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第 96 章
    晚上六点,霍麒准时到达了姜晏维的宿舍楼下。

    这已经是六月底,夏初时节,天开始变长,此时还亮着。宿舍楼下穿着t恤牛仔裤的男孩子们来来往往,不是拿着饭匆匆上楼,就是抱着书本匆匆下楼,他们脸上都是一副行色匆匆的模样,都在赶时间。

    这地方霍麒这两年也没少来。作为姜晏维的男朋友,霍麒当年入学的时候,本着让姜晏维跟同学搞好关系的目的,积极鼓励姜晏维住校,但现在,或者说从姜晏维一离开身边,他就后悔了。

    这两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譬如他们“婚后”的第一次分离。

    从高考完的六月初开始,他俩就已经住在一起,每天一起起床一起吃饭一起洗漱,晚上更是关了灯一起说话一起没羞没臊一起抱着入睡,这身边空了三十年,多了个热乎的人,要多舒服有多舒服,这突然不见了,他自己都有好几天受不了。

    他记得那时候连着一个星期,他晚上都睡不着觉,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晃荡。要知道,这房间他其实已经住了好几年,原先都是一个人,从没感觉过空荡荡的,可那几天,他却瞧哪儿哪儿都空,心里空。

    他忍不住,还会给姜晏维打电话——大学不是十一点才睡觉吗?原以为依着那小子,肯定是各种甜言蜜言扑面而来,什么叔叔我想你,叔叔你亲我一口吧,叔叔……

    结果!

    霍麒电话打过去,屋子里特别闹腾,半大大小伙子们来自天南地北,这两天好容易熟悉了,正说的那叫一个起劲。姜晏维本就是个热闹性子,接电话的时候显然在说话,他听见姜晏维说:“不跟你们说了,你们先聊,我接个电话。”

    然后就是走路开门关门的声音,过了有那么十几秒,才听见姜晏维说:“叔叔,你怎么这时候打电话来了。”

    霍麒:……

    霍麒那叫一个郁闷,往日里我打个电话,你不乐的要跳起来,怎么今天居然开始嫌弃我了?可你让霍麒跟姜晏维说他吃醋了,他干不出来啊,只能说:“哦,我怕你不习惯问问。”

    结果小没良心的姜晏维居然说:“不会的,我原先还不想住校呢,我一点都不想跟你分开,不过还好叔叔你坚持了。我没住过校,原来大家凑一起这么好玩啊。叔叔,你放心吧,我绝对适应的了。”

    霍麒:我不想你适应啊。

    可他能怎么说,只能应下来,毕竟是自己挖的坑要自己埋。

    霍麒就又问了问生活习惯什么的问题,姜晏维这个倒是挺有耐心,一一告诉他了,不过总结出来就一句话:好的不得了,暂时都会乐不思蜀,所以不用担心了。

    然后姜晏维还问了一句:“叔叔,还有别的事吗?我回去了。”

    霍麒郁闷死了,终于忍不住问他:“你就没别的话给我说吗?”

    姜晏维多聪明啊,一听就知道,霍麒这是嫌弃自己不关心他了。他自己乐得不行,同学哪里有霍麒重要啊,他这完全是怕霍麒担心才报喜不报忧的,不过既然霍麒不愿意,他自然要诉苦的。

    姜晏维就左右看看,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跟他霍叔叔说情话:“叔叔,我怎么没话跟你说,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特别想的那种,白天瞧不见你,吃饭你不在身边,晚上睡觉身边落空空的,一帮同学们还说梦话磨牙抠脚的,一点都不习惯。最难受的是早上,醒来都不是在你怀里,一个人孤单单的特别不适应。你不知道我有多郁闷。可这不是在学校吗?我跟他们都不熟,万一听见就不好了呢。我最想你了,特别想你,浑身上下都想你。你等着我,等周末我就飞奔回去找你。”

