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这个宗门全靠我 > 第十章 夺舍
    既然已经无可避免地按照断魂谷谷主的游戏规则来做,周岭开始部署新的计划。

    在这断魂谷内,唯一能够和断魂谷谷主掰手腕的就只有吴应耿,这可以说是铁打的真理。

    那究竟要怎么样才能同时摆脱掉来自于这两方的威胁呢?

    “为什么,我一个凡体境第三炼,要承受这样的压力?”周岭感觉自己这次真的是九死一生。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穿越者,一个不入流宗门的弟子,为什么要参与到这种明显不符合自己身份的事情里面来啊?

    不是应该跟着那些天骄,随便打打工,就能混到一定的油水吗?

    还有殷勺勺这个姑娘,也有点不争气,明明是一个氪金大佬,怎么现在反而仰仗起我这个后勤人员来了?

    前往谷内的路,依旧不好走。

    那无数的尸体骚扰过来。

    似乎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尸体也在变强,曾经很轻松就可以打退,现在,防御是越来越强了。

    有的尸体,甚至拿着殷勺勺的宝剑都切不开。

    他们只能选择摆脱这些尸体,暂时往谷内逃。

    然而,很快,藤蔓也开始给他们带来阻碍,不时有藤蔓出现捆住他们的手脚,方便那些尸体过来啃食。

    “不!不要过来!”远处传来熟悉的惊恐声,周岭看去,竟然是圣道宗弟子赵闻。

    此刻,赵闻已经被无数的藤蔓缠绕,动弹不得,好有好几具尸体在不断地啃咬着他。

    赵闻惊恐大叫。

    真的还差一点,就一点,他就能够突破到通脉层次了。

    然而,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周岭见此一幕,心里拔凉一片。

    在极致的危机下,周岭和殷勺勺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向着谷内而去。

    ……

    吴应耿在脑海之中苍老声音的指点之下,不断在洞穴隧道里穿梭。

    “这沿途的尸体越来越强了!”吴应耿神色颇为难看地说道。

    “这个断魂谷谷主很不好对付,沿途的这些尸体就交给你练手,那个大家伙到时就交给我吧!”脑海里苍老的声音浮现。

    地鸣拳!

    吴应耿再次轰出一拳,将面前的尸体打退。

    趁着这些尸体还在刚刚地鸣拳的威力之中没有反应过来,赶紧向前飞奔。

    能甩掉一些尸体算一些尸体。

    忽然,就在吴应耿一如之间那样穿梭过洞之时,四周无数的藤蔓开始席卷而来,于此同时,还有几具肤色纯黑的尸体,眼眸带着赤裸裸的杀气,已经盯住了吴应耿。

    吴应耿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那藤蔓太快了,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束缚住了。

    然后,就是飞射过来的尸体。

    吴应耿神色大变。

    这时,他身上突然爆发出金光,一股强横的力量扩散,四周的藤蔓竟然像是冰雪一般消融。

    “云老!”吴应耿惊喜道。

    “接下来交给我吧!断魂谷谷主出手了,接下来也不是你能够应对的!”吴应耿嘴巴微张,传出来的声音却是已经完全变了样。

    于此同时,他整个人漂浮在空中,无形的威严气质散发。

    宛若一个绝世强者!

    “既然那么喜欢玩儿躲猫猫的游戏,那本尊就不客气地把你给揪出来了!”“吴应耿”冷漠一哼,身形像是利剑一般地射向某个方位。

    巨大的洞穴之中,原本已经安然躺在棺材里,就等着某人来唤醒他的古尸,眉头突然皱了一皱。

    “这是何人?”古尸心里微微一沉道。

    整个断魂谷的情况本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但是,这股气息却是已经有些超出了他的掌控。

    古尸看了一眼周岭的方向,赵闻的死已经让气氛烘托到尾了,一切都只差最后一步了。

    绝对不能让这个家干扰到最后一步计划的实施。

    然而,路上的所有古尸,藤蔓都完全阻挡不了这个家伙。

    只见“吴应耿”飞快逼近,没多久,只听一声土块爆炸之声,一道浑身散发着金光的身影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古尸的脸色极其难看。

    这完全不是他要预想的结果。

    若是那件事最后没有办成,他都能想到自己脑海之中的声音的主人究竟会如何震怒。

    虽然,他也不知道那声音的主人究竟是谁,只是本能地听从命令。

    但本来在他看来很简单的事情,今天都出了多少意外了?他自己的棺材板,就这短短一天都已经被掀开多少回了?

