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这个宗门全靠我 > 第十四章 剑墟再议
    至于殷勺勺,她不本来就在昏迷吗?

    宗门联盟的工作人员面色阴沉地听完叙述,然后连忙把资料送到上面的人手里。

    而周岭等人,要求被暂时留在宗门联盟,等待随时可能来询问他们信息的工作人员。

    “通脉层次吗?好快的突破速度,我们都是小瞧了这个小家族子弟啊!”宗门联盟内殿,几个执事看着手中的资料,眉头微微一皱说道。

    “世界那么大,偶尔出现一个比较有机缘的,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这样一来,捉拿吴应耿的任务,至少得交给通脉层次的人来做才行。”

    “只是可惜了这次损失的几个弟子了!”

    “几个普通弟子而已,损失了就损失了,宗门联盟又不是善堂,做任务自然是有风险的……”

    “还剩下两个弟子,这次的任务批示,是给失败吗?”有人提出道。

    “吴应耿没有捉拿回来,自然算失败。”来自圣道宗的执事冷哼一声说道。

    这可是他们圣道宗颁布的任务,完成与否都是严格按照要求来的,这么明显的问题还拿出来议论什么。

    “此言差矣,这次的情况毕竟不同,我们信息掌握不全,吴应耿突破通脉层次,他们想要完成任务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在这样的情况下,活着带回吴应耿的信息,已经很不容易,比起原本的捉拿凡体境第五炼的吴应耿只会更难,我觉得应该给他们算通过。”

    “开什么玩笑?之前从未有过这样的先例!难道要坏了宗门联盟一直以来的规矩?”来自圣道宗的执事立即反驳道。

    “哪里算坏了规矩,只是更加灵活一些!”

    闻言,另外几人都是微微一愣。

    这个任务里,更重要的不是吴应耿突破通脉层次吗?怎么现在反而争执起了任务的成功与否的问题?

    不过,很快大家的就明白了。

    圣道宗自己颁布的任务,出了这样大的事故,自然不会轻易同意这个任务算完成,而另一个人,则是另一阵营的,他们的上层人物可是允诺了那一笔巨额的借款,现在又在找机会拖延了。

    这样一来,可不能轻易让这个家伙得逞了。

    毕竟,他们站在对立的阵营的。

    正要开口同意来自圣道宗执事的说法,却猛然一想,这圣道宗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一直以来,也不怎么对付!

    那干什么还管这闲事儿,静等着大家狗咬狗不就行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但是,你们再想如何,也不要影响到我们圣道宗!”来自圣道宗的执事声音低沉道。

    “我有什么小心思,我只是觉得应该更加公平与合理一些,如果说任务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难度已经超过了我们的任务设定,难道不应该给任务的执行者一些弥补吗?”

    “而且,这是你们圣道宗的任务,结果,任务却发生了这样的变化,这死的,可不止你们圣道宗的弟子,还有别宗的呢!”那人怒声说道。

    圣道宗的执事脸色微微一变道:“任务……怎么可能不存在意外?”

    像这种事,怎么能够怪在他们圣道宗身上呢?

    就在整个会议室为此争论不休之时,突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

    谁敢在这个时候推开会议室的门?

    当看清来人的面孔之后,众人都是脸色一变,立刻起身鞠躬道:“联盟长老!”

    “这次的任务,算他们通过!”联盟长老淡淡道。

    众人都是心惊,究竟是什么原因,竟会使得这位联盟长老都亲自出面,就为了一个小小的低级任务?

    宗门联盟核心大殿,这里是招待宗门联盟贵客的地方。

    “勺儿,麻烦你们照顾了!毕竟,不能让她第一次任务就落下失败的烙印……”一个白色长裙的绝美气质妇人,轻轻对着对面的黑衣老者说道。

    “哪里哪里……”黑衣老者望着这个可怕的女人,额间流着冷汗。

    ……

    周岭本以为自己和殷勺勺会被强行留在宗门联盟分部很长一段时间,然而,没想到的是,才刚刚过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宗门联盟的人就告知他们可以离开了。

    “就连任务都算的是通过!”周岭不可思议地望着对面的工作人员。

    “可是我们明明没有抓到吴应耿啊?”殷勺勺皱着眉头奇怪道。

    “考虑到任务难度发生了变化,你们能够活着回来提供信息,已经很不容易,所以,特别给了你们通过,此事,不可对外宣扬!”工作认为颇为礼貌地说道。

    闻言,殷勺勺愣了愣,顿时脸色浮现出近乎激动到流泪的开心。

    自己的第一个任务,顺利完成了!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以后,自己要加油!

