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这个宗门全靠我 > 第十二章 同归于尽
    大家谁不是死人?

    何苦苦苦相逼?

    金色老者身影咬牙,心里已经是做了决定,不就是比谁更疯更狠吗?他难道没有一点底牌?金光微微收缩,反而变得有些透明起来,在正中央,一个土黄色的石印漂浮,忽的幻化成一道龙形,晶莹的鹿角,细密的龙鳞,简直是栩栩如生。

    土龙印,蕴含着大地源脉的重宝。

    曾经,就是因为这件宝物,他被无数敌人追杀身死。

    也正是这件宝物,保护了他灵魂不因离开肉体而溃散。

    这是他最核心的宝物,其余物品加起来可能都不及这件宝物的十分之一。

    但现在,给我爆!

    那小龙发出一声痛呼,身上的龙鳞缝隙开始射出炽热的金光。

    在那一刹那,整个空间,唯有这一个爆发点。

    紧接着,土黄色的光粒射向四周,引起一阵阵狂暴的旋风,恐怖的牵扯力开始拉扯四周的事物。

    最先是金色老者的灵魂体,因为他距离最近,整个人都变得扭曲起来,金色的灵魂体开始变得褶皱,有不少地方被强行拉扯破碎,使得他发出一声声痛苦的惨叫。

    然后,就是已经在进攻的古尸的灵魂。

    黑黝黝的灵魂扭成一团,和金色灵魂体交织在一起,很快完成了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结局。

    混蛋啊!

    这个家伙,怎么还怀揣着这样的一件重宝啊,而且,还直接就将其给自爆了!

    如果说古尸把周岭塞进金色老者身体里,是插进了一把小刀,那此刻金色老者的作为,就是在这片空间扔下了一发炸弹啊!

    古尸的灵魂也伴随着惨叫!

    完蛋了!

    这下怎么办?

    金色老者身影这么一搞,他们全都得玩儿完。

    不光是他们,还有此刻身在空间的周岭和吴应耿。

    连他们两个修为高强者都这般模样,又何况于这两只弱鸡呢?

    吴应耿死不死不关他事,但是,周岭不行啊!

    周岭不能死啊,必须要让这个家伙带着黑元经离开才可以啊,不然,自己不就彻底失败了吗?

    古尸已经死过一次了,必要的情况,也不介意再死一次,但是,脑海之中的声音的命令,宛若化作了他身体最根本的本能,几乎比起任何事情都要更具优先级。

    在古尸的孤注一掷的情况下,他的本体里,那胸口处黑黝黝的珠子,开始疯狂向外吐着黑雾,席卷向古尸的脑海之中。

    没一会儿,黑珠变得透明,最后的一点都被榨干,开始发出咔咔的声音,破碎成若干小的碎片。

    而那浓郁的黑雾,涌进空间之后,并没有向着古尸的灵魂而去。

    而是来到了周岭的身边,将周岭完完全全包裹起来,形成了一道坚硬的外壳,宛若铜墙铁壁一般。

    古尸灵魂在和金色身影的交织之中,一声大喝,竟然使出了最后的余力,携带着金色老者和里面的爆碎开来的土龙印望着远离周岭的方向而去。

    恐怖牵扯力的源头距离周岭越来越远,再加上四周有着黑色的外壳作为保护,周岭的灵魂就像是进入了一个风平浪静的港湾一般。

    “为什么?”周岭不可置信地望着黑色的铜墙铁壁。

    “呵,你是我带进来的,我自然会保你安全!”外面传来了古尸似笑似痛哼的声音。

    我还能怎么说?

    难道说是有某个大佬让我罩着你?

    “你,究竟……”金色老者身影不可思议地望着古尸。

    太奇怪了!

    为什么古尸会优先保护这个家伙?