    霍麒这才觉得舒坦点,可也就是一点而已。从那儿以后,他就发现培养了个学霸并不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儿了。学医跟别的学科不同,别人上了大学是轻松是进入了新天地,学医的上了大学是要接着上高三。

    姜晏维开始是跟同学们新鲜,可也就一个星期,军训后,他除了周末想回家都没时间了,用姜晏维给周晓文的描述就是,“我就是个陀螺,还是自转的。”

    每天的课程就很重,而且这些课不是听过就可以放一边了,都是知识点,要是一天记不住一点,到了期末就彻底跟不上了。更何况,学医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儿,京大医学院别的不说,毕业肯定能进好医院,到时候面临那么多患者,基础不牢那不是害人害己吗?

    所以,这帮学霸们皮子都很紧,也就是开学一周军训热闹了热闹,后面都开始进入学习状态。尤其是姜晏维,他原本考进来就觉得是运气居多,生怕自己跟人家这些真学霸们拉开距离,那叫一个刻苦。

    霍麒就发现这小子第一月回来除了军训晒得红了点精神头还好,进屋就抱着他不撒手,又要这样又要那样的,特别热情似火,霍麒原本就想他,自然也是无比配合,两人周六都没出门。

    可到了第二个月的时候,就没那么神采奕奕了,一副当初高三下学期的模样,挺疲累的,跟他咕噜咕噜的说着话,就打呵欠。霍麒自然舍不得折腾他,就哄着人上床补觉去了。结果抱着的时候,就发现他家维维暑假被他喂出来的那点肉,又不见了,腰那里都瘦成排骨了。

    等着睡醒了,姜晏维在床上发懒发赖,抱着他不撒手,他就挺心疼地问:“很累吗?”

    姜晏维就把脑袋埋在他的胸口不抬头,闷声闷气地说:“嗯,特别累,他们那时候都说学医累,我还挺天真的想总没高考那么累吧,现在发现完全错了。”他在霍麒身上蹭着往上,将脑袋放在了他的手臂上,跟他对视撒娇,“霍叔叔,我都累惨了。”

    霍麒那个心疼啊,就想跟他商量不行就换专业,结果就听见姜晏维说:“最累的不是这个,是不能天天见到你。叔叔,我特别想你。每天都想。挂了电话就开始想,视频一关就开始想了。”

    姜晏维小声说:“高三你在身边,才感觉不到这么累的。”

    霍麒低头亲亲这小子,跟他商量:“要不走读吧。我在你们学校旁边买套房子,咱们住那里。”

    姜晏维就是这个意思,立刻答应了。打着呵欠嘿嘿笑着,“叔你怎么这么宠着我呢。我都想献身了怎么办?”

    霍麒也有点忍不住,两个人一星期没见,都空着呢,姜晏维是血气方刚,他是食髓知味,要不是姜晏维刚刚那么困,早就没羞没臊了。更何况,现在姜晏维刚刚睡醒,头发有点乱,眼神有点迷离,睡衣因为不老实已经完全扯开了,露出了男孩子特有的略微纤细的锁骨,好看而诱人,他能忍得住才怪?!

    霍麒就低头咬他耳朵一口:“那就献吧。”

    两个人是想的挺好,直接申请走读就可以搬出去了。结果姜晏维一去问才知道,根本不行,人家一年就受理一次,在八九月开学的时候,时间早过了。

    姜晏维没办法,只能接着跟霍麒两地分居。

    不过霍麒实在是担心姜晏维的身体,还是把房子买下来了,找了个精装修的,也就厨卫重新做了做,家具换了换,就能住人了。

    霍麒的确把生意重心移到了京城,可因此更忙了。每天白天也不在,就雇了阿姨给姜晏维做饭,让他中午过来吃饭加午休。至于晚上,霍麒则从不应酬,按时下班,就为了能给姜晏维一起吃顿饭。然后姜晏维就在这边看书,等到九点他开车把人送过去。

