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番外二
    王建还挺有理的,还向着姜晏维走了一步,“别一副理直气壮的样,那咱们就说说呗。你天天中午晚上不去食堂吃饭不在宿舍休息你去哪里了?”

    这事儿霍麒一买房子姜晏维就说了,“我家里旁边有套房子自己住,晚上回来,要是导员问起来,各位兄弟多打掩护啊。”为此他还专门请了他们出去吃了一顿。

    所以都不用姜晏维回答,宿舍老大就直接说了,“人家有房子,回去待着怎么了?学校只要求上课不迟到早退,晚上必须在宿舍睡觉,维维又没有违反规定?!”

    王建一听就嗤笑一声,然后做出了一副你们都被骗了的表情说,“什么他有房子啊。恐怕是跟人同居吧,就是他那个霍叔叔。我告诉你们,那个霍麒每天晚上都回这房子,两个人也不知道干什么,磨蹭到九点才开车送他回宿舍。什么叔叔这么关心侄子生活,每天接送啊,你叔叔会吗?再说他俩一个姓吗?亲叔都不会,这不一个姓还这么殷勤,那个霍麒是傻子啊。再说,他还是个公司老板,不应酬啊,不开会啊,什么公司能让他这么糟蹋不关门啊。也就你们还信!就是刚包养了个小情人正热乎着呢,才这样呢。”

    姜晏维万万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有这种猜测。他瞧着王建还有要说的欲望,也没怼他,站那儿听王建接着说。

    这种事他太知道了,要是不让人一次性吐露个干净,谁知道后面还有怎样的传言呢。不如你们都说干净,我正好一次性解决,彻底没事。

    王建瞧他不说话,只当他这是被自己揭穿了没法辩驳,还挺得意的,接着说:“他一来你们都当他家有钱,是个小少爷。可他入学报到的时候,用的手机还不是橘子牌的呢!现在可换了。”

    姜晏维想了想,当时用的的确不是橘子,报道前一晚,霍麒要给他做饭吃,他乐不颠颠的拿着手机录像,结果录着录着就发现镜头里的人太帅了,脱去了西服,衬衫扣子解开两颗,露出了性感的喉结,两只袖子全部挽了上来,露出的胳膊结实有力,姜晏维的脑子里顿时能想出几十个这只手臂对自己上下其手对画面。

    所以,他当时就有点荡漾了,借着录像为名,跑过去骚扰霍麒。他俩血气方刚的,自然就解放天性了。然后,姜晏维一激动就不小心把手机给踹地上了。等着早上起来才发现,屏碎了。

    这时候都要报道去了,买个手机不合适,霍麒这边有别人送的手机,他就拿了一个过来用。他摔坏屏幕的手机也是刚买的,作为一个挺会过日子的家伙,他去换了个屏就接着用了,结果竟是被人记住了吗?

    姜晏维真是太无语了,这些人的观察点怎么会在这上面?这竟然是一个看手机的年代吗?手机有什么好装逼的啊。

    姜晏维哭笑不得,干脆给他拱火,装模作样地说,“一个手机算什么?”

    王建就说:“一个手机都用不起,你其他的是真的啊。”他在那儿数落姜晏维,“你一来就挺烦人,咋咋唬唬的,恐怕谁不知道你是个有钱人似的。其实都是装的吧,你有什么啊。不就是傍上了个有钱人吗?赵玲玲出事还拉出来转转,就怕别人不知道你跟了个有钱人是吧。我最讨厌你们这么道德败坏的家伙了。”

    姜晏维就觉得,自己跟他不熟悉啊,怎么听起来就跟杀过他全家似的,至于吗?

    不过听来听去他也就是这点料了,他原本是想好好学习安静的度过这些年的,毕竟本硕博要八年,这群同学相处起来,虽然比不了周晓文,也是他人生里陪伴最久的同学了。结果竟是先来了这个。

    他站那儿听王建说完最后一句话,直接就回答:“不怕啊。我就是跟了个有钱人啊。”

    他这一说,宿舍老大先拉他,“维维,这时候不能用反讽!”

