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这个宗门全靠我 > 第六章 战术匍匐
    断魂谷,吴应耿已经在这里呆了三个月的时间了,对于这里的环境早就已经熟悉地不能再熟悉。

    任何的风吹草动,甚至是日落月升带来的光影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今天的断魂谷,没有以前那么安静了。”吴应耿在藤蔓下的洞穴里,露出一双黑黝黝的眼睛,望着昏暗的谷内,里面满是冷漠。

    为什么会选择呆在这断魂谷里?

    吴应耿很清楚自己需要时间,只有足够的时间自己才能成长,才能将那样东西的力量发挥出来。

    而宗门联盟处理他这样的人也是有一套流程的,刚开始并不会派遣特别强大的人来。

    宗门联盟每天那么多事务,强者们的时间都宝贵,不到不得已,是没有那个精力去管一个才凡体境的蝼蚁。

    而他要做的,就是永远都领先在宗门联盟派遣的人的修为之前。

    断魂谷能够提供给他巨大的地形优势。

    “果然,捕捉自己的人里面一定会有圣道宗的家伙!”吴应耿的双眸犹如豺狼一般流露着凶光。

    一共六个人。

    在圣道宗赵闻和周岭等人刚刚进入到断魂谷的时候,就已经暴露在了吴应耿的视野之下。

    甚至于他们交谈的内容都一字不落地落入到了吴应耿的耳朵里面。

    本来,孙甲如果一开始就拿出闻灵鼠,吴应耿估计马上就会暴露在众人的面前,在好几个凡体境第五炼的围攻之下,哪怕是已经修为大进的他也也陷入危机当中。

    然而,这些人对他身上机缘的贪婪,将会亲手将他们自己埋葬在这不见天日的断魂谷内。

    吴应耿,看了一眼其中一个人离去的方向,悄悄缩进了洞穴之中,在四通八达的底下,向着那个方向而去。

    ……

    爬进这些洞里?

    就这些被当年那个邪修控制的尸体钻出来的洞。

    进去了连胳膊肘都不一定伸得直。

    周岭有些惊悚。

    这少女看起来多么乖巧可人的样子啊,怎么会有这种恐怖的打算?

    这个世界难不成是披着玄幻的皮,内地里却是是灵异恐怖的。

    总不能下面还有一口棺材吧?

    必须打消殷勺勺这种不该有的念头。

    “这洞穴过于狭窄,而且,基本看不清,这吴应耿年级轻轻就屠戮生灵,绝对是凶恶之辈,我们若进去,很容易被他偷袭,十分凶险,我建议………”周岭认真地分析道。

    话尚未说完,只见一道光芒射出,照亮了前方的视野。

    殷勺勺掏出了一根手腕粗细的玉白色圆筒,在底部轻轻一拍,一根玉白色的光芒直射而出,将前方的锥形范围照的犹如白昼。

    “玉光筒?”周岭瞠目结舌。

    这年头,连找个不下墓的借口都那么难。

    而且,殷勺勺这妹子究竟是什么家庭,简直是豪无人性。

    玉光筒的功效就和穿越前的几块钱的手电筒差不多,但实际在这个世界的制作工艺却尤为精妙,原材料也有点贵,产量稀少,价格昂贵,至少是那玉佩的十倍以上。

    而且这玩意儿,高阶修士用不上,低阶修士又太过于昂贵,只有少数名门子弟会有配备。

    做个欠债任务,自己还真碰到一只“圣女”?

    “放心吧,有玉光筒在,我们就不怕偷袭了,而且,这里的地形跟书上说的一模一样,洞穴地形狭窄,便于躲藏和逃走,一般也是逃犯最佳的藏匿地点……”殷勺勺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露财,反而小脸认真地分析道,心中隐隐有些兴奋,以至于两只小手都在袖子里面微微颤抖了。

    她来之前,可是看了很多类似任务的案例的。

    她一定能成功第一个抓到凶手。

    周岭有些惊愕。

    不是土豪都应该习惯了用钱解决问题,早已不屑于用脑子吗?

    这殷勺勺怎么看起来并不具备土豪的一般特征。

    吴应耿为什么会藏在断魂谷?

    显然就是看中了这里的地形,地下无数洞穴通道穿插,便于藏匿转移。

    但是,这地下通道洞穴鬼知道有多复杂,咱两个不熟悉地形的人要去抓一个熟悉地形的人,不说找不找得到,就是找到了,那也得被别人当成狗来溜。

    而且,洞穴里面也没有办法传递信号。

    这要是单打独斗,妹子你真的是别人的对手吗?

