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第 95 章
    于静说到做到,第二天真就带了男朋友过来。

    姜晏维其实早就心里有预感,他妈这几个月,动不动就有悄悄电话之类的,肯定是有情况了。只是到了什么程度,那个人什么样,他都不知道。

    晚上的时候姜晏维还挺八卦的跟霍麒说:“你说我妈会看上个什么样的啊。”

    霍麒对于谈岳母大人的八卦其实并不是很愿意,不过姜晏维问,他还真特别认真地想了想,结果就一句话,“一定会很优秀。”

    姜晏维靠在他身上,用头枕着他的腹肌哼哼道:“叔叔你这就是句万能话。肯定是先优秀才能被看上啊,起码在我妈主观意识里很优秀。不过,我有种预感,”姜晏维小声说:“我妈肯定不会找我爸那种的企业家型的,我觉得她会不会找个小鲜肉啊。”

    姜晏维这么一想一下子精神了,坐起来盘着腿跟霍麒唠叨:“你说我爸找了个小丫头片子,我妈这一生气,一不服气,说不定就得找个小的,让我爸看着就眼气。”

    霍麒就拍他脑袋一下,“你觉得妈是那种人吗?为了气别人,左右自己的生活,她不是。”

    姜晏维也就是那么一猜,他自然知道,他妈不是那种人。他又躺下,在霍麒身上磨来磨去,“我就是很好奇啊。”

    霍麒就搂着人关了灯说:“那就早点睡,明天不就见到了。”

    姜晏维在他怀里哼哼:“太兴奋了,睡不着怎么办,叔叔?”他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凑在霍麒耳朵边了,带着潮湿的声音喷在了霍麒的耳洞里。

    经过一个月磨合,姜晏维已经很知道霍麒的敏感地带在哪里了。当然,霍麒也知道他的——浑身都是啊。

    霍麒自然是有感觉的,可今天格外的坚持,搂着人说:“老实会儿,前天晚上才做了。”

    姜晏维就蔫了,他俩疯狂了半个月,霍叔叔就定了规矩,说是为了以后好,要有限制。姜晏维也知道这是为他好,毕竟他是承受方,网上多少人都说承受方到了老了怎么怎么样。可姜晏维这不是想吗?

    于是就使出杀手锏,小声说:“叔叔,你是不是需要买点汇源肾宝。”

    姜晏维就觉得身体一轻,就被霍麒翻到了一边,被他压了下来,霍麒恶狠狠地说:“你想多了。”

    ……

    见面约在了一家餐厅,一起吃中午饭。因为姜晏维实在是太好奇,他俩还早到了半小时,在包房里晃荡了半天。不过今天就跟昨天不一样,霍麒神情气爽,某个昨天挑事的家伙,一进屋就窝在沙发上不动了。

    姜晏维这时候才知道,嘲弄一个老男人的不行会付出怎样的代价。反正他现在浑身都累,可又精神愉悦,特别的难受。

    于静是比约定点提前十分钟到的,大概知道他们在,进屋前还敲了门,霍麒去开的门,姜晏维也跟着站起来迎接他妈和他妈的男朋友。

    于静先进得屋,她今天穿了件洋红色的连衣裙,显得整个人年轻又漂亮,脸上都是笑,看样子特别的高兴。

    随着于静完全进来,后面的男人也就显露出来。姜晏维一瞧都愣了,这男人身高大概有一米八五左右的感觉,比霍麒低那么一个头皮,肩宽腿细身材跟霍麒不相上下,长相也是一个类型,霍麒是温润如玉,这个男人是儒雅,当然,颜值不在一个等级,霍麒这样的毕竟还是少,但这男人也绝对是个帅哥。尤其是,他整个人散发出的气势,就能让人感觉到另一种帅。

    对了,这个男人看起来也就三十五六的样子,虽然不是真正的小鲜肉,可也是绝对的老鲜肉。

    当然,这个打量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于静很快给他们做了介绍:“行止,这是我儿子姜晏维,这是霍麒,我儿子的男朋友。维维,这是我男朋友,周行止。”

    周行止很快跟他们打了招呼,声音低沉而又有共鸣,太好听了!姜晏维就一个感觉,这人跟他爸完全是两个概念啊,这种对比太惨烈了,他爸就是想奋起直追复婚,都没可能了。

    一群人很快落座,这样的男人,姜晏维肯定聊不出什么来,简单招呼后,霍麒陪着他主要说话。他俩都是商人,又都在京城生活过,共同话题并不少,谈谈生意说说最近的政策,很快就能聊到了一起去。

    姜晏维左看看,右看看,发现真不是一般的赏心悦目,他妈出去上卫生间的时候,他就跟着溜出去了,等着他妈出来姜晏维就问:“妈,那叔叔多大了?”

