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第 70 章
    姜晏维害怕他妈来视察,所以先回家收拾了一番,还顺便送了霍麒一本小黄漫,让他拓展一下知识,结果就遭到了无情的镇压。

    那箱子小黄漫都被没收了!!!

    一本都没剩!!!

    姜晏维瞧着霍麒将它锁到了书房的保险柜里,眼神那叫一个哀怨。霍麒扭头瞧见,真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那小黄漫比GV还劲爆,解锁各种姿势,叫的各种浪,而且的确是花费多年攒起来的,他研究了研究,有的都出版三四年了,也不知道这小子怎么在于静和姜大伟的眼皮底下藏起来的。

    另外,霍麒鉴于里面的内容太火爆,除了那一句“你脑子里天天想什么啊”,又欲言又止地加了一句,“自、慰多了伤身。”

    姜晏维如五雷轰顶,那叫一个不好意思,这回脸是真红的跟猴屁股一样了,他又不能说我没有拿着小黄漫干那事,其实真是不多的,他就是以增长见识的心态收藏的,这东西买过来费了老劲儿了,他看完就扔多可惜,又怕他妈他爸发现,就锁在了箱子里,这次出来总不能留下这么大的雷给郭聘婷吧,要是发现了还不得炸死他,所以就带出来了。

    只是,也不能让人这么误会了,那他不成大色魔了。

    他跟在霍麒的屁股后面,试图挽回自己的形象:“我就是收藏,我真没伤身,我身体倍儿棒。”

    霍麒瞥了此时的姜小狗一眼,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也没评论什么。

    姜晏维哪里能这么罢休啊,继续说,“我那时候不是刚知道自己性向吗?我又不敢跟我爸妈说,怕他们伤心,只能自己找东西看啊。你知道男孩子总是好奇的吗?电脑他们查的又那么严,我可没你这豪气,弄个影音室看立体环绕小黄片,我都不敢下,周晓文也怕他妈,我又不愿意去网吧,正好有家咖啡店的老板是留学日本的,他经常回去带漫画回来,我这不是就买了些吗。”

    霍麒一听,哎呦扯上自己了,回他一句,“我成年了。”

    姜晏维就搂着他的腰磨蹭,“哎所以说我早三四年认识你也就不费这事儿了,天天跟偷鸡摸狗似的。还有,”姜晏维吐槽,“他心特黑,瞧我要就卖的好贵,要不是我零花钱够,八成要喝西北风了,连一米七四都长不到。”

    霍麒其实也理解,他怎么会不知道知道性向后的反应是什么,他又不是没经历过?姜晏维是怕父母伤心不说,他是刚有了这方面的心思就被送到了寄宿学校,想说也没地方说。如果只是在学校里老老实实学习,将这事儿压下来也没问题,可是……

    霍麒想起了那时候的同宿舍的那个娘炮,就觉得恶心的上。那家伙自从他进了学校眼神就没离开他,偷偷给他画小黄图,偷窥他,恨不得上厕所也要跟他挤在一起,甚至半夜往他被窝里钻。他不过十五岁,是个高一的学生,如果性子不沉稳,就彻底被带歪了。

    好在,他不是让人欺负的性子,那次娘炮光着屁股钻他被窝,直接让他拖出了宿舍,狠揍了一顿,顺便关在了门外。那家伙平时就恶心人,大家也看不上他,没人管这事儿,他就光着屁股在外面站了半宿,这才消停了不敢惹他了。

    可霍麒并不是全然不受影响的,他不似姜晏维那么想得开,他会不停地自责:自己怎么这样,为什么不正常,为什么要喜欢男人,不但被霍青林坑,还要受这种娘炮的骚扰。

    所以他也曾大量的看书翻书,找各种资料去研究自己,他想知道这是不是变态,是不是有病,是不是真的罪大恶极需要被送到这种地方来惩罚。寄宿学校里怎么可能这方面的书,十几年前手机也没有上网功能,所以找书看的经历他也有。

    当然,他找的是心理学著作,不是小黄漫。

    人总是要对自己的不同常人的地方进行解惑的,霍麒倒也没觉得这有不对,就是不想让他耽误学习沉迷其中而已。他将书锁好就说:“贵还买了这么多,便宜你要买个书架放吗?”