    面对着传闻之中的主角模板,哪怕是身边的殷勺勺可能是一只家庭背景不简单的小“圣女”,周岭心里也不太有底气。

    “你快下来!”周岭回神的功夫,殷勺勺的声音已经从地下的洞穴里传来,玉光筒也被殷勺勺带了下去,地面上恢复了一片漆黑。

    身处黑漆漆的断魂谷,周岭心里一紧,赶忙也下了去。

    进入下方的洞穴,没有周岭想象之中那么窄,能够勉强佝偻着腰前进。

    不过,走魔鬼鸭子步显然还不如匍匐前进。

    “嗯,你怎么爬着走?”殷勺勺半弯着腰,奇怪地盯着周岭。

    “这样,轻松一点,你也试一试?”周岭对殷勺勺说道。

    虽然他们都是修炼者,殷勺勺更是达到了凡体境第五炼,但毕竟是凡体境,身体正常的物质分泌依旧能差产生比较大的影响。

    而殷勺勺又是我方战斗的主力人员,当然要尽可能地保存好身体状态。

    “我是受过严格的学习的,这样能够保持更好的反应,随时开启战斗!”殷勺勺皱了皱鼻子,拒绝道。

    随后,她又掏出一根玉光筒,都给了周岭。

    “我看前面,你注意后面……”

    说完,殷勺勺蹲着身子,踩着鸭子步坚定地慢慢向前走去。

    周岭心里抽搐。

    又是一根玉光筒。

    这究竟什么家庭啊!

    周岭跟着而去,一路望着这四通八达的洞穴通道。

    同时注意留下一些不同含义的汉字作标记,提醒自己方向。

    不然,待会儿都不知道怎么出来的。

    吴应耿有很大可能是藏在这些洞穴通道的。

    但是,会这么被动地等着他们搜过去吗?

    周岭试着站在吴应耿的处境去思考,如何是自己是吴应耿的话,早在一两个月前应该就在断魂谷里做好了警戒。

    任何人进入断魂谷,自己应该都能够在第一时间发现。

    估计自己这一队人分散搜寻的行为早已落入了吴应耿的眼中。

    接下来的举动自然是各个击破。

    会优先选择谁呢?

    是带着拖油瓶的自己这一队人马。

    还是有着深仇大恨的圣道宗弟子赵闻。

    周岭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回忆了一下进入洞穴时的方位以及赵闻负责的区域的方位,看向了其中一个洞穴通道。

    这是宗门联盟的任务,如果完不成的话,自己等人有危险不说,下次还得再做一次任务来弥补。

    “殷勺勺,我们往这边走。”

    “怎么了,周岭,你发现什么了?”

    周岭叫过来殷勺勺,将自己的猜想告诉了殷勺勺。

    顿时,殷勺勺眼睛一亮,激动地说道“我刚刚也是这么想的!”

    但我看你刚刚走的方向明明不是这边。

    周岭无力吐槽。

    ……

    断魂谷。

    魁梧少年赵闻脸色冰冷地踩过一处处藤蔓。

    击杀圣道宗弟子,这种胆大包天的行为可谓是让圣道宗弟子都感受到了一种耻辱。

    什么时候区区一个小家族的子弟竟然敢这般反抗圣道宗?

    哪怕是你被灭族又如何,这世间,各有各命。

    赵闻眼眸之中带着蔑然的杀气。

    而不多时,在他的视野尽头,隐隐看得到的一处边际线,一道模模糊糊的身影渐渐出现。

    赵闻的眸子微微一缩,有些意外地冷笑道:“没想到,你竟然敢光明正大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你若是充分利用这里的地形地势,我还真有点麻烦!”

    “偷袭你,当然可以,不过,我也想借着你,来验证一下我最近的修炼成果!”光线渐渐清晰,露出了吴应耿的脸庞。

    “那你未免太看得起你自己了!”赵闻仿佛感受到了自己被羞辱一般,露出怒色道。

    “圣道宗,你们做下的孽,终究会还的!”吴应耿脸色淡然。

    他是一个合格的复仇者,深知复仇之路还很长,也不会因为一个小角色而有心里波动。

    一切的一切,都仅仅只是开始。

    “做孽?吴应耿,人各有各命,余岚师姐的命好,而你的命不好,仅此而已!”

    “命不好,就得认自己的命,不该给别人添麻烦!”

