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这个宗门全靠我 > 第九章 来回又来回
    不!

    我只是区区一个凡体境第三炼!

    人要对自己的实力有逼数!

    周岭很快就想通了,这个断魂谷谷主还真是把他们当作一场游戏来玩儿了,甚至不惜控制了这些尸体的实力,就是为了让游戏能够更好玩儿。

    如果说他们这些实力弱的,三两下就被解决了,只留下吴应耿一个人,那这场游戏肯定也没有特别多的意思了。

    这终于让周岭看到了一些生机。

    趁着尸体被踢退,周岭终于进入到了最近的洞穴之中,同时和旁边的殷勺勺汇合了起来。

    经过之前追寻吴应耿的经历,两人多少更熟悉一些,有一定信任的基础,在面临接下来的未知凶险之中,合作是必然的。

    尤其是殷勺勺觉得周岭应该是看过挺多书的人,懂的很多,虽然自己也看过很多书,但是,一慌张就忘光了。

    “我们走!”周岭对殷勺勺说道。

    两人分别守住通道的两侧。

    仅仅容许一个人爬过的通道,也意味着尸体只能进来一个,对他们的威胁和压力都小了许多。

    “我们去哪个方向找那个可怕的家伙的真身!”殷勺勺有些手足无措。

    “我们不去找,向着谷外走!”周岭说道。

    “诶?”殷勺勺意外。

    不去找真身,怎么离开断魂谷?

    “信我!”周岭说道。

    去找那断魂谷谷主的真身?

    傻子才干这种事呢?

    这一路上,断魂谷谷主为了能够取乐自己,不知道会布置下多少折腾人的关卡,越是靠近其真身,将会越危险。

    就算是真的找到了真身,这断魂谷谷主会放他们走?

    这游戏的最终解释权,不在断魂谷谷主一个人身上?

    那吴应耿已经去找断魂谷谷主的真身了!

    以主角模板的尿性,再加上还有老爷爷,会这么随随便便地就和断魂谷谷主和谐相处?

    真按游戏规则,找到真身就离开?

    估计又是一场龙争虎斗。

    最后,以主角模板的小胜一筹而结束。

    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在趁着吴应耿身体里的老爷爷和断魂谷谷主大战的时候,抓住空隙,撤离断魂谷。

    周岭必须要活着回到剑墟宗。

    他是剑墟宗唯一的依靠。

    如果没了他的话,剑墟宗,说不定不出一年就会倒闭。

    他那么多师兄师姐,该怎么活啊?

    他这一死,可是一尸八命啊!

    周岭和殷勺勺疯狂向着谷外的方向而去。

    “周岭,这里怎么突然变宽了?”殷勺勺疑惑道。

    等殷勺勺爬过去,紧接着周岭过去,才发现,这里竟然已经像是一处地下空穴,大概有着七八米高,十来米宽。

    此时,洞穴的中间,竟长着一棵三米高的大树,上面结着一颗颗红彤彤的果子。

    “这是治疗伤势的灵果!”周岭马上认了出来。

    “这些灵果,应该能够治好你的伤势!”周岭惊喜道。

    殷勺勺再怎么也是凡体境第五炼,还有着诸多宝物,如果能够恢复的话,他们也会更有把握逃离断魂谷。

    “真的?”殷勺勺也跟着露出惊喜之色。

    在那大树的下方,有着几具尸体在守护。

    这几具尸体,单看外观,就比起外界的那些要更栩栩如生,实力必然也更强。

    这还真是一场游戏!

    这断魂谷谷主料定了他们需要什么,就提前布置了什么,让他们被迫参与到里面来。

    “把这治疗伤势的灵果抢过来,我们就立刻走!”周岭害怕越来越落入断魂谷谷主的圈套。

    这个恶趣味的家伙,绝对没安好心!

