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晋江原创发表
       

    54

    姜大伟浑浑噩噩了一天一夜,终于等到了姜宴超基本没大事儿的消息,人就再也支撑不住了。仔细又看了看小孩一眼,叮嘱了照顾的护士,自己就去旁边的酒店开了个房间休息一下。这时候他才想起手机没开机,充上了电,看见了姜晏维打过来的一串未接电话。

    要是原先,姜大伟还能挺高兴的,毕竟姜晏维从搬出去把他拉黑后,几乎就没主动打过电话给他,可如今,他却笑不出来了。他看着这串电话,终究没有拨出去——没心情,也不知道说什么,更是装都装不出来。

    对,他终究不是个从头到尾没底线的人,他是那种不做心痒,做了后悔的人。现在这种乱糟糟的日子,他无法用一个爸爸的心态去对待姜晏维。

    应该说,这两天的日子对姜大伟来说,不比当年创业要平顺。喝醉,跟大姨子偷情,的确足够刺激,被曾经的大舅子一家抓奸,还有孩子出事,则让他惊慌连连,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这种心情大起大落并且担惊受怕的日子了。

    姜宴超的身体,他跟郭玉婷突然改变的关系,还有一系列因此而产生的事端,都是麻烦。

    他突然想起了于静离婚的时候跟他说的话,“我为什么要离婚,为什么死咬着你不放,姜大伟,不是我道德标准高,而是你已经在沦陷了。你出轨我意外但不难过,可你也是有孩子的人,如果维维是个女孩的话,他跟郭聘婷差不多大,你是什么心理才能对这样一个比自己孩子才大了两岁的女孩下手的呢?如果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女孩子,我都没那么失望!”

    “我想不通,永远都想不通。对!你说周立涛也出轨,他彩旗飘飘还红旗不倒,那是因为没有触到他老婆的底线。对不起,我的底线就这么高,一个就接受不了。我觉得你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一门心情做生意过日子的老实人了,谁没有欲望呢?可有道德标准的人会控制自己的欲望,你控制不了了,你从伸手那一刻就不一样了。即便我原谅你,你也会一步错步步错的。”

    现在,似乎真的这样了?怎么就这样了呢?

    这个男人即便能够白手起家,可对自己的一步步堕落,也是无法解释的,或者说,他明知道自己心底的弦何时松了,却不想面对。

    当然,姜宴超没大事了,郭玉婷那边挺消停,保姆和阿姨再请都是小事,但于涛夫妇是大麻烦。

    邵霞帮忙,孩子抢救及时他的确很感激,可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鸟,跟当年那副嘴脸没差别。他俩把孩子送过来后就离开了,离开前于涛拿着手机来了句,“大伟,我替你瞒两天,你可想好了怎么处理,我妹可天天给我打电话呢。一条命外加这事儿,可别把我们当叫花子打发。”

    这是要狮子大开口啊。

    要是原先,他从来都不搭理于涛,这小子虽然表面上清高的不得了,看不上他,但实际上,除了嘴巴上说说,他遇事儿还得求自己。可如今,却是真让人牵着走了。

    由着于涛把这事儿捅给于静其实是最好的方法,可他接受不了。他是有脸面的有尊严的人,他试图在于静离开后过的更好,而如今却是一片混乱,他怎么好意思让于静知道。再说,还有姜晏维。姜大伟看了看那一串电话,叹口气,他从小养大的儿子,说不疼是不可能的,父亲这个形象原本在姜晏维心里恐怕就剩的不多了,如果再让他知道这事儿,姜晏维那狗脾气,八成就真不理他了。

    他把手机扔到了边上,闭着眼睛就当没看见,也许是太累了,不一会儿就进了梦中。

    光怪陆离的,许多片段一闪而过却又非常清晰,最后定格在去年这时候,姜晏维过生日的时候。那时候他已经出轨了,只是家里人都不知道,一家人还是和睦团圆的样子。

    姜晏维对着生日蛋糕许愿,吹了蜡烛就缠着他说,“爸,爸爸爸爸,你知道我许了什么愿吗?我告诉你呀!”

    于静在旁边说,“愿望不能说出来,说了就不灵了。”

    姜晏维就说,“妈你每年都强调一次也不嫌烦,我每年不都说出来。”

    于静就说,“对,你跟猴一样精,从小借着机会要玩具,大了以后提要求,可不是要说出来吗?说吧,今年又有什么想要的?”