    宗门联盟,竟然能够这么人性化,周岭就像是重新认识了这个组织一般。

    难道是因为……周岭看了看旁边的殷勺勺,不禁心里有些酸酸的,这就是有靠山的好处吗?

    果然,只有像我们这种小宗门弟子,才是真正的苦命的孩子。

    不过,这样也好,自己就不用再把这个月的任务重做一次,能够早点回到剑墟宗了。

    不知道,二师姐是否顺利得到精阳草,头疼病是否好了一点呢?

    周岭走出宗门联盟,踏上回归宗门的路。

    ……

    断魂谷。

    吴应耿只休养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便撑着旁边的墙壁踉踉跄跄地爬了起来。

    “必须要赶快离开这里了,宗门联盟的人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来这里搜查!”吴应耿咬着牙。

    此刻他脑袋里是眩晕无比,很难控制住自己的身体。

    在古尸的灵魂空间里,在那如此强大的牵扯力下,哪怕他侥幸活着回来,但又怎么可能没有副作用呢?

    吴应耿的行动很艰难,全靠石壁给他作支撑,但是,当他试着脱离石壁之时,整个人的身子马上就是一倒,脑袋磕在石壁上面,一缕鲜血顺着石壁缓缓流下。

    而后,一些被隐藏在石壁上面的古文字被鲜血洗露出来。

    ……

    “这一趟断魂谷之行,虽然凶险,但是,却是收获颇丰!”

    “第一,宗门联盟的任务完成了,这个月就能暂时把债务稳住。”

    “第二,与吴应耿达成了还债约定,若是吴应耿真有崛起的一天,那债务问题就能很轻松地从根本上解决。”

    “第三,和疑似圣女的氪金大佬殷勺勺有了一个良好的个人关系,算是有了一个比较高层的人脉。”

    “第四,从断魂谷内获得了不少灵果,每一颗都价值不菲,可以放在自己的商店里面,渐渐打响商店的名声。”

    “第五,也是最重要的收获,我的修为,从凡体境第三炼,提升到了第五炼了!”周岭惊喜地感知自己身体的状况。

    断魂谷内,虽然浑土经走火入魔差点让自己死的难看,可浑土经还是吸收了很多来自于金色老者和土龙印的能量,当灵魂归位之后,这些能量扩散到身体之中。

    周岭的修为,也逐渐到了凡体境第五炼。

    “太好了,现在的我,修为已经很大师兄相当了!”周岭握了握充满力量的拳头。

    “不,以大师兄的三流剑法来看,虽然是同样的修为,但是,绝对不可能是我的对手,也就是说,如今的我已经成为了剑墟宗的最强者了!”周岭深深吸了一口气。

    如此一来,保护和振兴剑墟宗的重担,也将渐渐落在他的身上。

    周岭的脸色有些复杂。

    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我明明才是小师弟,却承受了自己的身份不应该承受的重担啊!”周岭甩一甩衣袖,神情感叹,仿佛又看透了几分人世沧桑,回归剑墟宗的背影,比起平时更是多了几分坚毅。

    在穿过几座大山之后,看到了那熟悉的剑墟山。

    登上剑墟山,看到了几道熟悉的身影。

    大师兄在厨房里为大家做着饭菜,二师姐在收拾大家的衣物,三师兄在清理垃圾,五师兄在为大师兄捡着柴火……

    “小师弟,这么快就回来了!”五师兄眯着眼睛看着周岭。

    两棵悟道树,两棵悟道树,小师弟这下应该可以得到黑元经了吧?