    原本这样也挺好,姜晏维算是学习爱情两不耽误,虽然不能够每天睡在一起,可也挺爽的。反正有一段时间,他每天都乐不颠颠的,最爱干的事儿就是盼着每天下午下课,可以去跟霍麒见面了。

    这种日子就跟高三那会儿似的,每天都能跟霍麒混在一起,别提多美了。姜晏维就觉得,这么住一年似乎也是能忍受的事儿。

    不过好景不长,很快就发生了一件事——有人开始猜测霍麒和姜晏维的关系了。

    事情是从一次同学聚会开始的。

    虽然说学习忙,可是毕竟也都是十□□的年轻人,不可能永远都在学习。班长和团支书就在十一月的时候组织了一次集体活动,跟另一个院的一个班进行班级联谊活动,本来说是什么爬长城之类的,结果大家都去过了,然后就变成了聚餐唱歌打牌。

    这其实是挺好的一件事,姜晏维虽然喜欢跟霍麒腻歪在一起,不过也从来不会缺席班级活动,也就跟着去了。

    班费有限,但学生们要求不高,吃饭也挺高兴,然后就转战ktv,一群人开始鬼哭狼嚎。姜晏维也混迹其中,他性子开朗,中间插科打诨,大家都挺乐呵的。

    结果玩到一半就出事了。他们班一个女生赵玲出去打电话,就在门口站着,结果隔壁包间出来个男人,大概是有点喝多了,醉醺醺的直接撞到了赵玲玲身上,她吓了一跳,推了他一把,结果人就倒了,非说摔坏了,立刻抓着人不放,要求女生赔钱。

    就在门口,赵玲玲一叫大家都听见了,于是都呼啦啦出去了。

    对方也是一群混子,一瞧一帮学生也不怕,直接也乱哄哄的都出来了,人数相当,但对方显然战斗力强大。

    对方吵吵嚷嚷就一句话,“你们推的人,你们不但要赔手机还要赔偿医药费。”

    这明明就是讹诈!他们自然不同意,开始班长和团支书还出头跟对方讲道理,结果压根不管用。人家就围住你了,你们不干,那咱们谁也不走。

    两边僵持了一会儿,姜晏维这边就有聪明的,偷偷报警了。毕竟是社会人跟一群学生起冲突,警察很快就来了,两边调解。结果对方倒地这人就一个劲儿的哎呦,警察没办法,就给他检查一下,这一检查可坏了,胳膊八成骨折了。

    这可不是普通纠纷了,需要调查了。

    一帮学生都愣了,赵玲玲特不可思议地说:“我没有,他扑过来一身酒气,我就下意识的推了他一下。他是纸糊的吗?怎么就骨折了?”

    可这事儿哪里是空口白话说得清楚的,自然要去派出所一起接受问话。对方还要去医院检查,都这样了,他们班的王建就说,一帮男生不能走人,那太不仗义了。号召他们也就跟着去了派出所。

    去了以后不久,那边检查结果就出来了,的确是骨折。赵玲玲承认推了对方,对方又有伤,这就是一次意外伤人案件。警察就劝说两边调解处理,结果人家那边人一开口就是五万。什么误工费什么治疗费什么营养费的。

    他们可都是不挣钱的学生,五万块钱就算姜晏维都觉得不少。赵玲玲都急哭了,她家就是普通人家,这钱都够四年的生活费了,怎么能愿意。再说,这人骨折的很可疑,谁能证明就是这次磕坏的?

