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第 85 章
    霍麒终于将心底的刺完全暴露在林润之面前。

    那件事对他的人生是毁灭性的打击,他知道了自己十年来有多可笑,也知道了自己的处境有多悲凉,他感觉到了这个家族冷冷恶意,却没有人能够伸出手来帮他一把。

    他那时候还是个孩子,他没有吸毒没有打架没有滥交没有网瘾,他只是对着一个说喜欢自己的人告诉他,我也喜欢你,为什么要被关在那样一个地方,说好听了是军事化管理,难听了就跟牢房一样,他不愿意的。

    他也期望哪一天,他妈妈会出现在学校大门口。

    毕竟自己是亲儿子啊,一声不吭就把他送到了这种地方,总要问问原因的吧,知道了总要过来看看他的吧。

    可是没有。

    那年元旦回家,一共给了三天假期,进门的时候他心情复杂,一是不想见霍环宇和霍青林,他那时候心里恨急了他们,可偏偏却无法反抗,年少气盛,没有现在那么好的涵养,忍都是靠着咬牙撑着的,所有的漫不经心面不改色,都是打落了牙齿和血吞。二是不知道该如何见他妈。整整三个月,他从期望到失望到灰心,他妈终究都没出现。开始时想问为什么你不来,现在是满脑子想知道我究竟是你儿子吗?

    结果连机会都没有。

    他妈见了他就跟没事人一样说了一句话,“长高了,也结实了。那地方果然挺锻炼人的,不像是个单薄的小男孩了,像是大小伙子了。我儿子长得真帅!”然后就告诉他,“我跟你叔叔定了欧洲游,现在就出发,你愿意在家就在家,他们可能回去老宅过节,你不去就在家好了。”

    然后他妈就带着行李跟着他继父走了。

    就跟他们天天见面,不需要叙旧一样。她没提一句,你为什么突然去了住宿学校,我为什么没去看你,就走人了。

    霍麒那个元旦是自己呆在家里的,就在卧室,他觉得自己需要调整一下,许多东西不是你在意就可以的,因为别人可以不在意你。作为一个寄人篱下,亲妈似乎也并不管用的人,他能管理的只有自己。

    他的学习,他的前途,他的人生,只有靠自己。

    当然,那个假期还发生了一件事,霍青林带着一帮关系好的朋友来家里聚会,他们在下面热闹的厉害,他恨那个人,可也知道如今翻脸只是螳臂当车,便忍住了。然后,费远上来敲了门,带着他下去了那一趟,跟溜猴子一样,让宋雪桥瞧瞧他,嘲弄一番。

    那次假期过后,这事儿就似乎成了不需要提起的事情。他一直想问,可过了能问的第一次,这种感觉却不那么强烈了。他学会了闭嘴和忽略这件事,他开始想办法省钱攒钱投资,用各种方法赚钱,而他妈也再也没提过这事儿,过年的假期他们都在,谁也没开口说过这事儿,就仿佛他去寄宿学校是早商量好的,是早有定论的,是不需要解释的公理。

    一直到了现在,十五年了,终于第一次问出口。

    林润之的表情很复杂,她恐怕没想到这么多年霍麒都没问,却在这时候问出来了。

    她迅速低下了头,然后又抬起来,长长的斜刘海遮住了她的右脸,在灯光下,阴影打在了她的脸上,这会儿表情看不太清楚了。

    她说,“你……你怎么突然问这个了?我……我当然,”她大概也不知道怎么措辞才好,毕竟是那么重要的一件事,是大家十五年都心照不宣没提的一件事。她犹豫了一会儿没有正面回答,“你叔叔说,你喜欢青林。”

    霍麒心里就有一种哦的感觉,这是知道啊,竟然是知道啊!那就是说,他妈知道他是同性恋,知道他“勾引”霍青林,知道他是被赶去了那种学校,他妈怎么能忍得住,十五年一句不问呢。

    连霍麒都觉得不可思议,这是怎样的一个母亲?“所以呢?”

    这种话林润之回答的也挺艰难,她不是滋味地叹了几口气,这才说,“你那天没回来,我就很急,想出去找你,然后你叔叔就把我叫到了卧室,告诉我把你送寄宿学校了。你是我儿子啊!”她说起这个来,似乎也激动起来,涂着肉粉色指甲油的手,在霍麒面前摆动,“他凭什么不商量就把人送走,更何况,还是寄宿学校?”

