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这个宗门全靠我 > 第七章 场面一边倒
    “孙兄,你就安心地去吧,我会为你照顾好闻灵鼠的!”周岭拎起黑色的小老鼠,对孙甲的尸体叹惋道。

    立志成为异世界大商人的周岭,当然早已熟悉这方世界的各种稀奇宝贝,很快就认出了这黑色的小老鼠竟然就是拥有极强嗅觉,能够追踪各种事物的闻灵鼠。

    闻灵鼠,作为熏紫鼠的下位鼠,拥有着熏紫鼠的一丝血脉,在鼠族之中,也颇有一番地位。

    是一种极受欢迎的灵宠。

    当然,如果还对这黑黝黝的小老鼠没有个充分的认识的话。

    那你只要知道,这只小老鼠价值一千灵石往上,就应该有个充分的认知了。

    瞥见孙甲的袖子里还有一个小笼子,周岭也取出来:“这是你留给闻灵鼠的遗物,我会收好的!”

    将闻灵鼠给关进了笼子里面。

    “你要分一半吗?”周岭提着笼子对殷勺勺说道。

    殷勺勺不出意料地连忙摇了摇头,对于周岭手中的耗子充满了嫌弃。

    “我们要赶快了!”周岭收好闻灵鼠对殷勺勺说道。

    “我明白!”殷勺勺严肃地点了点头。

    “如果不早点抓住吴应耿这个凶徒的话,我们会有更多人死在他的手里!”殷勺勺充满了愤慨。

    虽然不熟,但毕竟是一路过来的,眨眼之间就成了一具尸体,殷勺勺内心有了一丝怒气。

    喂,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

    难道你就没有意识到,我们这边形势有点危急了吗?

    孙甲显然是借助了闻灵鼠,很快找到了吴应耿的位置,想要单靠自身的力量就擒获吴应耿,图谋对方身上的机缘,结果自己不敌被反杀。

    贪欲害死人。

    孙甲一死,我们这边减员一人,而此刻,用脚指头想也知道,吴应耿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赵闻,搞不好此刻已经和赵闻打起来了。

    如果赵闻都栽在对方手里。

    那我方的五员大将就直接去了两个了。

    对方又是那种离谱的身世,离谱的遭遇,怎么看自己这方都是大厦将倾的样子啊!

    必须要在赵闻出事之前赶到。

    所以分散搜索什么,真的是最傻逼了,就完全是在给敌人机会。

    奈何这些人自信心爆棚,都觉得自己能够单打独斗对付吴应耿。

    “我们不爬洞穴里,直接走地面!”周岭说道。

    之前不走地面更多考虑到这是整个小队的安排部署,不搜寻自己的区域反而到赵闻的区域,难免引起矛盾,但现在,孙甲已死,这些都是细枝末节。

    “好!”殷勺勺连忙点头道。

    就算是最开始她对钻洞穴这事儿再充满了向往,再经历了两个时辰的鸭子步后,早已恨不得能够破土而出了。

    “只是这洞穴四通八达,哪里是出口,我们还得花时间额外找找!”周岭皱眉道。

    这就是地形不熟对他们的限制。

    “不是直接破开就可以了吗?”殷勺勺望了望头顶。

    喂喂,你要搞清楚,我们现在究竟距离地面有多深都不清楚。

    暴力破坏要是来一个塌方……

    一阵炫目的蓝光亮起,只见一张玉符里猛然射出一道剑光。

    剧烈的轰鸣声响起。

    然后,上方破开一个大口子,露出些许断掉的藤蔓。

    至于周岭和殷勺勺,大半截身子都被埋在了土里。

    周岭张了张嘴,半响说不出话。

    他能怎么办?

    说殷勺勺鲁莽了?

    但是,这确实破开去向地面的路了啊!

    而且,这玉符的威力未免也太大了些吧。

    这一次,怎么也得价值五百灵石啊!

    惹不起的氪金玩家。

    周岭收了收自己袖间的闻灵鼠,你也就价值破两次土。

    原本以为大有收获的他,突然,又感觉寒酸起来。

    周岭和殷勺勺将身旁的土推向两边,慢慢爬出了地面。

    此刻,太阳的位置虽然依旧很难照射到断魂谷里,但似乎接近正午的原因,整体的视野要好上了一些。

    至于多好,大概就是原本隐隐看五米,现在,已经模糊可以看到十米那么远了。

    “我们走!”周岭和殷勺勺都手提玉光筒,把前面的路照的透亮。

    满地都是密密麻麻的绿色藤蔓,时不时间隔着一些小的洞穴入口。

    不多时,他们就听到了打架的声音。

    只见,远处,一道身影手持一把长刀,猛地劈砍向前方的一道身影,那身影被迫用双手抵挡,因为对方的速度太快,他实在避不过了,一道血花溅起。

    那身影痛叫一声倒飞而出。

    落在了周岭和殷勺勺的前面。

    两人脸色都是一变。

    来迟了!

