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第 89 章
    霍青林出看守所的这天,是四月底了。

    京城的四月底,已经能挨着春天的边了,虽然还是风大,但终究是暖和。霍青林进去的时候穿的是羊毛大衣,出来的时候换的是长袖衬衫。看守所大门吱呀打开,他从里面缓步出来,手肘上挂着嫌热没穿的西服,然后迈了出来。

    身后的大门随后关上。

    他站在原地眺望这一片春景,里面跟外面的确是两个世界。甚至,他眯了眼,感觉外面的阳光都更刺眼一样。

    远处停着一辆黑色轿车,是来接他的。八成是瞧见他出来了,从驾驶座上跳下来个熟悉的面孔,他家的司机老张。除了老张外似乎并没有其他人。霍青林站在原地又略等了等,老张八成不知道这祖宗怎么了,在原地不动了,只能自己大步走了过来。

    走进了他就能瞧见霍青林现在的模样,吓了一跳。

    霍家的男人没有丑的。也许霍老爷子还差点,只能称得上端正,可他娶了个好看的媳妇,他是没有见过霍老太太真人,不过倒是瞧见过年轻时的照片,打扮的很是朴素,可五官脸庞并不比现在的明星差。所以,霍靖宇兄弟三人,长得都是很不错的。到了第三代,他们娶的媳妇又相貌出众,这第三代连私生子带养子五个人,哪个长得都好。

    当然,最开挂的是霍麒,谁让林润之长成了那副模样?所以她离婚带拖油瓶都能进霍家,起码司机老张是认同的,什么东西都要看个稀缺度,有钱有势是稀缺的,可林润之那模样也是稀缺的,看谁更需要而已。

    剩下的几位,霍青杭长得平和从容,霍青海则面向英气,霍青云倒是有些小白脸的感觉,不过他一个司机不敢说,至于霍青林则是最有气势的一位。深沉睿智内敛,一瞧就不是普通人物。

    当然,这些评价可不是他一个司机能说出来的,而是这么多年跟着领导听来的。

    可如今,霍青林却是一下子老了十岁的感觉,似乎是脸下垂了的原因,或者是心情不好,他的睿智不见了,老张倒是觉得眉间脸上有种说不出来的戾气,凶狠的表情。

    老张给领导做了这么多年司机,多聪明的一个人,立刻切换成葫芦模式,彻底闭嘴。上来就说了几个字,“青林,回家吧。”

    霍青林瞥他一眼,问了句,“我爸和路路呢。”

    老张哪里敢说,霍环宇倒是想来接呢,可老爷子下了命令,说是做的事儿光荣吗?让他自己冷静冷静吧。至于路路,宋家直接不送回来了,这都一个多月了。他为难地看了霍青林一眼,“在家呢!”

    霍青林心里就明白了,也没为难他,点点头,这才大步向着车子走过去,然后开门上车关门一气呵成,老张就瞧着他一眼都没往后看,看样子是对这里厌恶至极。

    车启动就向前开,等着出了看守所的范围,在后视镜里再也看不到那地方了,霍青林似乎才舒坦点,他解开了一颗衬衫扣子,然后问老张:“家里有变动吗?”

    这可就大了,怎么可能没变动呢。

    老张捉摸着用词,说了句,“您说哪方面。”

    霍青林的眉毛挑了挑,他倒是门清,上来就捡了最重要的问,“职位。”不过老张一想也容易,他虽然是司机,可小道消息没少听,这位的仕途八成不行了,家里讨论了几种安排,反正听说去国企的等等,但都要时间,他恐怕要闲置一段日子了。霍青林自己八成也有数,他能不关心吗?

    这问题老张还真不想刺激他,可不刺激有什么办法,最近霍家的确是调整很大。他慢慢说,“就是青杭青海变动了一下。青杭在外地我不知道,青海最近下基层了。”

    老张说话的时候,时不时用后视镜看他的表情,发现自己的话音一落,霍青林的表情就更难看了。想也是,霍青海原先在霍家就是个废棋,他是霍家人,升职什么的都拉不下,四十的人了,也是个处级干部。大家都以为他要这么到老了,可突然开始用他了,这是大信号。

    就连老张都能看出一二,这是瞧着霍青林不行了,开始用别人了。

    他还没说霍青杭的事儿呢,霍老爷子正在帮霍青杭运作,准备让他再上一层楼。

    这显然是完全放弃霍青林了。

    霍青林原先可是霍家三代的领头羊,发展最好的一个,如今却成了一个废人,显然是非常不高兴的。只是好在他跟老张发不出火来,只是瞧了一眼外面的路说,“这是去我家?去老宅!”