    霍麒静静地听着,没打断,他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妈能够做到对自己的儿子不闻不问。

    林润之说,“我就跟他嚷起来了,然后他就说让我别那么激动,他不是针对你。他……他给我放了一段音频,就是你说你喜欢青林的那段。你叔叔那天特别严肃,我跟他认识那么久,同床共枕那么多年,没见过他这样的。他……他冲着我说,青林是要走仕途的人,这种事绝对不允许。”

    “我怎么可能想到会出这样的事儿?!”林润之似乎也很委屈,“明明一切都是好好的,你那么听话懂事,怎么能喜欢男孩子。可那有录音啊,我不得不信。我不是没反对过的,”林润之说,“我说那也不必送出去,告诉他不可以就行了,你从小听话不会再犯的。你叔叔觉得不放心,在一个屋檐下,万一要出事就是大事。他就是怕我反对,直接送走了。”

    这事儿林润之倒是没说谎,霍环宇就是跟他那么说的,不过话更露骨一些,他说的是,“霍麒跟你长得一个模样,父子俩的审美是会遗传的,天天见面时间长了真出事了怎么办?”

    霍麒就问她,“那你就同意了?一句怕出大事,你就这么同意了?”

    “我……你已经送过去了,我没有办法,难道跟他翻脸吗。”林润之试图告诉霍麒,她也尽心过,“霍麒,我是你妈,我不会不关心你。我问他是什么学校,我要去看看你,让他给我安排。他说是好学校,升学率特别高,不比你读的中学差,我看了资料和升学率,我这才放心的。”

    “我要求过看人!”她说,“他没答应。他说管的严格是一方面,还怕你这时候有逆反心理,不愿意找我哭诉,想要转出来。”

    “所以你怕他了,听着好就行了。”

    霍麒特不愿意听那句没有办法。这世上怎么可能没有办法的事情呢,霍环宇不告诉她,她不能自己问吗?林润之是她的亲妈,去学校问档案转出情况,谁能不告诉她。学校是寄宿,可又不是监狱,林润之到了那里,怎么能见不到人,一切不过是不敢违背罢了。

    因为不看他,他还是林润之的儿子。可违背了霍环宇,霍环宇就不一定是谁的丈夫了。纵然表面上看霍环宇对他妈情深似海,可实际上,巨大的背景差距他们一辈子都不可能平等,思维上就天生带着仰望。

    “霍麒,”林润之显然也有些怒了,她并不愿意让人这么揭老底。“我是你妈!”她又重复了一句,当然,她是知道这句空洞的话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它不能够抵消霍麒心中的愤怒,否则他也不会问出来。

    林润之试图跟霍麒解释,“你不能这么跟我讲话。我不是怕他,我是尊重他。而且我去了能怎么样,我接不回来你,你的档案已经转过去了,你必须在那里读书高考。还要面对你是同性恋的事儿吗?那就要说破这件事了。”

    林润之拍着自己的胸口,“这世界上没有哪个妈是愿意听到这个消息的,我受不了,我一手养大的儿子是同性恋。我接受不了!这才是最主要的原因,我不想去跟你讨论那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也不想听你说喜欢自己的养兄是多么情不得已的事情,我压根就不想讨论这件事。霍麒,你觉得我不去见你你很伤心,可你是否想过,作为一个含辛茹苦对你寄予厚望的母亲,我知道这事儿有多痛苦?”

    “再说,”林润之还有别的理由,“年少时的情爱谁知道是真是假,分开冷静,大家都不参与这事儿,说不定就回过神来改掉了。若是我去了,逼着你不准找男朋友,去喜欢一个女孩,你可能更逆反。这也是冷处理。只是……”她叹口气,“开始的时候没提,后面就没法说了,渐渐的就不知道怎么提了。”

    霍麒倒没想到他妈的理由竟然这么充分!

    他突然想到了于静。这个女人不也是在儿子十几岁的时候,就发觉了姜晏维不对劲了吗?于静怎么做的?姜晏维的小黄漫被发现了,她不露声色的藏了起来观察孩子,发现没什么事后就当没发生一样,半点没打扰姜晏维的生活。而当最近发现姜晏维喜欢男人后,她没有退缩,没有去怨恨为什么我的独生子是个见不得人的同性恋,辜负了我的希望,而是查资料找专家,最终选择支持。

    林润之知道自己性向后觉得不可接受,伤心难过甚至不愿见他,他相信。可他也相信于静肯定也有这个过程,同样的母亲,真的是差别太大了。

    霍麒不由笑了,“对,你都是理。当这件事没发生,当不知道我性向,当不知道我在里面日子过得怎么样,当不去想一个十五岁的少年突然被发配没有受到任何的精神打击,问也不问,一心一意地伺候着你的老公养尊处优地过了这么多年。等到我现在长大了,成功了,又开始痛诉我对你疏离,妈,你不是为我好,是为你自己好吧?”

