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第 79 章
    大概郭聘婷是真长进了,反正郭玉婷这次是气的不轻。看见那手机眼睛都瞪得跟铜铃似的,冲着郭聘婷来了句,“就你也敢算计我?”

    郭聘婷如今跟她名义上是姐妹,实际上却和仇人一样,两人早就水火不容了。她如今只是想在姜大伟面前做个样子,才拖到现在来收拾郭玉婷。她不屑地笑笑,冲她来了句,“我怎么不敢,我凭什么不敢?你除了年纪比我大,离婚没人要,还有什么比我强的。我告诉你,你早该认清楚,把你那些小聪明收一收,我就是比你好看,比你有福气,比你嫁得好,比你过得好。这一辈子都如此,你呀,就在你的泥坑待着吧。”

    她这是来耀武扬威的,说完就欣赏着郭玉婷的表情。

    姜晏维在门口略略站了站,发现两姐妹都是撕的状态,也没有什么别的,他对这两人是真不敢兴趣,扭头就回了周晓文的病房。

    结果一开门,就瞧见张芳芳正往外走,见到他周晓文连忙来了一句,“维维,帮我送送她。”

    说话间,张芳芳已经推门而去了。

    姜晏维立刻趁机同周晓文对口型,“你不能好好说啊。”

    周晓文在那儿说,“我说的挺注意的。你劝劝去吧。”

    得了,姜晏维只能又跑了出去,追上了等电梯的张芳芳。电梯里人多,他俩也没说话,等到到了一楼出了电梯往外走他才问,“说什么了?别生气啊,你知道那小子真不是故意的,他就是……”他摸摸头,觉得自己那么会说话也难以表述。

    张芳芳就接过了话茬,“就是什么呀,不就是感情的事儿没法勉强,他喜欢大几岁的姐姐,不喜欢我这种缠人的小丫头。这我都知道,他拒绝我多少次了,没跟你说而已。”

    姜晏维眼睛都瞪大了,这两人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干了多少他不知道的事儿啊。

    张芳芳瞧着他那模样就乐了,冲着他说了句,“你俩都不是好东西。”

    这话也对,姜晏维都没法辩驳,只能转话题,“那你来干什么啊。”

    “看看要当爸爸屁股都烂了的周晓文什么样啊,”张芳芳调侃了一句,然后才说,“顺便跟这一段暗恋说再见。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的大学申请可能要有结果了,家里决定了,如果过了就让我出去。”

    张芳芳的确高二的时候提过家里准备让她出国,可她不太想,所以也不积极。那时候姜晏维他爸妈正闹离婚,他全部的心思都在这上面,也就没多关心。他真没想到,张芳芳竟然还决定要走了。

    姜晏维就觉得有点不舍。周晓文和张芳芳,是他最好的哥们,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坚定的站在他身后,用各种方法帮他。如今真要分开了吗?就四个月了啊。

    不过他说不出什么不让去的话,毕竟出国读书挺好的,而且现在周晓文这样,张芳芳看着也心烦,走出去说不定就豁然开朗了。他点点头,“找个大帅哥回来。”

    张芳芳就拍他脑袋一下,“反正你和他那样的,我是不要了。”

    等着送走了张芳芳,姜晏维在大马路上略微站了站才又回了周晓文的病房。这小子还等着呢,见了他就问,“送走了吗?心情看着怎么样?没事吧。”

    都是好朋友,就算是谈不成也是关心的。姜晏维就把话说了,张芳芳八成没跟周晓文说,他还挺愣的,顿了一下才说,“这样也好。”然后呲牙咧嘴的动了动,来了句,“哎,咱们一班三剑客以后真的各自要走不同的路了。”