    于静就说:“比我大一岁。”

    “是长得年轻啊。”姜晏维就松了口气,“我还以为比霍麒大不了几岁呢。”

    于静就揉着他儿子的狗头问:“怎么?我要是找个小的你就不同意?”

    姜晏维从小被打过来的,怎么能不清楚这时候他要点头他妈得在这儿手刃了他呢!姜晏维就嘿嘿道:“没有,就是觉得好奇问问啊,我哪里能不同意啊,只要是我妈喜欢的,就是我喜欢的,我的眼光高度和我妈保持一致。在咱家,您就是我的灵魂支柱。”

    于静被他逗乐了,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我要不喜欢霍麒呢。”

    姜晏维揉着脑袋反应也挺快,“生米都做成熟饭了妈,这事儿没得选了。”

    于静一瞧他这副护着霍麒的模样,就彻底气笑了,又拍了他脑袋一巴掌然后问:“说真的,怎么样?”

    母子俩说话,开玩笑归开玩笑,说正事的时候,自然是要好好说的,姜晏维就收了调笑的模样说:“看着挺好的,妈,他干甚的,你们怎么认识的?他追的你吧?认识多久就追你啊?”

    亲儿子问,于静自然要说:“也是做工程的,合作的时候认识的,第一次见面就挺主动的,我那时候真以为他小,没怎么搭理他,他长成那样,又挺有钱,这样的人我怕处不住。”

    姜晏维很能一针见血,“妈,你可没说看不看得上,你是第一眼就瞧上了吧。你还总说我随了我姥姥,喜欢好看的,你才是真随了吧,只是原先压抑了。”

    于静又拍他脑袋一下:“那是你爸,我压抑什么了。你爸年轻的时候也很好看,要不怎么生得出你,就是个子矮点。”当然,她也不否认,“那我都这么大岁数了,一个这么好看的人喜欢我,我当然高兴了。”

    姜晏维就点点头:“对对对,霍叔叔喜欢我,我也可高兴呢。”

    于静撇了她没脸没皮的儿子一眼,嫌弃道:“我和你不一样。我是被追的。”

    姜晏维彻底被他妈鄙视了一会儿,不过他倒是没玻璃心,而是得意洋洋跟他妈说:“妈,霍叔叔说下个月带我旅游去,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于静就一句话,“你信不信我一句话,就得带上丈母娘?”

    姜晏维:……

    等着他俩又进屋,霍麒已经和周行止聊的不错了,周行止十分和蔼周到,对姜晏维都能找出一堆话题来聊,时不时的还照顾于静,体贴地替她布菜,时不时跟他妈小声说句话,也不知道说的什么,他妈脸上就露出了蜜汁微笑,一瞧就是特幸福的模样。

    姜晏维以为这就是极致了,结果等到吃完饭还有一出,周行止帮他妈穿大衣都不说了,姜晏维不是寻思饭桌上大家不过是认识认识,其实聊不出什么来。这样水准的人,他要是不愿意,你半点都看不出问题来。姜晏维就想再找个地方聊聊,结果他妈还嫌弃他们烦,说:“你们自己玩去吧,你叔叔说要带我去看海边日出,刚给我说的,飞机下午的,我要回去收拾东西了。”

    然后人家走了!没几步就手拉手了!最后手拉手走了!

    姜晏维站那儿都愣了,他常年没羞没臊地跟霍麒秀恩爱,从来不知道被人秀恩爱是什么滋味,这会儿终于知道了。

    霍麒推推他,“走吧。”

    姜晏维回头就说:“叔叔,我妈跟人飞走了。”

    霍麒笑着揽着他走:“坐飞机走了,会回来的,走吧,咱们研究研究报哪个学科去?”

    不过姜晏维还是挺担心的,毕竟他妈对于京城的人都不熟悉,这年头骗子也不少。霍麒还专门找人打听了一下这人,这才发现真挺靠谱的,是个隐形富豪呢。

    周行止今年四十五岁,父母都是公家人,自己创业,结过婚,有一个女儿,五年前妻子病逝了,一直单身到现在。这人温和宽厚,在圈子里名声很好,更没什么包养之类的传闻。

    姜晏维一听这才放心,由着他妈谈恋爱去了。周行止显然也是个浪起来气死人的性子,八成原先是因为顾忌自己高考收敛了,这一正式见面,就彻底暴露了。

    姜晏维不得不说,从那天开始他妈的活动就没停过,什么看日出什么潜水,什么爬高山,什么去沙漠,反正姜晏维觉得跟人家比,他和霍麒也就在家里玩玩而已。

    不过他妈高兴他也无所谓,就是有时候会泛酸:“你说他天天忙活这些,他生意不做了啊!他怎么挣钱啊。”

    霍麒就乐了,给姜晏维解释:“发展到这个程度,老板不可能很忙了,事情都有专业人才处理,他把握大方向就成了。”

    姜晏维一听点点头,“你什么时候能到那时候啊。不想你太累!”