    然而,此刻,金色老者身影已经来不及思考了。

    恐怖的牵扯力将他和古尸的灵魂一点点搅碎。

    金色老者身影放下周岭的事情,虽然痛苦,但依旧有些猖狂地对古尸说道:“我们都会彻底溃灭在这里,哪怕这里是你的本体,但是,土龙印和我的身体力量都会残留下来,将你的最后一点灵魂吞噬地一干二净。”

    古尸出气地没有嘴硬反驳金色老者,反而渐渐沉默了下来。

    金色老者说的没错。

    土龙印的破碎,其实只能吞噬掉古尸的主体灵魂,作为躺在棺材里的本体,实际还散落着很多灵魂碎粒,只要这些灵魂碎粒不清除,他就能渐渐复苏。

    然而,偏偏土龙印和金色老者的能量和他是截然相反的。

    他们破碎之后剩下的能量物质,对于寻常修炼者来说可以说是大补之物,然而,对于古尸则犹如穿肠毒药,会将他仅剩的灵魂碎片都消磨地一干二净。

    土龙印爆碎源头,恐怖的牵扯力依旧。

    然而,金色老者和古尸的灵魂却已经没有了生息。

    在恐怖的拉扯下,已经变成了一片片碎片,四散开来。

    布满了正片空间。

    像是金色和黑色的粉末从天而降一般。

    又过了片刻,土龙印的爆碎余波才渐渐过去,所有的土黄色的能量,都化成了一颗颗微粒,弥散向了正片空间。

    外界,棺材里面。

    躺着的古尸的身体,原本是黑黝黝一片的,但是,现在,开始泛起了点点金黄色的光芒,渐渐的,黑色的尸体开始褪色,从脑袋开始,变成了正常的肤色,不一会儿就到胸口了。

    只要古尸的身体完全变成正常尸体颜色,就意味着古尸最后的灵魂碎片也消散开来。

    褪色的速度很快,有越演越烈之势。

    眨眼就到膝盖的位置了!

    一切都意味着,古尸,没了!

    然而,褪色,突然停了!

    到膝盖位置就戛然而止。

    那些消磨灵魂碎片的金黄色的光粒竟然不再扩散,反而是反向向着脑袋的位置重新聚拢过去。

    古尸的灵魂空间里,那包裹着周岭的黑色外壳,在最后的时刻不堪重负,碎裂开来,不过它终究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而周岭也彻底暴露在了这片空间之中。

    不过,此刻,周岭也已经昏迷了过去。

    在巨大的牵扯力下,哪怕是有着古尸的黑色外壳保护,他也难免受到一些影响,无法保持自己的清醒。

    金色的,黄色的光粒缓缓落下,有的落在了周岭的身上。

    竟像是冰雪落入湖泊一般,融化了进去。

    于此同时,周岭的体内,被他从宗门联盟换来的人阶中级的超强功法开始运行了起来,缓缓吸食着这些精纯的力量。

    这些都是最高级的修炼能源,若是能够吸收个饱,让它轻轻松松突破好几级不成问题。

    然而,它还没吸多久,转头就撞上了一粒金黄色的土粒。

    人阶中级似乎从土粒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无比强烈的威胁,最终,它选择瑟瑟发抖地躲了回去。

    金色和黄色的光粒,很快被土粒全盘接收。

    周岭体内,久违的,已经两年多没有运作过的浑土经,开始运作起来。

    它挤开了人阶中级,像是一个土霸王一样横行无阻。

    渐渐地,在那颗浑土经诞生的土粒的旁边,很快一生二,二生三,就像是生孩子一样,多了一颗颗的土粒,渐渐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的小土堆。

    不断地吸收周围的金色和黄色的光粒,只要有的,全都吸收了,落在周岭身上的没有了,就是周围的,整个空间的,一直到外面古尸身上的……

    小土堆越来越大。

    浑土经修炼地越来越欢实,这两年,它简直憋屈啊,就没有这么畅快过。

    堂堂道阶顶级功法,竟然被区区人阶中级比了下去。

    被主人家遗弃两年多不曾修行。

    我不要面子的吗?

    “嗯,嗯……”就在浑土经修炼地畅快之时,周岭发出一声声闷哼,悠悠醒转了过来。

    “这里是?”

    “我还在灵魂空间内吗?”周岭喃喃道。

    周岭抬头看,整个空间,布满了金色,黄色,黑色的光粒。

    没有了一点点生息。

    那金色老者不见了。

    古尸也不见了。

    “都死了吗?”周岭低头喃喃道。

    片刻后,周岭才注意到一个事情:“这些金色,黄色的光粒,怎么都在往我身上聚集?”

    “我身体里,怎么在自动修行?”

