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第 71 章
    姜晏维办完事心里就轻松多了,他舅舅虽然多数时候不靠谱,但是看他妈的表情绝对是一把好手,他妈要是发现了,他舅舅绝对能看出来。再说,事发后,他舅舅也能帮忙顶一顶,他妈太厉害,他实在是怕霍叔叔招架不住,多心疼啊。

    至于他自己,从小挨打惯了,甭管是竹笋炒肉还是关禁闭,他受得住啊。

    当然,这么一想怎么都挺坑舅的,所以吃饭的时候,姜晏维愧疚地给于涛夹了好几次猪蹄,都把姥姥看糊涂了,说他,“维维,专门给你做的,你吃,你舅舅四五十岁的人了,还不知道吃菜吗?”

    姜晏维就哄他姥姥:“这不是在舅舅家吃饭,讨好他吗?”

    好歹于涛也配合,“我自己来自己来,”说着夹了个最大的给姜晏维,“来来来,外甥,给你个大的。”姜晏维也怕太露痕迹,啃着猪蹄不吭声了。

    然后就听见哐当一声,他表哥不高兴扔了筷子进屋去了。

    他姥姥说话的时候,姜晏维就瞧见表哥表情不好看,显然又小心眼了。两个人从小不对付,没少打架,岁数差不多,表哥壮点姜晏维灵活点,胜负五五分。等着大了,倒是不打架了,就开始在舅妈的教育下,觉得他是纨绔子弟,看不上他了,反正到现在,他俩都没法正常交流。

    他气走了舅妈就跟进去了,姜晏维毫无心理负担的把一盘子猪蹄都啃了,然后又试图打包锅里的,结果被他妈镇压了,“甭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找事呢,熊孩子,赶快回去吧。”

    没办法,姜晏维只能空手出门了,坐上车他又问了问霍麒下班了没,知道他还在公司,就直接去了霍麒公司。霍麒忙的要死,也没时间管他,他就在一旁一边做卷子一边瞧着他家霍叔叔傻乐,霍麒忙碌中间偶尔抬起头,就能瞧见他那花痴样,不得不说,心底就有种高兴蔓延开来。

    不过也就一会儿,姜晏维放假玩疯了,刚刚开始高三模式肯定有点倒不过来,已经趴沙发上睡着了。霍麒早就瞧见了,过来瞧瞧英文卷子做了一半,他睡觉手里还拿着笔呢,就挺心疼的,也舍不得叫他,将自己的大衣给他披上了,顺便把空调调高了,接着忙。

    霍麒这是楼盘要加推,等着忙完都已经夜里十二点了。彭越往后看了看就说,“我把他叫醒吧,睡得跟小猪似的,可真熟。”

    霍麒就阻止了,“不用。叫醒了睡不好了,高三太累。”说着,他就走了过去,姜晏维已经从趴到仰着了,黑色大衣里露出张白色的脸,眼下有淡淡的黑眼圈,显然是这两天熬夜所致。霍麒心底一片柔软,哪里舍得叫醒他,直接上了手,从姜晏维的脖子膝盖后面穿过去,将人抱了起来。

    姜晏维居然真没有醒,大概是感觉到不舒服,稍微动了动,然后就把脸贴在霍麒胸膛上,嘟囔了两声接着睡了。

    彭越简直看的都呆了,眼睛都直了,他作为贴身助理,自认为很了解霍麒了。他这老板有本事有能力,就是感情淡漠,对谁也不热情,跟他妈关系也一般。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这皮小子了?

    只是他可没时间多想了,霍麒等着他开门呢。

    彭越连忙去开了门,然后一路在前,还去开了车门,瞧着他家老板跟抱着个大宝贝似的,小心翼翼的将人放进了后车座里,然后把那件好几万块钱的大衣胡乱的塞在他身下,就为了不掉下来别让姜晏维冻着。

    他也是富裕人家出身,可看着还是肉疼。

    因为姜大伟的关系?应该是这样,否则怎么解释啊。彭助理这么想。

    等关了门,霍麒也没解释的意思——彭越是他的总助,是最值得信赖的人,所以他可以很放心,只是也没到主动告知的地步。他又将工作的事儿叮嘱了两句,就开车离开了。

    等着到了家里,自然又是这么一趟,不过这次除了抱他进屋,霍麒还顺便给他脱了衣服——大冬天穿的太厚了,睡觉怎么也不可能舒服。脱到毛衣的时候,姜晏维迷迷糊糊就醒了,霍麒轻声跟他说,“我给你脱好衣服你睡觉。”

