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第 76 章
    于静又跟姜晏维说了说自己的考量,又问了问他想住哪套房子,也没吃饭,跟霍麒订好了明天下午六点放学后过来接姜晏维,就开车离开了。

    一下子,偌大的别墅里就剩下了姜晏维和霍麒两个人。

    这人也怪,要是平日里姜晏维嘻嘻哈哈地,屋子里就显得格外的热闹,可今天,因为双方都很沉默,屋子里就冷清的不得了。

    霍麒热好了菜,端着往餐桌走,路过姜晏维的时候,也没手空着,拿着脚轻轻踢了踢他的小腿,“怎么了,端菜。”

    姜晏维就毫不犹豫地跟挂件一样,从后面抱住霍麒的腰将脸贴在他后背上,不肯走了。霍麒没办法,只能戴着这超级大挂件走动。等着把菜放在桌子上,回去拿主食的时候,就听见姜晏维终于开口了,“没良心,我都要走了,就知道端菜。你都不想我吗?”

    霍麒哪里不想呢,可这次的分开是为了以后更好的在一起,他并不舍得让姜晏维跟着他去受罪,去接受别人的审视甚至是各种手段。他只希望这个人永远都能这么高兴的过日子,永远都能跟他撒娇耍赖花痴抱着他的腰依赖他。

    他拍拍姜晏维的手,等着他松开,就扭头跟这家伙正对,结果仔细一瞧,这家伙一脸的不舍,冲着他说,“以后你就不能每天见到我了!”

    霍麒看着都心疼,揉着他的脑袋说,“不是每周都看你吗?又不见四个月不见面。”

    姜晏维还是不高兴,嘟囔,“那现在还天天见呢。人家都是越来越亲密,咱俩就是越见越少。”

    他这就是不痛快找事儿呢,这是劝不了的,霍麒没吭声,伸手将人搂在了怀里。姜晏维挺顺从的把脑袋埋了进去。他也不知道明明他妈说的都那么明白了,一切都是为了他俩人好,尤其是为了他好,可就是不得劲。他一想着跟霍麒分开,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好像少了块似的。

    他将脑袋从霍麒的左胸口移到了右胸口,又从右胸口移到了左胸口,听着胸膛里男人的心脏砰砰砰的跳动声,还有喘息时胸腔特有的共鸣,不知道抱了多久,才开口,“怎么办?就是不高兴。我怎么不是个小挂件啊,直接塞在你口袋里跟着你就好了。”

    霍麒揉着他脑袋,“小傻瓜。”

    瞧着他也不愿意吃饭,霍麒就跟他说,“不想吃就算了,我也不饿,跟我上来,有点东西要给你。”

    姜晏维被霍麒拉着上了二楼,进的他的书房。他有点感觉,八成霍麒要给他个念想,不过这书房他都逛过了,除了书就是收藏品,什么清代的瓷器,国外的油画,还有一幅宋代的名画,反正都挺值钱的,看得出霍麒这些年投资不少,可并不适合他啊。

    总不能给他一件雍正年间的粉彩塞他怀里,冲他说,“每天看看这个就想起我了。”

    姜晏维是个天生乐观的性子,虽然这会儿心情挺沉重的,可这么一想,也忍不住勾勾嘴角,然后又沉下去了。然后霍麒就找到了东西,还好,是个巴掌大的盒子,什么瓷器都塞不进去,他将盒子放在了姜晏维手里,跟他说,“打开看看吧。”

    姜晏维就听话的把盒子打开了,然后就愣了。

    里面是个翡翠指环,马鞍形,正阳绿,他也是富贵人家的孩子,他妈就有好多翡翠,可他还得说,这色太漂亮了,好的扎眼。当然,更重要的是,这是个戒指啊。

    他看了一眼霍麒,心有点砰砰跳。

    霍麒就把指环拿了出来,姜晏维才发现,这指环竟是通体翠绿,肉眼几乎不可见瑕疵,想也知道价值不菲,最重要的是,这样的东西不容易见。

    霍麒就对他说,“这是从朋友那里买下的几块石头,这一块最好,其他的地方色和润度都差点,他们都劝我做个大件,可我就喜欢这水色,就让人做了个指环。原本是我自己戴的,可我一个年轻人,做生意戴这个,给人的感觉不够沉稳低调,所以就摘了。一直放着。这算是我唯一的一个戒指,送你好不好。”

    他说着,就把戒指给戴到了姜晏维的无名指上。

    当然,不算合适。霍麒比姜晏维高这么多,骨架就不一样,姜晏维戴着略微有点大,晃荡。可他也高兴,就跟心里的种子发了芽,长了叶,然后在他头顶开了一朵花一样。他用左右的手指头夹着,自己来回的看了看,忍不住说,“送戒指可就算订下了。”

    霍麒就笑了,拍他脑袋,“都这样了,难不成没给你戒指,原先就没关系吗?”