    姜晏维就嘿嘿了,他能说自己当时还真挺羡慕那老板的一面墙的漫画书吗?不过也就是刚开始的时候,后来发现内容都大同小异,姿势一共就那些种,他就没什么心思了,这不得有两三年没买过了。

    霍麒瞧他不吭声了,以为他这是心疼的,就缓声道,“高考完,就还给你。都收拾完了吧,我送你上学去吧,都磨蹭到中午了。”

    姜晏维欲言又止地应着,等着到了学校门口下了车,才开始给霍麒发微信,“那啥,多了伤身少了憋着也不行,你别刚锁着不看啊,多掌握点知识。”

    “那啥,如果没时间,我送你那本你一定要看看啊,会有新发现的。”

    “那啥,高考完,身体力行就成了,书不用还了。”

    霍麒决定今晚于静不来也得分床睡,自己喜欢的人天天撩,柳下惠也受不了。

    结果姜晏维还没完呢,又来了一条,“那啥,我比较喜欢影音室。”

    霍麒回他一句,“我比较喜欢竹笋烤肉!”

    姜晏维这会儿不回了。

    不过姜晏维的担心显然并没有成真,于静虽然那天问了霍麒一嘴,可真的一点都没再提过这事儿,也没说过要来霍麒这边瞧瞧,她给姜晏维打电话,就只说了抚养协议已经变更了这事儿,另外一边叮嘱他好好学习,一边让他没事多回大舅家几趟,她过几天就要回京城了,挺想他的。

    姜晏维的感觉就是:他妈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无意间问了一嘴而已。

    到底是霍麒感觉错了,还是他妈深藏不漏要发大招,这都是问题。

    他俩都挺紧张,霍麒都因为这事儿都把姜晏维赶到客房去睡了,还严令他最近注意言行不准过分。他总觉得霍叔叔虽然做生意行,这女婿见丈母娘,还是很有压力。

    再说,他也紧张啊。每天晚上做完卷子在床上想的那叫一个抓心挠肝,天天做梦都是两种情况,一种是各种小黄漫在梦里飞,霍叔叔特邪魅地跟他说,“你喜欢哪本抓过来,我带你来开车啊。”一种是他妈特严肃地跟他说,“姜晏维,我看你皮痒痒了,吃我一巴掌!”

    这种双重折磨下,两天姜晏维就彻底蔫了。

    虽然霍麒早就跟他说,让他一心学习,这事儿他来办,可这天放学,趁着霍麒加班,姜晏维还是跑到他大舅家里去了。

    他心疼霍麒,得找个帮手。

    这时候虽然已经开学了,可姜晏维去的时候是下班点,所以大舅家的人都在。他进门的时候姥姥在做饭,大舅妈督促着表哥看书,姥爷自己玩,姜晏维环绕一周,就去问他姥姥:“姥儿,我妈呢!”

    姥姥好几天不见他,那叫一个想,先把人从上到下看了一遍,又往姜晏维嘴里投喂了几口炖猪蹄,然后又问了一嘴,“霍麒呢,他怎么不来?”姜晏维满口被猪蹄占着,只能含糊说,“加班呢。我妈呢姥姥。”

    姥姥就挺失望地说,“在里屋训你舅舅呢。”显然哥哥被妹妹训这事儿在他家太平常了,他姥姥都不当回事,又把话题拐到了霍麒身上,“怎么这么忙,我还怪想他的。”

    姜晏维就觉得要是全家找个人无条件地支持他,保准是姥姥。他姥姥跟他一样,就喜欢美好的东西。姜晏维瞧着家里人都不注意这边,外加抽油烟机轰轰轰的响着别人也听不见,给他姥姥拍胸脯,“您放心吧,以后让您看个够,天天见。”

    他姥姥也乐,“这好。比看你姥爷强!”

