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晋江原创发表
    姜晏维第一次名正言顺地爬上了霍麒的床,自然是兴奋万分的,嗷的一声叫着就跑了过来,中间顺便把睡衣睡裤给脱了,等到跳到床上的时候,就剩下一条黑色四角小内裤,衬得姜晏维那个白哎!

    霍麒看的目瞪口呆,口干舌燥,问他,“你睡觉不穿睡衣吗?”

    屋子再暖和也是正月里,一脱睡衣姜晏维都冻死了,哆哆嗦嗦地掀开被子钻进去,跟条小鱼似的就游到了霍麒身边,找着熟悉的地方枕着胸,抱着腰就不放了。

    然后就听姜晏维说,“不穿,这都是在这儿不好意思,原先我在自己家的时候,比这还清凉呢。”

    霍麒就想起这小子刚来的第二天早上,他听见手机铃声进屋看他的时候,他撅着个腚在睡觉呢,没想到在家里更开放。而且,姜晏维就在身边,这么一想,可太让人垂涎了,霍麒心猿意马地说,“这习惯……还成。”

    不过这种姿势实在是太撩人了,他可是正常男人,不由抬腿将那两条不安分的腿给压住了,问他,“你不是不吃豆腐吗?”

    姜晏维还挺有理,“我没有啊,你穿得多我穿的少,你吃我豆腐还差不多。”

    霍麒是真拿他没招,拍拍他毛茸茸地脑袋说,“抱会儿不害怕了就睡觉,别闹腾了。一个大男孩怎么还怕鬼片?”

    姜晏维听着他的心跳就说,“这个随我妈,她也胆小还想看,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听说我爸当年没少带着她去电影院……”一说到这个,姜晏维也觉得没意思,头在霍麒胸口蹭蹭叹了一句,“你说这人哪!”就不说话了。

    这种事儿没法劝,都发生了,难不成还想办法让他俩复婚吗?那也不可能啊。再说姜晏维也不是陷在里面出不来,霍麒揉揉他脑袋也没吭声。

    两个人又躺了一会儿,姜晏维才又说话,“刚才放电影的时候,你没看吧,想爸的事吗?你问了吗?”

    要是随便换个人,霍麒都不会回答,不过如果是姜晏维,那他却没什么好隐瞒的,“不是,京城出了一些事,霍青林出事了,我妈给我打了个电话。我还没来得及问她。”

    一听霍青林出事,姜晏维就挺高兴的,“该!谁让他欺负你。”

    霍麒简直对姜晏维这种不分青红皂白向着自己的态度感动死了,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耳朵。姜晏维被捏的太痒了,扭着身体嘿嘿了两声,然后才接着聊天。不过他他妈的事儿没什么建议,主要是他太小很多事情想的也不够,只能说,“对了,郭爷爷那里你要见吗?我可以带你去的。”

    霍麒这个想得比较多,虽然很想见,但这会儿因为心里有底,反而不那么急切了。还是等着霍青林那边尘埃落定吧,这样也稳妥点。他就说,“暂时不吧,等我处理好了再过去。我知道他不是故意不见我就行了。对了,有空你帮我送个东西过去。”

    “什么呀?”姜晏维就挺好奇的。

    霍麒就说,“明天早上给你拿,一点旧物,你郭爷爷知道的。”

    姜晏维就哦了一声,心想这还是有了接触,就替霍麒高兴起来。

    乐了一会儿,霍麒看书不出声了,他就闷得上,自己呆不住又问:“你怎么不问我想的什么啊?”

    霍麒挑挑眉,“不是看片子吗?”

    “其实也不是,我想起了第一天来这里的时候,在影音室看片子。”那天实在是记忆深刻,姜晏维平时倒算了,可一进影音室,“宝贝你真棒”这句话就在脑海里又出来了。

    他说起这个就兴奋了,直接坐起来,露出白白的胸脯和嫣红色的乳、头,霍麒的眼睛一扫而过又转了回来,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刚刚这小子扑上来的时候跑的太快没注意。

    就听姜晏维说,“看黄片也不收起来,我打开就有男人喊宝贝你真棒,吓了一跳,还立体环绕的。”

    霍麒就知道性向暴露是出在这儿,这会儿认证了也就彻底解谜了,起身将人又拽回了被子里,问他,“就为这个一眼就看上我了?”