    周岭连忙去扶住赵闻,后者双臂上的巨大伤口,几乎预示着哪怕他还活着,也没什么战斗力了。

    己方战斗人员,五减二。

    “这个吴应耿用的长刀?”周岭问道。

    “不是,那是我的刀,被他夺了去!”赵闻嘴里流着血痛哼道。

    吴应耿见有人影响到他的战斗,眉头皱了皱,丢下手中的长刀。

    他本就不擅长使刀。

    刚刚用刀劈赵闻,也不过是为了羞辱对方,解一时之气罢了。

    “好大胆的凶徒,让我殷勺勺来擒你!”殷勺勺小脸震怒,一头蓝色头发飘舞,像是海中精灵一般。

    下一刻,一柄薄如蝉翼的淡蓝色长剑被她拔出。

    剑出窍,几乎无声。

    周岭心里又是一阵小九九。

    这剑,又是“钱”锻造的。

    那材质本就非凡,还要造成这般模样,怎么也得大几千。

    主角模板固然牛逼,但氪金玩家也是一群开挂的存在。

    周岭心里对于殷勺勺再次有了底气。

    “哼!助纣为虐之辈!”吴应耿看了看殷勺勺,冷哼一声,眼眸之中杀意绽放。

    “今日,既然你们来了,就永远留在这断魂谷里!”吴应耿身影一踏,像是一道虚影一般,等周岭看清楚之时,竟然已经出现在了殷勺勺的身侧不到两米出,双拳握出,隐隐有着轰鸣声响起。

    “小心,他的拳法很厉害!”赵闻提醒道。

    如今,他的生死就全寄托在了殷勺勺的身上了,如果殷勺勺不敌,那他也很有可能死在这里。

    “现在提醒,晚了!”吴应耿脸色狰狞怒吼,那一双拳的威力更是显得恐怖。

    “不要小看我!”殷勺勺怒哼一声道。

    眼眸的余光之中,早已看清吴应耿的身影,那薄如蝉翼的剑锋猛地一转,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射向吴应耿的方向。

    这一剑,避开了吴应耿浑厚的双拳,转而刺向后者的咽喉要害。

    吴应耿眼眸一阵收缩,下一刻,脚步猛地一踏,身影再次消失在了原地,又出现在了殷勺勺的另一个方向。

    能周旋住!

    周岭见此松了一口气。

    “你拉了信号多久了?”周岭着急问赵闻。

    虽然有着殷勺勺这个氪金玩家,但是,主角模板看起来也很不好惹,还是要众人集合,才更有希望。

    赵闻皱了皱眉,无视了周岭的问题。

    没有拉信号,这是一个很愚蠢的错误,但是,他也不打算向着一个凡体境第三炼承认。

    这个蠢货该不会没拉吧?

    周岭也不管那么多,连忙拿出身上的信号,拉响射向天空。

    在昏暗的断魂谷内,一朵白色的光芒绽放,发出爆响声。

    于此同时,正在另外两个地方搜寻的柳艺和温芮脸色一变,连忙赶了过来。

    这边,殷勺勺正和吴应耿纠缠不休。

    两人打得你来我回。

    周岭看出来了,殷勺勺修为和吴应耿应该差不多,但是,实战经验和狠厉程度不如吴应耿,好在修了一手氪金大法,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

    单是那长剑就带着某种诡异的功能,散发的光芒能够迷惑人的视线,给吴应耿造成了极大的麻烦。

    手中时不时还会准备好一些玉符,更是具有不小的威慑力。

    就连吴应耿心里都是怒骂。

    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儿?

    一个普通的宗门联盟的弟子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宝物。

    那玉符丢出来就是一炸,比起自己的全力一拳还要恐怖。

    以至于刚刚为了躲避这玉符,危急之下,他的虚影步都从小成进阶到大成了。

    不过,他心中也是一阵喜悦。

    果然,战斗才是最好的修炼,在战斗之中突破,才能更快更强。

    就拿这个女人来当自己的磨刀石!

