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这个宗门全靠我 > 第十三章 曲终,回归
    殷勺勺趴在棺材的另一侧,蓝色的头发垂到棺材之间,雪白的脸庞距离周岭很近,“这下怎么办?”

    她一脸急色,周岭不过是看了看古尸,突然就昏了过去,整个脖子都吊在棺材边缘上。

    “这样的情况……是发生了什么,让我好好想想,好好想想……”殷勺勺秀眉紧皱,进入了冥思苦想的境界,突然脑袋里好像亮起了一丝光芒。

    “难道是灵魂被引走了?”殷勺勺连忙在身上掏了掏,不时掏出一枚金色的玉符,玉掌将其猛地拍在古尸的脑门上。

    魂归!

    猛地,古尸的头颅震了一震。

    身在其中的周岭灵魂,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吸引力。

    “这又来?”周岭想起方才的恐怖牵引力,就有些胆寒。

    而这次的牵引力,虽然没有展现之前那样的破坏力,但是,却带着一股难以反抗的效果。

    周岭一下子就被牵引走。

    最终汇入了某个熟悉而温暖的地方。

    趴在棺材上的周岭身体猛地睁开眼睛,吐了两口粗气。

    “你回来了,好险!古尸身上,刚刚金光和黑光都一起消失了!”殷勺勺有些心有余悸地说道。

    周岭略带复杂地看了一眼古尸,又看了一眼殷勺勺,“放心吧,他们两个同归于尽了,我们安全了!”

    “最后,古尸信守了诺言,我们把棺材盖合上,把他葬了吧!”周岭又对殷勺勺说道。

    “嗯,好!”虽然不明白个中原委,但是,她还是很聪明的,周岭灵魂进入到古尸肯定里面发生了什么,比如古尸答应放过他们,而他答应帮古尸收尸之类的。

    棺材板被周岭和殷勺勺抬了起来,慢慢盖在棺材上面。

    看着古尸此刻已经大变的模样,原本黑黝黝的皮肤,已经变成了青绿色,不禁让周岭感叹一句话:你已不复当年模样。

    一路好走!

    阴间虽孤独,但来世仍可期!

    棺材盖一点点合上,突然,青绿色的古尸眼睛猛地睁开。

    那一双手臂猛地抬起!

    古尸的灵魂充满了虚弱感,她很想睡觉,也需要睡觉,一段漫长的休眠才能够让他渐渐舒缓过来。

    但是,他想起了,黑元经还没有给周岭呢!

    此刻,古尸心里那叫一个悔恨啊。

    自己没事儿把黑元经藏那么那么紧干嘛?

    现在,没有人提示,周岭能发现黑元经才有鬼了!

    自己必须要醒过来!

    此刻的古尸,就好像是已经连续加班三天三夜,终于忍受不住要睡过去,才猛然发现任务还差最后一点就能完成,除了强迫自己从休眠之中醒转外别无他法。

    “诈,诈尸了!”周岭和殷勺勺猛地一惊,连忙退后到十米之外。

    这古尸不是和金色老者同归于尽了吗?

    现在醒过来的究竟是谁?

    如果是金色老者,那就玩儿完,如果是古尸,现在的古尸还能保留刚刚对他的态度吗?

    在周岭和殷勺勺的目瞪口呆之中,古尸十分吃力地从棺材里爬了出来,死死地盯着周岭的方向,他的一只手指出,不知是指着周岭还是指着周岭后面的石壁。

    不行,有外人!

    古尸又强行提了一口气,将不远处的殷勺勺震晕。

    “血,血……”此刻,古尸已经实在没有力气再说更多的了,但是,自己把重要的话已经说的这么言简意赅这么明显了,难道还不能懂吗?

    是个正常人应该都能看出自己指着的是石壁,而口中念着血,就是要把血涂在石壁上。

    这下总该能发现黑元经了吧?

    周岭震惊地望着古尸,此刻古尸的表现实在是太古怪了。

    为什么要震晕殷勺勺?

    单独想要跟我说什么?

    血?

    不会是要吸我的血吧?

    但是,我的血也不特殊,旁边还有个吴应耿呢。

    那为什么指着我呢?

    周岭背靠着石壁沉思,难道是想要通过血液传达什么东西给我?