    姜晏维就心虚地窥他姥爷一眼,的确觉得还是霍麒帅啊,就跟他姥姥嘿嘿哈哈了。闹腾完了,他就拿着半个猪蹄一边啃着一边去他妈那屋门口,准备瞧瞧他舅又犯啥错被抓着了。结果走到一半,门就拉开了,于静正碰上他,他舅在里面嚎了半句,“你就不能给我留点。”

    姜晏维啃着猪蹄一边跟他妈打招呼,一边观察他妈神色,结果他妈见他就跟原先一样,特正常不过的样子,还酸他一句,“呦,姜大少爷今天终于有空来见见我这老太婆了。”

    这话他们母子俩常说,闹腾起来他妈叫他姜大少爷,他叫他妈于静女士,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啊。不过他从京城回来后就露了一次面是真的,赶忙立刻扑上去请罪,结果被他妈推着脑门嫌弃地推到一边去了,“吃完了洗了手再过来,油腻腻的。”

    姜晏维看不出他妈有问题,心就放下了一半,挺响亮的挥着猪蹄子敬了个军礼,“是,于静女士!”

    他妈就乐了,瞥了他一眼,笑骂了句,“臭小子。”

    于静说完就去帮姥姥忙去了,家里现在人多,大舅家三口,外加姥姥姥爷,她和姜晏维,七口人都挺能吃的,一晚上最少十盘菜,姥姥一个人可忙不过来,大舅妈天天捧着个肚子将自己当纸糊的,她花钱请保姆姥姥又不让,于静没办法,只能自己上——不会烧当个帮厨也行。

    姜晏维松了口气,结果一扭头,就被他舅舅给扯住了。他舅舅挺鬼祟地说有话给他说,姜晏维也正好找他呢,就半推半就的应了。于涛将他拉到了屋子里,然后跟地下党似的,往外看了看,八成是瞧他妈没看见,才关了门,回头就给他一句话,“维维,这事儿你可得帮帮舅舅。”

    姜晏维就觉得自己眼皮子跳,八成没好事,往常他铁定站起来就走,可这会儿他有事,就做了个样子,被他舅舅又按回去了。

    他舅舅就问他,“维维,抛开我和你爸妈的事儿,你说从小到大,舅舅对你怎么样吧。”他也不用姜晏维回答,自己在那儿数,“你和你表哥打架,我是不是向着你?”姜晏维就说,“那你事后给我爸没少要赔偿啊。”他舅舅说:“你爱吃的,舅舅是不是时常让姥姥做了给你送过去。”姜晏维就说,“可表哥说了,他先留下爱吃的,剩下的才能给我。”

    于涛大眼瞪着他,就没见过这么不给脸的破孩子。姜晏维也挺不好意思的,实话跟他说,“舅,你家实在对我没好到哪里去,我找不出来啊。”

    于涛也知道这是实话,他没出息,买个房都是靠他妹妹,不过听着还是挺不得劲的,张口反驳,“我不是帮你收拾张桂芬了吗?”

    这个情姜晏维认,立刻点头,“这个我得谢谢您。”这事儿是挺痛快的。

    于涛这才舒坦点,就跟他吹自己,“我给你说,你舅舅没少给你出气。张桂芬的胳膊断了吧,郭玉婷跟她老公也离婚了……”说到这儿他才想起,这事儿不能提,只能隐晦说,“反正以后郭聘婷的日子不好过了,她敢欺负你,舅舅不让她舒坦。”

    姜晏维抚养权都不归姜大伟了,而且想开了,其实恨的也没那么多了,就跟于涛说,“你折腾她行,别折腾我爸了。我怕他受不住。”他爸那样真不太好,他虽然也想让姜大伟受受教训,可真怕他身体出问题,那脸色哪里是不到五十岁的人该有的。