    姜晏维收了戒指心里美,心情已经好了,这会儿就又变成了平时的样,扭头冲他说,“那不一样,你都是亲亲额头,亲亲鼻尖,抱一抱,那普通人之间也这样啊。”说到这里他就得寸进尺地靠到了霍麒身边,抬着头用亮晶晶地眼睛看着他的霍叔叔,问他,“霍叔叔,订婚不是得有个接吻吗?就算咱们这是私底下自己办的,程序也不能太简单吧。”

    霍麒:……

    霍麒真是被这臭小子给打败了。他怎么能一刹那就从那么郁闷变成这么高兴呢?

    可是,望着姜晏维,他还是不忍心拒绝,于静实在是太了解他的儿子了,也太了解他了,这小子的确是爱腻歪爱得寸进尺,自己也的确是越喜欢越招架不住。

    姜晏维八成以为他不同意,还在那儿试图说服他,“你就不想亲亲我吗?你每天搂着我睡觉的时候,就不想吗?反正我是想的,叔……”

    他话没说完,就猛然被霍麒吻住了嘴,那个叔字连带着后面所有的字都吞进了肚子里,彻底没了声音。

    砰……砰砰……

    他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似乎越来越快,还有,霍麒的脸真的太好看了!

    在霍麒看来,那小子仿佛被惊呆了,眼睛瞪得大大的,直勾勾地看着他,像是个吓坏的小松鼠。他伸出手,遮住了他的眼睛……

    第二天,姜晏维就一副美得要冒泡的状态去上的学。因为昨天逃课的事儿,早自习老班就把他提溜出来,罚他站后面看书一上午。姜晏维居然挺听话,抱着英语课本就去后面站着了,一点磕巴都没打。

    周晓文看着那叫一个奇怪啊,第一节课一下就跑到了后排,跟姜晏维唠嗑。

    “哎,你这不对啊,逃课怎么还逃得挺美的感觉呢。”

    这时候旁边的人都上厕所或者出门活动去了,姜晏维瞧瞧左右没人,他站在犄角旮旯里,就放心大胆地小声跟周晓文聊天显摆,“我跟霍叔叔亲嘴啦!”

    周晓文简直被他酸的牙都掉了,不屑地说,“不就亲个嘴吗?我和师姐都超友谊了,小处男一个,这事儿也这么高兴。”他还上手跟呼狗头似的,揉了揉姜晏维的头发。

    处男这种称呼,但凡个男孩没有不郁闷的,这代表着魅力不够啊。姜晏维虽然没有那个心,可也怒了,把他手拍下去说,“少动,这里是霍叔叔的地盘。”然后就把衣服里穿着根银链子的翡翠戒指拉出来,在周晓文面前晃了晃,得意洋洋的说,“这个你有吗?羡慕死吧。”

    周晓文一瞧,眼都绿了。这家伙随了他妈,就是个财迷,在古董玉器这方面比姜晏维可懂行多了,这东西都不用多看,一眼就知道是好东西。他直接站起来了,“好家伙,霍叔叔真有家底啊。”

    然后没等姜晏维显摆完,他就反应过来了,“不对啊,这不年不节的,霍叔叔这么保守的人,怎么能主动出击外加送戒指呢?你俩有啥变动吧?这是棒打鸳鸯了,还是劳燕分飞了?”

    姜晏维简直……这人怎么这么可气啊!

    他不回答可周晓文又不是傻子,就看出真相来了,拿肩膀碰碰他,“说中了!”姜晏维也不是忽悠人的人,就哼哼了一声,“嗯,我爸妈都知道了。”

    周晓文就说,“那就是棒打鸳鸯连带劳燕分飞了。”

    “才不是。”姜晏维就把他爸妈的反应说了一遍,然后挺郁闷的说,“四个月啊,十六个星期啊,将近一百二十天啊,只能见十六面,万一哪天补课占用周末考试,还得减少。”

    周晓文还挺意外的,冲他说,“不错了,你妈多开放啊。要是我妈,肯定揍得我四个月下不了床,那可是一百二十天躺在床上。不过你爸真没关系吗?他这么不愿意。”

    姜晏维也不知道,来了句,“我妈应该能说服吧。”

    不过似乎姜晏维的话应了真,当天下午他妈去给他搬家,他爸没出现。他舅舅开车过来的,专门去开的他妈的SUV,就怕他东西多。结果姜晏维就拎出来一个登山包,虽然装的鼓鼓囊囊的,可一个人就能拎动,压根不用别人。

    于涛不敢置信地前后看了看,问他这个一季衣服都要塞满衣柜的外甥,“你别的东西呢?”

