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这个宗门全靠我 > 第一章 我的废材师兄师姐们
    璜州。

    某地的一座大山。

    毒辣的阳光照射下来,地面似乎都冒出了一丝丝的青烟。

    四方都有着蝉鸣之声,似乎在哀叫着高温的折磨。

    唯有一颗高约三十丈,需要十几人才能合抱的大树长的郁郁葱葱,丝毫不畏惧高温的烤晒,在山顶之处,撑出一片树荫。

    而这树荫之下,此刻却有着七道身影。

    这是七道怎样的身影?

    那隐隐散发出的无与伦比的恐怖气势,连这方天地似乎都黯然失色,连那那折腾着整个世界的大日竟然显得也不过如此。

    作为曾经这方天地里叱咤风云的人物,几乎每一个都是老祖级别的人物,单是几千年前留下的传说就让人闻风丧胆。

    哪怕是当年随手创立的一点势力,如今在世界上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无人知道的是!

    这七位老祖级别的恐怖存在,其实都是来自于一个宗门——剑墟!

    他们拜同一个师傅,住同一个屋檐,吃同一碗饭长大。

    “一场内战,过半的大陆都差点毁于一旦,师傅是真的生气了,不然不会将我们关在剑墟,限制修为,彻底从这个世间脱离整整五千年。”坐在枝头一身青色罗裙,飘逸的长发随风而动,曾经享誉大陆的二师姐荒域之主苦笑道。

    “五千年又如何,改得了这世界,还能改得了我们?”五师兄无生老人杵在地面上,佝偻着腰,头发像是乱麻一样。

    他一手握着锄头,脸色苍白,看似一个青年,却浑身散发着暮气,脚下,似乎有着无数尸骨铺路。

    “拖了五千年,我们之间的恩怨,也该了结了!”三师兄血杀殿殿主冷酷说道。

    他靠在大树的树干上,一身冷肃黑衣,皮肤苍白,眼眸之中带着嗜血的光芒。

    虽是同门师兄弟,但是,大家的矛盾早已深到不能调和。

    不然,多年前,也不会有那样一场几乎灭世的大战。

    “是的,一切都该有个了结了!”躺在黑石上的八师兄欺天道人,穿着一身青色道袍,不喜不悲地说道。

    而在他的旁边,还挨坐着一个仅仅一米高的身影,黑色的袍子将整个身体遮住,只露出了下面的嘴巴和两边鼓鼓的腮帮子,在不停地吃着什么。

    “我会帮你的!”九师姐丹圣回应欺天道人。

    “五千年的面壁思过,也终于走向尾声了!”大师兄剑君,看着自己的六个师弟师妹叹气道。

    他不禁回忆起了当年师傅离开时说的话:

    “你们这几个孽徒,犯下如此大错,禁闭无限年,若想重获自由,除非你们的第十个师弟出现,并且修为达到能够通过剑墟的出山考核!”

    师傅破天而去,再未回来。

    如今,第十个师弟已经出现。

    至于让十师弟通过剑墟的出山考核,这对于他们这些修为通天的老祖级别人物而言,实在是太简单了。

    他们所拥有的资源,功法,见识,以及丰富的经验,可能,最多三年,这位十师弟就能够成功出山。

    “这三年,我会教十师弟我的功法浑土经!”二师姐荒域之主道。

    “我会教他灵魂寂灭术!”三师兄血杀殿殿主道。

    “我教他生死悟道术!”五师兄无生老人说道。

    “我教他练体!”六师姐说道。

    “我教他趋吉避凶!”欺天道人说道。

    “我教他……额……我喂他吃丹药。”九师姐补充道。

    “剑墟的传统剑术,就由我来教吧!”大师兄剑君最后说道。

    “最后,别忘了,师傅的限制,在十师弟出山前,不能暴露我们的修为以及真实身份。”

    对此,大家都不是很在意。

    教一个十师弟,还用得着暴露自己的修为和身份?

    他们这些老祖级别的人物,曾经培养的强者还少吗?