    于涛就一句话,“哎,我给你出气呢,你可真是老姜家的人。”

    “别这套,有事就说,我就算跟我妈姓,也不一定能给你办到。”姜晏维来了一句。

    于涛就说,“这不是你表弟要生了吗?我得了笔外快,你妈知道了,给我收了,你劝劝呗。你说你俩都不缺这点钱,干嘛还天天收我的,我忙活半天,感情都给你俩白跑腿了。”

    他舅舅说起来就一副委屈,对的,他原先是不知道于静离婚分钱了,可最近也知道了,于静现在不比姜大伟穷啊,还有眼前这个臭小子,没事儿就冲着他跳脚让他还一百万,结果自己手挺大方,六千万随便花花买别墅了。偏偏这两人谁也不肯松点给他。

    姜晏维一听就知道,他舅舅这笔钱赚的不那么光彩。然后他就想到了他舅舅上次提起来郭聘婷母女那说了半截的话,还有刚刚郭玉婷离婚郭聘婷难受的话,心里就有种感觉,“你又讹我们家钱了吧。”

    于涛习惯了就来了一句,“那怎能算你们家的,都给了……”然后就闭嘴了,因为正瞧见姜晏维那小子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啃着猪蹄看着他,于涛上来就想拍他脑袋,姜晏维躲过去了。

    姜晏维原本还想自己出钱诱惑他舅舅,这会儿好啊,八成是郭聘婷出钱了(要是他爸出的,不能说给了谁了),省的他出钱了,多好,立刻谈条件,“钱给你也不是不成,就当给表弟见面礼了。不过……”

    于涛现在就缺钱,那对姜晏维不算什么,对他可是大钱,他以为不过就是把事情说清楚,立刻点头,“成,我把事儿告诉你,你……”

    姜晏维却神秘兮兮摆摆手,“我听那事儿干什么,他们闹腾去吧,我不关心。”他心里有点数,他爸,郭聘婷姐妹掺和到一起又能讹到钱,能是什么事儿啊。他现在比原先强多了,不会跳起来不愿意,可他也不想听也不愿意知道,他原先是越觉得他爸越差劲他们过得越不好他越高兴,现在却发现不是的,这事儿是有个峰值的,这样就够了,别的他也不想他爸太不堪。

    姜晏维说,“我告诉你个大事儿舅舅,我是同性恋,跟霍麒谈恋爱了,我妈好像发现了又好像没发现,你帮我调查调查,遮掩遮掩,顺便做个说客呗。”

    于涛就一副瞪大了眼睛被吓呆了的表情,直接坐地下了,第一句话就是,“你开玩笑吧。”显然他知道这事儿是不可能开玩笑的,可谁家这种事这么说出来的啊!第二句话是,“有你这么害人的吗?臭小子,你告诉我干什么,我好好的为什么要当你同伙,我揍死你!”

    姜晏维这是坑人不要命,早就准备好了,于涛扑过来他就跳一边了。可别的事儿于涛能忍,这事儿他一是受骗了,二终究是个长辈能不急吗?顺手摸了个痒痒挠就追过去了,“臭小子,你才多大,敢坑我,还敢干这事儿,我揍死你。”

    他打姜晏维就跑,两个人在屋子里绕了两圈他妈就听见了,直接推门进来,“你俩干什么呢!”姜晏维可比他舅舅鬼多了,立刻说,“我舅舅告诉我我爸和……”于涛直接就扑上来给他捂住了,冲于静说,“闹着玩呢。我俩活动活动。”

    于静就扫了他俩两眼,把这两人都看毛了才来了句,“皮都紧着点。”扭头出去了。

    于涛吓死了,松了口气,姜晏维就乐了,问他舅舅,“舅舅你同意了。”

    于涛给他后背一下子,然后就愁了,“你疯了,你怎么能干这种事。你不想想你妈妈。还有那个霍麒,他二十多了吧,他这是诱拐幼、男,犯罪!”

