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第 75 章
    姜大伟哪里想到,自己想找个帮手怼霍麒,结果却给霍麒找了个帮手。于静那句“你不同意我同意”喊出来,他就怒了。

    等着于静说完,姜大伟就拍着桌子跟于静争论,“这是你当妈的态度吗?你查查改不了就改不了了,就放任他们在一起了,你负责点行吗?他才十八岁,他懂什么好不好的,说不定以后孩子长大了会后悔呢。万一他要想过正常人的日子怎么办?”

    于静就告诉他,“那就过。一个时间有一个时间的选择,他现在喜欢就是喜欢,难不成因为害怕他二十年后不喜欢,就阻止现在的他吗?你的法子才叫不负责。姜大伟这事儿我定了,你当爸的什么态度就改变不了。”

    姜大伟这是一天里连续被气,先有姜晏维指着他鼻子骂他,这会儿于静又怼他半天,最终居然来了个同意,还让他负责点。他是一片好心,可却是说不清了,姜大伟只能站起来,拂袖而去。

    不过离开之前,他还留了句话给于静,“从小你就宠他,可别的事儿能由着他,这种事你怎么也能由着他?于静,你别以为你现在当好人孩子感激你,等着过个几年你再看吧。”

    于静想说一句,你现在不当好人孩子也不喜欢你,可终究太噎人,她没吭声,由着姜大伟冲着霍麒又来了句,“你敢动我儿子,霍麒,咱俩没完。”

    说完,姜大伟就匆匆而去。

    因为愤怒,厚重的包厢大门被他狠狠地甩下,发出巨大而又沉闷的砰地一声。然后屋子里就剩下了霍麒和于静。霍麒是没想到于静会这么开明,他原以为于静足够理智,可毕竟是母亲,能够上来不怒,不吵嚷着你们不道德要分开,听他们说句真心话就不错了。

    可如今的于静,真是让他刮目相看。这种评价的提高,并非是因为于静站在他和维维一边,也并非是因为于静同意他们的事儿,而是因为于静对孩子的负责,这世界上口口声声说爱孩子的父母很多,可真正落实又能做到这个份上,还能理解孩子的父母,万中无一。

    更何况还是性向的事儿,他虽然不谈恋爱,可终究是个GAY,身边总有别的声音传到耳朵里,于静这样的,没有。

    应该说,他和姜晏维何其幸运,遇见了于静。

    他忍不住地说:“真是谢谢您的理解,我和维维一定不会辜负您的希望的。您放心,我会努力做到您说的,会护着维维成长的。”

    却不想此时于静竟是没有回答,而是扭过头来,用特别冷静地目光上下看了他一眼,霍麒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这事儿要不妙。

    果不其然,就听于静说,“这个还早呢,先聊聊正经的吧。霍麒,咱俩原先见过几次面,那时候的身份都是郭叔叔的儿子,所以我们了解也是基于这个关系来的,并不深入。既然你跟维维现在相互喜欢,我也不是棒打鸳鸯的父母,那么咱们就需要更深一步的了解,你自己是什么情况,什么时候发现性向的,谈过几次恋爱,为什么分手?看上维维什么地方了,他的优点和缺点是什么?你对维维的包容底线在哪里?对你们以后有什么规划?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你的爸妈和继父对你的性向是否知情,他们对你的影响有多大,他们是否支持你?”

    于静边说,就从刚刚的那一堆资料里抽出了一张打印纸,滑过桌面,推到了霍麒面前,“我的问题有点多,可都是作为一个刚刚成年的孩子的母亲,必须要了解的。记不住没关系,都在这上面,你可以对应回答。当然,你已经三十岁了,我猜想这些客观问题,不需要思索很长时间的吧。”

    霍麒瞧着上面工工整整的列出的十二个问题,终于发现,刚刚自己觉得姜大伟被怼很轻松是不对的,现在轮到他了。

    他这个丈母娘不是一般的厉害,这问题那叫一个细致,还用话堵住了你想想再答的可能,以后的日子……

    霍麒可以想象了。

    不过现在,他还是战战兢兢的解决目前的问题,前面都好回答,他十五岁发现喜欢男生,那不过是一场暗恋,没有真正谈过恋爱,自然也就没有分手和分手原因。看上维维的地方就说得多点,“特别温暖热情,小太阳一样,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就是见不到就想,想到了就想笑,忍不住嘴角都勾起来了。明明很忙的一个人,平时连吃饭都跟打仗一样,可是却舍得抽出时间来跟他聊天,跟他开视频,他的每条微信都会忍不住看,忍不住回,他的行程心里一定要有数,超出时间人不到就会担心。虽然嘴巴上常说你脑子里天天想的都是什么啊,理智上也懂得要注意分寸,可是对于他的亲近却是渴望的,欢喜的,特别的言行不一。为了他想要更强大,成为替他遮风挡雨的那一个,希望他永远不受这些外物的纷扰,永远都那么高兴快乐,在我身后躲着就可以了。”