    他一阵见血:“你的选择压根不是因为爱与恨,对与错,是利益。我十五岁的时候霍环宇强大,所以你跟随他。而后来我逐渐崭露头角而霍环宇却渐渐老去,所以你开始亲近我。”

    林润之顿时就恼了,“你放屁!你讲讲理,这事儿你有错在先。本来同性恋就不是光彩的事儿,你发现了自己不对劲,为什么不告诉去看医生?再说,青林是什么身份,你叔叔有多看重他,他那时候又没说自己是同性恋,一直跟宋雪桥关系那么好,你去跟他表白?你别忘了他才是霍家人,你姓郭!你叔叔有多生气你知道吗?他把你送出去已经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了,要是别人,你试试?”

    林润之也激动了,“你知道他怎么说的吗?没想到我放在身边养大的养子,竟然敢动我儿子。霍麒,这事儿你做得不对,你要承认。”

    霍麒这辈子最不爱听的事儿就是两件,一是霍环宇养大了他,二是他勾引了霍青林。如今,他妈全碰了。更何况,他其实并不再想听林润之的愤怒和不得已、委屈,他这么多年疑惑的只有一个点,他为什么去寄宿学校他妈知不知道。

    如今的答案跟他心中猜测几乎一样,他还有什么好问的,只是让自己更生气而已。

    “妈!”他打断了还想再说点什么的林润之,“不是我让霍环宇养大我的,我有亲生父亲,他有学问有道德他虽然不够富裕也能撑起一个家,他可以顺顺利利的把我养大,如果不是霍环宇勾引已婚的你,如果不是你婚内出轨,我不需要给别人当养子,不需要改姓霍,不需要来适应这样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霍家,不需要因为同性恋喜欢个男人就被转学到寄宿高中,不需要所谓的看你的面子,因为那是我亲爸。”

    出轨应该是触碰了林润之的底线,她几乎立刻吼道,“你闭嘴!父母的事儿轮不到你说!”

    “为什么轮不到?”跟林润之那张有些狰狞的脸比,霍麒的面容却平静得很,“因为太难看了吗?因为暴露了你攀龙附凤的本质了吗?因为你带我来霍家,有了更大的平台见了更多的世面吗?妈,你永远都不知道,我宁愿跟着我爸每年买一件新衣服坐在他自行车后面上着子弟学校,也不想跟着你。”

    林润之也是被气急了,上手就想给霍麒一巴掌,“你没良心!”

    可她已经老了,霍麒已经足够强大,伸手就抓住了林润之的手腕,让她的巴掌看起来不过是个笑话。霍麒点头说,“我的确没良心,我并不感激这个养我长大的家庭,甚至恨它!因为你们的结合原本就带着出轨的原罪。你问我的良心,妈,你对我爸有良心吗?何况,这里真的对我好吗?你口口声声说的勾引,妈你只觉得我办错事了,被罚了,又是同性恋走歪路了,那你一个做母亲的,是否来同我确定过一次,那是真的吗?”

    他突然说到这个,林润之一下子就愣了。

    “有录音啊。”她立刻找到了理由。

    对的,那条录音就是罪证,霍青林拿着它成功把自己赶走,霍环宇又拿着它让他妈相信都是他的错。

    霍麒几乎立刻就笑了,“录音又怎么样?录音只是表明我对他有好感,可能表明是我主动的吗?妈,你别忘了,我现在洁身自好,可霍青林却养了个江一然做地下情人。”

    林润之就愣在那里了,不敢相信地振振有词地反驳,生怕声音小点就落了下风,就真的错了,“他勾引你的?他为什么?不可能,他什么得不到?你原先跟他又不熟悉,也没得罪他,你们岁数差得那么大,又没有冲突!”