    姜晏维被戳穿了,摸着脑袋挺不好意思地冲他妈嘿嘿笑,还是姜大伟说,“来儿子,告诉爸爸,你想要啥?甭理你妈,她更年期。”

    姜晏维就说,“也没什么。第一当然是祝愿我们家一辈子这样和和美美,第二是希望你们都健康。第三才是我的小要求,”他还指了指自己的小拇指的指甲盖,示意就一点点,“我想暑假去国外转转,成不成?”

    姜大伟就说,“呦,进步了,还知道先甜别人嘴了。这有什么不行的,成!”

    于静就在后面说,“你怎么什么都答应他,就他那英语水平,出去吃什么都跟人说不清楚,被人拐卖了怎么办?”

    姜晏维就猴过去了,跟他妈唠叨这事儿,“还有周晓文和张芳芳呢,他俩可厉害呢,我保证没事,而且下学期努力学英文,妈,妈妈妈妈……答应吧。爸,你不是一家之主吗?管管这女人!……”

    梦到这儿就醒了,姜大伟心里空落落地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还是不能说,不能让于涛他们说出去。

    ——

    京城,于静家。

    于静跟着姥姥在厨房里忙活,瞧着姜晏维闭着的房门忍不住说,“妈,你不觉得维维跟霍麒太亲近了吗?原先他跳脱点,可不这样,你瞧他今天那表现,从霍麒进门就时不时的看着他,这会儿没事了就成跟屁虫了。”

    于静问姥姥:“按理说他俩认识时间也不久啊,听晓文他妈说,也就是一个多月的时间。”

    姥姥戴了手套摘虾线,瞥了一眼她闺女那副迷惑的样子,来了句,“你这当妈的,怎么这么不了解孩子。霍麒好看啊。”

    好看?于静被噎住了,好像是,姜晏维从小就喜欢好看的人。小时候他长得特别可爱,他舅妈想抱他,每次都不干,要不他舅妈不喜欢他呢。而且,霍麒长得已经不是一般好看的范畴了,她这么大岁数的女人,瞧着都难免心跳加速。

    这个理由暂时可靠,只是于静还是觉得不踏实,又说不出来,又听姥姥说,“他爸爸形象不行了,这个年轻的男孩子,可不得找个榜样?霍麒长得合眼缘,人又有本事,我看是这意思。”

    老太太难得表现出她多年教育工作者的一面,于静一想也是,勉强理解吧。

    瞧着收拾差不多了,就剩下煎炒烹炸了,这事儿于静压根就不会,就把手套摘了跟他妈说,“我去给我哥打个电话问问那边的事儿。”

    姥姥叮嘱她,“别上火,都离婚了。”

    于静嗯了一声进了自己屋打电话给于涛。

    于涛两口子回家就把手机上的图片视频传到自己电脑里了,一张张看。刚开始姜大伟和郭玉婷两个人都睡迷糊了,拍的照片很清晰,各角度都有,一眼就能瞧出来是他俩,后来虽然打起来了,可是是视频,画面模糊声音却都录下来了,他俩跑不了。

    因着这个,两个人都挺兴奋的,一边骂着姜大伟不是人,一边在手提上藏了一份,在u盘上藏了一份,就准备给姜大伟狮子大开口了。用他俩的想法看,姜大伟这么有钱,娶郭聘婷就给了188万彩礼,要想这事儿过去,怎么也得比彩礼强?起码得一套大房子,外加188万。

    两个人正美呢,手机就响了,于涛一看就立刻说,“我妹我妹!”

    这也是一百万的生意呢,邵霞立刻就说,“你跟她说,我听见她声音就发憷。”

    于涛就说,“你以为我不怕啊,行啦,我来吧。”就接听了。

    于静问:“哥,怎么这么久才接啊,最近两天怎么样?姜大伟怎么说?”

    于涛答,“这不忙吗?今天初二,在你嫂子娘家呢。没怎么说,人他也没管,就正常样,有事我肯定打电话告诉你。”

    于静就说,“不该啊,他怎么可能没动作呢?他不是这种放着不动的人,充其量让他们进去两天给我出口气而已。”

    于涛一听,心道都睡了大姨子了,哪里有时间管老婆啊,这时候可不是老婆越不出来越好呢。然后又想,他们这也算是报仇了,当初郭聘婷勾搭姜大伟,现在他们制造机会让郭玉婷三了郭聘婷,这么一想还挺美。

    可这话不能说,只能忽悠于静,“也可能良心发现了呗,维维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他当亲爹的不给出气,还不让我们出啊。你放心,我一直给你盯着呢。”

    于静就说,“你不是在我嫂子娘家吗?”

