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番外三
    姜晏维跟霍麒到了约好的咖啡厅时,还不到约好的时间,对方还没过来。

    姜晏维今天下午考的试,考完试就被那帮家伙们给架到了宿舍讲解,整个人一下午都没歇着,累的筋骨疼,这会儿终于可以放松了,自然就不想动了。

    公共场合,也不适宜他像在家里一样,赖在霍麒身上躺着趴着,不过姜晏维也有办法,他和霍麒坐了一边的沙发,直接靠在他肩膀上看手机。还小声跟霍麒说:“你看这样我们像不像是叔侄俩感情特好。”

    霍麒瞥他一眼,哼道:“你这是嫌我老?”

    姜晏维顿时觉得皮紧,立刻坐起来,面冲着霍麒特严肃特认真的说:“你怎么会老呢?明明前天还把我做的差点没法下床去考试的。叔叔,你太不自信了。”他贴过来逗人,“要不叔叔,晚上回去继续啊。明天那门我挺胸有成竹的,下午借着讲课都复习过了,起床就去也没问题的。”

    霍麒其实对岁数的问题没什么大感觉,直到现在,两个人都在一起小两年了,姜晏维见他还是眼冒光的样子,有事没事就看着他发呆,睡午觉的时候还偷窥他流口水这种事,他都是心知肚明的。

    他不过就是想逗逗这小子。这小子不是经常闹出点事来听他说甜言蜜语嘛?霍麒觉得这招也不错,这不学会了。

    不过听完姜晏维的夸赞,他也无语了,伸手揉了揉这小子的脑袋:“你这脑袋怎么到现在还在想这些东西啊!”

    姜晏维就嘿嘿笑:“就是喜欢你呀!”

    这真是……

    霍麒发现自己对这小子半点抵抗力都没有,就这两句话,就恨不得将人抱怀里了。怎么可能生他的气?他哼了一声就说:“饶你一次。”

    姜晏维一听可不是顺杆爬吗?刚才只是靠着,这会儿直接挨了过来,这小子还把身体前倾前后左右看了看,他俩这地方挺靠里的,这会儿人也少,自然没人瞧见。

    姜晏维放心了,才小声跟霍麒说:“可其实,我觉得那啥的时候,我叫你叔叔你挺激动的。”他还振振有词,“特激动的那种,恨不得把我拆了。”

    霍麒忍不住叹口气,他真是……

    霍麒直接一把将人拉过来,用胳膊搂着姜晏维,低头亲他一口,“老实点。”

    姜晏维瞪大了眼睛,这会儿知道害臊了:“叔……叔叔,在外面呢!”

    策划师常思一过来就瞧见这两人这亲密镜头,他倒是不惊讶,反而有种就是这样吗的感觉。

    他是常思婚礼策划工作室的老板,五年前就开始单干了,这些年在京城策划了不少有名的婚礼,生意更是兴隆。一个星期前,他原先服务过的一个客户介绍了姜晏维过来。

    第一次见,就是这两人一块来的,他印象极其深刻。两个男人,一个年轻帅气,说话都是尾音上挑,带着年轻人特有的朝气。一个真的是长的太好了,面如冠玉这个词实在是太烂俗了,可真的太适合他。他拍了这么多年照片,原先也没少给明星拍照,这人并不比任何明星差。

    当然,作为一个很有观察力的人。他第一感觉这两人关系就不一般。不是动作亲密,而是他俩之间的气场。

    姜晏维上来就说明了,婚礼是给他妈妈准备的。这小子显然对妈妈特别关心,一点点的罗列他妈的喜好,还有宾客的人数层次,想法多要求多。而他说话的时候,旁边的霍麒就在旁边默默的听着,时不时的眼睛会看向姜晏维,里面都是宠溺的目光。

    如果遇到难以解决的困难,姜晏维就会毫不犹豫地说:“你照做就是了,我们会解决。”因为姜晏维是年轻的一方,所以常思还是会看看霍麒的反应,可这个男人所有的回答都是:“听他的就可以。”

    至于姜晏维就更明显了。他太年轻了,不似霍麒有阅历懂得隐藏,即便他说到了最关键的地方,霍麒如果起身,他的目光也是立刻就跟随过去的。在常思看来,这种目光很容易暴露他们之间的关系,他开始的时候还想,“我都能看出来,这位霍先生怎么不提醒一下?”

    可今天他才知道,霍麒哪里是没看出来,他的目光含蓄八成是习惯,这人压根就没有隐瞒的意思——他们并不觉得同性恋这件事见不得人,否则也不会在这里敢这样亲密。

    常思很是知趣的往后退了一步,直到霍麒松开了手,姜晏维露出了略红的脸才咳嗽一声往他们这边走过来。这其实有点欲盖弥彰,不过好在霍麒老辣,常思老练,倒是跟没事人似的。唯一一个既不老辣也不老练的姜晏维,自带厚脸皮技能,所以三个人还聊的起来。

    上次聊天是第一次见,他们只是相互了解了一下,常思介绍了一下自己这些年策划过的婚礼,让姜晏维和霍麒两个人了解了他的实力和风格。姜晏维则把自己心里想过的,都跟他聊聊,看看是否便于实现。

    这些天,按着姜晏维当时的想法,常思已经设计了几种方案给他们挑选和改进,这不,今天就是干这个的。

    常思第一个要问的问题就是:“婚礼时间确定了吗?”