    周晓文也不用姜晏维问,就掏心掏肺地跟他说,“我跟苗苗都商量好了,这个孩子我们真要。她现在才一个月,到了高考就是五个月,肚子不明显。我俩都考秦城大学。上大学后她立刻休学,我就去我爸公司实习,从基层做起,慢慢地学习管理公司。我不是像那些男孩子一样,想要刺激才上床的,也不是为了嫌麻烦才不带套的,我是真的喜欢苗苗,也想有个家,她也是这样,她在家里过的也不幸福。”

    周晓文说的有点感伤,眼睛都红了,姜晏维递给他一张餐巾纸,他擦了擦,“我不想一直待在那个空旷的房子里,不想每天回家都跟着我妈一个人吃饭,一家三口一年也凑不齐,就算凑齐了,我爸和我妈说话除了钱没有别的东西,然后见天的听见我爸又找了哪个漂亮的女模特女职员女朋友,我妈又带着几个彩旗去打胎,我烦死这种生活了。”

    他说的是实情,别人都看他们光鲜,天生投胎技巧满分,可谁知道这里面的心酸。姜晏维拍拍他,“我知道,我理解。”

    然后周晓文就抬起了感动的脸,冲着姜晏维说,“我就知道你是我好兄弟,所以,在未来不确定的时间里,兄弟就靠你了。”他无奈的说,“我妈不愿意,我这些年存的钱都冻结了,你说我成年了怎么就忘了换张自己的卡呢。我爸倒是有钱,可他心粗,我也不能天天找他要啊。我俩要有个地方住,还要产检,苗苗没妈没人伺候她,她又怀孕又高考,得有保姆,生了要去月子中心,还有我俩还得请补习老师,反正都是钱,还有……”

    姜晏维被他气乐了,抹了抹刚刚因为感同身受而差点红了的眼圈,狠狠在他屁股上来了一下,在周晓文疼的嗷嗷叫的时候,一屁股坐他身边,说道,“你有话好好说,从哪儿学的招人眼泪这套!”他拍着胸脯保证,“我包了,就当给我干儿子干闺女的礼物了。”

    周晓文疼够了就乐呵,“不会让你吃亏的,我挣钱就还你。”姜晏维对此没接话,要是真在基层干,一个月从三千块挣,他养得起自己还是两说呢。不过他跟周晓文的关系,哪里是这点钱能抵的。他家出事的时候,周晓文对他出钱出力外加安慰,知道他谈恋爱还各种关心开解。这种朋友,加上张芳芳一个,这一辈子也不会多。

    姜晏维特别珍惜。

    这事儿说完,他俩又热气腾腾地讨论了会儿到底是个闺女还是个儿子的事儿,将姜晏维干爸叫霍麒什么的问题,然后就嘻嘻哈哈了一阵,周晓文才碰碰他胳膊问他打算,姜晏维就把自己国内读大学的想法说了,“应该会尽量往京城考,考最好的学校,做最好的医生。”

    周晓文听了难得安静下来,忍不住发了一声感叹,“哎,我们三真是不一样的路了。高三可真神奇啊。明明前一年还一模一样的,如今就要各奔前程了。”

    姜晏维嫌弃他说的太伤感,还给了他一个脑瓜崩,可等着告辞后,他慢慢走出医院,望着已经黑了的夜空,和夜空里并不算太显眼的星星们,那句话才泛起来,就是无边的感触了。

    如果他爸没出轨,他的高三应该是特别安全的一年吧,努力学习,照旧当个开心果,会选国内的大学,读完后不出意外都会回到秦城,每天回家吃饭,时不时会操心性向这个雷。

    如果出轨了没离婚,那他应该是挺痛苦的一年,家里时刻压抑,父母如同周晓文父母一样开始面和心不合,他应该会选择出国吧,毕竟眼不见心不烦。

    如果12月没有遇见霍麒,那他应该现在在学校旁边租房子,自己度过自己的高三生活,他爸偶尔会过来看看他,重复一下爸爸爱你但却无可奈何的谎言,他会在朋友圈或者其他人口中,听见他爸和郭聘婷幸福生活的消息,然后脾气越来越暴躁,变成他都不认识的另一个人,充满了发泄不出的愤怒与怨恨。