    大概是怕耀眼把他惊醒,所以霍麒就开了一盏台灯,姜晏维挣开眼皮,就瞧见昏暗的光线下,霍麒一脸认真的模样。忍不住就说,“你可真好看。”

    霍麒就笑了,用一只手护着他的脸,将毛衣给他脱下来,收手的时候刮了他鼻子一下,“花痴。”

    姜晏维就乐了,直接上杆子抱住了人,“就是花痴你吗!别人都不要。”

    霍麒由着他蹭了会儿,也由着他将自己的衬衣扣子都蹭开了,瞧着时间差不多了才说,“睡吧,别闹腾了,清醒了就睡不着了,现在上课这么早。”

    姜晏维不肯松手跟他说悄悄话,“我今天把咱俩的事儿告诉我舅舅了,”霍麒就算沉得住气也吓了一跳,好在姜晏维没卖关子,直接说,“我把他拉下水了,舅舅答应帮我刺探军情,有情况的时候也会帮忙说服我妈。嘿嘿,舅舅在前面挡着,你就会好过许多。我舅舅别看不靠谱,这方面还是很厉害的。”

    霍麒真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不声不响地干了件大事儿,他揉着姜晏维脑袋说,“你舅舅愿意啊,你这么坑他。”“嘿嘿,”姜晏维在他怀里笑,“坑坑就习惯了,反正是舅舅吗?不过除了不靠谱贪财,他关键时刻挺好的。”

    霍麒就见过于涛一次,是过年从京城回来,瞧见他在路边等姥姥姥爷,没说过话,所以也不知道于涛什么性子,只当他家里人都这么相处,便点点头,“我知道了,睡吧。”

    姜晏维赖皮不起,脸贴在他怀里跟他商量,“这个点我妈肯定来不了,你陪我睡吧,没你我睡不好,这两天老梦见我妈知道了,要揍我。”

    姜晏维要是闹腾着跟他睡,霍麒真是不能答应,可都这样说话了,他怎么拒绝的了。只能点点头,“我洗漱完了过来。”

    客房的床没有霍麒主卧的大,一共才一米五宽。霍麒一上来床上的空间就少了许多,姜晏维直接滚进了他的怀里,手放在胸膛上,腿搭在他大腿上,来了句,“这才对。”

    霍麒:……

    霍麒也感觉这才对,虽然同床共枕的时间一共就两晚上,可是有了个热乎乎的人,怎会再愿意一个人固守孤单呢。

    有了于涛的帮忙,姜晏维就觉得的确方便迅速了许多,譬如他知道他妈最近倒是没提他,可是跟周晓文他妈打电话的时候,还打听了霍麒,问霍麒的口碑传闻。还有姥姥说喜欢霍麒的时候,他妈居然还跟姥姥讨论了一下,姥姥到底觉得霍麒哪里吸引人。姜晏维听得那叫一个心惊胆跳,他妈这是要干什么,到底知道不知道啊。

    可于静就是憋得住气,姜晏维都觉得这种事要是自己知道了,还不得上来就问,可于静啥都不说,连于涛都跟姜晏维说,“你妈这是从哪儿学的啊,太不漏声色了。以后我可不惹她了。”

    倒是姜大伟,这几天终于消停了一会儿。

    姜宴超的病稳定了,就不需要再住医院了,直接接回了家,张桂芬虽然很讨厌,但照顾孩子却是一把好手,外加月嫂帮忙,就游刃有余了,不需要姜大伟分神。

    姜宴超的病,姜大伟倒是还没说,一是这孩子究竟是什么程度,还得再大大再说,二是眼前平静的日子得来不易,他总是不忍心打破,就想一点点往后推推。

    至于郭玉婷和张林这一对,这两天安静了许多,不知道是发现此事不可为而放弃了,还是有新的打算。姜大伟也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他手头有人派出去打听,结果就听见了张林他姑姑姑父回来的消息,这一家姜大伟倒是也认识,似乎生意做得也可以,可前几年就收手了,跟着女儿移民国外了。

    张林家帮着姑姑一家看守房屋车子,也沾了不少光,他们一回来自然是要全家接待的,张林也就没时间跟姜大伟闹腾。郭玉婷倒是没回去,不过应该是觉得没张林缠着,她说话姜大伟也不听,所以也老实了。