    霍麒一眼就看出来,她不相信,他回答,“因为他爸爸心里想着你,没有善待他妈。他同样憎恨出轨的你们,只是把起发在了我身上,而你还信他爸的话,认为我勾引了霍家娇子,任由他把我扔在那个鬼地方不闻不问。还给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因为我是同性恋所以不想见,而你嘴里最见不得这种事的丈夫呢,却明知道他儿子可能是同性恋,没有半点影响霍青林的人生。”

    “他们骗我!”林润之说。

    “妈,他为什么能骗你,因为你会根据利益做出最佳选择,你连去问真相的勇气都没有。上面所有的理由其实都是一个理由,霍环宇不想让你见我,不想说破这事儿。”

    屋子里静了下来,落针可闻。

    林润之退后了两步,坐在了霍麒床边的单人沙发上。

    说得太开了太清楚明白了,林润之连遮掩的理由都没有,反而坦荡了起来。她变得平静起来,又像是那个贵太太了。过了几分钟,她才开口,“你和你爸一个口气。”这显然说的是郭如柏,“这事儿是我对不起你。我……”她这时候才有点心里话,“我也觉得太严厉了,可他太凶,一副动了他儿子就是离婚也不退缩的模样,我没敢碰第二次。”

    “对,你说我都是为了自己好,我承认。可我为什么不为自己好呢。跟着你爸爸一辈子的日子看的到头,再厉害不过是个资深编辑,上奉养公婆,下抚养你,一辈子紧紧巴巴,到现在撑死有两套房。可如果跟着霍环宇呢,我是霍家的媳妇,过得又是什么日子。我的选择有什么错?”

    “你被转到寄宿学校,我听从霍环宇的意思,没有任何反应。可那又怎么样?你说得对,你住在那里还是我儿子,可我跟他翻脸,他老婆就不知道是谁了?要我四十岁重新开始吗?要我放着霍太太不做去离婚吗?我为什么?”

    “霍麒,你觉得这样对你无情,可我说句实在话,你是依附于我的,只有我好你才好!你是我儿子,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与我有血缘关系的人,我可能有对不住你的地方,可总是关心你的,你没必要抓着这些十多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不放,你现在不也很好吗?三房这个样子,对你更有利,你以后会更好,往后看行不行?”

    霍麒就知道,他跟他妈没有共同话题。他的那些年少苦难,在他妈看来都是为了过好日子而付出的代价,是应该的,是可以不计较的陈芝麻烂谷子,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又有什么说得清的呢。

    他平淡的说,“看样子我们谈不拢。妈,从今天起我搬出霍家,我们三观不和,还是离得远些比较好。再说,我和你丈夫原本就说得清楚,我不上商科不进霍家公司,便跟霍家没有任何关系了。”他看着林润之想说话,但是没给她机会,“该负责的养老我会负责,你放心好了。不过,我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你要不认我吗?”林润之质问他。

    “怎么会?我还是叫你妈,只是你说得吗,人总要对自己好,剩下才能管别人。我很介意曾经少年的生活,很讨厌这个地方,很厌恶霍环宇和霍青林,见到他们就想来点暴力,当然,也很不喜欢没有母爱的你。这对我不是可以忘记的往事,就跟霍环宇是你不能得罪的人一样,所以我们的选择都一样,不提不见。”

    都这样了,今夜霍麒肯定在这里睡不下去了,他其实也没想到,会这么快把话说开,以为还要住几天呢。他去拿了自己的大衣穿在身上,对着他妈说,“我去自己房子住,这屋子里的东西过年我就收拾过了,剩下的这些你扔了就是,我不会回来了。”

    “哦对了,妈!”他想了想还是要把姜晏维说出来,这是他的爱人,不需要偷偷摸摸的藏起来,“性向不会因为时间而改变,也不会你不问就会改变,我到现在也是同性恋。我有爱人了,也是男人,我们很快就会结婚。不过这样的婚礼大概不符合你霍太太的身份,你可以当做不知道。”

    他说完就开门出去了。

    林润之坐在那里,整个人都是懵的,她说不上来的感觉,后悔吗?没有,她这样的人即使全世界都抛弃了她,她也不会因为自己的选择而后悔。毕竟,她的选择换来了如今的好日子,无论是舍弃郭如柏,还是对不住霍麒,这已经够本了。

    可不后悔吗?也不是,她也难受,心也疼,有种直觉告诉她,你错了,你终究有一天会有报应,让她隐隐不安。

    好在,很快,保姆来敲门,“润之姐,要锁门吗?很晚了。”

    她又恢复成了霍太太,站起来摆出了平日的样子,“锁了吧。”

    霍麒下楼便开车去自己的房子,结果半途就收到了一条微信,他趁着红灯点了开,姜晏维坐在床上,穿这个睡衣,冲着他来了句,“哎,霍叔叔,这么晚了你睡了吧。我就是告诉你,我今天比昨天更想你,梦里记得来找我,穿那件西服,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