    于涛真是服了他这妹妹了,“没,我就送她过来,等会儿就去姜大伟那儿,我烦死他!”

    于静听这样还差不多,这才挂了电话,于涛拍拍胸口压压惊,把手机往兜里一揣,跟他老婆说,“成了。我还是去姜大伟那儿要钱吧,于静忒可怕,这事儿得早办完。”

    姜晏维跟霍麒闹腾了半天,也没把人哄到床上陪他躺一躺,也不知道霍麒这意志力怎么这么强,要是他的话,一个眼神他就扑上去了。

    不过也不是没占到好处,反正他的脑袋就赖在霍麒的大腿上不下来了,那地方高度柔软度都合适,扭头还能伸手抱抱腰,霍麒说了他几次,他也不肯,霍麒只能随他了。

    两个人其实也没什么好聊的,最近虽然见面少了点,可恨不得每时每刻都要发信息联系,能说的都说尽了。霍麒先问了问屋里的摆设,譬如那四张框起来的奖状,姜晏维就特自豪的说,“都是原先的,我小时候有不少奖状呢,我们家那么多房子,我妈都没闲着,哪间都有,姥姥家还有呢。”

    他不用担心被推开,就自在点,平躺在霍麒的大腿上,仰望着霍麒的下半张脸,问他,“你什么时候回秦城?不会要到十五吧。”

    “不用,过了初五就可以了。”霍麒的手很自然的放在他脑袋上,指头插、入他的发间,慢慢地捋着他的头发。这动作显然很是舒服的,姜晏维忍不住地还用头蹭蹭他的手心。“老爷子,就是我继父的父亲倒是不怎么讲究破五之类的习俗,可我妈很上心,要待到那时候。公司放假也到初六,回去有许多计划都要开始了。你要等到寒假结束吗?”

    其实也差不了一个星期,姜晏维这学期是要提前开学的,撑死玩到初十,只是就这五天他就挺为难。他本来最近就跟霍麒两三天见一次了,然后再分开五天,姜晏维觉得自己得要死,可是妈妈也好久不见了,要是这么提前走了,八成得半年后高考才能见了,她妈最近很忙的。

    霍麒就看着姜晏维那张脸上那个叫矛盾哎,他真是没见过一个人脸上能有这么丰富的表情,还特别可爱那种。

    矛盾了有那么一分钟,姜晏维大概是做好了心理斗争,这才挺舍不得的说,“我还是陪我妈吧,你记得一天三十分钟视频通话,否则我做梦会找你去的。”

    霍麒被他逗的不得了,用手心揉着他的额头,“那你来啊。”

    姜晏维立刻起身就扑了上去,然后战败又蹭蹭,不要脸的回到了原位躺好。

    他俩说了好一会儿,姥姥就来敲门吃饭了,这才出去。等着一到饭桌,姜晏维就瞧见他姥爷已经把酒杯准备好了,桌子上摆着两瓶五十二度老白干,看样子是要不醉不归。姜晏维虽然嘴上说灌醉了霍麒好动手,可终究是心疼人的,一瞧就先不干了,“姥爷,你不能喝酒!”

    他姥爷才不管,“过年了,就一次。”

    姜晏维还想说,被霍麒拉住了。“我陪您喝。”姥爷立刻就高兴了,拉着霍麒坐身边,要跟他好好喝一顿。姜晏维没办法,只能挨着霍麒坐,心想等会儿见机行事,他其实也想分担点的,只是虽然成年,但包括霍麒在内众口一词,只能喝饮料。

    吃饭这事儿其实挺没意思的,就是相互聊聊,于静表达一下谢意,霍麒心虚地表达一下继续照顾姜晏维的愿望,于静再客气的换了话题没完全应下,然后就被姥爷拉着喝酒了——姥爷酒量不小,外加这是过年来第一次有人陪着,所以劝都劝不住。霍麒没法,只能自己多喝,老人家少喝点,等到结束,霍麒不负众望,两瓶全进去了,有点晕了。

    这样肯定不能开车回去啊,而且于静心思细,霍麒那个家八成不怎么舒坦,这样回去也不像样。于是就指挥着姜晏维,“把你霍叔叔扶到你房间里让他睡会儿,我去冲蜂蜜水,你看着他喝点。”

    姜晏维那点子小心思就完全成真,心里那个美。把人给扶进去了躺在了他那张铺着蓝色床单的一米八大床上。他屁颠屁颠又端了杯蜂蜜水过来,就把门锁了,坐在霍麒身边说他,“你是自己起来脱衣服,还是我给你脱?叔叔?霍麒?你不起来我动手了。”