    姜晏维就冲这位大哥来了句,“没有,霍麒就不是我叔叔,是我爱人。”然后一圈人就真傻了,传说归传说,当然,他们中间同性恋也是有的,可没人会直接暴露出来啊。

    王建倒是一脸兴奋,冲着几个人说:“听见没,他承认了,他们关系不正当。”

    姜晏维直接上手将王建举着的手一把拍下来,怒道:“什么关系不正当,你的满脑子里除了关系不正当没别的了吧。龌龊的家伙。成了,我原本不想说的,但既然这么多人都关心,还有那种知恩不报没事干觊觎我男朋友的家伙,那我就正式宣布,我是同性恋,霍麒是我的爱人。我们俩不但两情相悦,而且经过了父母同意见证,婚都订过了。”他举了举手指头上的戒指,对着王建说,“你tm天天盯着我手机,你为什么不盯着我戒指呢,瞧见吗?求婚戒指,一模一样,另一只在霍麒手上,明白吗?”

    “对了,”姜晏维挺郁闷的说,“什么包养啊,你们有点眼光没有。霍麒长成那个样子,比我好看一百倍,他闲的没事花钱包养个不如他好看的。他傻啊,还是老天没事掉馅饼啊。我们俩是真爱。真爱懂吗?”

    “对了!”姜晏维是气坏了,接着说道,“还有财力问题。我父母和霍麒父亲是多年相交,门当户对,知根知底,懂不懂?一个手机你就能看着我没钱了,你怎么不问问我来的时候穿的衣服多少,穿的鞋子多少钱,背的包多少钱?你是上学啊,还是来当扫码机的啊,你这么厉害怎么不去学超市管理啊,上什么医科啊,你都会透视了,应该去送眼科供人科研啊。”

    姜晏维的嘴巴是从来不饶人的。当时霍青云都能被他骂的喘不上气来,何况是生涩的王建。

    王建都惊呆了。

    他传这个话其实就是想让赵玲玲放弃霍麒,跟他谈恋爱。至于得罪姜晏维,他也觉得没什么。他说的都是事实啊,他觉得姜晏维绝对不敢出来对质的,这就是一个哑巴吃黄连的事儿。他哪里想得到姜晏维对自己和霍麒的关系不知道有满意,恨不得满世界宣扬霍麒是他的人呢!

    姜晏维就冲着他说,“成了,我告诉你了,扫码先生,满意了吧。我俩都喜欢男生,赵玲玲没戏,更满意了吧。你评论我,现在也该我评论你了吧。我不用看你手机,也不用知道你家里有钱没钱,我就能知道你这个人不可信,你这种人总结起来就两个字——自私!“

    姜晏维说得头头是道,义正词严:“你喜欢赵玲玲,我找霍麒救了她,免去了她五万块的赔偿。你作为喜欢她的人,不替她感到庆幸,感激,反而因为她看上了霍麒而憎恨我们,诋毁我的名声。你从小到大都没学过爱屋及乌四个字吧,你的脑海里只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吧。所以,在你的人际关系里,只有帮你,一旦别人无论故意不故意违背了你的想法,你就会嫉恨甚至报复。你是没有正常三观的。”

    姜晏维岁数大点了,吵架怼人都比原先有理有据了,王建都脸都臭了,回复他,“你放屁!”

    “我是不是放屁大家心里都明白。”姜晏维笑笑冲着大家说,“我只是以我的经历提醒一下大家,这个人无心无义自私自利生性狡诈不择手段,不是可放心交往的人。大家以后要一起生活八年,可千万擦亮眼。另外,咱俩这事儿还没完,你这是诽谤,我要求正式道歉,否则,后果自负!”