    霍麒揉揉狗头:“再干两年。”

    被秀完恩爱后,姜晏维就彻底投入到自己的报考事业中。作为状元,姜晏维能选的范围大很多,而且京大听说他想学医,还专门有个老师过来给介绍了专业。

    他这个分数能够直接本硕博连读,人家介绍的时候就细了些。于静秀恩爱的同时不忘儿子,周晓文的舅舅不是在中心医院吗?专门找他带着姜晏维在各科转了转,让他感受一些各科的风采。

    姜晏维转回来就给了答案,他想学生殖遗传学,对于他这个选择大家都有点不可思议,都以为他想去心脑外之类的呢。周晓文都说:“我舅舅医院生殖早分出去了,你怎么想到这个了?”

    姜晏维就把自己的理由说了:“首先这个领域需要探索的地方有很多,有发展前途,其次忙但加班不多,我虽然想学医,可还是霍叔叔最重要。最后,这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吗?我俩还想要孩子呢!”

    周晓文给他举了大拇指:“艾玛,维维你的脑子居然够用了。挺好的,我还担心你当医生太忙了怎么办呢!”

    姜晏维给他一脚。

    志愿报上,一伙子人就各自玩各自的。张芳芳已经提前出国了,说是先去适应适应环境,周晓文和姜晏维去送的她。她倒是适应性很强,不几天就发回了照片,笑的那叫一个灿烂,看样子适应良好。

    周晓文这边,高苗苗月份已经大了,他每天都忙着遛弯,营养,产检,也没时间出去。不过这家伙乐在其中,每天都微信都是这样的内容:“维维,我儿子动了!刚刚还踹我的手呢!”“维维,我买鸭蛋呢,据说吃了孩子不得黄疸。”“维维,我给孩子起名字呢,你说小名叫豆豆好还是包包好?”

    姜晏维倒是比他们舒坦,大概是瞧着姜晏维对他妈炫恩爱那种说不出但看得出的羡慕嫉妒恨,霍麒等他没事了,就带着他也出去玩了,反正暑假的朋友圈里,于静和姜晏维是轮番上阵,连舅妈有天都不愿意了,姜晏维给姥姥打电话,就听见她和舅舅正吵架呢!

    他舅妈月份比高苗苗大,都已经到了九个月,说话也底气十足,“你什么时候也带我出去玩玩啊,你瞧瞧人家!”

    他舅舅也急了,怒道:“你九个月了玩个头!”

    日子欢欢乐乐过,八月的时候,姜晏维收到了京大的录取通知书,他美的不得了,发了超多朋友圈显摆。周晓文和高苗苗也如愿以偿上了秦城大学。

    姜大伟知道后挺高兴的,想给姜晏维摆个谢师宴,不过姜晏维拒绝了,他觉得挺没意思的,还不如一家人庆祝庆祝,当然,现在父母离婚了,所以一家人都分了好几块。他霍麒,和于静周行止一起庆祝了一次,以相互伤害的方式泼了不少狗粮,最终大家满意而归。

    然后姜晏维又去陪他爸吃了顿饭,他爸点了不少他爱吃的东西,说了不少叮嘱的话,姜晏维吃着听着也没反驳,他觉得他爸已经挺惨的了,他没必要还跟他对着干。再说,不管晚不晚,这话里都是一片好意,他也没这么不知好歹。

    周晓文家倒是办了,而且是连高苗苗的一起办了。姜晏维就觉得,周晓文他爸实在是三观异于常人,一般人未婚先孕都觉得不好看,人家直接把高苗苗都带上了,明晃晃的告诉大家,我儿子考上大学了,顺便效率挺高,孙子也马上出生了,这是值得炫耀和羡慕的事儿,我很高兴。

    不过这年头都是各扫门前下,周家愿意且又有钱,谁还能多说点什么呢!起码大家都挺乐呵的,有的人恭喜周立涛教子有方,有的人恭喜周立涛人生完满,反正热热闹闹就办完了。

    八月底,姜晏维就开始收拾东西去京城,他舅妈也在这个月提前生了个六斤重的儿子。于静这时候已经结束了游玩状态,也收拾了秦城的房子搬回了京城——谈恋爱归谈恋爱,她骨子里还是想要做一番事业的,上次因为姜晏维中断了,这会儿又要重启。