    姜大伟有了空,自然就要去公司看看——十五都过了,他还没见人呢。虽然公司运转他不用担心,但终归不是个事儿。

    到了公司自然是忙,跟各位高层见个面聊两句,再处理一下当天的事物,等到了中午头才闲下来,秘书已经将订好的餐送过来了。姜大伟原先不喜欢安静,还喜欢找人一起吃饭,而如今却是难得有安静独处的时光,交代秘书不准别人打扰,就关了门。

    结果吃了饭睡了一觉,秘书就敲了门,送上来一堆文件,顺便手里还拿着个快递,对着他说,“董事长,这是保安送上来的,说是寄给维维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寄到这边来了。大年三十就寄过来了,这几天您不在,没拿给您。”

    这种东西其实应该直接送到姜大伟家里去的。可是最近他家里事多,别人不知道私助知道的,哪里适合没事上门拜访?而且寄来这么久姜晏维也没催,显然是不重要的东西,就让留着等姜大伟上班再给了。

    姜大伟一听也挺奇怪,就接了过来,轻飘飘的,应该是文件。他顺手放到了一边,可过了会儿,终归觉得不对劲,要是姜晏维认识的人,应该知道这小子从来不在外说自己的身份,快递都是到家的。而且他又不来这边,寄过来干什么?难不成是给他的?

    要知道公司这么大,如果是直接寄给姜大伟的东西,都会有秘书代为收发,不重要的是到不了他手上的。也就只有写了姜晏维的名字,别人才不好拆开又必须拿给他。

    姜大伟直接就撕开了,结果里面的东西一抽出来,他的脸色就变了,掉落的是两张视频截图打出的照片,大概是高清摄像头的原因,里面的人拍的一清二楚,是霍麒和姜晏维!

    这应该是在路边停车被抓拍的。霍麒坐在驾驶座里,姜晏维扑在他怀里,这都不算什么,男人之间拥抱很正常。不正常的是他俩的姿势,他家维维是把脸冲着霍麒的脖颈的,在如今看过来,就像是姜晏维在亲吻霍麒的脖子!

    他也是个男人,他能接受拥抱,可绝对接受不了有个男人把脸埋在他脖颈里,这种姿势实在是让人不得不多想!

    更何况,这上面还有抓拍时间,他一眼就认出来这是那天,郭聘婷和郭玉婷姐妹俩在院子里打了起来,他觉得丢人难受没地方说话,来找姜晏维聊天,他儿子怒吼着告诉他再也回不去了那天。

    他实在是记忆太深刻了,甚至瞧着这个时间点就知道,这是姜晏维气呼呼的从茶楼出来,他俩就见了面。霍麒有多忙他是知道的,霍麒对人有多疏离他更是知道的,如果说霍麒在路上看到姜晏维有危险,停车救了他他信,霍麒看着姜晏维委屈,感同身受留他住下他也信,可是时时刻刻出现在姜晏维身边,还这样安慰他,他不信!

    他几乎立刻坐不住了,站起来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他抓着照片的手都是颤抖的,越想越气!

    就算现在关系一般,那也是他从小养大,血脉相连的儿子啊。他作为一个父亲,期盼着他快乐成长,期盼着他事业成功,期盼着生活美满,没有一丝一毫的挫折,顺遂地走到人生终点。他怎么可能接受他的儿子喜欢男人的事实呢!

    当然,比起姜晏维,他更生霍麒的气。他把儿子交给霍麒,是为了让他脱离家里的环境,可以更安心的学习,霍麒也答应得好好的,是让姜晏维在他那里缓和一下情绪,可不是让霍麒来跟他儿子有这种……这种他都不敢想的关系。

    他并不愿意这么想,可是这两张照片让人不得不想,更何况,寄快递的人是什么想法,总不能是为了让他看看霍麒和姜晏维的关系好,给他发了这两张照片吧。不是这种事,为什么要发过来!这明显就是要挑食的。

    他迫使自己慢慢地坐了下来,心平气和一下,去往别的地方想想,只是拥抱,只是安慰,不是那种关系。可是他发现压根不可能,他的怒气汩汩的往上涌,压都压不住!他坐了十分钟,手机都攥的咯咯响,恨不得捏碎了,他忍不了!

