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从斗罗开始俘获女神 > 第两百五十二章 戴兄,你是真的二啊
    “戴兄,要不我们先进城,找个僻静的地方细说?这里人多眼杂。”徐然说道,目光落在朱竹云的身上,而朱竹云同样看着徐然,四目相对,满是情意。

    徐然和朱竹云心意相通,眼中的情意一闪而逝,没有令任何人察觉到不妥。而一直在思索着如何拉拢徐然的戴维斯更是如此。

    “好,徐兄请。”戴维斯伸手,礼数到位,走在最前面。朱竹云则是和朱竹清手牵手走得很慢。

    徐然牵着马,见戴维斯的目光一直注视在前方,借着乌骓庞大的身形遮掩,忍不住伸手在朱竹云水灵灵的娇躯上掐了掐。

    朱竹云的目光一直偷偷的放在徐然的身上,但是感受到徐然那大胆的动作,差点吓得半死,双腿都有些发软。

    徐然胆子也太大了,戴维斯就在前面,他就敢如此大胆。

    简直了……

    不由得,朱竹云美眸狠狠的瞪了徐然几眼。

    徐然这坏人,刚刚回来还没到家,就这么不老实。

    徐然这么大胆,他们这点事儿早晚会暴露出去。

    朱竹清和朱竹云挽着手,觉察到徐然的动作,也是狠狠的白了徐然一眼,然后拉着朱竹云离的徐然远了一些。

    “徐兄,我们就在这酒馆坐上一坐如何?明日皇家宴会,到时候徐兄过来,我再好好的款待徐兄。徐兄离开的这段时间父皇也一直在念叨着徐兄这位绝世英才呢。”戴维斯走在前面,对徐然的动作一无所知,见到朱竹云和朱竹清两姐妹亲密无间的样子,还露出了一抹宽慰的笑容。

    竹云和朱竹清的感情这么好,以后便能通过朱竹清打探到很多有利的消息,通过这些消息,他才能抓住徐然。

    本来他还担心竹清离去这么久,她们姐妹之间的感情会生疏一些,但是现在看来,哪有什么生疏?还不是好好的。甚至即使她们现在长大了,仍然可以毫无遮掩的睡在一张床上。

    “戴兄说的是,我都听戴兄的。”徐然说道,上前拍了拍戴维斯的肩膀,一副毫无戒备的样子。一般来说,臣子应该戒备君主才对,但是在徐然这里却是反过来的。可惜的是,戴维斯这傻二愣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劲儿的将未婚妻往外推。

    这个人,咋说呢,有点二。

    和朱竹云从小订下婚约,到现在碰都没有碰到过,太捞了。

    要是徐然的话,早就将朱竹云吃得死死的了。

    有时候,面子里子都给了,还不从的话,那就只能霸王硬上弓了再说。

    不过也好,戴维斯在这方面有所欠缺倒是不错。这样才能把清清白白,干干净净的宝贝竹云送到他的手里。

    要是戴沐白如他一样,在那方面套路满满,那他还真的不放心,想要带着朱竹云跑路了。

    不过这次回来他也不是空手而归,万妖王的毒液,五十二万年的毒液,喝了绝对上头。这些至宝自然要交给朱竹云用来防身,要是有什么不对劲,就……

    无毒不丈夫。世上最毒妇人心。好家伙,徐然和朱竹云这样一结合,最毒丈夫加最毒妇人……可怜的戴家……

    ……

    徐然,戴维斯还有竹清竹云两姐妹围着一个方形的雅桌坐着,桌上是丰盛的美食。

    徐然一边和戴维斯侃侃而谈,一方面伸腿朝着朱竹云的长腿碰过去,有着长桌的遮掩徐然十分的肆无忌惮。

    不过徐然的演技极佳,连古月娜这等强者都分辨不出来,戴维斯虽然老辣,乃是老油头出身但是和徐然这套路大师比起来还是弱了太多。

    徐然表面和戴维斯虚与委蛇,聊天侃地,时而举杯共饮,时而勾肩搭背无话不欢,桌子下却是在挑拨朱竹云。

    桌上,朱竹云,朱竹清,徐然皆是心知肚明,只有戴维斯一人被蒙在鼓里。

    戴维斯被徐然吹得飘飘然,宛若要上天一般,还一直大呼徐然优秀。

    酒后意识有些迷糊,戴维斯甚至要和徐然拜把子。

    朱竹云此时俏脸微红,随着徐然的挑逗,不断的收回美腿,想要躲避,心里对徐然这冤家是又爱又恨。

    不过她也能理解徐然,她又何尝不是那样。

    徐然去了天斗帝国那么久,两人那么长时间未见,之前又是刚刚确定关系,心里的情意一直积攒在心头,情感越来越浓烈,现在刚刚见面,所有的情愫一下子释放出来。少年少女,干柴烈火……

    只不过现在还不行,她可没有徐然那么大胆。

    朱竹清则是狠狠拧了徐然一把,徐然这坏胚子,愈发大胆了。

    此时她也不禁思考着是不是自己要给徐然帮忙牵线,不然的话以徐然的胆子,他怕不是还敢在皇宫大殿里对姐姐动手。而那时候被发现了端倪怎么办?

    有她在一旁遮掩着,就算是戴维斯他们也不会轻易起疑心。姐妹之间温情一下也是没关系的,不过那样的话,她有些担心徐然又会作妖,产生不好的想法。

    ……

    良久,饭局完毕,天色已经很晚了。

    本来想着和戴维斯多喝点酒,将他灌醉之后,和宝贝竹云在一起温情一下的。但是戴维斯这厮毕竟是皇室出身,论起酒量,还是不错的。

    普通的酒,难以将他灌醉。

    不过即使如此,戴维斯还是醉的七晕八素的,徐然大胆的将手直勾勾的放在朱竹云的腰间,戴维斯竟是也没有发觉。

    “徐兄,不能再喝了,再喝就真的醉了。”戴维斯保持着一丝清醒,将杯中酒干完,然后对着徐然说道。

    “父皇听闻徐兄归来,设下晚宴,明日我再和徐兄大喝一场,不醉不归。”戴维斯说道,拍了拍徐然的肩膀,然后满意的说道。

    今日这酒,喝的是真尽兴啊。

    徐然不愧是性情中人,和徐然一起喝酒就是痛快。

    “那是自然,明天我们再喝个痛快。那戴兄,我和竹清就先回去了。伯父他们估计还在等着我们。”徐然说道,拉着朱竹清就要走。

    走到外面,喊了酒店里的服务员让他将戴维斯送回去,不然的话,他担心戴维斯晕晕乎乎的,会占竹云的便宜。

    徐然走后,戴维斯晃晃悠悠的喝了一杯醒酒茶,酒劲稍稍消散了些。

    “徐兄真乃旷世之才啊,还通晓人情世故,真乃我戴维斯座下第一能人啊。”戴维斯赞叹道。哪怕是其他的任何人,朝廷内外所有门客,与徐然相比都差得太远。

    徐然,不世之材,为他所用。

    这恐怕是上天注定,未来他必定是一位伟岸的君主。

    “嗯,然弟确实很好。”朱竹云俏脸微红,看着徐然的方向,轻咬红唇,美眸中满是情意。然弟太坏了,撩拨了她,转身就走了。不过不走又能如何呢?戴维斯又没有完全喝醉……

    现在,她和徐然的身份终究还是有些鸿沟般的距离。她也只能等,等徐然变得强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