    他说完扭头就走了。他宿舍的几个人被这一串串的彻底给蒙圈了,不过跟着走还记得的,直接呼啦啦就走了。

    姜晏维推门进来就没关门,男生宿舍一般都是敞着门的,这会儿走廊里不少人都在外面,八成都听见了。姜晏维瞧他们一眼,这些人看他的目光晦涩,他就知道会这样。不过,说出来就说出来,八年同学又怎么样?十八年也不如霍麒重要。他再也不要跟霍麒偷偷摸摸的了,再也不要别人觊觎他家霍麒了。

    他就是要宣布主权,那个长得好看事业有成的男人,是他姜晏维的,谁都别想指染。

    他直接进了屋,后面宿舍几个兄弟就陆续跟着进来了。姜晏维想了想也该交代一声,就说,“那啥,我不是故意瞒着你们的,就是怕你们不理解。我明天就跟导员说搬出去,你们放心吧。”

    开学来,四个人相处的都不错,姜晏维岁数最小性子最活泼,也没架子不小气,大家都挺喜欢他的。否则今天也不会跟他说这事儿,还跟着他去怼王建给他撑腰。

    可宿舍里住个同性恋的事儿的确挺别扭的,虽然姜晏维有主了,可也是别扭啊。所以这次,大家没吭声。老大憨厚,来了句,“维维,我们对你没什么想法,就是不太习惯,别的咱们还是兄弟。”

    姜晏维也觉得这样不错了,就点了头。

    倒是王建那边,姜晏维一走就觉得不得劲了。他左右看了看同宿舍的,大家原本都看着他,他一瞧,大家连忙回过了头,装作忙着手中的事情。

    王建就忍不住说了句,“你们不会真信他吧,一个基佬的话也能信,他这是恼羞成怒诋毁我呢。对不对郭宇?”

    郭宇就笑笑,哦了一声,敷衍了一句。

    其他人就尽快忙碌起来,彻底避免和他说话了。王建转了一圈,就觉得特别生气,这姜晏维,简直太可恨了。

    结果第二天还有更让人惊恐的,事情很快传到了女生宿舍那边。然后下课后,赵玲玲居然约他出来见面了。王建这时候的感觉简直是苦尽甘来,那叫一个兴奋,中午饭都没吃好就换衣服出来了。

    他俩约在了这时候人挺少的小树林。一见面王建就想表达一下自己的倾慕之情,结果却见赵玲玲的脸色特别难看,很是严肃地看着他,张口第一句话就是:“我招你惹你了,你给我惹这么大事!”

    王建就懵了:“我怎么了?”

    “我喜欢霍麒关你什么事。用得着你招惹姜晏维?”赵玲玲一肚子气,“我告诉你,你惹大事了。”

    王建就不明白:“我怎么了?”

    赵玲玲就说:“你天天看新闻,霍这个姓不生疏吧。”王建当然知道,点点头,他也不笨,当即就想起了霍麒。他不敢置信道:“他是霍家人?不可能,你怎么知道?”

    赵玲玲自然是听表姐说的,她表姐跟个不入流的二代谈恋爱呢。她遇见无赖这事儿后来跟表姐说了,那位二代正好在,一听霍麒的名字就惊讶了,说是霍家的子孙。她这才上了劲儿。否则,连正面都没见过,她无缘无故怎么会喜欢?

    不过这种事,赵玲玲怎么可能跟王建说,她也会做好人,说:“你不用问,我就是看这事儿是因我而起,才来告诉你一声的。你最好想清楚别得罪不该得罪的人。另外,咱俩不可能,你死心吧。”

    王建这时候哪里还顾得上赵玲玲,满脑子都是霍家了。他吓得脸都白了,回去就去找姜晏维道歉。

    姜晏维此时正在收拾衣服,昨晚的事儿导员已经知道了,也同意了他搬走,不过铺位是留着的。也就是从今天起,姜晏维就能回去跟霍麒没羞没臊了。因为这个,他倒是觉得闲言碎语也算是好事吧。