    姜晏维就挺大方的说,“这些就够穿了,缺的话我周末自己来拿就行。”

    “那你的小收藏呢。”于涛问他,“都不要了。”

    姜晏维就摸摸头跟他妈说,“搬过去也要搬回来,就放这儿吧,省的麻烦。”

    于涛就来了句,“艾玛,这生儿子怎么养出了生闺女的感觉。”被于静直接一巴掌拍后脑勺了,于涛当着霍麒的面,原本还想摆个舅舅架势的,这会儿彻底无语了。老实的将登山包提到车上去了。

    姜晏维压根没坐他俩的车,跟着霍麒的车走的,两个人显然是没腻歪够,到了楼下姜晏维还要拉着霍麒上楼认了门,又将姜晏维的房间逛了逛,才放了人。一边往楼下送,一边叮嘱,“今天周三了,你可别忘了周日,我中午放学,直接去学校接,省时间。”

    等他俩出了门,于涛牙都酸了,忍不住说,“静静,你也忍得住?这要是我儿子,我一巴掌就拍过去了。他俩男生谈恋爱还谈出理来了!”

    于静瞥他一眼,淡淡地来了句,“等你儿媳妇上门你拍啊。用我送你个电蚊拍吗?”

    于涛:……

    姜晏维将人送到楼下就上来了——楼下人太多,他再喜欢这种事也不敢露,毕竟人言可畏。结果一进楼道,正碰上他舅舅坐电梯下来。他舅舅见了他眼睛就亮了,把打了招呼准备进去的姜晏维直接拦住了,扯着人走到一边,于涛就问,“乖外甥,你这事儿了了,那钱……”

    姜晏维才想起来,他这计划不如变化快,舅舅这步棋白设下了啊。

    他一犹豫,于涛就怕变卦,接着说,“我也知道,你出柜这事儿我没给你出力,不过后面还有吗?姥姥姥爷那儿我也可以帮着劝啊。你看,”他开始哭穷,“你表哥的成绩不如你好,重点大学的希望五五分,以后工作也肯定一般,你舅舅我一个穷教书的,一个月工资四千,你舅妈三千。一个月的花费就三千块,你哥读大学还要钱呢。等你哥毕业,要结婚,连套房首付都攒不下,难不成他结婚结在这房子里啊。你们日子过得好,不能看着舅舅这样啊。”

    于涛说真的,是不靠谱,贪财势力,挺烦人。可也没多坏,不涉及利益还是站他这边的,姜晏维对他舅舅是喜欢的时候真喜欢,讨厌的时候真讨厌。不过有一点至关重要,他姥姥姥爷跟着于涛过啊,否则他妈当年为什么肯出钱给他换大房子,不就是为了老两口住的舒坦吗?可就这样,他姥姥姥爷的日子也不好过。年前不让出门留着伺候舅妈,年后是他妈在,他们才消停点。

    可他妈今天已经搬出来了,他舅妈又要显怀,表哥又高三,想也知道他们怎么折腾人。

    姜晏维眼睛一转,就想到个法。

    “钱不能给你,我妈那儿我也要不回来。”于涛就想说他耍赖,就听姜晏维说,“我名下倒是有秦城一号院的高层房,目前没交房,等我哥毕业,肯定升值,结婚错不了。”

    于涛就高兴了,“给房也行。什么时候过户去?”

    姜晏维就说,“这房子不能过户给舅舅你,我去做个公证,舅舅和舅妈你俩呢,要是对姥姥和姥爷好,不惹他们生气,尤其是我舅妈,不天天明着暗着给小话,掉脸子,让他们过得舒心。这房子就给表哥用,等着姥姥姥爷走了,就转给表哥。”

    于涛就不满,那股子痞气又出来了,“你这小子仗着有钱耍人呢!”

    姜晏维也不气,跟他舅舅一点点聊,“舅舅,你别觉得我故意拿套房子欺负你,咱们就事论事,我求你的事儿你没办,二百万我没理由给你,对吧。可现在我求你件新的事,然后付钱对不对?至于我毁约什么的事儿,去公证啊。我一不会为了套房子骗你们;二姥姥姥爷现在身体好不用你们伺候,以后不好了我和我妈都请保姆,你费不了多大力气;三是那是你亲妈亲爸,你不疼吗?我姥姥姥爷小时候也这样对你了?我这样做,你管不了我舅妈,给个理由劝她行吗。”

    十八岁的青年声音特别的清润,话一句句入得于涛耳朵,尤其是说到最后那条,于涛就彻底沉默了。然后来了句,“好。”

    ——————

    公、安、局。

    晚上八点,霍青林终于走出了那间办公室。

    拘传最长时间是十二小时,这已经是极限了。

    宋雪桥带着路路等在了院子里,瞧见他就迎了上来,宋雪桥关心的问,“青林,他们没为难你吧。”