    “怎么会?”姜晏维仰着脸笑的跟花一样,“我第一次,哦不,第二次去你公司里就看上了。”他将因为在外面暴露的时间长而有点凉的手指头放在了霍麒的脸上,描着他的五官,“哪儿我都喜欢,怎么有这么符合心意的人啊。”

    那张脸上,那双眼睛里满满都是他。

    那声音里,那动作上全都是爱意。

    霍麒不得不承认,他这个三十岁的老男人,彻底被姜晏维收服了。这么幼稚的事情,可偏偏觉得撩人的很,整个心都在砰砰直跳,要不是不允许,他真想好好亲亲这小子。

    不能再听了,再听就真忍不住了。

    他直接张嘴咬住了在他唇上画圈的手,在姜晏维的咋呼声中把书一放把灯一关,搂着人就躺下了。

    姜晏维在黑夜里哼哼,“你你你你要攻垒吗?我我我我我……”

    霍麒搂着他说,“你天天脑子里想什么呢,老实睡觉。”

    姜晏维吐了口气,过了一阵然后又说,“你都硬了,别告诉我我碰的是脚丫子,你还说没想法。”

    霍麒忍得有点辛苦,好像有点绷不住了,只能拿出厉害的,“再闹腾分被子睡。”

    就听姜晏维立刻妥协了,“好啦,硬就硬了,还不肯承认,我也硬了啊。”

    霍麒就起身要开灯,姜晏维立刻八爪鱼一样把人缠住求饶,“不说了不说了。”霍麒这才停了动作,搂着他说,“别闹,睡吧。”

    姜晏维嗯了一声,不过过了很大一会儿,又在他耳边悄悄说,“我真喜欢你呀,特别特别爱。”霍麒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嗯了一声,将他又搂的紧一点。

    当然,这一夜于霍麒是甜蜜,于霍青林来说却是煎熬。

    霍青林并没有最先得到消息,他下午有个十分重要的会面,所以全程是不能查看手机的,而这种事情实在是太难以启齿,纵然霍振宇和宋雪桥早就得到了消息,也不好让人传进去。

    等到傍晚,霍青林彻底结束了会面,才瞧见来接他的人,居然是宋雪桥。他俩结婚数年,这几乎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宋雪桥一向独立,没有孩子前醉心事业,四处写生画画办展,国内国外跑个遍,很少有陪着他老实做个夫人的时候;有了孩子后,也就是一半心思在事业,一半心思在孩子,虽然在家多了,也很少过问他的行踪和事情。

    用宋雪桥的话说,“给我自由也是给你自由,我们大家都轻松。”

    的确如此,他少年崭露头角,看上他这个乘龙快婿的人并不少,门当户对的也不少,宋雪桥不是最美的,不是最温柔的,却是最能放他自由的,对于一个同性恋来说,这就是最大的好处。

    所以,这些年他们相处愉快,他一向觉得他和宋雪桥这样的距离刚刚好,有感情没爱情,大家融洽过日子。

    因此,宋雪桥来接,让他颇感意外,关了车门便问,“你怎么来了。”

    宋雪桥看他的目光晦涩,有霍青林看出来的担心和不解,还有他看不懂的问题,只听她说,“出事了,你和江一然的事发了。查青云的人去查封江一然的画作,在他的家里翻出了一副油画,名字叫做《我和林的初夜》。”

    霍青林刚刚还算和煦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是生气了的表现。他这人平日威压甚重,身边的工作人员都知道此时不能惹,可唯有宋雪桥不怕他,她接着说,“画很写实而且很大胆。能清晰的看出是你,双方全裸有交合动作,最重要的是,画是在全组工作人员的眼底下打开的,中午出的事,我们联系不上你,目前京城应该很多人都知道了。”

    宋雪桥不赞成地看着霍青林,“你当年说是霍麒勾搭你的,可现在却弄成这个样子。撇开儿女情长,青林,你也太大意了。你怎么允许那幅画存在?你有没有想过这是灭顶之灾?”

    霍青林当然不允许,他也叮嘱过多次,但显然,江一然并没有听到心里去。听着那幅画的名字,他倒是知道是什么时候画的了。

    那时候江一然还是一个大一学生呢,他新婚。宋雪桥的一个师兄举办画展,宋雪桥过去捧场,他恰好休假没事,跟着去转了转。宋雪桥他们聊得内容他本就不感兴趣,再说他的身份也不适合出现在镁光灯下,他便自己一个人在展厅里转。

    然后经过一个拐角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穿着大毛衣的人对着一幅画在哽咽。

    看哭了?

