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番外四
    姜晏维那要求,简直是让人开眼了。

    常思做了那么多场的婚礼,人家都要求什么温馨浪漫,哪里有要求又暖又浪的啊。他听完这句话后,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眨眨眼又问了一遍:“你确定是既暖又浪?”

    姜晏维自然点头,这事儿他都考虑很久了,他觉得暖是主题,希望他妈日后的生活暖暖的,至于浪则是代表着风格,就是要发糖,就是要秀恩爱,就是要浪的所有人都觉得他妈好幸福。

    姜晏维将这个解释给常思一听,常思倒是有点底了,点点头说:“我大致明白了,这些方案恐怕都不行,我再想想,琢磨一下。”

    这次商谈就到这儿了。

    结账出了咖啡厅门口,姜晏维他们就和常思分道扬镳。两个人在门口略站了站,霍麒就问:“回家还是找个地方吃饭去?”

    从姜晏维学校里出来都六点多了,又聊了这么久,这会儿都八点了。姜晏维这几天连轴转,不是考试就是讲课,现在还要想着婚礼的事儿,他一个十八岁的大小伙子,早就饿得前心贴后背,连忙跟霍麒说:“先吃饭,我饿死了。”

    他说完,就瞧见霍麒在西装兜里摸了摸,然后就掏出了一块巧克力出来,递给他,“寻思你会饿,揣上的。不知道化了没有。”

    霍麒居然往口袋里放巧克力!姜晏维一瞧就眉开眼笑了,哪里还管化没化,当即就接过来甜滋滋的说,“叔叔,你怎么这么爱我啊。”

    霍麒是挺爱的,什么事都想着他,不过他不是那么外露的人,就说他,“你先垫点,我找个饭店。”

    说着他就左右瞧了瞧,这边是繁华市区,道路两旁有不少大饭店,他挑了个记得姜晏维爱吃的,带着他往那边走。姜晏维就跟个跟屁虫似的,在霍麒身后嘟嘟囔囔,“我中午跟着他们去吃的食堂,我要了五两饭,两个炒菜,结果吃得干干净净。可没撑到现在就饿了。叔叔,你说我最近怎么吃得这么多?”

    霍麒扭头瞥了瞥,也没胖啊,昨天晚上抱在一起睡,他还感叹过怎么养都养不出肉来呢。他皱眉道:“不行考完试去医院看看吧。不会有虫吧。”

    姜晏维哪里能想到,霍麒会想到这个原因,他立刻摆手:“不会的,我小时候驱过虫,”他往前一步,拽着霍麒的手小声说,“你说有没有可能,我怀孕了啊。”

    霍麒:……

    他这是彻底无语了,不过这么多年跟姜晏维在一起也调教过来了,这小子说话还知道看地方,这周边来来往往的,没人会注意他俩,他扭头摸摸姜晏维的狗头,跟他说,“不吃了,回家去吧。我替你检查检查是不是变异了。”

    姜晏维:叔叔长进了啊。

    虽然话这么说,饭还是要吃,不过晚上的检查,因为第二天姜晏维还有考试,所以做得就匆忙了点。第二天姜晏维就考了试,大二这年就算结束了。

    姜晏维今天也没回家吃中午饭,他开车过来的,考完试就跟着兄弟们回了宿舍,帮着把行李搬车上,将人送到了火车站。然后腿都没歇,就买了瓶冰镇饮料,一路又开着去机场了。

    今天张芳芳要回来,他负责接机。

    张芳芳出国后,并没有跟他们断了联系。不过因为周晓文拒绝了张芳芳的事儿,所以她跟周晓文的联系还是少点,大部分时间都是跟着姜晏维联系,有事儿也找他。

    为了这个,周晓文还挺郁闷的,跟姜晏维抱怨:“我这就是不同意,你当初都跟她手牵手了要亲嘴了,然后不成了。明明比我恶劣多了,为什么张芳芳不恨你那么恨我呢!这太不公平了。”

    姜晏维这时候就会瞧着周晓文那身西装,特语重心长地拍拍他的肩膀说:“看颜值!”

    为这个,周晓文没少拍他。

    不过时间长了,周晓文又一直耿耿于怀,都是好朋友,姜晏维自然要居中调解,他虽然看着天天嘿嘿嘿嘿的,其实心里挺有数的,“我和张芳芳那时候是初中,才十四,懂什么情啊爱啊的。她看上我是因为我在班里长得好外加不那么弱智。我看上她也是因为她长得好瞧着不那么娇气。其实没有任何感情基础,就是大家起哄凑在一起玩呢。可你们不一样啊,都十八了,什么不懂啊,是真真正正的暗恋,失恋了自然不会高兴。”

    周晓文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只能点头认了。

    不过这两年,大家也没什么弥补的机会。张芳芳在国外天天忙得要死,他爸妈又趁着休假去看她,所以也没回来过。周晓文是生完了一胎生二胎,今年他满打满算才21岁,已经是两个孩子的亲爹了。

    姜晏维为了他,专门查了查国家法定结婚年龄,发现大概要到他家二宝两周岁的时候,作为亲爹,周晓文才有领证的资格。

    姜晏维:……

    这也太超前了吧。

    他车开到机场停好,就去接机口等着去了。离着时间还有半小时,他顺手给周晓文发了信息,问他,“你今天能到吗?”