    “没有。”霍青林这十二小时,除了开始张玉生问了他一次外,就再也没人打扰他。有人定时进来给他送热水换茶水,去卫生间也不限次数,只是有个人路上尾随。家里人送饭也是允许的,不过只有第一次允许宋雪桥进来了,后面都是别人代拿进来的。

    一点都没为难他,似乎,他们传他来是做的无用功。

    不过,他谨慎多年,自然也明白,这不过是看起来而已。他不做这行,不了解这种路数,但起码有一点可以确定,纵然这事儿是机密的,可依旧有很多人会知道,他霍青林被拘传了。那就代表着他的竞争对手们,他的仇家们,可以蠢蠢欲动地下口了。

    这个信号就了不得,更何况,谁知道他们还有别的想法吗?

    这种考量下,他并没有多聊的心思。路路缠了上来,想让他抱,他拒绝了,训斥了一声,“像什么样子。”他平时对这孩子极好,所以路路立刻就委屈了,眼泪就在眼眶子里打圈圈。宋雪桥连忙抱住了孩子,劝他说,“走吧,这儿训孩子也不好看。”

    霍青林左右瞧了瞧,问了句,“王运呢。他没出来。”

    提到王运,宋雪桥脸色微变,不过依旧面无异色地说,“他还没出来。你放心吧,他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此时霍青林已经坐进了车里,宋雪桥开车,密闭地空间里都是自己人,说话终于放心了,皱眉道,“他怎么可能没问题。他江一然失踪的当晚就在现场,地毯上还有他的纤维组织,他跟江一然有过搏斗,他跟谁说过?这个人不可信。谁知道他在里面,会说什么。”

    宋雪桥安静地开着车,并没有多言,就一句话,“他那是碰上了,给我说了,我怕你担心拦下了。你放心吧,江一然失踪跟他没关系的,他也不会出卖你。”

    霍青林猛然看向了宋雪桥,质问道,“他怎么会给你提前说,他是我的保镖!”他反应并不慢,尤其是对这样敏感的事情,“你们什么时候走的这么近了?”

    此时也不是瞒着的时候,宋雪桥就说,“不是走得近,是怕你多心我才没说。他儿子不是前几年斗殴死了吗?他想报仇,我给办的。怕你不愿意,用的我哥的关系,也没告诉你。后面也没来往,这次他八成怕你责怪,先给我打了电话。”

    霍青林皱眉,“不是他儿子调戏人家女朋友打死了一个打伤了一个,你管这事儿干什么!”

    宋雪桥一副好脾气的模样,“我这是为你。他天天在你身边,你不办,他生了二心怎么办。现在你放心吧,有这一层在,他那么重情重义的人,半句话都不会说的。”

    事儿都办了,霍青林能说什么。他皱眉道,“下不为例,你这事儿过了!”可心底终于放了一半下来。

    王运的确没说。

    张玉生对霍青林客气,对他并不客气。霍青林不过是拘传,叫过来问问情况,而王运是有了证据正式批捕拘留的,对他的审讯要严格的多。

    此时他已经在椅子上拷了十二个小时,不能吃饭喝水上厕所。他平日里特别精神,可此时却显得整个人都憔悴起来,胡子拉碴的。

    张玉生送走了霍青林,拉开门走了进来。

    王运显然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挺不屑地冲张玉生说,“怎么?这么牛人还是放走了吧。你们有本事怎么不接着关他啊。对付我有什么用。”

    这个王运嘴巴严得很,一句有用的都没吐露,是个硬骨头。对于江一然家的地毯上有他的纤维组织十二个小时只有一句解释,“我摔了一跤。怎么,去别人家里不允许摔跤啊,你们管得也太多了。”

    张玉生他们换了几波人,可拿他半点办法都没有。

    张玉生看了他一眼,伸手按开了头顶的灯,顿时,一束特别明亮的光打在了王运脸上,照的他眼睛发酸,他骂了声,“靠。”张玉生点点头说,“你自己想想吧!”人就出了审讯室。

    等他出了门,外面的同事就问,“怎么办,这是个硬骨头啊,看样子水火不浸啊。”

    张玉生就说,“慢慢来,他肯定有问题。”

    正说着,就听见在外值班的小刘突然带了个人进来,冲张玉生说,“张队,这有个人目击了江一然失踪的现场。”

    众人顿时抬起了头,一个文质彬彬地戴着金丝眼镜的精英男,站在一旁,冲他们有些紧张的说,“您好,我是江一然对门的邻居。他失踪那天我看见了。”

    景辰大厦。

    江一然问秦海南,“什么时候才能放我出去,一直这么待着不是个事儿啊。”

    秦海南放了手机,说道,“再等等,还不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