    老张就有点为难,他出来的时候专门问了回家还是去老宅,霍环宇回答的特清楚,直接回家。显然老爷子不想见他。

    老张就说,“要不先回家吧,你爸在家里等着你呢。”

    霍青林什么人,自然看出了他的为难,皱眉道,“怎么?我连去老宅的资格都没有了?”老张自然说,“不是,就是你爸……”

    “停车!”霍青林突然道。

    老张自然不能,劝他说,“这里停不了,不允许靠边停。你爸真等你呢。”

    霍青林怎么可能听他的,直接就一句话,“停车!”

    老张一个司机只能劝,劝不住就只能听话,这多正常。没办法下就说,“好,我并过线去,稍等。”

    等着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靠边停下了,霍青林直接就开门出去了。老张跟着他看了一眼,发现他站在路边打着电话等绿灯,应该是叫人来接他,去对面往老宅走,就松了口气,反正都三十多的人了,总不能丢了。后面的车嘀嘀嘀的一直催,他就发动往前走,准备回去复命去了。

    霍青林是一肚子火,下了车风一吹才好点。他左右瞧了瞧,看守所在远郊,这地方是进市的一条主干路,车来车往的。他打了几个电话,都没人接,最好好容易联系上一个兄弟,让他过来接自己一下。结果对方一听立刻说,“我这儿走不开啊,要不哥你再找找其他人?”就给挂了。

    霍青林下去的那股子火又上来了。狗仗人势的东西们!什么有事啊,一个个都是二代,从哪儿挤不出个司机来。不过就是不想跟他有来往而已。

    他挂了电话直接举手拦车,他的衣服和钱包是霍环宇让人送过来的,毕竟是亲爹,各种卡齐全还有不少现金,倒是够用。只可惜,这种时候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拦得着车?他在马路边站了足足一个小时,吃了一个小时的尾气,愣是没一个车停下的。

    别跟他说什么打车软件,他平日里有司机,怎么会有这种软件?

    可此时让他再打电话给老张说来接他,他更不想丢脸,自然不会主动联系。

    老张到了霍环宇那儿,就把事儿说了,霍环宇也没怪他,毕竟霍青林不可能听一个司机的。他就给老宅打了电话,问问霍青林到了吗?那边的保姆就回复没瞧见人。霍环宇以为在路上,就吩咐保姆说,“他来了拦着点,我现在赶过去。”

    结果万万没想到,等着他们到了,霍青林还是没有人。

    霍环宇这会儿不得不去打他的手机,这会儿却接不通,关机了。霍环宇就有点担心,毕竟霍青林的仇家可是不少,虽然不至于,他觉得不至于明目张胆干什么,但总要以防万一啊。人手很快撒了出去,然后找了半天没找到人,林润之在家里来了电话,霍青林自己回来了。

    “自己开车回来的,灰头土脸的,什么都没说上楼去洗澡了。”林润之小声说,“车子好像是租的,八成是没拦到车又不想跟家里说,自己折腾了这一天。”

    霍环宇那个气,可自己儿子又能怎么办,只能一边吩咐把人手撤回来,一边跟老爷子告别离开。这事儿虽然他没跟老爷子说,可老爷子什么不知道,还叮嘱他一句,“多跟他聊聊,他气不平。”

    霍青林气不平的事儿多了,他前途没了,老婆执行了,连朋友都没了,等着回家发现儿子也不见了。他质问林润之,林润之只能跟他实话实说,“雪桥自首前自己送过去的,我们都不知道,她毕竟是亲妈带着孩子。后来自首了,宋元丰那边也不放人,我和你爸去了好几趟了。”

    霍青林只能自己打电话,结果一个电话过去,宋元丰直接给挂断了,再打就拉黑了。

    他一个人有些怔地坐在床上,突然就想到了今天白天被挂断的那些电话,怎么,他就到了这种地步了呢。

    进了五月,高考就到了最后一个月,姜晏维的日子就更难过了。学校里的倒计时天天换,老师恨不得在上面拿把刀往他们脑袋里一人开个口子把书都塞进去。各种考试扑面而来,现在不是做卷子就是在讲卷子,整个人完全处于发懵状态。