    “还不出来吗,还是这棺材板要我亲自给你掀开?”“吴应耿”威严的声音响起,宛若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漠视。

    “这就不劳烦你了!”干瘪的声音从棺材里传来。

    古尸轻轻将棺材盖移到一旁。

    这道具,待会儿周岭进来的时候还得再用一次,可不放心让别人来掀。

    “我没时间和你耽搁,速战速决!”古尸眼睛一眯,双手一挥,纯黑色的指甲深处半尺那么长,一股黑色的气息喷薄而出。

    “正好,我也想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吴应耿”说到,身上的金光闪烁。

    刹那之间,洞窟里黑雾与金光相撞在一起。

    于此同时,“吴应耿”和古尸都是同时变了变色。

    敌人,比起想象之中更加强大。

    黑雾浓郁,金光闪耀,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在对峙着,谁也不输谁。

    “你这古尸,不过是已亡之身,竟然有这等力量!”“吴应耿”嗤笑道。

    “你这魂体,残存的力量也不赖!”古尸冷笑。

    我剩肉身,你也不过是一个魂体,谁还不是个死人?

    “你能坚持多久?不过是尸体本能……”

    “你又能坚持多久?区区一道魂体……”

    一刻钟过去,“吴应耿”的脸色有些发白,金光也变得有些微弱的起来。

    “看吧,你果然坚……”话音未落,古尸身上的黑雾一阵颤栗,也变得暗淡起来。

    “云老,能够坚持下去吗?”吴应耿有些担心的声音响起。

    “无妨,我们半斤八两,这古尸身上,有不弱的本源,耗到最后,大不了我们都力竭,还有你可以帮忙,让我扭转乾坤,吞噬他的本源!”云老悄悄对吴应耿说道。

    “嗯,好!”吴应耿回道。

    “如意算盘打的好!”这时,古尸冷笑一声,他似乎也是想到了这具身体里面还有另一个魂体的事情。

    “我说了,要速战速决!”古尸立刻飞射而出,冲向“吴应耿”。

    那黝黑的爪子带着恐怖的力量爆射而去。

    “休想!”云老金光形成铜墙铁壁。

    吴应耿心忧,方才是纯力量的比拼,伤不到肉体,但现在,一个不慎,就能让他的身体四分五裂。

    “怎么办,云老?”吴应耿急道。

    吴应耿很急,古尸又何尝不急。

    周岭马上就要来了,而他这边突然就出了幺蛾子。

    这可怎么办?

    ……

    在无数藤蔓和尸体地追击下,周岭和殷勺勺十分狼狈地逃窜。

    “好累啊,我们这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殷勺勺嘴里喘着气。

    “咦,这些尸体和藤蔓怎么好像不动了?”殷勺勺最先感知道。

    周岭侧身看向通道对面的尸体和藤蔓,竟然都停留在了原地,就好像畏惧着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一般。

    “这是什么地方?”周岭奇怪道。

    等周岭转过身来时,只见一口古棺陈列在正中央,那雕纹刻饰,精致之中又透露着大气,棺材盖死死合着,空气之中隐隐弥漫着一丝黑气。

    于此同时,在棺材旁边,还有着一道身影躺坐。

    “吴应耿怎么在这里?”

    “难道,这里就是断魂谷谷主的真身所在地?”周岭心里猛地一惊。

    “这里就是那个可怕的家伙的真身吗?”殷勺勺脑海里回忆起那阴气森森的幽冥将军身影,心里就一阵发虚。

    “那我们找到真身,可以离开这里了吗?”殷勺勺说道。

    姑娘,你还是那么喜欢说天真话。

    “应该,还不能……”周岭慢慢摸向棺材,脑海里断判断着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

    吴应耿看气色应该还没有死,只是昏过去了吗?

    那他身体里面的老爷爷呢?

    还有,这断魂谷谷主怎么也没有一点儿动静呢?

    难道,他们两个真的同归于尽了?

    可是,如果断魂谷谷主真的死了,外面的尸体和藤蔓怎么还没有消停呢?

