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斗罗之我能掌控时空 > 第009章 朱刚烈和九齿钉耙!
    索托初级魂师学院,二十九楼二层十六号宿舍。

    两拳相撞之时,发出一阵轻微地闷响,朱刚烈“嘡嘡嘡”向后退了好几步。

    “这小子手上有些力气啊,难道他真的像他说的有十七级?”

    被震退几步的朱刚烈心中不由得打起了鼓,此时,他居然伸出右手,一枚精致的耙子居然从手中浮现出来,于此同时,他的脚下飘起一枚黄色魂环。

    “朱刚烈,武魂九齿钉耙,十一级器魂师!”

    这时候,陈平也释放出了自己的武魂和魂环:“陈平,武魂方晶,十七级战魂师!”

    “少在这里虚张声势了!看钉耙!”朱刚烈说着,钢耙那锋利的九齿刺破了空气,直奔陈平而来。

    “这么好的耙子,不去耕地真是可惜了。”陈平调侃地这样说了一句,右手凭空一划,身前便出现了一道空间护盾,“空间凝结·屏障!”

    那一铁耙上来,狠狠地击打在空气屏障之上,只听得“当”的一声金铁交鸣之声,护盾上只出现了一丝痕迹,朱刚烈被弹退好几步,用耙子柱在地上才没有摔倒。

    “混蛋!”

    朱刚烈脸上露出极为不甘的神色,他破口大骂着,环绕在身上的那枚百年黄色魂环更加明亮了几分。

    “接招吧!”随之,朱刚烈的身形转过来,背对着陈平,双手反握钉耙,打将上来,“第一魂技·倒打一耙!”

    朱刚烈的身形虽然背对着对手,但是在这个魂技状态下,威力可以增加百分之十,每获得一枚魂环,攻击力还会增加百分之十。不光如此,命中率可瞬间增幅百分之五十。

    毫无疑问,这一击比刚才平砍的一击要强。

    对此,陈平迅速将周围的空气凝成一枚两米多的拳头,顷刻间轰击上去。

    空气拳头与九齿铁耙撞击在一起,发出一声震耳的金铁交鸣之声,在撞击处甚至溅射出火花,朱刚烈的身形直接倒飞出去,砸在墙壁上。

    “舍长!”他旁边那个体格魁梧的学生大喝一声,然后面向陈平,“沙得水,武魂梭罗宝杖,十一级器魂师!”

    报出自己的身份后,一枚白色魂环从沙得水的脚下飘起,他拎着禅杖,锋利的铲口直奔陈平而来。

    “凝结·长剑!”

    陈平意念一动,瞬息之间改变了空气的状态,空气长剑挡开禅杖,锋利的剑锋直指沙得水的咽喉。

    “住,住手!”被打的砸在墙壁上的朱刚烈捂着剧痛的胸口从地上站起来,大声阻拦。

    “住手?你们两个想欺负小爷我一个,还让我住手?你有什么资格?”

    陈平的空气剑锋依旧指着沙得水,沙得水一动也不敢动,浑身冷汗都流出来,因为剑锋再往前一寸的话,他的喉咙恐怕就要被刺穿了。

    “这,这位兄弟,这是宿舍的规矩,索托学院的很多宿舍都是如此,我们本无意冒犯你,宿舍最强的就是舍长,现在我不是了。”朱刚烈肥嘟嘟的脸上一脸认真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

    “是啊,朱舍长...不对,刚烈哥说的没错,请您放了得水哥吧。”旁边的一个学生求情道。

    陈平打量了一下这些孩子,因为今天是周末,几乎都没有穿校服,有些都穿着自己便宜的麻布衣服,也难怪,这都是些工读生,家境都并不富裕,否则也不会被分到这个宿舍来了。

    想到这里,陈平意念一动,凝固的长剑又化作气态,消散在空气中。

    “让个道,我过去。”放了沙得水一马,陈平对他们说道。

    看着他解除了敌意,朱刚烈笑嘻嘻上前道:“打赢了我,您不仅是十六舍的舍长,也是我们的老大。来来来,大伙儿都来,来拜见咱的新老大。”

    “老大!”

    “老大好!”

    大家纷纷上前,与刚来时不同,此时这些孩子们的目光中已经充满了对新老大的敬畏之色。

    陈平:“什么老大不老大的,我没兴趣,赶紧的让开,我收拾东西去。”

    朱刚烈依旧一副笑脸:“你们快点过来啊,这么没有眼力价儿呢?都来帮老大收拾。”

    他说着,大家热情地上来,七手八脚的将陈平的包裹解下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啊,不用啊——”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对于热情的孩子们,陈平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老大,您来这里。”朱刚烈接过包裹,将陈平引到了宿舍最好的床铺位——这是原来朱刚烈自己的位置,他将自己的东西收拾起来,然后将陈平的东西放了上去。

    “不用这么客气,我睡那边就行。”陈平指着另一边位置不太好的空床位道。

    “老大,您看您这是哪里的话?这就是老大的位置,您不睡这里,我们兄弟都不好意思睡觉了。老沙,来给老大铺床。”朱刚烈嘴里就跟抹了蜜一样,和陈平刚进来时候的态度迥然不同。

    “老大。”我给你铺床,沙得水上来就将陈平的包裹解开。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行。”

    对于他们现在这态度,陈平反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伸手就去阻拦。

    在阻拦的过程中,陈平不小心将沙得水的袖子给撸起来了。

    他看到,沙得水的胳膊上有好几块淤青,明显就是被打的。

    “这是谁干的?”陈平问道。

    沙得水把袖子撸下来:“没什么,是我自己一不小心摔的。”

    陈平看着他:“摔的?摔能摔成这样。”

    看着沙得水不说话,朱刚烈上来道:“老大,既然您看到了,我们也就不瞒您了,这都是那些正式学员们打的,咱们这些工读生出身寒微,正式学员们看不起我们就欺负我们。您作为老大,这么强,我们就请求您让我们少受些欺负就行——”

    朱刚烈越说,头低的越低,胖脸上浮现出一副难过的颜色。

    宿舍的孩子们也纷纷低下了头。

    陈平平静地看看他们:“如果你们自己不争气的话,我不会帮,谁被揍了,被欺负了,别来找我,自己想辙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