    就算是来了外援又如何?

    今日,自己就在生死之中走一遭,度过了这一场磨砺,回去闭关,必然能够突破到通脉层次。

    没多久,柳艺和温芮就来了。

    看见一旁重创的赵闻,脸色微微一变,马上加入和殷勺勺围攻吴应耿。

    殷勺勺咬着牙气急了。

    她还是第一次碰到像是吴应耿这样难缠的对手。

    蓝影剑戳不到,玉符也炸不到,好憋屈。

    眼见外援都到齐了,周岭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下,总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吧?

    除非是吴应耿这家伙临阵突破到通脉层次,不然,这一次的任务怎么也该能够完成了。

    等等,我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三人的围攻给吴应耿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他受伤了,有被刺伤的,也有被玉符炸伤的,嘴里也流着血。

    但是,这个家伙,意志钢强,危急之间竟也临危不乱。

    他在寻找着机会,在准备着什么。

    “好强的韧劲儿!”温芮说道。

    但是,他们三人,已经取得胜……

    “破!”陡然,吴应耿仰天一声咆哮,从他的身上裸露的地方,一道道金色的纹路不知从何处浮现出来,像是藤蔓一样爬满了他的全身。

    “你太急了,一旦失败,可能就万劫不复!”从那金色纹路里,出了一道完全不属于吴应耿的苍老声音。

    众人都是脸色大变。

    尤其是周岭,跟活见鬼一样。

    这还真是妥妥的主角模板,连老爷爷的出来了!

    周岭看了看殷勺勺,这有老爷爷的主角模板和没老爷爷的,差别还是挺大的,单是氪金,怕是挺不住。

    “急?我能不急嘛?”吴应耿惨笑一声。

    家人身死的面孔历历在目,嚣张跋扈的圣道宗依旧耀武扬威。

    他在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方藏了三个月!

    按部就班的修炼,要多久才能讨回公道?

    一百年,还是一千年?

    “……”金纹里再没有传出声音。

    “这个家伙,要干什么?”赵闻不可思议地说道。

    他感受到了,他曾经日日夜夜都想要突破的那个境界。

    这怎么可能?

    这个家伙的修为还没有我浑厚,怎么就能够触碰到那个境界?

    是这些金纹吗?

    这就是他的机缘!

    也是帮助他触碰到通脉层次壁垒的。

    柳艺和温芮脸上都是浮现慌张之色。

    吴应耿全身密布金纹,气息节节攀升……

    某个瞬间,像是突破了某个隘口,冲向了大江大河。

    一股比之刚刚浑厚了好几倍的气息扩散开来。

    吴应耿原地猛地一踏。

    虚影步!

    玄阶武技,至少要通脉层次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力量。

    此刻,吴应耿的速度已经到了常人难以看清的地步,哪怕是殷勺勺都根本反应不过来。

    猛地一拳!

    地鸣拳!

    不是轰向一人,而是三人!

    眨眼,三人就是遭受重创,向后倒飞,喷出一口血。

    一号二号三号,刚刚好落在周岭的左右。

    再加上旁边的赵闻,也就是四号。

    这下,五大战力减五,后勤人员准备战斗。

    “接下来,你们谁先死呢?”吴应耿看向众人,笑容狰狞。

    他的眼间,流着泪水。

    通脉层次,他到了,距离成为强者,又近了一步。

    ……

    “剑墟山,剑墟山,这岭爷说的剑墟山究竟是在哪里啊?”身穿花色长袍的赵福丽,怀里揣着一个大大的厚实信封,眼看着四周的丛山峻岭,不禁痛苦道。

    不得不承认的一个事情是,他这个曾经陪着岭爷走南闯北的商人,今天竟然迷路了。

    这四周的山,怎么每次走过看起来都不一样啊?

    这岭爷平时,究竟是怎么走出这些大山的?

    “有人吗?剑墟山,剑墟宗在吗?我来给岭爷送信了?”作为商人,他赵福丽除了一手黑心肠为优点外,嗓子吆喝自然也拿得出手。

    嚎了两声,赵福丽有些无奈。

    这上哪找去?

    “把信给我吧。”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女童的声音。

    赵福丽吓了一跳。

    转身看去。

    后面赫然是一处荒山,比起四周的高山来说显得有些平平无奇,只在一些地方看到绿色。

    说话的是一个身披黑色袍子的女孩儿。

    见鬼了。

    这山,这孩子,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赵福丽一个抖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