    霍麒作为一个理智的男人,并不会说情话,更何况当着丈母娘的面,他说的就是他能想到的,并不是因为于静才这么说,而是真的就这么想。

    这番话要是姜晏维听见了八成要高兴死,可如今于静似乎并没有什么反应,让霍麒有种大学时,面对教授的感觉,不由自主地就紧张起来,多少年都没有出汗的手心,这会儿都湿乎乎的。

    如坐针毡!

    他直接向下说去,姜晏维优缺点太明显了,热情大方却又不够稳重,他对姜晏维能有神马底线,他的底线就是不想跟他分开。至于以后的规划则更两个人也商量过了,“维维目前两条出路,一是留在国内读本硕博,二是出国留学读书。无论他去哪里我都希望陪着他,当然,国外的话可以会经常回国处理公司的事儿,国内的话就可以直接去他上学的城市。”

    “我的亲生父母,”这会儿却是谈到了最重要的问题,“他们并不知道,爸爸那边因为各种您知道的原因,目前还没有联系。妈妈那边是因为没告诉她,不过这些我都会提前解决,不会让维维面临这个困扰的。”

    等着回答完最后一个问题,霍麒才终于吐了一口气。

    他现在真的怀疑,跟姜大伟在一起的时候,于静并没有真正的释放自己的性格,否则的话,这样缜密而又妥帖的女人,姜大伟是疯了才会离婚,还是为了郭聘婷那个除了脸蛋身材什么都没有的女人?

    于静这时候才放下她的手机,开始回复霍麒,“没有恋爱过,虽然没有过往糟心事可也等于没有经验,两个初恋的人在一起可能更激情也可能更没数,不加不减吧。你清楚维维的优缺点挺好,可包容没底线不好,没有底线的爱是放纵,终究有一天你们会不平等,从而不相爱。你对未来的规划还不错,不异地是最重要的,否则再美好的爱情也抵不过距离的长度。不过你父母,这是大问题,维维这边有我,可你确定你母亲会这么宽容吗?你是准备跟她说还是瞒着呢?”

    霍麒的冷汗就流下来了。

    他自然是有规划的,连忙说,“准备说,不过需要一段时间。”的确,霍家的事儿如今正在进行中,等着差不多了,他就会跟他妈说离开霍家和自己性向的事儿。

    于静点点头,“这倒是,这种事不是一蹴而就的,总要慢慢来。”霍麒提着的心愣是没半点轻松的感觉,他算是知道这位丈母娘了,肯定还有话说。

    果不其然就听于静说道,“大伟虽然反应过激,不过有个地方他说的对,我认为你们暂时是不适合住在一起的。”她看霍麒要解释,立刻拒绝道,“你不用先否认,先听我说。第一,维维的性子,他腻歪粘人还得寸进尺,我知道你懂得分寸,可他不懂,你能坚持多久?第二,维维高三需要专心,你也有一堆事情需要处理,这是你们在一起的基础,恋爱不是跟对方黏糊就行了,是会努力把自己变成更好的人不是吗?怎能不考虑未来呢?第三,你们满打满算如今在一起也不过一两个月,感情是否深厚是否经得住考验都不知道。”

    于静的确说对了,霍麒真的是越来越招架不住那小孩了。原先他可以冷静地上楼睡觉,而如今,那小孩抱着他的腰跟他撒娇说没你太孤单睡不好,他就心软了。这样下去,擦枪走火是肯定的。再说,他妈看着柔弱其实性子颇狠,霍麒觉得自己的性子有八成是随了她了,如果开诚布公的时候姜晏维在身边,的确很容易成为靶子。

    霍麒是个很理智的人,从没有听我的就对,听别人的就不对的观点。他的确被说动了,可又有点舍不得,“您想怎么办?”