    一念至此,周岭咬了咬牙,咬破手指,滴了一滴血在古尸身上。

    此刻,勉强还有一点意识的古尸懵了!

    你滴血在我身上干什么?

    有屁用啊!

    “不是,石……”古尸十分艰难地说道,他真的太虚弱了,稍微不留神可能就会休眠过去。

    “你不要说了,我懂了!”周岭看着古尸那么难受,打断了古尸,来到了石棺旁边。

    虽然不知道把鲜血滴在石棺上面究竟有什么用,但毕竟古尸最后救了自己,帮一点忙也没什么。

    周岭一滴血滴在石棺上面。

    如果我不是一具尸体,我真的特么要被你气吐血出来,古尸差点要崩溃了。

    不是让你滴在石棺上……

    等等……石棺?

    古尸心中暗道不好。

    自己刚刚尸珠才碎了,已经失去了对石棺的控制……

    周岭一滴鲜血落下,顿时,一阵血色的涟漪涤荡开来。

    一股若有若无的信息流入到他的脑海里。

    紧接着,周岭眼睛一亮。

    果然,这次对了!

    将脑海里获得的那句口诀念出,顿时,地面的石棺猛地一震,一股庞大的牵引力传来,不过目标不是周岭,而是一旁的古尸,将其拽进了棺材里面,一旁的棺材盖猛地盖上……

    此刻,古尸心里简直叫一个悲伤,这下完了,要被强制休眠了。

    石棺在空中转动了几圈,发出呼啸的声音,体积眨眼睛变小,竟变成了只有大拇指那般粗细。

    自动落在了周岭滴血的那只手掌。

    此刻,周岭隐隐感觉自己和石棺有了一些联系,隐隐能够感受到石棺内的一些情况。

    古尸的情况比较糟糕,全身都变成了惨绿色了,不过,如今已经陷入了沉睡,而这石棺应该是一件很厉害的宝物,能够帮助古尸恢复。

    “原来如此,最后让我滴血石棺,是想让我帮他启动石棺,石棺变小了,应该是为了方便我带在身上,而震晕殷勺勺,应该是不想让除我之外的人知道这件事!”周岭轻轻道。

    整个空间,没有了石棺,瞬间变得正常了不少,只有周岭,昏倒的殷勺勺,以及不远处一直没醒过来的吴应耿。

    ……

    “你为什么不杀了我?”吴应耿有些颓废地看着眼前的周岭。

    在云老死的那一刻,他复仇的希望也随之破碎了。

    能够让云老都惨败的周岭,他又拿什么来斗呢?

    尤其是如今的他,浑身都没有力气,可谓是任由周岭处置。

    不是我不杀了你,而是我愣是没想到,经历了古尸空间里的那一场风暴,你的灵魂竟然还能够活着回到自己的身体。

    这就是所谓的主角模板吗?

    逢凶化吉不讲道理。

    而也正因为你这样都还能活着,让我不得不相信主角模板的威力,哪怕是没有了老爷爷,也依旧能够把常理都按在地上摩擦。

    “我不是圣道宗的,也跟你没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而杀了你,对我的收益,只是相当于完成一个小任务而已。”周岭淡淡说道。

    吴应耿有些不明白周岭的话。

    “知道什么叫商人吗?”周岭又说道。

    “知道,一种不怎么重要的职业!”吴应耿点头道。

    周岭嘴里一抽。

    “我的其中一个副业,就是商人,而商人,很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投资。”

    “杀了你,宗门联盟最多给我一个任务完成的标识,而不杀你,你能够给我什么呢?”周岭笑道。

    “现在的我孑然一身,什么也给不了你!”吴应耿有些颓废道。

    没有了老爷爷的他,连给自己买命的本钱都没有。

    不行啊,这样心态的主角模板很难成大事啊!