    这其实才是最大的问题,这会儿正是六月底,马上就要开启夏日模式,这时候无论是海岛教堂还是草坪婚礼都是可以的。可如果时间进入了十月,能选择的地方就有限了。

    姜晏维对这事儿也挺郁闷,他妈现在还在非洲呢,人都不在京城。结婚这事儿,也是偶然透露的。

    那天姜晏维照旧给他妈打电话,反正他们母子俩有的是聊的地方,姜晏维说说自己繁重的课业,讲讲师兄们讲过的太平间的鬼故事,顺便炫耀一下霍麒对自己有多好。他妈则讲讲项目进展情况,非洲的见闻,还有说一下周行止又做了哪些温柔体贴的事儿。

    用霍麒和周行止的形容来说,每天晚上八点半,就是他们母子的pk时间。两个男人虽然在态度上都对这种行为表示唾弃,可说真的,在实际行动上谁也不肯落后。你送戒指我送手镯,你送腰带我送包包,你带着去海岛,我就带着去潜水,反正他俩的朋友圈早就被评为“有毒”。

    那天姜晏维照旧聊天,正说着暑假要不要跟霍麒一起去非洲看看他妈呢。于静突然说:“维维,妈妈如果想结婚,你同意吗?”

    姜晏维当时都愣了。

    说真的,这两年,周行止一直有结婚的打算,可他妈并没有同意。为此,周行止还找过姜晏维,让他帮忙问问是怎么回事。

    姜晏维肯定是偏着他妈的,可问题是,他也觉得周行止不错。条件各方面都不用说了,最主要的是两点。

    一是周行止对他妈是真情实意,不是好色不是慕财,而是实打实的喜欢他妈这个人。他还记得去年给他妈过生日,自己当着众人面问周行止:“你喜欢我妈什么呀。”

    周行止特别认真地回答,“我和她第一次见面,是去非洲考察,晚上大家集体出来逛街,同行的一个人露富被盯上了,一群人抢劫我们四个。我们没法抵抗,身上的财物都被抢走了。后来我们报了警,警察问我们抢劫犯长的什么样,一群人都茫然,就顾着紧张了。只有你妈,她居然记住了他们每一个人的特征,一点一点的描述出来,当天案子就破了。”

    周行止说:“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冷静的女人,她太不可思议了。”他拍着自己的胸脯说,“爱情就在这一瞬间产生。我爱她什么,我爱她这个人,爱她的勇敢冷静坚强,她深深吸引了我,我当时就想,我想要跟她过一辈子。”

    姜晏维都不知道还有这件事,他当时就挺心疼的,一个劲儿的埋怨他妈不提,于静就一句话:“多大事儿啊。”

    二是周行止的家人,姜晏维也挺满意。周行止的父母很喜欢于静就不用说了,他女儿也很知书达理,对于静很亲切,从来说话都是:“阿姨有你管着我爸爸,我就放心了。”

    在这两条之下,姜晏维就答应了周行止,专门挑出了一个时间,把亲爱的霍麒赶出去,跟着他妈两个人聊天。他就问他妈:“你到底哪里觉得不对,所以不嫁啊。”

    于静在儿子面前,自然不会隐瞒,就一句话,其实没想到能跟周行止走的那么远。这种没想到其实不是说她渣,跟人家谈恋爱还不想负责任,而是基于事实考虑的。

    周行止虽然比她大一岁,可问题是,男人的岁数在婚姻中并不重要。你见过很多四十多岁的姜大伟娶了二十岁的郭聘婷,可你见过几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熟女嫁给了二十岁的小伙子。这原本就不是公平的存在。更何况,周行止还有钱,还长相帅气年轻有气质。

    于静不是自卑,她既然敢跟出轨的姜大伟离婚,那么对自己,对自己的未来就有自信。她是谨慎,在一段失败的婚姻后,谨慎地去踏入另一段婚姻,而不是盲目地去追求什么看起来的幸福。

    她并不希望,如上一段婚姻一样,有着美好的开始和勤奋的中年,最终的结局是除了钱什么都没剩下。如果不合适,她宁愿不婚,事实上,守着姜晏维这小子日子过的也挺开心的。

    姜晏维毕竟是亲儿子,所以他妈一说他也觉得挺有道理的,就没再提过这事儿。他还以为,两个人结婚怎么也要磨个三五年时间呢。却没想到,居然这么快。

    所以当时姜晏维想都不用想,下意识地就问出口了,“妈你怀孕了吗?突然结婚。”

    “边儿去!”于静简直对这个儿子无语了,当即就呵斥了他一番。至于原因,却是怎么问都不肯说,就一句话,“反正我要结婚了,你准备参加就是了。”

    姜晏维一听打听不出来,也就不在他妈这边使劲儿了,直接换了话题,强烈要求包揽了他俩的婚礼。得到授权后就挂了电话打给了周行止,结果这位周叔叔可真节约用词,一共就十几个字,“你妈得了疟疾,我照顾了几天。”

    虽然言简意赅,可姜晏维多能联想啊,一猜就知道,这几天恐怕不是一般多照顾衣不解带不怕危险那种吧,他妈的性格他知道,表面上看冷静自持,女中豪杰一个,离婚,出柜都打不倒,可实际上,内心里挺感性的——姜晏维一直觉得,自己还是随妈比较多,只是他外向,他妈内秀而已。

    所以,他妈满意,姜晏维也就满意,对这场婚礼就格外的上心。

    如今,瞧着常思这些个方案,似乎都不错,他琢磨道:“夏天应该没问题,冬天不行咱们包机去热带的海岛,也挺暖和的。我要求就两个词,既暖又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