    “可怎么抢?”殷勺勺一看这些尸体就不好对付。

    她又被吴应耿伤的厉害,稍微动手激烈一点,可能就压制不住伤势。

    “把你的剑给我,还有玉符,我去!”周岭当机立断道。

    接过殷勺勺的剑和玉符,这还是他第一次用这么贵的东西,感觉就跟借了大神的号玩游戏一样。

    周岭冲出,淡蓝色的长剑向着最近的尸体劈砍而去。

    此刻,他脑海之中不禁浮现出了大师兄教自己剑法时的情景,菜刀砍猪大骨……

    不自觉地,连握剑的角度都有些变了。

    周岭真的是欲哭无泪,谁让他也没有剑法可使,只能拿大师兄的剑法来凑凑数了。

    几具尸体见有人偷袭而来,当即咆哮一声,震的自己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向周岭扑过来。

    长剑劈砍而下。

    也不知道是这长剑太过锋利,还是大师兄的剑法真的奏效,周岭一剑竟然就将最近的尸体给劈开。

    当即又是一个横扫。

    殷勺勺眼睛亮亮地看着周岭,本来以为周岭没有用过剑,会比较生疏,但是,没有想到周岭握剑的手竟然这般稳。

    在劈砍横扫之间,弧线浑然一体,所走的路线都是最简练的。

    隐隐透露出一些扎实的基本功。

    周岭仗着长剑之利,连劈两尸,四周的尸体已经围上来了。

    他当即开溜。

    于此同时,丢下一枚玉符。

    爆炸开来,围上来的尸体都被炸的四分五裂。

    周岭赶紧上树,摘下疗伤的果子,拿给殷勺勺。

    殷勺勺三两口吃下,顿时全身开始冒热气,鼻子里,嘴巴里开始流出一些污血,没一会儿,就感觉身体轻松了很多。

    至少不像刚才那样连动手都不敢怎么动手了。

    随后,殷勺勺似乎想起了什么,又从自己兜里掏出了几个紫色的果子服下,顿时,全身都冒出一股淡淡的紫光,身子再次一松,恢复地七七八八了。

    周岭瞠目结舌。

    “你这果子哪里来的?”

    “哦,我原来也有,当时之前被吓住了,一时没想起来,刚刚吃了两果子,才想起来了!”殷勺勺解释道。

    周岭脑子嗡嗡作响,所以刚刚我冒着生命危险,拼死拼活,究竟是为了什么?

    ……

    “这里哪里是游戏,就是一处宝藏啊!”赵闻望着洞穴里的藤蔓上的一颗颗紫果,露出贪婪的神色。

    他赵闻,竟然也会有如此机缘。

    三两下将果子摘下服食,身体上的伤势眨眼好了大半,而且,体内的气息更加浑厚稳固。

    “只要再来一些紫果,我一定就能够突破到通脉层次!”赵闻的眼眸之中再次浮现出希望。

    如果突破到通脉层次,他一定能够再和吴应耿一战。

    同样的境遇,还发生在了柳艺,温芮等人身上。

    ……

    在断魂谷的最底下。

    古尸躺在棺材之中,感知着整个断魂谷的情况。

    一切都在按照他的意料来进行着。

    当然,过程充满了跌宕起伏,最终,能够进入到这里,找到自己真身的,就只能有那个人。

    等等……

    那个人呢?

    别的人都是在不断地向着他靠近,怎么这个家伙,是在不断地去远离他呢?

    他不是已经说的很清楚,要找到自己的真身,才能够离开吗?

    罢了!

    你以为这样本尸就没有办法了吗?