    最重要的是,他们三剑客终于在这一刻开始分离了。

    张芳芳的申请下来了,被三所大学录取,这丫头也争气,作为他们中间学习最好的一个,还都是全奖。也就是说,她出国留学这事儿已经是板上钉钉了,高考都不用参加了。

    当然,班里也不是没有其他同学要留学,不过人家都打着要感受高考的旗子接着在班级里混,说是想看看自己高考能考多少分。只有张芳芳是个例外,这丫头直接就不上了。用她的话说,提前一个月解放,那简直比高三结束放三个月暑假还爽的一件事,干嘛跟自己过不去。她要用这段时间走遍祖国大江南北,散心外加开阔眼界,省的到了国外,不知道怎么跟他们普及祖国的美好。

    对此姜晏维特别赞同,既然都已经准备走了,何苦还在班级里恋恋不舍,又不是不一起参加高考就不是同学了。不如趁机解放自己,好好玩玩。另外,他还表示友情赞助单反一台,有好照片记得发给他一起长见识就成。

    张芳芳自从跟周晓文谈过后,两人反正关系就不咸不淡的,一直没像过去一样熟悉起来。这会儿都到了这时候了,周晓文又不想跟张芳芳一辈子不说话了,自然也是接着姜晏维的来,“那我赞助住宿吧。”他爸是开宾馆的,全国连锁,住宿肯定是最方便的,“而且安全。”周晓文怕张芳芳不答应,还来了句。

    张芳芳就扫他一眼,周晓文就挺紧张的,不停给姜晏维使眼色,让他帮忙说好话。姜晏维也不忍心三剑客关系不复从前,就想开口,就听张芳芳说,“你少说话,你也不是好人。”姜晏维就不吭声了。

    周晓文急的跟什么似的,还以为张芳芳要收拾他呢,结果没想到张芳芳就笑了,冲他说,“成了,别紧张了,我没那么小气。你不喜欢我也不是你的错,错过我倒是你没福气。咱们呢,还是好好做朋友吧。你们两个渣男,当不成男朋友就当好朋友吧。”

    晓文这才松了口气。

    他真的喜欢岁数大的,张芳芳什么都好,可没感觉怎么办啊。

    等着中午他们三个海吃了一顿,张芳芳高高兴兴就背着书包回家了。倒是他俩,站在校门口前,有点既期望又落寞的感觉,期望高三快过去,他们有男友或者当爸爸,奔事业奔学习越来越好,也有即将告别高三的失落感。

    真矛盾啊!

    当然,矛盾的时间并没有给他们多久。回去就发了周考的卷子,姜晏维就发现,他惨了。他考的时候觉得物理简直太简单了,就做飞了,还提前交了卷。结果发下来发现,惨遭滑铁卢!从全班稳坐前五,滑落到了中不溜。

    物理老师看他的表情,就跟看一堆废钢一样,那叫一个痛心疾首外加失望意外。

    姜晏维自己都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挨了批就回家,这会儿连调戏霍叔叔的时间没有了,你想,这会儿调戏不过一天十分钟,可高考如果考好了结束了,就可以一天十个小时了。姜晏维这点倒是分得清。

    结果就是,于静喊他吃饭没时间,喊他睡觉不吭声,整个一个学疯了的状态。而霍麒的直观感受更差劲,他家维维不见了。他都找不到人了,原先要是不在上学时间里,这家伙的微信视频那叫一个多,头晕了要跟他聊聊天,学累了要跟他诉诉苦,时不时地还要撒娇调戏他一番,让他做点自己都不忍回看的事儿。两个人虽然一星期才能见一次,其实每天都腻在一起的。

    而现在呢,于静发现姜晏维放学出来越来越晚,就直接把车开到了校门口,他俩偷偷见面不成了。另外,早安问候没有了,刷牙时候的视频通话取消了,中午吃完了饭也不知道给他发微信聊聊了,晚上更不可能,别说聊天了,说句话都十分钟以后才能回复一次。

    霍麒这人吧,从来就是冷清的性子。他的环境决定了他不可能对人热情,更不可能跟人快速打成一片。这从他来秦城这么久,秦城一号院都卖的差不多了还不参加社交聚会就能看出来。就算跟姜晏维谈恋爱,他心里对这家伙喜欢的恨不得揉进了自己身体里,把他变小了揣在兜里天天带着,可主动的还是姜晏维。

    这也是他俩契合的地方。

    可如今,这就跟磨合好的齿轮一样,都已经进入最佳状态了,主动轮不动了。那滋味谁受得了。他也知道姜晏维忙,可能忙的连自己都顾不上了吗?三十一岁的霍叔叔心里开始打鼓了。

    五月第二个周六下午,霍麒就什么事都没干,将秦城翻来覆去的查了好多遍,然后做了一份半日出游计划。当天晚上跟姜晏维聊的时候,就准备跟他好好安排一下。

    姜晏维六点下课,住的地方倒是离着学校不远,六点半就能到家洗手吃饭了,他不用上晚自习,七点就准时坐在了书桌前,开始进行公关。

    霍麒的信息就是七点十分发来的,“维维,还忙吗?”