    哪怕是一头猪,只要随便一句提点,也足以让它成为一头非同凡响的猪!

    拟定好计划,众人看向了剑墟山里的一道身影。

    那是一个不过十三岁的少年。

    三年后……

    这一天,还是那一轮大太阳,高大的树下,依旧是那七道身影聚集。

    这一幕,和三年前是如此一致。

    如今,这七位老祖级别的人物,已经教了他们的十师弟三年了。

    “十师弟,缺乏韧劲,不足以学习剑墟的传统剑术!”大师兄有些遗憾道。

    “别提了,我再也不会让他靠近我的悟道树!”五师兄寒声道。

    “他不懂灵魂寂灭术,也配不上灵魂寂灭术!”三师兄沉声道。

    “二师姐没有教他浑土经,我没法教他练体!”六师姐道。

    大家看向二师姐。

    “他把我教他的浑土经改修了,改成了一本人阶中级功法!”二师姐咬牙切齿说道,“而且,没有丹药加成,浑土经修炼地很慢。”

    “我的丹药,快被他吃光了,但是,很奇怪,没有效果……”九师姐丹圣嘴里空空的,皱眉说道。

    大家默然。

    过去五千年囚禁,现在看来,似乎在师傅的惩罚里,不过尔尔。

    “我们……是不是出不去了?”九师姐丹圣有些委屈道。

    ……

    剑墟山山腰。

    叮咚的小溪旁,周岭躺在一块圆形石头上仰望天空。

    “我这一辈子,都回不去了吗?”周岭喃喃道。

    这已经是周岭来到这个世界的这三个年头的了。

    作为一个穿越者,周岭是不幸的,他没有任何外挂,金手指。

    他也是幸运的,一来到这个世界,就被剑墟宗的师兄师姐们所收留,成为剑墟宗的第十个弟子。

    因为剑墟宗是一个十分团结友好的宗门,完全没有以前小说里看的那些宗门那般尔虞我诈。

    师兄师姐们都相亲相爱。

    只是,为什么这样一个小宗门会身陷巨额债务呢?

    璜州有着无数宗门,而这些宗门又分顶尖宗门,一流宗门,二流宗门……不入流宗门,这些宗门集中起来成立了一个宗门联盟,代表着璜州宗门的利益。

    这个宗门联盟,也是剑墟宗的债主。

    整整五亿灵石的欠款!

    哪个宗门敢欠宗门联盟的钱啊?

    要是再还不上,剑墟宗一旦被逐出宗门联盟,那以后在璜州就完全混不下去了。

    没有了宗门联盟的保障,任何宗门都可以来欺压你,占你的山门,夺你的宝物,抢你的弟子……

    “我们宗门的祖上,究竟在干些什么啊,为什么能够欠人家这么多钱?”周岭心中哀嚎。

    “还有,你这么宗门联盟也是,我们剑墟宗这么小一个宗门,跟你们借钱,你们也真的敢借?”

    “现在,这些巨额债务,全部都落在了我一个人头上!”

    为什么会说是周岭一个人呢?

    剑墟宗除了周岭,不是还有七个师兄师姐吗?

    周岭叹气。

    虽然这七个师兄师姐对自己是极好,但是,要指望他们去还债,那跟指望癞蛤蟆飞上天没什么区别。

    这个世界的修炼体系很简单,分为凡体境,修士境,悟道境和掌天境。

    凡体境又有五炼三通,炼是炼体,通是通经脉。

    哪怕是整个剑墟宗最强的大师兄也不过才刚刚完成凡体境的第五炼!