    幸亏,有了他妈的决断,有了霍麒。

    他还是现在的他,他努力学习,有个特别强大而理解人的妈妈,他出柜了,可没挨训,妈妈替他挡风遮雨,也为他做了最好的规划;他没有缺少人爱,他时刻都可以耍宝撒娇,连小直播这种要求都可以答应,霍叔叔宠他简直是没有底线。

    他是多幸运才有这样两个亲人。所以,难得感伤的姜晏维给他亲爱的妈妈于静女士,和最爱的人霍叔叔,一人发了条微信,“妈妈,我爱你,特别爱你。”“霍叔叔,我爱你,我要给你生猴子!”

    于静还在劝周晓文他妈万芳华呢,瞥了一眼挺乐,可没表现出来。

    霍麒已经回家了,正在吃单人晚餐,顺便跟秦海南沟通,正说着就听见有微信进来,他一边跟秦海南说,“好的,既然录音已经匿名寄过去了,晚上就送江一然过去吧,确保他的安全。”

    顺手就开了微信,第一眼的第一反应是,这小子又想干什么?

    秦海南那边回答他,“已经安排好了,你放心,江一然失踪的时间已经太长了,警察的目光已经延伸到了别处,这边只有王运一直盯着,如今他进去了,江一然出门很简单。”

    霍麒听着没问题,就应了挂了电话。然后看着那条微信,总觉得太危险,就当做没看见,愣是没回。

    姜晏维在门口很快就打了车,结果快到家了,两个人谁也没搭理他,他这个怒啊,他的表白有这么不值钱吗?然后一晚上狂做四张卷子,等着于静从医院回来,霍麒觉得今天没音啊,不对劲发条微信问问,已经累趴了睡觉了。

    这天晚上,江一然穿着件今天特别流行的长款黑色羽绒服,戴着口罩,跟着秦海南出门,因为是许多天来第一次接触到外面的世界,江一然从秦海南的房子里迈出踏到外面走廊第一步的时候,还忍不住原地踏了两步,然后来了句,“如果那天不是有你的短信,恐怕不会有这一步了。”

    这一层两家住户,是秦海南一并租下的,当然,用的是两个人的名头,此时走廊的监控关了,倒是并不怕有人瞧见,他说:“以后会更自由的。”

    两个人从消防通道直接下了停车场,进了一辆贴着黑膜的车,江一然按着事先叮嘱的,坐的后面的位置。然后一路向外开,到了离着刑警队不远的地方,秦海南就停了车,叮嘱他说,“我能帮你就到这儿了,前面就是,你自己想好了怎么说。利害我已经给你都讲过了,希望你明白。”

    的确都讲过,霍青林要杀他,他给霍青林留一份情面,替他开脱,霍青林没事了,也会是他死。唯一的生机,就是送霍青林去该去的地方,谋杀,就算是霍家,也不可能善了的,。至于他自己,如果可以的话,他会申请保护,然后出国——前两个月就有学校发来交流函,让他去当访问学者。

    当然,他也曾担心过,王运会不会替霍青林承担了这事儿,秦海南只是给他一句话,“你放心好了。”

    霍家这么厉害,秦海南为什么有这样的底气?江一然不知道。他也曾问过,但都被秦海南绕了过去,秦海南能告诉他的就是一句话,“这件事对你没坏处,你还有比死更坏的结果吗?”

    江一然想想,似乎真是如此,也就不问了。

    如今,他坐在车上,他对京城太熟悉了,知道用不了多久就会到刑警队,他离着解脱的日子就越来越近了。他从后门慢慢地看着前面开车的秦海南,终于问出了一句话,“我还能再见到你吗?你真叫秦海南吗?那房子你还会住在那里吗?”