    虽然霍青林出身霍家,老婆也是做这一行的,其实他对画是不懂的,他更不懂为什么有人看着一幅画就那么投入感情。大概是因为好奇,他走了过去,看见了那副用各种颜色线条组成的抽象画,画的名字叫做《深渊下的爱》。

    这时候那人八成听见有脚步声,扭过了头来,露出了一张让人诧异的脸——是个男生,很好看,有古典美,虽然长得不像,可气质上却跟霍麒不知道在哪里像,让他感觉到了熟悉感。

    那时候霍麒避他如蛇蝎,也就是那个瞬间,他起了跟这个人谈谈的想法。

    江一然不过是个穷学生,而且最重要的是同性恋,性情又敏感多情,霍青林一个世家子弟,风度翩翩,温柔体贴,很快就将人拿下了。他还记得他们认识三天就有了第一夜,在他给江一然租好的画室里,在遮光窗帘的遮挡下相互缠绵。

    大概是空了很久了,所以那一次他事后睡得很安稳,等着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了。江一然并不在身边。他披着衣服去了另一个房间,发现他正在画画。霍青林一直特别谨慎,他立刻问:“你在画什么?”

    江一然被吓了一跳,好在他手稳,并没有影响到那幅画,他站了起来。霍青林这才瞧见他就套了件大毛衣,两条大白腿还露着,上面到处都是他留下的痕迹。他就难得心柔软了一下,往画上看也不过是一团色彩,压根看不出什么。

    他对江一然说,“我不能出现在你的任何作品中,懂吗?”

    他记得江一然当时很惶恐,连连点头,“知道的。”

    如今想来,江一然显然没有听他的,《我和林的初夜》,想来就是那副他看到的只是一团色彩的画,这么多年这人居然留着,可真是胆大妄为啊。他还一直以为江一然向来听话,半分错都不敢犯,真是看错了。

    只是人不在身边,他的怒气也没处发,更何况还有更重要的事——安抚眼前这位。

    宋雪桥毕竟是他的妻子,纵然不爱,可出了这种事他终究要表态的。霍青林将手覆盖到宋雪桥细瘦带着结婚戒指的左手上,抱歉的说,“对不起。雪桥对不起。”

    宋雪桥深深地看他一眼,便道,“你跟我说对不起没用,我不过是你的妻子,是你的小情小爱。可霍家呢。”

    “二叔第一个知道消息,当即就打了电话,可惜负责这次事情的人却是个直脾气,原先挺不起眼的一个小处长,结果油盐不进。下午才打听到,他竟是林家的人。当时因为不在意青云的事儿,我们竟然没有去查查他的底细。林家与我们向来有嫌隙,你和林家老大又是竞争关系,这次他们不会放水。更何况,下面的人里还混进了周家的周江去,二叔与二婶早就如同离婚,周家的面子不知道被二叔踩了多少次了,周家也怪霍家留着陆芙和青云,不能替二婶和青海撑腰,早就存有怨言,这事儿涉及青云,压根也不肯帮一把。另外,还有一个人,叫做方明,不知道是谁的势力,画就是他当场打开的,应该是早有准备,是动手人的势力。这种重重把关下,那幅画我们想了很多法子,都靠近不了。”

    宋雪桥说,“林家和周家都可以交涉解决,可第三方势力是谁,为什么整我们?却查不出来,霍家一向与人为善,树敌甚少,青林你惹谁了?”

    霍青林第一反应,就想到了要送他一份大礼的霍麒——他原先只以为霍麒在说大话,可如今倒着想,却全然不是。

    霍青云出事前,恰恰曾得罪过霍麒,更重要的是,小时候,霍青云算是欺负霍麒最狠的一个。若是论霍麒在整个霍家最恨谁,他相信自己是第一,那么霍青云就是第二。这事儿却是一个串儿,将他们都串了进去。

    如果说原先他还觉得霍麒不过一个商人,凭什么整他?凭什么报复他?而如今,他却明白了。霍麒实在是太精明了,他从没有直接出手,他利用了霍青海,从霍青云入手,利用老爷子和霍家人对霍青云身份的不认可,先扯了霍青云入水,没有人管这件事就不停发酵,通过江一然扯到他的时候,已经多方势力混入,不可能轻易解决了。

    只是他都不知道的一幅画,霍麒知道,这深想就太可怕了。

    若是原先,他对霍麒还有五分年少时的执着,五分身份的利用,那么如今,当面对一个要弄死自己的人,他怎么也不可能再护着他,甚至他知道不能留。

    他点头说,“我有数,我们去老宅吗?现在家里是什么意思?”