    最差的九儿师姐,才刚刚完成第二炼。

    当然,修为的强弱不是最重要的,毕竟,师兄师姐们都还年轻,还可以靠着后天的努力。

    然而,这三年来,周岭从来没有见过几位师兄师姐修炼过。

    大师兄整日围着一块围裙,在厨房里面挥舞着菜刀,包了整个剑墟的伙食。

    二师姐就整日在湖边捏泥人,捏的泥人都快可以围着世界走三圈儿了。

    三师兄整日在墙角阴影处闭目睡觉,神出鬼没。

    五师兄整日扛着锄头在自己的那一片山坡种树,誓要将绿化做满整个剑墟山。

    六师姐整日都在打铁。

    八师兄整日都在神神叨叨地算命,活像个神棍。

    九儿师姐穿个小花袄,整日山上山下采花制造糖果。

    整整三年,整个剑墟宗在修炼的就只有周岭一个人。

    周岭都从毫无修为到完成了凡体境第三炼。

    然而,师兄师姐们的修为,依旧一动不动。

    如果这还不够绝望的话,在周岭向几位师兄师姐做修炼上的请教的时候,更是让他觉得自己的几位师兄师姐已经无可救药了!

    犹记得来剑墟宗的第一年,由二师姐传授自己主修功法。

    周岭一脸期待:“二师姐,浑土经是一本什么级别的功法!”

    二师姐犹豫了一下说道:“你好好修炼,这是一本直指大道,堪比顶级道阶功法的人阶低级功法!”

    周岭修炼了一年,终于在丹田处修炼出了一颗金色的沙粒。

    然而,这金色沙粒看着玄乎,结果根本没什么作用,既不能加快修炼,也不能提升武力。

    这修炼的如此之慢,如此之废,真不愧为人阶低级功法。

    周岭果断去宗门联盟买了一本人阶中级功法改修。

    这修炼速度果然就上去了!

    如果还修炼二师姐给的那功法的话,估计现在还在是刚刚完成凡体境第一炼。

    随后,周岭考虑到不能让二师姐也修炼那么差的功法,还主动把这本人阶中级功法送给了二师姐,让二师姐也改修。

    这样,宗门也能够多一个人承担还债的任务。

    甚至于,为了保护二师姐的面子,周岭还补充说道:“二师姐,这是一本超越顶级道阶功法的人阶中级功法……”

    至今,周岭都想不通,二师姐,为什么当时的脸色会那么难看呢?

    如果说教自己功法的二师姐是坑,说要教自己剑法的大师兄更是一个巨坑。

    大师兄围着一块围裙,手里提着菜刀:“十师弟,剑墟的剑法,十分强大,可以说是剑墟的立身之本,你需好好学习,此剑,你暂时先用着……”

    在周岭的目瞪口呆之中,大师兄把手里的菜刀递过来了。

    “修炼剑墟的剑法的第一步,便是要熟悉手中之剑,感受其中的锐气,之后,你每日行走睡觉,都需随身携带这把剑,直到能够做到与之心灵相通……”

    “大师兄,这是菜刀……”周岭忍不住提醒道。

    “这看起来是一把菜刀,但实际上也是一把剑!”大师兄微微笑说道。

    然后,周岭在大师兄的教导下,抱着一把油腻的菜刀睡了十天,每天都拿它砍几百根猪大骨之后,就彻底放弃了。

    再这么下去,周岭怕自己还没成为一个剑客,就先成了一个厨子!

    至于三师兄的灵魂寂灭术,更是扯淡!

    睡着了,就灵魂寂灭了?

    那每天晚上,我得灵魂寂灭多少次?

    还有五师兄,一点都不为宗门的生计做贡献。

    种了那么多树,分一点出来用来做嫁接怎么了?

    山下的低级灵果都卖到一颗灵石一颗了。

    要是能多嫁接一点儿低级灵果,咱剑墟宗不得多一笔收入?

    尤其是那一大片林子都嫁接上,发家致富不是做梦。

    周岭望着天空的云,揉了揉自己的脸。

    作为剑墟宗的十师弟,真的好难啊!

    师兄师姐们一个个都不中用。

    五亿灵石的巨额债务,只能靠自己去偿还。

    我才小小年纪,就承担了不该承担的债务啊!

    “现在剑墟宗拿不出钱来,宗门联盟已经强制要求我们,每个月都必须给他们完成一项任务,当作基本利息!”

    “完成这项任务的人选,师兄师姐们是别指望了,给别人搞砸了还差不多,最终还是只能靠我!”周岭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