    也就给了一秒钟的思考时间吧,然后就伸手去解霍麒的领带。这家伙好像真喝大了,都没有伸手去拦他,而且大概是勒着有点难受,还抬抬头方便他解开,姜晏维就跟偷了油的老鼠一样,乐滋滋的把领带给抽下来了。

    然后就是西服外套了,这个解开容易脱下来,他还哄了哄霍麒,“坐起来给你脱了睡着舒服。你听话啊!”霍麒也从了,老实地做起来让他把外套脱了。

    剩下就是衬衣和西裤了。姜晏维咽了口口水,有点怂。

    霍麒的身材他看过啊,就是那时候泡温泉晕了没趁机揩油有点遗憾,现在有机会了,他又有点胆小,他在那儿犹豫半天。殊不知霍麒在心里都快笑趴了,这孩子太可爱了——他的确喝多了,但霍麒酒量是天生的好,晕是真的,可姜晏维那双手就在他身上乱动,他是头猪也得醒了。

    姜晏维那边做了时间不短的心理建设,还是觉得又便宜不占下次没机会了,终于冲着霍麒伸出了罪恶的魔爪——第一颗扣子,好的,轻松解开了;第二颗扣子,也不错,轻松解开了;第三颗扣子,这颗解了就能看胸肌……

    霍麒直接伸手一拉,蒙着的姜晏维就被拽进了怀里,他一抬头就瞧见霍麒睁开眼睛,“你没醉,忽悠我呢!”霍麒觉得乱糟糟的耳朵疼,直接一翻身就把人压住了,顺手拿了被子一盖,冲着下面已经脸红的跟猴屁股的家伙说,“醉了,我脑袋疼,睡觉。”

    姜晏维结结巴巴的,心跳加速地,在霍麒的气息包围中,嗯了一声。

    外面,于静陪着他妈把老爷子安顿好,又收拾了屋子,就接到了周晓文他妈的电话,两人明明昨天才聊了一个多小时,这会儿打过来就挺奇怪的。于静让她妈照看着他爸,自己就进屋接电话去了,“怎么了?一天不打电话想我了?”

    “你家……啊呸!姜大伟家八成出事了?”周晓文他妈上来就给了个重磅新闻,“昨天一大早就叫的救护车,好像是姜宴超又生病了,直接去的医院。”

    于静早知道姜大伟的二儿子生下来就生病,不在意的说,“这不是经常的吗?维维说郭聘婷怕胖,孕期还少吃减肥呢,那孩子能好?”

    “要是这个值得我跟你说啊。昨天的事儿了,我昨天电话都没给你提吧。”周晓文说,“问题是,姜大伟把姜宴超的保姆给解雇了,还有你们家经常做饭的那个阿姨,干了很多年那个,特会两边卖好的那个。”

    “林姐?!”于静就有点不可思议,“不能啊,保姆不知道,林姐的饭菜姜大伟特别喜欢,这么多年一直留着她呢。”

    周晓文他妈就说,“问题就在这儿。林姐一向识时务,让走虽然不愿意,不过姜大伟应该是给了她好处,她就走了。那个保姆不一样,好容易找到姜大伟家这样的工资高条件好的家庭,原本准备多干两年的,突然解雇,可不是不愿意吗?就跟我家保姆抱怨,我家保姆就问她,辞退总要有原因吗?保姆就说是姜大伟觉得她没照顾好姜宴超。

    然后这女人说了个特委屈的地方,她说她一直干得不错,唯一没照顾到的就是三十晚上,那天她本来要看一晚上的,结果下午郭玉婷来了,郭玉婷跟她说让她回家,自己能帮忙看着,她本来就想回家过年,就动心了,回家了,结果就出了事儿。于静,你家林姐可不是二十四小时的,三十那天晚上屋子里可就姜大伟和郭玉婷两成人,还有姜宴超那个小不点。你想想他俩干什么照顾不到孩子呢,他俩干什么事要解雇保姆和阿姨呢……”

    这话意味可太分明了。

    于静恶心的都不愿意往那方面想,可她知道八成是有点事。更重要的是,姜宴超住院这么大的事儿,她哥居然没跟她说,这也是大问题——于涛可是见钱眼开的,既然天天跑姜大伟家没有不知道的可能,他却一句话不说,这是有事瞒着啊。

    于静想了想就说,“我知道了。”

    周晓文他妈问:“你回来啊。”

    于静就说,“回!不过要先问问我哥。”

    跑到医院去会姜大伟的于涛愣生生打了个激灵,这怎么了?他扭头看了看,突然脊背发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