    王建过来,一脸灰白,上来就要给他道歉,差点都跪下了,让他大人大量别跟他计较。姜晏维也觉得挺奇怪的,结果王建非要让他接受自己的诚挚道歉,还给了自己两巴掌,说是做错了。

    姜晏维没办法,他原本想起诉的,毕竟这事儿要让他们知道厉害,以后不说闲话。可既然已经认错了,他刚说了王建自私自利,总不能自己也睚眦必报,太难看了。

    姜晏维只能同意了。然后王建就摆出了一副逃出生天感恩戴德的样儿,姜晏维都觉得太奇怪了。

    等着晚上,姜晏维搬了东西回家,就把这事儿告诉霍麒了。霍麒一听王建的反应就说:“京城里熟人多,八成知道我姓霍了。”

    姜晏维一想,也就是这事儿了。

    霍麒就叮嘱他:“他问你不搭理就行了。”

    这半年,他跟霍家的关系反而松快下来。霍家三房就算不是败落,起码也是晚景凄凉,反倒是霍家其他两房如今正在默默崛起。他与霍青杭和霍青海的关系都不错,前者他们合作多年,后者对他十分友善,反而比原先更自在。

    姜晏维就应了,窝在霍麒怀里摸着他的下巴接着说:“叔叔,是不是在你们眼里我也挺好看的,否则他们为什么会相信你包养我呢。肯定是我颜值也算够了才这么说的吧。”

    霍麒简直对他无语,这么大事这家伙就记住这个了,不过他不能打击他家维维的信心,很肯定地说:“好看,我就没见过比你更好看的。我最喜欢你了。”

    姜晏维就美了,干脆一起身,直接跟霍麒面对面坐在他大腿上,冲他笑眯眯地乐道:“我也最喜欢你了,既然这样,不如我们生猴子去吧。今天夜色这么好,别浪费了时间。”

    说着,姜晏维就在霍麒身上磨蹭。他俩都已经太熟悉了,姜晏维简直对掌握霍麒的性趣炉火纯青。不过寥寥几下,霍麒的喘息声就粗重了一些。姜晏维心中窃喜,温声勾搭他霍叔叔:“叔叔,我们进屋吧。”

    结果往常立刻就抱着他进屋的霍麒这次竟然没动。姜晏维抬头看他,却见他霍叔叔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冲着姜晏维说:“不进屋了,就这里。”

    姜晏维只觉得只用这一句话,浑身都燥热起来。

    结果霍麒还没说完,只听这个常年被他撩的男人说:“我没劲儿了,你自己脱给我看啊。”

    姜晏维只觉得轰的一下,连脑子都燥热起来。

    ……

    公布了性向,其实对于姜晏维来说,遇上的麻烦并不少。他虽然义正词严,可毕竟也是个学生,同性恋也是少数人才能够接受的事情。学校里人来人往,大家出于礼貌或者是害怕他追究,并不当着面说,可也不是有人指指点点拿他当动物园里的猴子。或者是有事没事都疏远他孤立他。

    可同样也有值得庆幸的事,他的同宿舍的哥们们没有因此而远离他,他们可能一开始不懂这些,有些不习惯,更不知道如何把握跟姜晏维相处的分寸,所以有些尴尬。

    可时间长了,他们发现姜晏维跟其他男生并没有区别,他不是娘娘腔,不会兰花指;也不是偷窥狂,人家男朋友帅到没有天际,压根不是他们这些糙人能比拟的。姜晏维就是个普通男生,没滥交,没多情,谈恋爱认认真真,学习刻苦努力,对他们真诚友善,这样的朋友,为什么计较他的性向呢。

    所以渐渐的,姜晏维虽然不在宿舍里住,反而跟他们关系不错。

    还有导员和老师们。老师们姜晏维是不知道的,可导员姜晏维百分百肯定,是知道他性向的。可人家也是没有半句多余的话,从来对他一视同仁,学院里的班级篮球赛足球赛这种男生上场坦胸露背你挨我碰的集体活动,也从来都叫着他。