    “我这几天都在处理生意上的事情,目前已经差不多了,移交给了别人。维维这最重要的半年,我来陪着他。你去处理你的事情,当然,你有探视权,他放假的时候也可以带他出去玩。如果高考结束,你的后顾之忧处理好了,你们还想在一起,那么我给你们买对戒。”

    这个女人牺牲并不小,生意开始要投入多少钱,如今说断就断岂是短时间就能找到人接手的,唯一的可能就是亏大本。更何况,这并非只有钱的问题,更多的是事业,于静人到中年,摩拳擦掌要做的事业,她自己砍断了。

    于静能为姜晏维做到如此,他又有什么不放心的呢!霍麒望着他,心下权衡半天,终于点了头,“我同意。但这事儿如果维维不同意,那我也不同意。”

    于静对他这态度还是特别满意的,就说,“这事儿我来办。对了,你叫我于阿姨吧,我大你十六岁,这个称呼也受得起。省的说话不得劲。”

    于是,去学校拿了书包,被周晓文一顿狠捶,回家嗷嗷待哺等着霍麒的姜晏维,开门的时候就突然发现,他要扑过去的时候,他家霍叔叔喊了一声,“于阿姨,请进。”

    姜晏维差点没吓到,于阿姨,不是他妈吧,这称呼换成这样,这是同意了?

    果不其然,没两秒钟,门口就出现了个特熟悉的人,穿着蓝色大衣,烫着长波浪卷的头发,八成觉得他半天不吭声,上来就问他一句,“傻儿子,不欢迎啊,连妈都不会叫了。”

    姜晏维哪里敢啊,连忙谄媚的说,“没有,太漂亮了,这新作的发型吧,你怎么大正月里还换发型啊,前几天还没呢,也不怕我姥姥说。”

    “我又没有舅,什么时候不都一样啊。”于静这是第一次来,往屋子里走了走,霍麒这房子装修的特漂亮,她见多识广,可毕竟是个女人,家居就没有不喜欢的,自然多看了两眼。然后就瞧见了四处都是姜晏维的东西。入门的鞋柜上是他的书包,沙发上是他的外套,手机扔在茶几上,还有那些曾经在他屋子里的小摆设,现在集中放在了客厅的一个绿色小玻璃柜里。

    姜晏维多精啊,立刻扯着他妈介绍,顺便给霍麒打眼色,这是怎么回事啊。

    霍麒又不能跟他说,只能装没看见。姜晏维都觉得自己眼睛酸了,也不知道个原因,只能作罢,带着他妈转了个遍,然后他就发现他妈特注意他的东西,姜晏维就有点后怕,幸亏将屋子里收拾了,他也不再霍麒房间睡了,这要是发现了,竹笋炒肉八成都止不住。

    转了一圈,就到了姜晏维的屋子,他妈才开口,“维维,你陪我在这儿坐会儿,妈妈有话给你说。”

    姜晏维就心里乱扑腾了,这是答应了给考验呢,还是没答应过来弄他回去呢。霍麒趁机说去热菜,临走的时候终于给姜晏维一个ok的手势,姜晏维眼睛一亮,就知道大警报解除啊,不过小警报还在,他皮依旧紧着。

    屋子里很快静了下来,于静没说话,一副不怒自威的架势。姜晏维瞧着他妈这样,就想起了从小落在他屁股上的扫把柄,屁股就疼。忍不住就先开了口,“妈,你知道了。”

    于静在他面前特有架势,嗯了一声没说别的,就看着他。

    姜晏维哪里受得住啊,忍不住就软了,蹲在他妈腿前,跟小哈趴狗似的,跟他妈说,“我让你伤心了是不是?你挺难受的吧,好容易养大个皮小子,却想跑去给别人做媳妇了。妈,”他拿手摇着他妈的腿,“我就是怕你知道才不说的,我自己早就知道了。我怕你伤心难过,怕你气得上嫌弃我不争气,你怪我我知道,可求你别太怪我,我真的努力了,我寻思要是长大了能改过来就好了,可后来……”

    他就说不下去了。

    于静替他接下去,“后来看到霍麒了,就发现改不了了。”

    姜晏维将脑袋放在他妈的膝盖上,挺不好意思地说,“他好看啊。一眼就看上了,然后又住在一起,越处越发现怎么能有一个人让我这么喜欢,然后……你也别怪他,都是我去缠着他的。让他帮我看卷子,有事就打给他,那时候不是跟我爸天天闹不好吗?时间久了就近了。都是我主动的。”

    于静摸着他的狗头,手下温柔可嘴巴里不饶人,“你也好意思说!”

    姜晏维就蹭蹭他妈的手心,“不是跟你才这么说吗?跟我爸就不会说。对了妈,你这样是不是答应我俩了。”

    于静就问他,“你怎么知道?”