    姜晏维也挺气愤的。霍麒打电话问他回宿舍了吗?他就把这事儿说了。霍麒一听也挺着急的,害怕姜晏维混在其中吃亏,就直接过来接人。顺便打了个电话给朋友,就把这事儿说了。

    有人向来都好办事儿,更何况这原本就不是一件大事儿。很快就知道对方原本就是这一片的混子,他那胳膊也不是女生撞的,而是晚上出来不小心磕的,因为不想自己付钱,这不就出来找个冤大头。

    事情解决了,姜晏维他们就能走了。一出去,霍麒已经在外面等着他了。这会儿都快十一点了,霍麒怕他们回去不方便,还把公司的大巴调了一辆过来接人。姜晏维安排他们上车,就坐到霍麒车上去了,他霍叔叔帮了这么大的忙,他自然是甜言蜜语一堆外加拉拉手亲亲嘴,这才磨磨蹭蹭回了宿舍。

    可问题就出在这儿。

    霍麒那样子实在是太突出了,又是做的英雄救美的事儿,是个少女都得怀春。

    第二天上课,姜晏维见到了人生中第一位情敌。非常羞涩又非常坚持到赵玲玲一进门就坐在了他身旁,姜晏维一般都跟兄弟们坐一起,瞧她过来只当她要谢谢昨天都事儿,寻思她说完就走呢。结果人家说了半天,也没有离开的意思,他就知道这是还有事。

    姜晏维也不是傻子,他也不愿意跟不熟悉的人多费口舌,有时间不如给霍麒发条微信或者看一页书,就直截了当的问:“你还有事吗?快上课了。”

    赵玲玲也是美女,一听这个有点面子搁不住,可好歹还是想要认识霍麒,只能红着脸说:“昨天真谢谢你那位朋友了,我想请他吃饭表示谢意,你把他联系方式给我一下吧。”

    姜晏维一听就愣了,好家伙,有人居然要挖他墙角。

    他他他……当然要拒绝了。姜晏维就说:“不用,举手之劳,你不用放在心上,他没空的。”

    他觉得自己作为霍麒的配偶,这么说都很客气了。可听在对方耳朵里,却是特别难听,就有点狐假虎威的意思,赵玲玲也是个神人就说:“你没问他你怎么知道啊。你可不能替别人做决定?!”

    姜晏维特自豪地心想,别说决定了,他的身体都是我做主。不过他也不想跟人翻脸,就放缓了口气说:“真没空,他也不是为了你感谢才做的,你不用多想。要不,你谢就谢我吧,是我叫的他。”

    姜晏维宿舍的老大也看出来他不愿意说了,自然是帮着兄弟,“对啊,维维帮你叫人,你谢他就行了,人情是维维欠的,他来还就行了。”

    赵玲玲八成也没办法,又不能说这事儿不需要谢姜晏维,只能应了。当场就说请吃中午饭。要是没这段,姜晏维真不吃人家一顿,没必要让人家破费。可见她对霍麒有点想法,他就想把这事儿断了,就答应了。

    结果中午没回去吃,还被保姆告诉霍麒了。霍麒专门打电话过来问,姜晏维本着我是替你吃饭的态度,把事儿就说了,还酸溜溜的说,“叔叔,我都有情敌了。”

    霍麒一听笑了,哄他说:“什么情敌,长什么样我都没看见。我跟她有什么关系啊,不是因为你吗?吃了以后就别联系。”

    姜晏维其实也这么认为的,他那么说不过是想听霍麒确认就是了。如今听见了自然心满意足,还恶心吧啦的跟霍麒表白:“叔叔我的眼光果然好,幸亏当时当机立断抓住了,要不你这么热手,肯定被抢走了啊。”

    是个男人就不可能不喜欢听这个。霍麒自认为已经对姜晏维的糖衣炮弹有了免疫力,可他发现每次听这家伙说情话还是忍不住嘴角上扬,心花怒放。

    他忍着笑保持着镇定说:“知道就好,学习吧。”

    姜晏维也不在意,按着自己的想法来:“那你准备好,周末我犒劳你。”

