西门客栈的名声。

    只要名声起来了,才有品牌效应,很多事情做起来才方便。

    “这就结束了?”参与竞拍的人宛若做梦一般。

    这才多久?

    半个时辰不到吧?

    三十颗灵石,数量的确惊人,但分到就是多个人身上,其实也就三分之一的人得到了。

    这让大家犹如做梦一般。

    什么时候,一场小市这么短暂了?

    咱逛个青楼,和妙龄女子翻山倒海的时间都不止这一点儿啊。

    “那现在,我们怎么离开这里?”有人问道。

    “诸位随我来即可!”赵福丽带着大家再次来到之前桥断的地方。

    只见那被斩断的桥竟然又慢慢升了起来,不久又回到了刚才的样子。

    原来,那斩断桥只是斩断了绳索,但实际还有几根透明的坚韧丝线系着桥掉落的一侧,现在,将那丝线拉起,再次将长桥的绳索系在木桩上,一切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

    而丝线透明,天色本身又暗,几乎也看不到。

    再加上当时大家的心神都被拍卖所吸引,就更没注意到这些。

    “西门客栈主事人,真是心思巧妙之辈啊!”不少人看着带着红色面具的赵福丽感叹道。

    “惭愧,不过是一些奇淫技巧罢了!”红色面具赵福丽轻轻甩袖,淡漠说道。

    “诸位,此次小市已结束,咱们就此别过!”赵福丽说完,就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和周岭汇合。

    见此,大家都懂!

    西门客栈的人身怀巨款,怎么也不会和他们一道。

    人家还准备了另外一条离开之路。

    粗糙男子见此,嘴角狰狞一笑,眼神示意人群里的另外几个人,渐渐脱离群众,向着赵福丽离开的方向而去。

    见此,大家也都懂。

    这是有人劫财去了!

    小市已经结束,发生什么也不关自己的事。

    全当作没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