    赵闻和吴应耿说着的同时,观察着周围的地形,并未发现有什么陷阱。

    下一刻,长刀拔出。

    没有任何预兆。

    早一点解决这个家伙,早点完成任务,以免夜长梦多。

    吴应耿赤手空拳,眼眸死死盯着逼近的长刀。

    凡体境第五炼,他不是没有见识过,而赵闻显然是他目前接触过的最强的凡体境第五炼。

    圣道宗对他的情报掌握得很不错,知道他能够越级挑战,派出的凡体境第五炼也绝对不会是普通的凡体境第五炼。

    这威力,绝对是已经很逼近通脉境界了。

    赵闻眯着眼睛,长刀已经距离吴应耿的脑袋越来越近。

    他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这一刀,通脉之下,很少有人能够阻挡。

    “莫要小觑天下人!”

    圣道宗弟子又如何?

    虚影步!

    吴应耿脚步一踏,身形猛地横移,消失在了赵闻的长刀前。

    赵闻眼眸瞳孔一缩。

    这个家伙,怎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忽的,感受到了来自侧面的一股猛烈的拳风。

    赵闻连忙横移长刀一挡。

    一股巨力传来,夹杂着一股爆鸣之声,几乎要将耳朵震聋。

    赵闻猛地后飞而出,双脚在地面扯断了一大批的藤蔓。

    赵闻不可思议地感知着自己麻木的双手。

    “这就是圣道宗弟子,你们的实力似乎没有你们的傲气那么高!”吴应耿缓步而来。

    赵闻大怒。

    原本已经要拉响信号,让小队人马赶过来的他,停止了动作。

    他眯着眼睛看着吴应耿,一个小家族弟子,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修为武技?

    哪怕是他是圣道宗弟子,在没有通脉之前,也没有资格修炼这样的武技。

    之前他听别人说吴应耿有着机缘的时候,自持圣道宗弟子的他心中还不屑,此刻,再也不能淡定。

    赵闻深吸一口气。

    吴应耿武技强大,但是修为还不足他深厚,只要他谨慎一点,不是没有机会。

    ……

    “吴应耿,竟然能够在这样的环境里面生活三个月?”周岭在洞穴之中匍匐前进,抬头看着上方的泥土里面,掉下来的半截手臂,和残破的半张人脸,有些抽搐道。

    当年那个邪修控制的尸体众多,在死了之后可不会有人闲着蛋疼还把这些尸体给收拾了。

    这些尸体自然而然就留在了这些洞穴通道里面。

    被邪修炼制的尸体和寻常尸体可不一样,都是带着防腐的能力的,保鲜能力是正常尸体的百倍以上。

    这才能这么多年了还栩栩如生。

    殷勺勺脸色有些苍白。

    刚刚这手可是差点贴在她的脸上,不过,导致她脸色苍白的原因远远不是这个。

    此时,距离他们进入洞穴之中,已经过了两个时辰。

    周岭保持着匍匐的姿势,而殷勺勺依旧是鸭子步。

    周岭看着殷勺勺有些颤抖的小腿,这小姑娘怎么就这么傲气呢?

    “殷勺勺,要不你趴……”

    “不,不用,我要随时警戒!”殷勺勺小脸固执说道。

    “其实,你这样蹲着,挡住我的视野,到时候,敌人出现,我们反而不好应对……”周岭有些哭笑不得说道。

    “真的吗?那对不起,我马上改过来……”殷勺勺立刻说道,原本蹲着的身子马上趴下来,顿时感觉了好多,心里猛地松了一口气。

    原来我刚刚挡住他了啊!

    两人继续往前。

    这地下前进的速度挺慢。

    要赶到赵闻所在的区域,估计还得一会儿。

    走地面的话,又容易打草惊蛇。

    “咦,这具尸体,新鲜得有点过头了,这个邪修的保险技术那么好,已经能够保留地和生前差不多了吗?”周岭意外地看着旁边通道里隐隐躺着的一具尸体。

    靠近了看。

    “这不是那什么……孙甲吗?”周岭心中一紧。

    之前还活生生的一个人,转眼之间就成了一具尸体摆在眼前。

    这效率,简直快的让人发寒。

    “吱吱……”在尸体的旁边,一只黑黝黝的小老鼠在原地转着。

    “好惨,这么快就引来了老鼠!”殷勺勺有些可怜说道。

    周岭心中一急。

    小队就这么减员一人。

    吴应耿的实力显然强大地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实力倾斜之下,对于他们就越来越不利。

    这老鼠?

    等等,这老鼠好像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