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这个宗门全靠我 > 第十一章 灵魂寂灭术
    本尸竟然真的不是这两个家伙的对手!

    古尸心里既是愤怒,又是憋屈。

    事情真的糟糕了!

    他可是带着任务来的,现在,连这两个家伙都斗不过,任务还做不做了?

    黑色的烟雾缠绕向周岭的手臂,古尸已经成功和周岭连上线。

    但是,该说什么?

    我斗不过这两个家伙,给你一套无上功法,待你修炼有成之后不要忘了给我报仇?

    人家的脑子没有问题。

    一缕黑雾缠上自己的手臂,周岭心惊无比,这古尸要干什么?

    “小辈,不要惊慌,我有一笔交易与你要做。”古尸的声音里充满了风轻云淡。

    只是之前还是威风八面,满口“尔等”,现在就变成“小辈”了。

    “前辈有什么事直接吩咐晚辈就行了,哪里需要交易一说。”周岭连忙说道。

    “哼!你这般说话,到时候是否真的会帮我,就不好说了!”

    “此人身体里怀揣着另一强者魂魄,比较麻烦,本来我要解决也不是什么难事,但偏偏这个家伙以秘法引来了那个少年的一缕阳寿生气,影响到了我的本源死气,这才压制住了我!”

    “我要拜托你的事情很简单,只要帮我挡住那一缕阳寿生气即可。”

    “事成之后,我不光会安全放你和你的同伴离开,还会赠送你一本无上修炼大法!”古尸说道。

    古尸的心里尤为不好受。

    按照原来的计划,黑元经是要周岭经过种种考验,最终才险而又险地获得的机缘,现在,却是沦为了交易的物品。

    但是,没办法,除了黑元经,他暂时没有什么适合拿来打动周岭的东西了。

    这古尸真的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周岭心中震惊的同时又在不断思索。

    “我怎么知道您最后会信守承诺呢?”周岭不为所动。

    古尸心里一噎,刚刚还前辈前辈任凭吩咐,现在,就开始这般赤裸裸地谈信任问题了。

    “我可以以本源立誓,这个誓言会烙印在我的死气本源里,如若我不遵守的话,必将本源溃灭!”

    “而且,现在,你有那么多选择吗?这两个家伙赢了,你觉得你能好到哪里去?”古尸略微有些愤慨说道。

    “是吗?天下没有解不开的仇恨,我跟吴应耿关系好着呢!”周岭笑道。

    好个屁!

    当我是白痴吗?

    “好了,我立下本源誓言,你大可放心,我们合作,对双方都好!”古尸无奈叹道。

    这小子什么性格,让人头疼,这次以后,自己绝对不要再和这个家伙有任何的瓜葛。

    “好,我答应你!”周岭点头道。

    周岭其实也很清楚,从一开始他也没有太多选择,只是,想要通过和古尸的谈判获得更多的主动权而已。

    “我锕古,在此立誓,必将遵守诺言,击溃敌人后,放周岭与其同伴安然离开,同时给与一本修炼大法!此誓铭记于本源之中,若是违背,本源溃散!”古尸庄重的声音响起。

    于此同时,在古尸的胸口处,隐隐可以看到一颗黑色的珠子,上面渐渐浮现出一道黄痕,细微处可以看到誓言的内容。

    “殷勺勺,你认识这个嘛?”周岭让殷勺勺看。

    古尸一阵无语,就这么不放心他吗?

    “嗯嗯,我在书上看过,这是一种古老的誓言,发誓者必须遵守,否则就会承受很严重的后果!”殷勺勺眼睛一亮说道,这正好是她在书上看到过的内容。

    周岭松了一口气,虽然哪怕是没有这个誓言,他也只能选择和古尸合作,但是,有了这份誓言,无疑代表他们的生命有了一定的保障。

    而且,还有一本修炼功法!

    修炼功法的话高低直接影响到了修炼的速度,修炼者的修成修炼上限,目前他修炼的功法虽然比起二师姐给的功法要厉害一点了,但是,也仅仅只是人阶中级功法。

    如果能够有一本更厉害的功法,那自己壮大剑墟宗的进程无疑会快上很多。

    就是不知道是什么级别的功法。

    能够让古尸称为修炼大法的,怎么也得有灵阶吧?

