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斗罗之我能掌控时空 > 第021章 象甲宗的挑战书?!
    如果将索托初级魂师学院的上千号女学员做一个校花排行榜的话,水月儿一定能排进前十名,这样等级的女神自然是有不少男学员惦记的。

    水月儿主动邀请陈平去吃饭的事情,立刻在一年级一班炸锅似的沸腾起来。

    孟依然这些天来一直都记恨着那个让自己在魂力测试场上丢尽脸面的家伙,看到这样的情景,心中却是五味杂陈,不知道为什么,对陈平的恨意便更深了。

    “真是的,水月儿约他关我什么事?对,我就是见不得那家伙好,总有一天,我要将那家伙打的跪地求饶,让他颜面扫地!”孟依然心中这样说着,却下定了要让陈平付出代价的决心。

    风笑天和火驰这两个仇家也感到十分的不爽。

    还有一个人比他们更气。

    就是陈平注意到的那个身形魁梧的同学,他的魂力和魂环不由得释放出来,一拳砸在旁边的墙壁上,险些没有将墙壁打穿了,把旁边的同学吓了一跳。

    他曾经向水月儿表达过一次自己的心意,只不过直接被拒绝了。

    这个新来的混蛋是从哪个地上长出的葱?居然让自己的女神去主动约他?

    想想就让人气的肝儿疼。

    其实他们可能对陈平与水月儿的关系误会的有点深。在两人的眼中,也许只是拿对方当做朋友而已。

    被罗毅带进学院后,几乎没有人看陈平顺眼,直到现在为止,他在这学校还有一大堆仇人。而水月儿好像对他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陈平自然也有这种感觉,所以当里库和阿布这两个三年级学员欺负她的时候,陈平主动伸出了援手,两人的关系也就此近了一步。

    但是别的人可不这样认为。

    陈平刚刚回到宿舍,就收到一封书信。

    居然是一封挑战书!

    “老大,你刚上学第一天,又得罪了什么人啊?”

    看着他手上的挑战书,朱刚烈、沙得水、简硕这些小伙伴们纷纷围上来。

    挡着伙伴们的面,陈平直接将书信打开。

    内容倒是十分简单,就是约陈平明天去学院的斗魂台单挑。

    按照学院的规定,学员在私下是禁止斗殴的,但是这并不代表魂师之间不能切磋。那么想要用实力来解决的最合法办法,就是在学院斗魂台公开比武,这一点学院不光允许,还大力支持。

    因为除了获取魂环、对战魂兽和自身的修炼之外,魂师之间切磋对战也是魂师成长提高的途径。而且公开的对决,有专门的老师到场做公证监督,不会像是私斗似的有太大的危险。

    按理来说,受到挑战书是正常的事情,但是看到陈平手中的这张挑战书的落款,所有的小伙伴都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向陈平发起挑战的人,名叫呼延山!

    “呼,呼,呼延山?!!”看到这个名字,朱刚烈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简硕道:“老,老大,你知道这个呼延山是谁吗?”

    陈平看看他,示意他说下去。

    沙得水道:“他可是象甲宗宗主的亲孙子啊!”

    简硕露出一副明显担忧的神色:“老大,你究竟是怎么把他给招惹了啊?”

    陈平却微微一笑道:“我好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他看到的那个身材魁梧的学员就是呼延山。

    朱刚烈道:“我说老大,哥儿几个知道你的实力不错,但象甲宗可绝对不好惹啊,你知道吗?他们可是全斗罗大陆最强的防御宗门啊!他和你之前对战的孟依然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就连破开他的防御都不大可能!”

    陈平看看他:“所以呢?”

    朱刚烈接着道:“这个其实好办,被挑战者可以拒绝战斗,咱不应战就可以了。”

    听到他的话,简硕也立马恍然大悟:“对啊,我刚才就没想到。老大,咱不和他打就是了——”

    很快,呼延山向新生发起挑战的事情就在学院传开了。

    “哈哈哈,真棒啊,风少爷,看来不用我们出手,那个姓陈的白痴就要倒霉了。”听到这个消息,火驰显得十分兴奋,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风笑天露出坏笑:“哼哼,是啊,学院里谁不知道呼延山喜欢水月儿,那个白痴居然去触这个霉头,真是不知死活!”

    火舞看了看他们两个:“你们两个还真是幸灾乐祸啊,这家伙究竟和你们有多大的仇恨呢?别告诉就是因为他的舍友不小心将尘土扫到我的脚上了,这种小事情要是还计较的话,那真是太小心眼了。”

    风笑天抱着胳膊,顺着她的话说道:“当然不是,我风大少爷是那么没有胸襟的人吗?我就是看不惯他那副嘚瑟的样子,找机会一定好好修理修理他,杀杀他的锐气。”

    火舞看看他:“你这也能算是恨他的理由?”

    火驰接茬儿道:“不完全是这样的,火舞大小姐,你忘了他将依然妹妹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还说那种话羞辱她,让人家颜面尽失。他对女孩子都那么狠,这样的人不好好教训一下这么行?”

    火舞笑道:“火驰啊,你喜欢孟依然吧?”

    说到这里,火驰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胡说什么呢?大小姐,才,才没有那回事!”

    火舞接着道:“你不喜欢她干嘛那么关心她?在咱们火家,也没见你这样关心过我啊。”

    可以看得出来,火驰对火舞很是敬畏,她说完这番话之后,火驰的脸变得更红:“大小姐,火驰万万不敢啊!”

    风笑天依旧是冷冷道:“先别说这个了,明天也许就有好戏看了,我敢说如果陈平那小子敢上斗魂台的话,呼延山一定会把他打的满地找牙。”

    火舞问道:“如果他不去应战呢?”

    风笑天笑道:“那样的话更好,说明他就是个胆小怕事的家伙,那样的话,以后看他的脸往哪里放!”

    很多人都料定,陈平会在斗魂台上被修理的很惨,亦或者直接拒绝挑战。毕竟在学院里,还没有几个人敢和象甲宗正面硬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