    这十几天,他与秦海南朝夕相处,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人,更何况,还帮了他。

    秦海南借着红灯停了车,扭头看了他一眼,最终说,“看缘分吧。”

    江一然就还想再问点什么,可地方已经到了,秦海南找了个地方停下来,对他说,“过去吧,这一路上不用担心,有人在暗地里护着你,你只管进去就好了。”

    “好自为之!”他最后给了这一句话。

    江一然等了几秒,发现对方真的别的话没有了,有点失落的下了车。然后车子很快就开走了,他在原地看了几眼,等着不见了,才往前走去。

    这一路果不其然,没有出现任何问题,等着他走进了刑警队,门卫便有人拦着他,“你干什么的,找谁呀。”

    他说,“我来报案,有人要杀我。”

    对方皱眉,“那也应该去派出所,这里不符合规定。”

    他就说,“我叫江一然。”

    对霍家来说,这两天并不如表面上看的那么平静。律师提出的与当事人见面的要求,迟迟得不到回复。非但如此,江一然的这起失踪案全部由张玉生负责,而张玉生向来公正,有名的油盐不进,跟着一帮兔崽子跟狼的似的,不畏权势,又有林家暗地里护着,他们是半点摸不到边。

    而且,霍青林和王运的事儿不了解,霍青云的事儿调查组那边也迟迟没有下文,霍家虽然塞了个人进去拖慢了进度,可现实是,霍青林那边受困,霍青云反而不那么重要了,他们也开始了拖字诀——霍青云的案件涉及到江一然和霍青林,必须在查清楚此二人关系和经济来往后方能够在处理这件受贿案。所以,霍青云就先调查着吧。

    闹到了后来,事情又回到了江一然失踪案上,王运依旧成了这两件案子的重点。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件事已经不再是去年年尾的时候,霍家一个私生子闹出的小笑话了,性丑闻、受贿、谋杀外加霍青林这个霍家三代领头人的知名度,彻底让霍家成了让人侧目的存在。林家对霍家突然下手不符合道义,可霍青林的真实面目则更让人惊讶,虽然大家都知道,水至清则无鱼,可谁也没想到,这个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好孩子,居然这么不堪入目。

    因此,纵然不少人曾经多霍青林颇有好感,可依旧止足不前——投资也是有限度的,三十五岁的霍青林不过是刚刚崭露头角,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就说明他实在太不堪而且不够沉稳,不值当投资。如果这些是诬陷的,那么他的那些能力也都是传言,更不值得投资。

    所以诡异的,就形成了林家对霍家的围剿。

    林家阻挡了律师的探望,所以这四十八个小时,对于张玉生来可谓是无比珍惜,王运自然也被各种审讯。他这人当过兵吃过苦,对这些困难都不惧,唯一能让他动容的,只有他的亲人。

    所以,张玉生这两天都在这方面下功夫。王运倒是有所动摇,从神色中看出来,他开始进来的时候,眼神坚定,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而如今,提起他八十岁的老母,还有失去了孩子日后要孤老一生的老婆,他的眼睛里开始迸发出别的表情。

    只是还不够,还没有拿到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然而今天,突然就送来了,下午他就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快递,里面是一个u盘,就一段录音文件,晚上,江一然就出现了。

    他听了录音,再录了江一然的口供,整个人都是兴奋状态,进入王运所在的审讯室时,都有种激动。他坐在椅子上,看着眼前的男人,他已经将近三十六个小时没有睡过了,若是普通人,恐怕已经疲惫不堪,而这个人却依旧很精神。

    他调查过王运的档案,知道这个人当过兵,出入过深山老林,立过功,想也明白,受过怎样的训练,有多强的意志,同时也知道,他儿子出事后,凶手虽然没判刑,可没多久就死了,这中间有多蹊跷。所以他确定这人说的都是谎,他想撬开他的嘴说出实情,而不要揽在自己身上。