    姜晏维就挨过去跟他舅舅说,“关他什么事啊,我早三四年就知道了,就是怕我爸妈难受才没说的。还□□呢,舅舅你真逗,你见过十八的幼、男啊。”他挨挨于涛的肩膀,“我这不是瞒不住了才没办法吗?我喜欢霍麒,舍不得他,一想到跟他分开就跟死了一样;可我也舍不得我妈,她养我大不容易,又跟我爸离婚了,就剩下我了,要是知道多伤心。人家不都是甥舅亲吗?你帮帮忙呗,那钱我帮你搞定。”

    “甥舅亲就是坑舅舅啊。再说,怎么就分不开,男的有什么好喜欢的,自大懒臭丑外加一嘴巴子胡子一身毛,哪里好?找个小姑娘多好啊。”

    于涛再混蛋这也是侄子,甥舅亲是对的,没他儿子的时候,他肯定是关心姜晏维的。

    姜晏维也不是傻子,知道他舅舅这是为他好,就说,“离不开,再说他不自大也不懒不臭还长得很好看,我没见过比他还好看的。胡子也很帅啊,体毛……”

    他舅舅瞪着他,“你跟他做什么了?”

    姜晏维可不敢刺激他,“有我也不嫌弃。舅舅,反正我喜欢他喜欢的死了也成,你不能看我妈没老公又没儿子吧,那她可后半辈子都跟着你了,你答应吧。”

    于涛一想就挺恐怖,就觉得这生意做的亏死了,他说:“花痴,肯定随了你姥姥了。你妈知道能杀了我。”

    姜晏维就嘿嘿,“反正你都知道了,不帮忙我也能说你知道,我还能说你讹我钱,我还能……”

    于涛腾的站起来,一脸怒意地看着姜晏维,姜晏维耍赖地看着他,对视了一分钟于涛就彻底没招了松口了,指着姜晏维的鼻子就说,“你说我这样的人,怎么就遇上你们两个啊。你个小无赖。”

    无赖就无赖吧,姜晏维发展内线成功还挺高兴的,冲他舅舅问:“我妈这两天异常吗?你说怎么说她才能接受啊。”

    于涛叹口气说,“我看暂时没事,她没吭声,行啦,剩下的我替你想吧。钱……”

    姜晏维拍胸脯,“保证没问题,要不回来我替你补上。”

    得了,他外甥也比他富,于涛算是应了。

    正在忙着让人公证财产做最后摊牌准备试图打动于静的霍麒哪里想到,他家维维动作比他快,业务比他娴熟!

    京城。

    霍环宇一回霍家,一直在客厅等候的霍青林就站了起来。

    他是霍环宇的独子,从小又争气,霍环宇不知道有多疼他,瞧他这样虽然气愤,但更多的心疼。忍不住皱眉道:“怎么这般坐不住。”然后又舍不得他担心,便说,“你爷爷信了,这事儿你二伯处理,放心吧。”

    霍青林不由松了口气,连忙问:“爷爷要怎么办?”

    霍环宇便说:“林家想不讲道理一手遮天,没这个可能,霍家也不是吓大的,你放心好了!”

    景辰公寓里。

    屋子里两层遮光窗帘都紧紧拉死,显得黑乎乎的。江一然木然地坐在房间里,秦海洋递了杯水给他,“你这样没用。”

    江一然忍不住问:“你要我什么时候出现?”

    秦海洋说:“现在不用,先给你看场大戏,你觉得你失踪了,他会怎么对你?”

    江一然这两天已经被打击的毫无自信,他摇摇头,他实在是想不出那个男人会怎样对他。

    秦海洋也不用他猜,直接说道:“我猜,你大概会是个狐假虎威的贪财者吧,譬如借着他的名义狂敛钱财。”

    江一然忍不住怒吼:“我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