    姜晏维此时正埋头计时做一道英语完形填空,听见霍叔叔专属短信声响了,那叫一个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手机,如果霍麒看到就知道,这表情有多眷恋。可是题没做完,姜晏维又愣生生把眼睛拔/出/来了,低头做题。

    等着时间内完成了,他一放笔就立刻将手机拿起来回复,“做卷子呢!”还发了一串笑脸。

    他哪里知道,霍麒都等的花了都谢了,才得了这么一句,那叫一个郁闷。他连忙回复姜晏维,“我好几天没见你了,视频吧。”这要求原先都是姜晏维提的,都是霍麒看时间是否允许而答应或者不答应。

    可今天倒是好,过了又有十分钟,姜晏维才磨磨蹭蹭回了他一句,“叔叔,我忙,没时间陪你。”

    霍麒:……

    霍麒终于体会到了姜晏维一腔热情处处想跟自己见面,自己却因为在开会,在办公拒绝时,姜晏维的感受了。过去的自己真是太不珍惜了。

    要是别人,这么拒绝了,他是真不会再说话了。可那是姜晏维啊,一是自己原先不经常拒绝人家吗?人家才拒绝多少次,怎么可能就作罢了。二是,他真是想,想到了骨子里。原先姜晏维说,没有他陪伴都睡不香,他现在见不到人挂牵着,也差不多,工作起来总是分神。

    霍麒又发了条信息:“开视频我看着你就好,你不用管我。”

    又是过了那么久,姜晏维才回了一条,“叔叔,可开着视频我就想你啊,我做不进去。你乖一点好不好,明天我陪你。╭(╯3╰)╮”

    霍麒:……

    总算有点亲密样了,霍麒的心稍微舒坦了点,忍了吧。

    第二天周日,霍麒早上十点就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比往常早一个小时。助理彭越瞧着手头被推到明天的事儿,就有点疑惑,这个点去学校门口还早着吧。结果就听见他们头问:“你觉得这衣服合适吗?”

    今天天气不冷不热,他家老板穿了身修身西装,衣服一瞧就是专门搭配过的,头发似乎也专门打理过的,显得那叫一个丰神俊朗,说真的,这颜值直接拉着去当新郎都行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家老板是向来最不注重这张脸的,就是那种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偏要靠才华的人。平日里只追求合体大方符合身份就成,从来没在意过自己穿什么样。

    他就忍不住退后端详了一下,回答:“挺好啊。”

    他瞧见他家老板似乎有点不自信,自己低头看了看,然后才点头,“还行是吧。”然后就拿包站起来走人了。

    彭越就没见过这样的霍麒,奓着胆子好奇地问了一句,“老板,您这是见维维去啊。这么郑重啊。”

    霍麒哪里好意思说,他怕姜晏维加了他掏出一沓子卷子来说,“我做卷子忙,你乖一点到旁边自己玩。”这是不得已开始牺牲色相了。昨晚上他就是睡不着觉,九点开车去购物中心做的头发,买的衣服呢。

    霍麒提前半个多小时就到了,停在了学校门口。大概是因为周末,好容易有个休息日,周边不少家长都等在外面,听他们叽叽喳喳聊天,大概是想带孩子吃顿好的,顺便买点日用品。霍麒也没好意思下车,他真怕有个大姐不开眼,上来问一句,“你接孩子吧。”

    11点50分,下课铃就响了。

    这会儿上课的只有高三生,大概是关久了难得放风,三分钟后第一批就跑出来了,随后就跟人潮一样,上千名学生陆续涌出了校门。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接到孩子闪人了,霍麒等了半天不见姜晏维,也顾不得别的,直接下车找人,然后刚关了车门,就被一个小炮弹撞在了身上,姜晏维一把抱住了他的腰,在他身后说:“艾玛,叔叔,我为了见你,终于熬过了这个星期了。”

    这人说话就不一样,霍麒那点子因为冷落而有的不爽,一句话就被灭掉了,他扭头看姜晏维,这小子可不瘦了不少,这个年岁的男孩子本来身上就没肉,这会儿脸都有点凹了,只是那张笑脸晃人。他心疼地说,“怎么瘦成这样?你不吃饭吗?”

    姜晏维瞧着周边没人注意,踮起脚悄悄跟他说:“屁股还有肉的,你放心好了。叔叔,”他小声而甜蜜地说,“还有二十天,考完了我们就入洞房吧,我太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