    虽然没从小师弟身上看到修炼黑元经的迹象,但是,黑元经毕竟是一部极品功法,以小师弟的悟性,一时没有入门也是正常的。

    而且,小师弟的修为也从凡体境第三炼提升到了第五炼。

    不容易,不容易。

    这般看来,自己两棵悟道树花的一点不亏,可谓血赚。

    这还是第一次在小师弟的教导上,取得这般大的成就啊!

    而且,这腰间拐着的小棺材是……

    不就是自己随便在外面控制的一具古尸吗?

    竟然也被小师弟收伏了?

    小师弟,终于能够有一点点剑墟宗弟子的样子了吗?

    想他们剑墟宗,除了小师弟以外的前九个弟子,哪个不是天赋异禀,福缘加身,闯荡世界的时候,各种机缘拿到手软。

    只有小师弟,前面三年,表现地如此平平无奇。

    除了五师兄外,其余的师兄师姐也感受到了这次周岭回归的变化。

    他们的计划,终于有了一次成功了?

    三年以来,取得的第一次重大突破?

    “各位师兄师姐,你们怎么了?我这才离开几天,也不至于这么想我吧?”周岭看着师兄师姐们赤裸裸地望着自己,不禁有些发毛。

    虽然知道师兄师姐向来爱护自己,但是,也没想到会爱护到这种程度啊。

    “没事儿,是有几天不见了,你不还带回了精阳草,顺利把二师姐的头疼病治好了吗?”大师兄围着油腻的围裙,咧嘴露出大白牙对周岭笑道。

    这些白痴,表露地这么明显,是想让小师弟感受到异常吗?

    “二师姐,你的病好了吗?”周岭立马担心问道。

    “谢谢,我没事了!”二师姐温柔笑道。

    周岭心里最后的一块石头也放下了。

    如今的剑墟山,一切都已经走上了正轨。

    在用过晚饭后,周岭回到自己的屋子,开始做接下来一段时间自己的修炼和赚钱计划。

    而在周岭走后,七位师兄师姐们消失在原地。

    依旧是那峭壁上的大树,烈阳高照,七道身影以不同的姿势出现。

    “看来,我们终于获得了不小的进展了!”五师兄五生老人首先说道。

    “不错,我们终于迎来了一点希望!”八师兄欺天道人眼眸带着庆幸之色。

    “看来,大家对这次计划的安排,以及小师弟的表现,都很满意。”大师兄剑君笑着说道。

    难得的,已经敌对了这么多年的剑墟宗弟子们,今日竟然能够那么平静开心地相处。

    “接下来,我们就得潜移默化地推进小师弟黑元经的修炼了!”

    老实说,黑元经虽然已经是极品功法,但是,比起曾经二师姐给的浑土经,差距不是一般大。

    但是,没有任何办法。

    谁让小师弟得到浑土经太容易,根本就不重视这本道阶巅峰的修炼功法呢?

    再加上,浑土经的修炼又很奇怪。

    修炼进度慢不说,前期所有的精华都会内敛。

    必须地经过极为严苛的锤炼才能发挥出来。

    “黑元经的修炼,暂时不用着急,现在,有了另外一个比较棘手的事情!”这时,二师姐荒域之主沉着脸说道。

    “小师弟的修为突破了,从凡体境第三炼到了第五炼,而这其中的突破,主要是浑土经的修炼造成的!”二师姐淡淡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小师弟又重修浑土经了?”众人顿时都是懵了。

    小师弟不是那么看不起浑土经这部功法的吗,怎么会要重修的呢?

    “是的,而且,已经入门了!”二师姐点头道。

    顿时,整个空气变得寂静下来。

    他们的耳朵没有听错吧,小师弟的浑土经竟然入门了!

    “你确定,是浑土经入门了?”五师兄五生老人有些小心翼翼问道。

    “不对,浑土经虽然我们没有你那么了解,但是,也绝对不陌生,他身上,根本没有修炼浑土经带来的厚重沉淀,坚实广阔的感觉……”大师兄剑君皱眉说道。

    “是的,没有,这也是我为什么会说棘手的原因,他的浑土经,修炼出了和我完全不一样的结果!”二师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