    “确实,你一无所有,但是,可曾听过一句话?”周岭继续说道。

    “什么话?”吴应耿眼神呆滞,问出这个问题似乎也只是下意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周岭盯着吴应耿,用颇具信服力的语言忽悠道。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吴应耿整个人都是猛地一震。

    那呆滞的眼神,渐渐开始换发出生机。

    “爹娘,妹妹,我只要还活着,还有一口气,就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此刻的吴应耿,涣散的眼眸再次变得坚定起来。

    “你要什么?”吴应耿看向周岭,突然明白了刚刚周岭说的商人是什么意思,投资又是什么意思。

    “记得,你现在欠我一个人情,将来的有一天,我要让你为我还上一笔账!”周岭淡淡笑道。

    为了避免吓到吴应耿,他暂时还不打算告诉吴应耿这笔账究竟有多少。

    如果有一天这个家伙真的能够灭了圣道宗的话,那把圣道宗的宝库搬空,应该能够还上吧?

    就算是还不了五亿,还个一半应该没问题,剩下的自己再想别的办法就是了。

    “好!”吴应耿点头道。

    只要他能够活下来,以后就有希望,那给周岭还上一笔账又如何?

    “那好,那这里就留给你好好修养,旁边还有一些果子和食物,你自己看着办吧!”达成了交易,周岭也不打算在这里久留。

    只是,殷勺勺还没有醒过来。

    不过,周岭可不打算让殷勺勺知道吴应耿还活着的事情。

    “该怎么把这家伙给带出去呢?”周岭有些犯难。

    毕竟不管是抱,还是背,对于殷勺勺这样的女孩子来说,多少都会有些冒犯。

    殷勺勺可是手持氪金能力的小圣女,若是事后她背后的家属问道,那就有些不好回答了。

    “有了!”周岭的眼睛一亮,从洞穴旁扯来几根藤蔓,连成了三个环,一个吊着殷勺勺的肩膀,一个吊着腰,最后一个吊着膝盖,三个环的顶点最终汇聚到周岭手里。

    周岭手里轻轻一提,就把殷勺勺给提了起来。

    就像提着一筐菜一样。

    吴应耿看的直抽搐,周岭是和这个少女有仇吗?

    “你为什么,对我会这么有信心?”眼看着周岭要走了,吴应耿终于忍不住问道。

    他只是一个小家族子弟,而圣道宗还是那样的庞然大物,自己最近听到的所有关于他们吴家和圣道宗的交流,谁不是瞧不起吴家?

    对于他这个唯一逃出来的人,更是不会觉得能够翻出什么风浪出来。

    还不是因为你是主角模板了!

    “我从来更相信自己的眼光!”周岭自信一笑道,提着殷勺勺就离开了。

    断崖谷外。

    自踏出断崖谷的那一刻起,终于能够见到久违的阳光。

    似乎洗去了心里一直以来的阴霾。

    殷勺勺躺在一块黑色的石头上,脑袋微微偏着,一头海蓝色的头发披散开来,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美轮美奂,长长的睫毛清晰可见,晶莹的皮肤宛若玉石一般。

    如果不是嘴角有着一丝丝的口水流出来,这妥妥的就是一副女神沉睡图。

    “嗯,嗯,嗯?”殷勺勺睡着睡着,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睁开眼睛,一连发出好几道充满疑惑的声音。

    这里是哪里?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殷勺勺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迷惘。

    “我们现在在山谷外面,只是任务好像完不成了!”周岭蹲坐在一旁,有些叹气道。

    “任务……没能完成吗?”闻言,殷勺勺顿时有些难过,眼眸里的光彩都暗淡了几分。

    “其实,没事的,我们这次的任务确实难了点儿,那吴应耿竟然还突破境界了!这不是我们这个修为能够解决的对手,回去我们好好给宗门联盟报备吧!”周岭心里颇有歉意地安慰着殷勺勺。

    本来,他还打算先发制人,装作一副任务没完成失魂落魄的样子来博取同情,结果,看到殷勺勺这般难过的样子,之前预想的渣男行为果断进行不下去。

    “可是,还是没能完成啊!”殷勺勺心里总觉得有些失败。

    ……

    龚城,宗门联盟。

    任务记录者看着周岭和殷勺勺,神情严肃。

    一个小队,六个人,死了四个凡体境第五炼,只剩两个人回来,任务还没有完成。

    这绝对是会令无数人惊悚的一次任务。

    “事情发生了什么,你们详细给我说!”

    周岭早已想好了说辞,隐去了一些关键的,大多都已昏迷来解释。

    毕竟,我区区一个凡体境第三炼,昏迷之后参与不进去,不是正常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