    而且周行止也挺支持的,这个男人非常开明,用于静的话说:“他更欣赏独立自主坚强的我。他说就是因为瞧见我的努力才动心的。”

    姜晏维忍着被酸到的牙问他妈:“你俩都这么好啊,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对了妈,我有个问题特别好奇,你说亲妈结婚,我用不用包红包啊。”

    于静直接给他一脚,她最近谈恋爱温柔许多,即便动手都不下死力气了,所以姜晏维就拍拍屁股,嘿嘿了两声接着问:“妈,说正经事呢。”

    于静就说:“他倒是求了,就在看日出的时候,不过我没答应。”

    姜晏维自然问:“为什么啊。”

    于静就说:“恋爱没谈够,而且并不想很快踏入婚姻,我希望能更多思考一下,沉淀一下,然后再决定。”

    这想法真挺成熟的,从一段感情里解救自己的方法不是立刻投入另一段感情,而是反思自我才对。姜晏维就给他妈举举大拇指,“妈,你果然不一样,要不能生出来我这样优秀的儿子!?”

    于静这次没客气,直接踹出去了。

    开学前一天,霍麒就和姜晏维开车到了京城,在家里住了一晚上后,第二天霍麒就带姜晏维去报名了。学校里的学长学姐们都特热情,很快带着他们办理了手续,姜晏维原本还想着能不能办个走读,可让霍麒给否决了。

    姜晏维就挺委屈:“你都不想我,我还想天天跟你一起呢。”

    霍麒就哄他:“大学生活多美好啊,你不住在这里,怎么能体验呢?!再说,我就在京城,随叫随到周末能回去,多好啊。”

    姜晏维这才作罢。

    两个人一起校园里逛荡着,金秋九月,正是一年里校园最美的季节,繁茂的树木枝叶相连形成了林荫道,年轻而朝气的学生们说说笑笑闹闹的在身边经过,每一样都跟高中不一样了。

    自由,欢快,轻松,还有美好。

    姜晏维瞧了瞧左右没有人,就忍不住抱住了霍麒的胳膊跟他说悄悄话:“你说这里没有朱主任了吧。”

    霍麒就挺惊讶的,“你怎么想到他了。”

    姜晏维的成绩出来后,虽然没有办谢师宴,但该有的礼数都没有少。霍麒带着姜晏维专门去拜谢了他的老师。其中尤其是朱主任,这位特别负责的教导主任,去谢谢人家的关心和负责。

    朱主任那时候也特别高兴,一个劲儿地说,“我应该做的,应该做的。可真没想到姜晏维能考的这么好,这下我可有的聊了。”

    这倒是真的,一中已经开学了,听说新生大会上,朱主任上台发言,姜晏维就成了他的实例,不过这会儿姜晏维已经不是那个不好好学习逃课□□的落后分子了,而是听从朱主任教导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好学生。

    据周晓文熟悉的学弟照片为证,姜晏维作为状元,他的照片已经挂在了学校的宣传栏里,而且不少学妹表示:“原来学霸也有长的帅的啊。”

    回想起这段,霍麒以为姜晏维是怕有人管他,就说:“大学没有人这么管你了,所有都靠自觉。我倒是希望再有个朱主任,省的你天天捣乱。”

    “我才不会呢。”姜晏维压根就不是这意思,他小声说:“我就是想问问,没有朱主任管,你能不能偷偷亲我一下。”

    霍麒:……

    霍麒无奈道:“你脑子里天天想的什么呀!”

    姜晏维蔫蔫地说:“想的你呀,今天就开始住校了,不能跟你一起回去了,我舍不得吗?叔叔,我发觉你最近都不黏糊我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霍麒拿他半点办法都没有,左右瞧了瞧,这会儿两个人已经走出了林荫道,走到了花园里的一处无人的地方,似乎没人能瞧见呢?

    想完这句霍麒自己都无奈了,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宠溺姜晏维,底线真的是越来越低自己都看不见了。不过,即便如此,他也舍不得这家伙不开心,小声而郑重地说:“怎么会?维维,我爱你如我的生命。”

    他说着便把人搂在了怀里,低头亲亲他的唇。

    姜晏维心里都美出花来了,搂着霍麒的脖子小声而郑重地说:“我也爱你,特别特别爱,我要和你一直在一起,一起努力一起奋斗一起变老一起度过这辈子的一点一滴,永远都不想和你分离。”

    霍麒的心都软化了,搂着他的宝贝说:“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