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这个宗门全靠我 > 第五章 盘算
    低凹的断魂谷内,一丝丝阴晦的气息于空气中弥漫,黑色的藤蔓铺满了倾斜的谷地边缘。

    “嗦……”一道矫健的身影在藤蔓之间飞快穿梭,仅仅留下微微晃动的叶子。

    仅仅只是数息的时间,这道身影就横穿过近百米的距离。

    在这昏暗的环境下,几乎连他的影子都看不清。

    突然,这身影猛地一停,在原地一个腾挪,乌光一闪,蓄力轰拳,山谷的斜坡就是一震,碎石爆裂开来,留下一个一米深,三米方圆的大坑洞。

    “玄阶低级技法虚影步已经小成了,地鸣拳更是已经大成!”这道身影发出惊喜的声音。

    微弱的光芒隐隐折射出他的面孔,露出坚毅的神采。

    “爹,娘,放心吧,儿子已经长大了……”这道身影仰望着昏暗的上空,双眼隐隐泛着湿润之色。

    “圣道宗!”

    “哪怕你今日如日中天,还有宗门联盟作为靠山,但我吴应耿,必有一天会向你们讨回一个公道!”这身影的眼眸很快就被仇恨所充斥。

    经历过灭门的洗礼,被“惨绝人寰”加身的他,早已不是之前那个安逸的公子哥了。

    三个月的时间,已经让他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吴应耿身形一个闪烁,就射进了黑色藤蔓遮掩下的一个山洞之中。

    昏暗的光芒之下,山洞遮掩的极好,几乎看不见什么影子。

    ……

    经过半天的赶路,魁梧少年所带领的一小队人马终于来到了恶名昭著的断魂谷。

    不知何时,视野已经变得极为昏暗,隐隐只能看到周围的事物的影子和轮廓。

    “哼!倒是会藏!”魁梧少年神色冷漠道,眸子里杀气显得比较旺盛,不是那么像单纯完成任务的样子。

    “这般地形,要把人给找出来,将会花费不少功夫啊!”

    在他的周围,几个小队的人员聚集,两个少年和三个少女,各自全副武装,神情一丝不苟。

    哪怕是被当作挂件的周岭都拿好武器,全力防备的样子。

    经过这一路的认识,周岭已经清楚,带队的魁梧少年叫做赵闻。

    圣道宗外门弟子。

    这也不意外,毕竟是圣道宗的弟子被杀,怎么也不可能完全就交给宗门联盟了。

    赵闻能不能把这次任务完成好,显然也关系到了这个家伙以后在圣道宗的前程。

    另外一个比较引起周岭注意的就是之前迟到的蓝发少女,殷勺勺。

    因为她的腰间挂着一块飞禽走兽的蓝色雕纹玉佩。

    根据周岭的专业眼光估值,至少价值两百块灵石。

    而根据殷勺勺一路的行为作风来看,她对于自己腰间的玉佩也不甚重视。

    像这种人,在商业世界里,有一个通俗的名字:狗大户。

    至于另外的一个少年和两个少女,周岭就没有特别注意了,只知道名字是孙甲,柳艺,温芮。

    至进入到断魂谷的那一刻起,大家都是俨然一副进入了战场的样子。

    一个能够在三个月内接连突破到达凡体境第五炼,还能够越级挑战的敌人,又怎么能够让人不小心?

    尤其是周岭,总觉得自己所处的阵营就是一副会团灭的样子。

    自己这是受到了某些信息的毒害作用了?

    相信世界有主角,就跟相信穿越前的世界有妖魔鬼怪有什么分别?

    这种迷信思想是要不得的。

    “带好信号,只要一发现人,马上发信号,目标只是凡体境第五炼,只要我们集中起来围剿,完成任务不是什么难事!”圣道宗弟子赵闻说道。

    周岭顿时无言。

    这怎么感觉像是要被逐个击破的节奏?

    就不能大家一起吗?

    然而,圣道宗弟子赵闻的安排,除了周岭以外,所有人都出奇地没意见。

    断魂谷那么大,视野也不太清楚,如果集中在一起,群体太大,根本不可能能够找出藏起来的吴应耿。

    在座的人,谁还不是一个凡体境第五炼,哪怕是被吴应耿突袭,也绝对有时间能够抵抗片刻,立即发出信号,其余的人就能来救援。

    分散搜寻虽然可能带来危险,但确实当下唯一能够找到目标吴应耿的方式。

    “我的修为只是凡体境第三炼,应该是敌人的突破口,所以……”周岭举起手望了望另外几人,大概意思就是说,各位大佬,谁能带带我?

    你这人,心里这么有数的?