    霍麒:……

    这事儿是互惠互利吧。

    这事儿一过,姜晏维就没放在心里了,他学习忙多数时间又在家里,偶尔有点时间都用来维系兄弟情谊了,自然没时间想这个。

    可问题是,他不招人,有人招他。

    这人但凡做了的事儿,就不可能不被人发现。原先他们不知道,是因为不注意,可注意了,就很容易穿帮了。

    霍麒可是每天晚上开车送姜晏维到学校的。就算是亲叔叔,都不能这么随叫随到每天接送吧。更何况,姜晏维的吃穿用度一瞧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霍麒那样貌气质更是太夺人眼球了。

    就有人闲话传出来,姜晏维不是让人给包了吧。闲话就这样,要是没有那就没有,一旦有了苗头,在各种人的添油加醋下,自然就被放大了无数倍,还越发难听。很快就在私下里流传开来。

    姜晏维倒不是那种一心用在学习上不跟人交往的性子,他原本就挺外向的,虽然在宿舍时间短了,可跟班里的兄弟关系都不错,有事更是出钱出力不好退缩,所以很快,几个玩的好的兄弟就找他谈话,把事儿说了。

    姜晏维一听就挺愣,他觉得自己很收敛了,在宿舍跟霍麒打电话从来不腻歪,霍麒送他也就送到学校的主干道上,从不让他往宿舍这边靠。他这么做当然不是觉得跟霍麒的关系见不得人,他没这种自卑的想法,他就是觉得自己住男生宿舍,跟人家说自己是同性恋,大家都不方便。

    这么一听他就问:“谁传出来的啊?”

    他们宿舍老大就说:“八成是王建,那家伙看上赵玲玲了,上次不就是一直出力想英雄救美,结果没啥用。赵玲玲似乎对你那个霍叔叔还有想法呢,不同意,王建这不就……”

    姜晏维一听都乐了,“有个屁想法啊,就见了一面,这是单相思吧。”

    老大就说:“赵玲玲宿舍女生说,她倒是挺积极,一直联系霍麒的公司,说是想要谢谢他。不过都是霍麒的秘书给挡了,一直没成功。”

    姜晏维倒是不知道这事儿,可一听也就知道,霍麒公司的大巴是接送客人的,上面还有公司的名字,实在是太容易对号入座了。赵玲玲打听出霍麒的身份也正常。

    不过既然到秘书那里就止住了,霍麒这些天也没提,八成霍麒自己都不知道这事儿。

    姜晏维简直就无语了,他帮了次忙,结果不但帮出了情敌来,还帮出麻烦来了呢。他就是个泥人也有脾气呢!

    他站起来就想去找王建算账,老大他们也义愤填膺,呼啦啦跟着过去了。老大还问姜晏维:“这种事实在是太可恶了,维维你到时候使劲怼他,兄弟们都帮你。”

    一个班级的,王建的宿舍就在他们斜对面。姜晏维抬脚就到,大门虚掩着,还能听见王建的声音,这会儿已经十点了,大家都在宿舍,他这会儿正在跟人安利新买的一本书。

    姜晏维还挺礼貌的,先敲门后进去的。

    不过他这哗啦啦带着一个宿舍来,一瞧就不是什么好事。对方很快就都闭了嘴,躺着的坐起来,坐着的站起来。王建旁边的一个男生就问:“姜晏维,有事啊。”

    姜晏维就直接往里走,站到了王建面前,跟他面对面的问:“听说你背后宣传我闲话,说我被包养了,别看瞧着像个有钱人,吃喝玩乐样样都用好的,其实不过是个外围。是你说的吧?”

    这种事自然不会有人承认,姜晏维直接就给他堵住了后路,“说实话或者报警让警察问你实话。你记得上次赵玲玲的事儿是怎么解决的吧?”

    王建额头就冒出了虚汗,姜晏维的确有点道道。或者说,那个霍麒有道道。

    不过,他觉得都是学生,有道道难不成能弄我吗?有什么好怕的,干脆就直接说:“对啊,我说的。那你说说你俩啥关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