    古尸再次揭开棺材盖,手指轻轻操纵着,整个洞穴在地下缓缓穿梭,最终,到了断魂谷的边缘,也就是周岭两人前进的正前方。

    ……

    周岭看着殷勺勺,拥有这样的队友,竟让他感受到了一丝从未有过的人间不值得。

    “罢了,我们先撤离这里,这里太宽阔了,待会儿尸体聚拢过来,我们又会被围攻……”周岭赶紧转移话题,不让殷勺勺天真的脸庞再继续伤害自己。

    周岭和殷勺勺两人继续向着谷外而去。

    然而,很快,他们又碰到了一处宽阔的洞穴。

    而这一次的洞穴里面,竟然有着很多的机关。

    好几次险死还生,周岭和殷勺勺才闯过了这里。

    随之的,周岭也在洞穴中间得到了一颗宝珠。

    “我们平分吧!”周岭对殷勺勺说道。

    毕竟是一起得到的,又是一个团队,要想能够继续合作,那么,利益分配就要公平。

    “不用,我家里还有好多!”殷勺勺拒绝了周岭的好意。

    “当我没说!”周岭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自取其辱的事情。

    “不过,为什么,我们越是远离谷中心,反而碰到的大洞穴越来越多,而且,里面也越来越危险,放置的宝物也越来越贵重?”周岭百思不得其解。

    虽然宝物诱人,每一件都价值不菲,但是,周岭可不是那种利益熏心的商人,什么时候该取利,什么时候该让利,一清二楚。

    现在,要是被断魂谷谷主的小利诱惑住了,那后面,可是要用命来陪的。

    越大的利益,往往也代表着越大的风险。

    周岭越是感觉到了断魂谷谷主的可怕,更加迫切地想要离开这里。

    这断魂谷谷主,还是交给吴应耿去对付吧!

    ……

    “不对,这里已经是到了最深处了!可是还是没有他的真身,这个家伙的真身,究竟是藏在哪里的?”吴应耿眉头紧皱。

    “我来找找!”他身体里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一道金色的光芒从身体里映照而出,将四周的空间扫描了一遍。

    “他离开了!”那苍老的声音响起。

    “什么意思?”吴应耿愣道。

    “他之前是在这里的,但现在转移了,他在跟我们玩儿躲猫猫的游戏,哼,倒是有趣,看你能够往哪里躲!”那苍老的声音冷笑一声道。

    “往这边走!”

    ……

    “不对!我们这已经是经历过多少大洞穴了!几乎每次都是九死一生!”周岭躺在洞口,喘着粗气。

    如果不是他和殷勺勺一路上配合得当,估计都死好多回了。

    “我们真的是在向谷外走,而不是在靠近断魂谷谷主的真身?”周岭颇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方向走错了。

    “应该没错的,我记得我看过在地下辨别方向的书,我们就是在往谷外走!”殷勺勺渐渐冷静下来,开始利用起了自己曾经看过的书上的知识。

    “不对,不对,我总觉得有问题!”周岭很相信自己的直觉,但一时又没有想到哪里不对。

    “我们很有可能被断魂谷谷主给盯上了!断魂谷谷主布下了这个游戏,自然是要所有人都参加到里面,而我们却选择远离他的游戏,所以,才这么给我们安排了!”周岭猛地一下想通了。

    对啊,断魂谷谷主那样的存在岂是那么好糊弄的?

    能够那么容易让你脱离他的游戏?

    “罢了,罢了,是我太天真了,我们还是往谷内走吧!一味地逃离,到最后可能反而还会触怒了那个断魂谷谷主,反而真的就麻烦了!”周岭叹了一口气。

    终究,还是要向恶势力低头。

    ……

    古尸刚刚来到断魂谷边缘,满意地感受着自己目前所在的位置。

    “那个人马上就要来了!来之前,我还要把这里好好部署一下!”

    “前面的一切准备,都是为了他进到这里来的那一刻!”古尸心里此时竟然难得有了一些紧张。

    “墙壁上的黑元经不能这么大摇大摆地写在上面,不然,傻子进来看到,都会觉得有猫腻!”古尸喃喃道。

    他手轻轻一扶,那墙壁上的黑元经渐渐隐去。

    “这样更隐秘一些,媒介就是染上鲜血才能看到,到时候,触发一些意外,让鲜血落在上面,然后让他发现黑元经,一切就水到渠成!”古尸觉得这样很满意。

    他回神,正想看看那个人到达哪里了。

    ?!?

    怎么又倒回去往回了?

    古尸的身体僵在远处。

    “哎,这样太累人了!”古尸叹道,他总算是开始体会到了自己脑海命令的声音里,那若有若无的无力感。

    “本尸就不信了!”古尸继续散出黑色雾气,这洞窟的方位继续调整,来到了谷中心和谷边缘中介点的位置。

    当坐落下来之时,古尸发现,那个人真的在离自己越来越近,这下,总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只是,另外一个无关的人,怎么也在往这边靠近?

    “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准确地找到自己的位置的?”古尸皱眉。

    随即,他看了看周岭,如果这人也能够这么让自己省心就好了。

    只可惜,无关人士,他不准备让其进入到这个洞窟里面。

    再准备一点难关,把这个家伙给难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