    本来大家都下意识忽略掉了周岭的,十五六岁了才区区凡体境第三炼,注定和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但现在,周岭都提出来了,自然不好当作没有听到。

    “跟我一起吧!”蓝发少女殷勺勺笑了笑,自告奋勇说道。

    “这断魂谷,乌漆嘛黑的,看着就不舒服,正好你负责搜索,我负责打架!”蓝发少女殷勺勺走到周岭面前,腰间的玉佩在周岭的眸子里跳了跳。

    “那好,就这样安排!”有人带着周岭这个拖油瓶,大家自然没意见。

    而且,真要是周岭被当作突破口了,这个小队有了损失,他们这次宗门联盟任务的完成评价,说不定也会受到影响。

    难不成,故意加了一个凡体境第三炼,宗门联盟还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

    ……

    宗门联盟,总部。

    在一间装潢典雅,四周散发着神秘波纹的房间之中,一个灰袍老者正伏案撰写着文书。

    “大人,您真的同意让剑墟宗的弟子,就这么轻易加入到了一个足够要他命的任务之中?”灰袍老者旁边的侍从忍不住说道。

    当年那五亿灵石的借款可是他们大人亲自审批的。

    虽不知道大人为何会作下这般不合常理的审批。

    但这笔账毕竟是经大人的手的,若是那剑墟宗的弟子死了,这笔账最后要是坏掉了,大人今年在宗门联盟的贡献就要大打折扣了。

    “哎,拖不住了……”灰袍老者也是无奈叹气。

    之前,他还想着让那些剑墟宗的弟子通过一些任务来抵扣利息,这笔账能拖一天是一天,发出的的任务也都是机极其简单。

    只是让这颗雷能够迟一会儿炸开。

    然而,现在,宗门联盟的人显然对这笔账已经耗尽了最后的耐心。

    五亿灵石终究需要人来买单。

    断了剑墟宗的还钱的人,这笔账也就落到了他的头上。

    当然,这个剑墟宗的弟子要是挺住了怎么办?

    先不说区区一个不入流的宗门怎么可能挺住这些危险的任务。

    就算是挺住了,你能挺住一次还能挺住第二次?

    当然,你要是惊艳绝伦到了每次都可以挺住的地步,那可好了,到最后,五亿灵石肯定还的上了。

    “能拖多久拖多久,但是,拖不住了也没有办法……”灰袍老者头疼无比。

    现在他都搞不明白,这笔五亿的借债怎么就落到了他自己的头上。

    但是,仔细一回忆,好像又确实是自己办理的,没什么毛病。

    ……

    断魂谷。

    大家规划好检查的区域,各自分散,开始搜寻。

    沿途全是密密麻麻的藤蔓,在这些藤蔓之下,到处都是不可见的空洞,空洞与空洞之间又互有连接。

    “据说,这些空洞,是当初那个邪修的控制的尸体穿出来的,密布整个断魂谷,随时能够控制尸体从地洞里面钻出来……”周岭看着这些复杂的地形,不禁有些瘆得慌。

    他还真怕突然从地下伸出一双手来突然就把自己拖进地洞里面去。

    毕竟,这里看着就自己好欺负。

    不对,不能这么想,敌人毕竟只有一个。

    拖自己一个凡体境第三炼,除了暴露自己好像没有任何作用。

    要针对,也是针对那些落单的凡体境第五炼的强者。

    能够在解决重要战斗力的同时,还不暴露自己。

    “这么找,肯定不好找,我们钻进这些洞里吧?”蓝发少女眨着大大的眼睛,对着周岭建议道,眼眸里面慢慢的跃跃欲试。

    周岭:??!

    妹子你是怎么回事,哪怕你身怀价值连城的玉佩,但是,也不能搞这种恐怖动作啊?

    ……

    漆黑的山坡下,孙甲一身黑衣,仿佛要融入这夜色之中。

    他打量着四周,确认已经没有人看着了,才袖子一抖,一个小的笼子滑落出来,里面装着一只黑色的小老师,头顶还顶着一撮紫毛,发出“吱吱”的声音。

    “藏?在闻灵鼠的嗅觉下,哪怕是你藏在尸体底下,我也会给你刨出来!”孙甲露出笑意。

    一个短短三个月就完成了这么大进步的废材,还能够越级挑战。

    这身上的机缘绝对不简单。

    若是能够落入到自己的手里,那自己究竟又能够取得怎么样的进步?

    至于自己会不会是吴应耿的对手?

    一个小家族的子弟,再越级挑战又如何?

    他一个二流宗门的,还是已经在凡体境第五炼里已经沉淀很久了,即将突破打通经脉了。

    还不是对手?

    黑色的闻灵鼠顶开笼子,轻轻落到地面,扬了扬小巧的鼻子,很快锁定了一个方向,一溜烟就冲了出去。

    孙甲脸上露出了喜色。

    快速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