    姜晏维有时候都不好意思,怕别的同学不同意。导员还说:“你怎么了?偷懒了?不是男生啊,咱班的集体活动你凭什么不参加啊。快去。”

    也是因为这样的活动多了,让更多的人了解他,所以在班里的人缘居然还好起来了。女生们跟他关系都不错,亲切的叫他维维。男生们则也开始跟他勾肩搭臂出去约着吃烧烤喝酒,然后瞧着他闹腾完了,打电话让霍麒接回去,然后集体鄙视他。

    大学一开始对姜晏维露出了不那么友善的一面,可长时间的相处下,姜晏维却发现了其中美好的更多面。

    有次他们班篮球赛第一,姜晏维喝多了还问他们导员:“你怎么就不稀奇呢。你不怕我把同学都带坏了啊,还把我往他们那堆里放。”

    那个比姜晏维打不了几岁的导员就说:“你当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京大啊,是兼容并蓄的京大,你一个同性恋算什么?这里什么都包容的下。”

    因为关系好了,因为都了解了,所以到了大二,霍麒就不再是姜晏维背后的男人,经常跟姜晏维的朋友们见面,也就都熟悉了。他年长睿智又本就是学霸,自主创业成功,身上随便摘出一条来都足够这些骄子们崇拜了,聊的很是不错。

    这不,这几天要期末考试了,他们都复习疯了。姜晏维作为一个延续到大学都是学霸的家伙,从大一开始就不曾松懈,靠着及其扎实的基本功,已经连拿了好几个学期的奖学金。这次期末考,这不几个平时致力于游戏的同学,就专门请姜晏维给他们补课来了。

    霍麒在楼下略站了站,发现姜晏维没有下来的意思,就跟宿管那边签了字,去了姜晏维说的宿舍。

    昨天他也来接的,倒是知道房间,不过一上来正好散,所以并没有看见姜晏维的风采。今天倒是赶了个正好,那屋子大门打开着,不少人捧着饭碗边吃边听,他凑过去一瞧都乐了。

    姜晏维坐在自己那张上铺边上,盘这个腿,旁边就是个不大的小黑板,手里拿着个晾衣架当教鞭,正在那里挥斥方遒:“刚刚讲到的这个知识点,我压一百块钱这次必考,而且是个大题。你们好好看看。有没有跟我打赌的,来来来买定离手啊!”

    地下哪里是他说的四五个人,乌漆漆一片头顶,就他们老大抬头说了一句,“不压,你敛了多少钱了,有数没!”

    姜晏维就嘿嘿了:“我补课又不要钱,你们押题输了还怪我啊。成了成了,考完请你们吃大餐。”

    低下一帮饿狼立刻哦哦哦叫了。然后就有人喊了一声:“霍大哥来了。”

    姜晏维一听就往门外看,就瞧见了正看着他的霍麒,他家霍麒今天穿的特别好看,忍不住就吹了声口哨,结果就被一群人给嘘了。姜晏维脸皮都练出来了,直接挥手说:“今天到此为止,下课!”

    大家哈哈哈哈的呼啦啦就散了。姜晏维手脚麻利的跳下床来,就跑到了霍麒身边,眼睛亮亮的看着他,“你等久了吧。”

    霍麒揉揉他的狗头,心里喜欢的不得了,“没有,看看你讲课挺高兴的。怎么,还挣外块了。”

    姜晏维就穿了外套,拿了书包跟着他往外走说:“就是那么一说,大家凑个钱吃饭而已。那边人来了吗?没晚吧。”

    于静谈了两年多恋爱,终于要结婚了,婚礼的事儿姜晏维揽了下来,白天他没空,这不约了婚礼策划晚上见吗?

    霍麒看看表上:“不着急,时间正好。”

    两人往下走,没人的时候,姜晏维忍不住就去够霍麒的手,霍麒毫不犹豫地,握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