    姜晏维就冲着他妈嘿嘿,“你要是不高兴,进门就拿鞋底子打我了,还能让我陪你逛屋子,在这儿嘟嘟囔囔的。妈,你真是太好了,我怎么这么幸运,有你这么好的妈妈啊。我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全人类外加全宇宙。”

    姜晏维这人,只要是他想,说起好听话来就没有不喜欢的,“妈,不过你放心,虽然我喜欢男生,可我不会让他养我的,我也会努力的,好好学习,考最好的大学,做个好医生,让你骄傲,当然,赚钱肯定不如你多。妈,我从小都喜欢死你了,我肯定得特别孝顺,以后你跟着我过日子,就是乐就可以了,我上下班后都回家,陪你唠嗑陪你看电视剧,等着有假期了我就和霍麒带着你全世界乱转。而且我保证,霍麒比我爸强,他会对我很好很好的。”

    明明是亲儿子喜欢男生,特别生气郁闷发酸的事儿,于静却发现,自己这么听听怎么挺美的。她哭笑不得的瞧了瞧在她膝盖上不起来的家伙,发现自己坚定的想法是对的,儿子快乐就好,终于松了口,“好。”

    姜晏维简直太兴奋了,差点跳起来。不过随后就被他妈一句话给打趴下了,“不过高考前,我都会陪着你,你要搬过来跟我住,当然,放假可以和霍麒出去玩。”

    这简直是晴天霹雳,姜晏维都快哭了,“妈,我挺好的,不用你回来,你不是要做事业吗?我还等着以后当女富豪的儿子呢。”

    于静反问他,“事业没你重要。”

    姜晏维瞧着不行又来,“妈,我保证不乱闹腾,你就让我跟霍麒待一起吧,我天天都想他呢。”

    于静反问他,“你不想我?”

    姜晏维遇见祖宗了,自然没办法,垂头丧气在那儿不吭声了,于静就跟他说,“这是我唯一的条件,维维,过了这四个月,你们愿意结婚都没问题。霍麒说他同意但听你的,维维你好好想想,也可以跟霍麒交流一下,我们已经开诚布公地谈过了。明天放学前打电话给我。当然,结局都是一样的,你同意,你学习偶尔见见他,不同意,那对不起,你也得跟着我。”

    于静说完就站起来了,她往外走,就感觉自己小腿被抱住了,低头一看,她儿子特可怜兮兮地抱着她小腿,冲她说,“妈,你这是作弊,选A,转个圈选A,有区别吗?”

    于静就说,“哦,你不觉得多个选项看起来自由点?”

    姜晏维那个郁闷哎,可也知道没法,这比他爸不同意还转学强多了,不就是从同居关系改为走读恋爱关系吗?他提了最后一个条件,“只要我成绩好,就不能不让我们往来。说话得算数。”

    于静点点头,“只有周末,其他时候不行。”

    姜晏维咬牙应了,顺便吐槽表示不满:“好。不过妈,你不可爱了。”

    于静一脚把姜晏维从小腿上甩开了。

    京城。

    霍青林一个人待在办公室里,张玉生来问了他那一次,他拒绝回答后,便再也没出现过。他毕竟是霍家人,又是有职务的,张玉生就算有豹子胆也不可能对他使用审讯的那套技术。可他也知道,此时保镖王运八成正在接受审讯。

    王运到底干了没干?

    纤维组织的事做不了假,王运就算是上楼找江一然,也不可能在他家地毯上留下什么。可如果是真的,王运干这事儿并没有告诉自己,霍青林身上有股子寒气冒出来,王运不是自己的人?他到底为谁效力?他这是要弄死自己吗?

    任谁信任一个人十多年,将自己的安全全然放在对方手上,这时候也不可能不害怕。可霍青林终究是有脑子的,王运这么多年都没出手害人,还救过他,这说明对他没有危害。而弄死江一然,现在看来是一个给他挖开的大坑,可放在当天,却是断绝了那张画与他的联系,虽然手段狠,可却管用。

    那这是为他好?他可不相信王运能为了自己自作主张去杀人——再忠心的保镖都不会这么干,因为不但不会受到奖励,而且说不定还会惹事,王运不该不懂。那是他背后有人?可是谁呢?

    霍青林将家里人一个个推了一遍,都不像。他爸倒是能命令王运,可不够果决,做不来这种事。宋雪桥就更不可能,她一个女人怎么可能轻易杀人?再说,王运也不听她的。谁呢?

    正想着,门被打开了,宋雪桥走了进来,提着饭盒,一脸担心地问他,“青林你没事吧,家里人担心坏了。”

    门很快关上,屋子里就剩下他俩,可霍青林怕有监控也不敢多说,就问了一句,“什么时候放我出去。”

    宋雪桥用爱慕的眼神狠狠地盯着他,仿佛生怕他跑了,“你放心吧,这事儿跟你没关系,谁也扯不到你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