    更强的功法就不好想了,古尸怎么可能舍得拿出来?

    “我要怎么做?”周岭说道。

    总不能去揍吴应耿的肉身几拳,或者给他一刀,把他变成死人,就没有了所谓的阳寿生气吧?

    “你闭上眼,放松精神,沉浸下来,看到一条暗河了吗?”古尸脸面说道,此刻,他已经被金光压制地只剩快到耳朵的地方了。

    “看到了!”周岭惊奇。

    “把你的注意力顺着那暗河往下,一直往下,再往下……”古尸诱导道。

    周岭按照古尸所说,突然,视野猛地转换,变得刺目无比。

    他已经出现在了一片空间,这片空间的大半地方都充斥着金光,一道金色的老者身影漂浮在上空,正冷漠地望着他们的方向,而在他的手中,则是抓着有些力竭的吴应耿。

    空间剩余的小半地方,则是周岭所在的黑暗区域。

    古尸的身影正龟缩在这个区域里面。

    “你把我的灵魂拉进来了?”周岭心惊,离开了肉身,莫名感觉有种不踏实的感觉。

    “要挡住吴应耿的灵魂,我只能拉你进来!”古尸说道。

    其实,你是被我骗进来的,我没法拉你进来。

    “那我要怎么做才能挡住吴应耿?”周岭说道。

    “呵!这个时候,你再拉来一个活人灵魂又有何用?更何况,吴应耿是通脉层次,而你带来的人才堪堪凡体境第三炼,挡得住吗?”金色的老者身影嘲讽笑道。

    “你跟着我,待会儿,我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古尸眼色沉重说道。

    古尸黑影突然变得浓郁无比,四周的黑暗集聚浓缩,原本就比较小的空间显得更小,金光反而占据了更多空间。

    然而,古尸毫不在意,这浓缩后的黑影包裹着古尸和周岭猛地向金色的老者身影冲去。

    “就凭现在的你,能够和我硬碰硬吗?”金色老者声音不屑说道。

    他金光爆发,周围的金色竟然也集聚浓缩起来,变得尤为浑厚。

    最终,体积和古尸差不多,但浑厚程度却比古尸多出好几成。

    这金色老者现在明显比古尸强出不少,这古尸真的刚的过吗?周岭心里有些没底气。

    古尸的黑暗身影和金色老者身影撞在一起。

    这般架势,古尸明显是要被碾压的样子。

    “冲过去!”古尸对周岭喝道。

    你确定现在冲过去不是送死?周岭有些心惊胆战。

    但是,他没有迟疑,如今的他已经是和古尸绑在同一根绳子上的了,他捏着拳头,冲向了对面的金色老者身影。

    “你是让他过来送死的吗?”金色老者声音笑道。

    在他们的灵魂战场交界处,也是最为危险的地方,像是周岭这样孱弱的灵魂,瞬间就会被撕成碎片。

    “这怎么可能?”金色老者身影神色大变。

    周岭的灵魂并未有任何损伤,在那一瞬间,黑色的雾气聚集起来,保护他通过了战场的交界处,来到了金色老者身影的金光区域。

    “用你的拳头,打那些金光!”古尸喊道。

    不是说让我来挡住吴应耿吗?

    这怎么就成了和他的老爷爷硬刚了?

    而且还用我的拳头打“光”?

    周岭怀疑古尸是不是气急败坏之下脑子秀逗了?

    拳头是实打实的物质,而光是花里胡哨的电磁波,这是能打的?

    “好!”周岭虽怀疑,但依旧行动,双拳重重地落在了金光上。

    正是此刻,金色老者身影发出了不可思议的惊呼。

    “你……”金色老者身影不可思议地看着周岭道。

    “你终于发现了?”古尸张嘴对金色老者身影狰狞笑道,声音很小,没有让周岭听到。

    说话间,古尸的黑色影子更加浓郁了,不断向着金色压迫而来。

    明明他才是势弱的那一方,却表现得尤为强势。

    然而,金色却一点没有之前那般强横的模样,被黑色影子所压迫,哪怕看起来更强大,此时竟然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在和黑色影子的不断对峙中,变得越来越虚弱。