    终究,他还是腾地站了起来,拿起了电话拨给了霍麒:“霍麒,我是姜大伟,我有事儿找你谈,现在马上,你开会我去找你,你等着。”

    京城。

    霍老爷子既然敢答应,自然不是一般手段。

    在林家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调查组又新来了一位负责人,与林家的那位平起平坐。中国人办事一向讲究中庸,更何况林霍两家原本就不相上下,组里的人自由心思,自由投靠,两头为大的最终后果就是相互制衡谁也干不下去。

    老爷子四两拨千斤,让霍青云受贿案的调查顿时处于停滞当中。

    霍青云虽然还没放出来,可人人都知道,霍林两家开始进行较量,更何况这后面还有费家和周家的参与。明明一出小辈的贪污案,却是弄出了巨大的影响,不少圈内人已经开始驻足观望了。

    这种情况下,霍青云不能放出来,可也没人开始追查霍青林的事情。霍青林这两天过得总算是舒坦了点,但他不可能一直待在京城不动,南省还有一堆事要做,推了这七八天已经是极限了。既然这边无事,他就收拾了东西,又跟老爷子告了别,要先回去工作。

    老爷子敢出手自然是不怕林家的,他上次也被那个闭门羹气的不轻,倒是有时时刻刻跟林家讲讲忘恩负义这四个字怎么写的想法——他孙子救人,就算后面有错也是自救,而且是林峦先开始的,林家如今对着霍青林下狠手怎么讲都是没道理的。

    林家厉害,可霍家也不差,一时间倒有了种谁怕谁的感觉。

    老爷子大手一挥,“去吧。”

    霍青林就让宋雪桥替他收拾行李准备赴南省,当然,这次他倒是把从不离身的王运留了下来,接着找失踪了的江一然,顺便让宋雪桥带着路路都留在京城,不带他们去了——费远的死让他心惊胆战,林家实在是太狠了,受贿按在头上不说,直接将人烧死,他是怕林家又会像几年前一样动手。京城反而安全点。

    等着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坐车赶赴机场,却没料到一出小区门口,就让人给拦下了。对方穿着普通,走到了他的车窗前,出示了警官证,他在车里听见对方说,“霍先生吧,我是刑警张玉生,编号xxxxx。”大概是因为顾及他的身份,对方只称呼他为霍先生。

    司机身边也有人出示证件,扭头跟他说,“是真的。”

    霍青林这时候就不好再无动于衷了,他落下了车窗,这会儿,能更清楚地看清楚对面这位张玉生警官了。张玉生是个挺严肃地中年男人,并没有因为他是霍三少神色有任何谄媚,霍青林便说:“我是霍青林,什么事?”

    张玉生便说:“霍先生,江一然失踪了七天了,我们在他的住处内发现了打斗的痕迹和部分血迹,目前怀疑他可能遇害,请您跟我们回去一趟,接受调查。”

    这事儿终究是发了,霍青林当即就皱了眉头,他不悦道:“江一然失踪了,是霍青云受贿案的事儿,他是霍青云捧出来的画家,你们不找他找我做什么,简直无理取闹!”

    说罢,他便试图关上车窗,并吩咐司机:“走!”

    结果却万万没想到,那张玉生竟跟不怕死似的,直接将胳膊伸进了车里,车窗有防夹功能,自然就关不上。而且司机旁边那小警官,直接一言不合就挡在了车头那里,司机吓了一跳,直接一个刹车,车子停了下来。

    霍青林差点将脑袋磕到了椅子靠背上,只是没等他发火,就听张玉生说道:“霍先生,大庭广众之下,有些话我并不想说的太明白,您是霍家人,总要给您三分面子。不过如果您装糊涂,那我不得不说点大白话了。《我和林的初夜》那张油画可还在仓库里呢,如果您跟江一然没关系,那么这幅画是怎么回事,而他也是在暴露那张画的当晚消失,这……”

    他的话里意味深长,不过这个人很有分寸,很快收敛,“霍先生,我们对您进行例行问话是职责所在,请您配合我们调查。”

    霍青林就知道,这事儿是躲不开了。他点点头,“好,带路吧。”

    这张玉生也是个人物,瞧他不下车也不在意,直接冲着司机说,“嗨,哥们,开门捎我一程吧。”

    霍青林知道这是怕他跑了,可他堂堂霍家三少怎么可能跑了,便点点头,示意司机开锁。等着张玉生上来了,刚刚那个小警察就开着另一辆车跟在了后面。他问坐在副驾驶的张玉生,“谁报的案啊。”江一然向来不与人来往,连朋友都没有,谁报警呢。

    就听张玉生说,“他小姨,听说也算是养母。”

    三天前,远在西省的刘爱玲刚刚送走了出远方上班的女儿,恢复了平日里的退休生活,就接到了一通陌生人的电话,“您是刘爱玲吗?江一然是您的什么人。他失踪四天了,如果您还挂念他的死活,最好去京城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