    张芳芳这次来是带着男朋友见家长的,不过票买好了快上飞机了,他爸这边有紧急任务,出差去了,听说要一个星期。他妈倒是在家,可第一次见女婿,他妈一个人总觉得挺不安的,张芳芳一听,就改了主意,说是带着男朋友在京城玩几天再回去,反正假期长的很。张妈妈才放心了。

    这么一改,姜晏维接到的接驾通知就从七月底改到了七月初,不过他也放假了没事干,今年暑假霍麒的公司事儿也不少,没时间陪他四处溜达,所以正好有空接待。

    周晓文那边很快回复,“给我留个位吧,要晚点,老二有点发烧,我先顾着孩子。”顺便,周晓文还发了张照片过来,姜晏维仔细一看,正医院门口呢。他也挺紧张的,他是周晓文家孩子的干爹呢。连忙回复他,“你忙,等你就是了。”

    ——他们原本是想三家齐聚京城,一起玩一个星期呢。

    聊完天,一抬头,就瞧见飞机已经到了。

    很快就有人往外走,姜晏维站在那儿不听撒么,不一会儿就瞧见一个高挑美女穿着件墨绿色的修身连衣裙走过来,姜晏维跟张芳芳实在是太熟了,这么一看就知道是她。不过这丫头两年变了不少啊,皮肤不知道怎么保养的,现在那叫白得发亮,头发不再是扎着马尾了,改成了黑长直的及腰长发,如果说过去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姑娘,现在可算是个大美人了。

    就是一点,那男朋友没瞧见。

    姜晏维还在她身边看了两眼,左边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精英男士,右边倒是一个帅哥,可金发碧眼也不是中国人,除此之外,张芳芳身边一米之内都没有男性。

    张芳芳显然也瞧见他了,一过来就狠劲儿拍了他肩膀一下,“嘿,不认识了,四处看什么呢?”

    姜晏维先恭维了她一句:“漂亮啊,你男朋友呢!”

    张芳芳一听就乐了,然后指了指她旁边的帅哥,“就他。”那傻小子八成不怎么懂中文,还冲着姜晏维傻乐了一下。

    姜晏维就愣了,忍不住说,“你不是说中国人吗?”张芳芳回答,“他奶奶是中国人。”姜晏维又问:“他在中国长大的?”张芳芳就说,“在美国。”

    姜晏维就知道这事儿大了,张芳芳他爸挺唯心的,就是觉得中国好外国都是洋鬼子这种,送出去留学是同意的,可也有句话是让张芳芳学成之后回来,并没有同意她留在国外。姜晏维就问:“你把真相告诉你爸妈了吗?”

    张芳芳就笑笑说:“没有啊。”

    姜晏维就用一种特别怜悯的眼神看着她。张芳芳一瞧就乐了,拍他一下说,“你什么表情啊,又不是你找了个外国男朋友,不用你担心,这事儿我搞的定。”一副御姐的气势。

    虽然是这么说吧,姜晏维还是觉得有点担心,可这事儿他真帮不了忙,唯一能干的,就是多叮嘱张芳芳慢慢来,譬如可以现在带回去瓦解一下她妈,然后再联合她妈瓦解他爸,这样不会弄得太糟。

    张芳芳显然没这么想过,姜晏维这么一说,倒也觉得是个好主意,带着男朋友在京城逛了一天就启程直接回秦城了,因为离得近,就直接借了姜晏维的车。姜晏维送车的时候,正巧看见他俩正在楼下等待。

    大夏天的,阳光灿烂,张芳芳穿了件大红色的连衣裙站在酒店门前花圃里,应该是在看花。风吹过,扬起了她的裙角,也点燃了她的笑容,那位老外男友从后面搂着他,轻轻地吻了吻她的额头,那表情温柔极了。

    姜晏维看着就觉得特别美好。

    等着送了张芳芳后的晚上,霍麒回家了他还跟在霍麒屁股后面说这一幕有多温馨浪漫,霍麒脱了外套,去洗手间洗了个手,他跟着说。霍麒拿着水杯喝了口水,他跟着说。霍麒走到了他家阳台那儿看花,他也跟着说,然后就被霍麒一把搂在怀里了。

    嗯,还专门调了调姿势,把他推在了自己面前,从背后抱着他。

    姜晏维终于住口了,有点愣的回看了一眼霍麒,霍麒很是温柔地在他额头上亲了口说,“虽然你没有红裙子,只穿了条运动裤,可我也很喜欢的。不用羡慕别人。”

    姜晏维顿时就羞涩了,他家霍叔叔似乎越来越体贴了。

    他不害臊的扭头去亲了亲霍麒的唇,搂着人家的脖子不放小声说:“叔叔你这样我都离不开你了怎么办?越来越爱你怎么办?你怎么这么宠着我啊。你可要对我越来越好,否则我会伤心的。”

    霍麒只觉得被这小子的话美得心里都能荡出来了,回亲了一下,“傻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