    周岭望了望四周的通道口,几乎每一个都被尸体和藤蔓填满了。

    他们被困在这里了。

    现在,要离开这里的话,无异于自寻死路。

    那现在怎么办?

    断魂谷谷主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开馆看看吧!”殷勺勺突然说道。

    “你不怕吗?”周岭心里一紧。

    “我怕,但是,我还是觉得要开棺,书里就是这么写的!”殷勺勺有些紧张地说道。

    “只能开了!”周岭看向棺材,希望自己不会像某个人一样,开棺必起尸。

    周岭来到棺材前,握住棺材盖两边,在岩石的摩擦声之中,棺材盖掉落到地面上,露出了里面的情景。

    周岭和殷勺勺同时好奇地趴在棺材两边看。

    “这尸体,怎么一半边脸是黑色的,一半边脸是金色的?”殷勺勺奇怪问道。

    “你看你看,这眼珠子怎么也会儿左边睁着,一会儿右边睁着,现在,两只都睁着了……”殷勺勺激动大叫道。

    周岭脑海里开始浮现各种猜测。

    金色,黑色?

    每个穿越者都清楚,不同强者修炼的功法不同,都有着各自独特的力量颜色,好比断魂谷谷主,就之前展现的情况来看,是黑色。

    那这金色是打哪里来的?

    难道是……周岭看向一旁倒下的吴应耿,这家伙身体里的老爷爷?

    老爷爷一半性质都是灵魂体,进入古尸里面也不是不可以理解的操作。

    所以,现在是,老爷爷进入古尸,和古尸在进行着灵魂之间的干架?

    甚至于,老爷爷想要夺取古尸的尸身?

    ……

    古尸的脑海深处。

    一道黑黝黝的宛若幽冥将军的身影,阴沉地望着对面的两道身影。

    一道是金色的老者身影,另一道是白色的少年身影。

    “好胆,竟然敢进我的尸身与我一战!”古尸怒道。

    “呵,待会儿,是不是你的尸身,还不好说!”金色的老者声音笑道。

    “吴应耿,虽然你的灵魂体很弱,但是,带着生气,关键时刻能够起到不小的作用,你帮我夺得此具肉身,让我重新炼化,以后,我也不会再占据你的肉身了!”金色的老者身影说道。

    “好,云老!”吴应耿点头道。

    天下没有白费的午餐,他能够从云老那里获得那么多的好处,也是来自于一笔交易。

    等到自己修炼有成报仇之后,就会自动将肉身赠与云老。

    但现在,云老找到了合适的肉身,对自己来说再好不过。

    谁也不想让别人占据自己的肉身。

    “我倒要看看,你们有什么把戏!”古尸神色阴霾道。

    一金一白,两道魂体,向着古尸魂体冲来。

    ……

    “果然,他们在进行着生死大战!”周岭见那金光和黑光来回涌动,一会儿金光占据着大半张脸,一会儿黑光占据着大半张脸,偶尔还闪过一丝丝的白光,不过,几乎很难察觉。

    “周岭,你觉得谁会赢?”殷勺勺问道。

    “不管谁赢,醒过来,我们都得遭殃!”周岭翻了翻白眼说道。

    “那怎么办?”殷勺勺急道,“就不能让他们都不醒过来吗?”

    我倒是也想啊!周岭叹气。

    还有,你一个凡体境第五炼,会氪金,疑似一只圣女的人,能不能别老是依靠我这个凡体境第三炼啊?

    我还想多依靠依靠你,多希望你来一句别担心,我可以叫来我老爹,我爷爷,他们都是盖世强者!

    作为一只圣女,你怎么还不用出“呼朋唤友”术啊?

    “周岭,好像金光快要赢了!”殷勺勺对周岭说道。

    周岭一看,金光此刻占据着大半张脸,那黑光被逼退,竟然一时间没有办法反抗。

    还真是金光快要赢了!

    不过,这似乎也符合主角模板定律,主角总是能够在经历九死一生后获得最终的胜利。

    但是,这吴应耿赢了,我周岭就要扑街了啊!

    该怎么办啊?

    总不能我帮着打金光的那半张脸一拳吧?

    就在周岭愁苦之时,一道黑光突然从棺材里流出来,一道有些干瘪痛苦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