    “这不可能!为什么,他的灵魂是寂灭性质的?”金色身影看向古尸道。

    “我怎么知道?”古尸哈哈大笑道。

    刚刚他被金色老者身影压迫地憋屈,现在则是翻身农奴把歌唱,简直爽快地不要不要的。

    本来,他不敌金色老者身影和吴应耿,已经急得要放弃了,打算直接用最糟糕的“托孤”计划,让周岭带着黑元经离开,至于周岭不信,那他也没别的办法了。

    结果,那一缕黑雾触及到周岭的瞬间,竟感知到这个小子,灵魂竟然好像是寂灭一样。

    虽然这寂灭性质很细微很细微,就像是藏在灵魂的最深处。

    但是,此刻,在这处灵魂战场,他和金色老者身影以灵魂本源为战,两个人的灵魂都是不带丝毫防御地完全暴露了出来。

    周岭的灵魂就像是一把专门克制灵魂的小刀。

    当古尸把周岭送进了金光区域,就好比是把一把刀插进了人体,而且还是比较关键的地方。

    或许不足以致死,但是,也足以影响到金色老者身影接下来的行动。

    至于让周岭打拳,其实没有作用,只要把周岭送进金色区域就行了,不过是恶趣味糊弄糊弄他,谁让周岭一路上闹这么多幺蛾子,让自己头疼地要死。

    “你继续,这是我的体内,他鸠占鹊巢,你的生者气息对他的伤害很大!”古尸对周岭说道。

    还真有用?

    周岭看见本来落入下风的古尸,现在再次恢复了威风八面,已经渐渐在搬回劣势。

    本来,拳头还略有迟疑的他,这下是卯足了力气挥舞。

    狠狠捶打在附近的金色区域上!

    “你给我滚出去!”金色老者身影望着周岭有些惊惧道。

    这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活人的灵魂是寂灭的?

    哪怕是千年难得一遇的体质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灵魂寂灭了,就溃散了。

    不可能既寂灭,又存在!

    这根本就违背了常理。

    就好像是鱼儿能在火里游,鸟儿能够在土里飞一样。

    “你也给我滚开!”金色老者身影又看向古尸。

    如果不是这个家伙在一旁干扰,周岭根本进入不了他的内部,就算是进入了,他也可以一点点慢慢将周岭挤出去。

    然而,古尸根本不给他这样的机会。

    “云老,云老!”吴应耿感受到了金色老者身影的慌张,内心也跟着慌了。

    自从他认识云老以来,什么时候见到云老有这般失态的时候?

    那个周岭究竟做了什么,他不会是区区一个凡体境第三炼,怎么可能影响到云老这样的存在呢?

    周岭挥舞拳头挥舞地大汗淋漓。

    从那个金色老者的表现来看,他这拳头挥舞起来真的有用!

    那金色老者身影惊叫地越夸张,周岭就挥舞地越起劲儿。

    如今,他跟古尸就是一条绳子上的,只要能够赢了这金色老者,那么,他接下来也就安全了,还能够得到一本不错的修炼功法。

    “你们放开,只要你们放我出去,我就马上带着吴应耿离开这里!”金色老者身影叫道。

    “刚刚图谋我的身体,现在,就这么轻易想要离开,想的美!”古尸冷笑一声说道。

    “如果你们再逼我的话,那就不好怪我了,真以为我就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了吗?”金色老者身影愤怒道。

    “你倒是反抗给我看看?”古尸嘿嘿笑道。

    “我好歹生前是悟道境强者,你以为我真的就没有一点底牌了吗?非要逼得我们一起同归于尽吗?”金色老者怒道。

    “那你倒是试试能不能同归于尽啊?我又没让你不跟我同归于尽!”古尸无所谓道。

    古尸不傻,真要把这个家伙放出去了,那之后还有第二次把周岭塞到这个家伙身体里面的机会吗?

    要是这个家伙杀个回马枪,他们还真的那金色老者身影一点办法没有。

    至于同归于尽?

    这里,毕竟是自己的尸身,是主场,想要把自己的全部灵魂本源都磨灭掉,还是不容易的。

    反观金色老者这个外来户,反而更容易被灭杀地干干净净。

    “既然如此,那就我们一起葬送在这里!”金色老者被古尸这个无赖给气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