    “怎么修炼的是浑土经啊?”周岭感知到运行的功法,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我的人阶中级功法呢?

    你是个废物吗?

    任凭浑土经一部区区人阶低级为所欲为,赶紧给我运作起来。

    周岭这一催动人阶中级,竟然发现这货不带动的,就龟缩在身体里,毫无作为。

    “难不成是浑土经趁虚而入,占据了主场优势,吸收了太多能量,导致人阶中级抢不过?”周岭皱眉分析道。

    “看来,必须先把浑土经停下来,才能够重新运作人阶中级!”

    浑土经毕竟只是一部人阶低级功法,修炼再多也是浪费时间和资源,看这小土堆,都堆起来了,但是,自己的实际修为,竟然好像没有太大的提升。

    如果全部交给人阶中级的话,说不定自己都突破到了凡体境第四炼了!

    真的是浪费,可惜!

    给我停!

    周岭控制自己体内的浑土经。

    谁知,浑土经竟然好像修炼地欢实地很,像是泄洪的河水,怎么都停不下来。

    “我靠,根据宗门联盟的基础修行普及,修行者一般不会出现控制不住功法的情况,如果出现了,那多半就是走火入魔了!”周岭一个激灵。

    走火入魔啊!

    这可是修行大忌!

    轻者修为全废,重者来世重修啊!

    走火入魔该怎么控制?

    就是要控制住功法!

    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控制住功法!

    不能让功法倒行逆施!

    周岭一咬牙,拿出了吃奶的力气,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再让浑土经这么猖獗下去了。

    你区区一本人阶低级功法,还反了天了!

    浑土经的运作,越来越困难。

    主人的抵抗,那简直就是堪比天堑啊!

    但是,它又不甘心。

    它可是两年多没有动了,已经空虚了整整两年多了,这次怎么也不想被打入冷宫。

    于是,它继续动,不停地动。

    金色的,黄色的,不断吸进来。

    壮大自己的小土堆!

    和周岭的意志力不断做抵抗。

    我这是在修行啊!

    你自己不修行,还不允许我来帮你修行吗?

    周岭不断控制着浑土经。

    “这玩意儿这次怎么这么难控制,难道是因为小土堆堆的太大的原因?”周岭皱眉。

    “看来,只能从源头出发了!”周岭咬牙道。

    这功法控制不住,威胁可太大了。

    想想之前二师姐说的,之前修炼浑土经出过意外,留下了后遗症,没想到如今自己竟然这么快也碰上了,当时怎么没有问问二师姐怎么处理的。

    周岭试着控制那小土堆。

    没想到,这次比起直接控制功法轻松了很多。

    “给我停下来!”周岭怒道。

    小土堆震荡。

    本来聚集成型的,在周岭的强行控制下,竟然开始溃散。

    随之,功法的运作也陡然慢了下来。

    “有戏!”周岭眼睛一亮。

    周岭继续使劲儿。

    浑土经拼命反抗。

    两者这一较劲儿,又是一刻钟过去。

    小土堆越来越松散。

    某个瞬间,终于不堪周岭的压迫,猛地爆开来,形成了一粒粒金色的土粒。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这些土粒爆开后,竟然没有四射开来。

    而是非常有规律地向着四周弥散,最终,形成了一个球状。

    像是电子云一样的球状。

    或者说,像是一颗星球云一样的形状。

    每一颗土粒都漂浮,但是,又不杂乱,非常有规律。

    充满了一种不可言明的美感。

    但是,周岭在意的是,功法终于停下来了吗?

    浑土经没有再运作了,乖乖地停滞了下来。

    周岭感知了一下身体,好像没有什么异样,顿时松了一口气。

    看来,走火入魔的症状被自己给控制下来了。

    剑墟山。

    周岭不在的时候,都是冷冷清清的,几位师兄师姐一般不说话。

    大师兄默默在厨房剁菜,二师姐坐在门口右侧的台阶上看着天空,三师兄依靠在墙角阴影里睡觉,六师姐连打铁都不发出声音,七师兄摆弄着铜钱……

    这时,二师姐的脸色突然变了变,这位处事不惊的二师姐露出了明显的惊讶之色。

    “怎么了?”厨房里的大师兄从窗户探出头来问道。

    “没什么,等小师弟回来,就知道了!”二师姐皱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