    “去。”宋雪桥说,“二叔和爸爸阿姨都在那边等着你。对了,这还有段时间才到,你给江一然打个电话吧,让他老实别乱说话,画是死的人是活的,要是乱说可就麻烦大了。另外,我觉得他一个人在那里住着恐怕很危险,万一有其他人想要从他那里突破就麻烦了。”

    这倒是正确。宋雪桥不说,霍青林也会这么做。

    他点点头,才拿出平日里跟江一然联系的手机,果然发现江一然中午的时候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恐怕是画刚刚被人拿走的时候打过来的。他今天手机全部静音,怎么可能接到。

    宋雪桥看着那个她从没见过的手机,眼神闪烁了一下,就把另一个手机递给他了,“用这个吧,这是个新的,号码也没人用过,用固定手机联系万一监听了呢。对了,”她说道,“保护的他事儿交给小王吧,他向来警醒。”

    这说的是霍青林他爸的一个保镖,在他家多年,救过他爸爸的命,很是受他们父子信任。在霍青林看来,小王不能信任,身边就少有能信任的人了。所以霍青林倒是不疑有他,接了过来,连看也不看手机号,直接拨了出去。

    宋雪桥瞧着这一连串的动作,嘴角讥讽地微微动了动。

    霍青林自然没有瞧见,电话一接通,江一然就问,“谁?”霍青林答了句我,江一然声音里顿时都是惶恐,“青林,我……我给你惹麻烦了!他们拿走了那幅画,怎么办?”

    霍青林原先多爱他这小性子,现在就有多烦躁,但又要哄着他只能说,“从现在起哪里也别去,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做,别人问你你也不要承认,我会处理这事儿。等会有个叫王运的保镖会过去,你给他开门,我派过去保护你。”

    江一然一向没有主心骨自然听他的,连忙点头,“好,青林,我都听你的。”

    等他挂了电话,已经到了老宅了。

    只是一进家门,就瞧见了个很意外的人,霍青云。八成是屋子里待不住,这会儿他正在院子里逛,大冷天冻得耳朵都红了。不过瞧见他,霍青云倒是仿佛找到了难兄难弟,上来就来了句,“怪不得你当初推荐江一然给我,原来你俩找关系啊。青林,我要早知道,这两年多捧捧他了。”

    他还冲宋雪桥说,“哎呀,弟妹你果然是好贤惠,要是我那个名义上的妈有你贤惠就成了,不但允许青林养男小三,还以自己的名义介绍他给我捧他,这些年可是挣了不少钱,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们一家真和谐。”

    这种挑拨离间霍青林原本都是不在意的,霍青云不过是个名义上的弟弟,实际的小丑罢了。可如今却不能不在意,宋家也是一股势力,不帮忙没问题,万一如周家一样跟霍家成敌了呢。

    他皱眉想呵斥,谁料宋雪桥却笑笑说,“不是妈不一样,是人的命不一样。没有的,别强求,求了也没有。”

    她直接握住了霍青林的手说,“进去吧。爷爷等着呢。”

    霍青林点点头转头便走,便听霍青云在后面凉凉地说,“等着有什么用?上次我受贿爷爷说霍家清正廉洁没我这种人不帮,怎么?换了霍青林就帮了,没这个理。”

    等着进了屋才发现,霍家人在京城的都凑齐了。除了老大和他儿子已经离京,霍振宇和霍环宇两位已经到了,霍青海也在,只是坐着离得颇远,霍青林因为知道他是霍麒的帮凶,便多看了他两眼,却发现他这位二哥竟是毫无愧色地和他对视,如同往常一样。

    霍青林心里不由一突,有种不好的感觉,他原以为霍麒利用了他这二哥,二哥应该颇为气愤,八成要跟他一起讨伐,毕竟二哥跟霍青云有仇,跟他可是亲兄弟。可如今瞧,这种表情竟是毫不在意他被扯进来了,也就是不在意霍家被扯进来了,他想报复霍青云疯了吗?

    这边霍振宇却不知道自己这儿子已经变成了什么模样,瞧见霍青林和霍青云进来,人彻底全了。霍振宇便站起来说,“去书房吧。”

    男人们呼啦啦站起来,宋雪桥拍拍霍青林的手说,“我去陪路路。”便走了。

    等着进了书房,便看见老爷子依旧在写字,连儿子带孙子都不敢出声,一个个悄无声息地站在一旁,老爷子写完最后一个大字,这才撂了笔吩咐,“坐吧。”在众人都哗啦啦找座位的时候,问了一直站着的霍青林,“说吧,谁下的手,别告诉我,你吃了亏还不知道惹了谁?”

    霍青林看了看坐着的人,吐出了个让人不敢置信的名:“二哥,你应该比我清楚吧。”

    外面,宋雪桥陪着儿子路路到院子里踢球,顺便打电话给王运,“吩咐你的事儿都记住了,那封信一定要放好,做的利索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