    当然,现在还没到那一步。

    王运现在都不承认对江一然谋杀,仗着进出入视频都删除,推断不能作为证据,大言不惭地说,他只是去保护江一然的。他甚至还给了个推论,“可能是做了错事,不敢留在这里了,所以跑了。谁知道躲在哪里去了。”

    人失踪了,现在没有找到,那么,什么可能都有。自然不能驳斥王运,可如今,就不同了。

    张玉生将自己的大茶杯duang的一声放在了桌子上,因为太使劲,茶水都来回咣当了一下,旁边做记录的同事帮他扶了扶,他一屁股坐了下来,看着王运说,“这会儿怎么样,想起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王运还是那副模样,“没有,该说的我都说了。”

    张玉生大口喝了一口浓茶,这会儿却没追着问,而且来了句,“我有个消息要告诉你,希望你听完后还是这么回答我。江一然出现了。”

    一句话,王运平静的眼睛猛然凌厉起来,他瞪着张玉生。他上过战场,杀过人,这些年又跟在霍家人身边,虽然是保镖,可总有一分气势在。若是别人,八成会吓到。可如今张玉生看他,不过是替霍家为虎作伥的一条狗,怎么会怕他?

    张玉生接着说,“江一然刚刚录完了口供,交代了当晚发生的事情,他说,”他顿了顿,“是你以保护他为名义敲开了门,然后试图杀他,他用灭火器反抗逃走。这也与我们的现场痕迹复原对得上。而且,也有目击者指认当天见到你进入江一然的房间,那时候江一然是安然无恙的。王运,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运恐怕万万没想到,江一然居然现在出现了。他哦了一声,应该是早想好了对策,不在意的来了一句,“哦,我就是去保护他的,跟他开玩笑,他误会了,就跑了。否则以我的身手,灭火器他也弄不过啊。”

    看他不见棺材不掉泪,张玉生也彻底点点头,“好吧。那听听这个!”

    他很快打开了手里的播放器,王运的声音在里面传了出来,正式江一然曾经听到的那段,事发后王运打出的电话,“事情失败了,有人给他报信,他恐怕知道我们的计划,事先在门口放了灭火器,我没准备,等脱身他已经不见了……他跑不了多远,我一定会处理好。”

    寥寥几句话,王运的神色便再也没那么轻松了,他的脸绷了起来,他有些不敢置信。

    张玉生问他:“你还想怎么说?”

    王运不是傻子,他知道,有受害者的指认,有目击证人,有他留在现场的痕迹,有录音,这件事跟他脱不了干系,恐怕跟霍家也脱不了干系了。

    他这些天不是没想过,有一天江一然出现了怎么办?他都想好了,宋雪桥替他给儿子报了仇,他这条命就是她的,她想要霍青林清白,自己就陪给她一条命好了。唯一对不住的,只有自己老母亲和妻子,可自己不承认又怎么办,霍家那么强大,能放过他?

    只能这么办,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他诧异,可心里到时有了点松快的感觉,警察查出来了,杀人主使者不是他,霍家也没法埋怨他了吧。只是这话他不能说,他依旧保持了沉默。

    可张玉生却瞧见王运把腿打开了,他在试图让自己轻松点,他心里自然有数。

    张玉生还想在突击,却有人猛然敲了门,他打开后发现是手下的另一个侦查员,此时这人一脸的兴奋,见到他说,“头儿,你来看。”

    张玉生很快就跟了过去,然后就发现一群人都围在电脑前,电脑里开着个视频,白天,在一个不算发达的城市,最边上有个人,他刚刚审问过的王运,他在买东西,找钱的时候抬了一下头。技术人员将视频定格在此处,能看见他的正脸。

    有人给他介绍,“头儿,这是费远死的那个城市,日期你瞧,正是费远死亡的前一天。这个王运身上可能还有一条命!”

    张玉生就知道,这事儿彻底闹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