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晋江原创发表
    姜晏维就傻了,他还以为他妈发现他和霍麒的奸情了呢?这不是不可能,他刚刚发现自己性向的时候,曾经从个咖啡店里借来了一本□□,BL的,店主说是他从日本带回来的。他一个人躲在被窝里,看的那叫一个津津有味,这么揣了两天,结果有一天就突然不见了,他还赔了人家不少钱。他一直怀疑,那是他妈给他收拾屋拿走了。

    所以,他那时候老实了一个多月呢,后面发现他妈风平浪静什么都不知道,这才又恢复正常,只是一直在想那小黄漫画哪去了?

    这会儿一听是说脑袋上的事儿,他就先吐了口气,心落地了。虽然这么想不厚道,可他现在高三啊,别说霍叔叔,就是霍姐姐,他妈也八成不愿意,时间太敏感。所以,还是他爸倒霉吧。

    都知道了,磨蹭也没用,姜晏维就自己走过去,跟他妈说,“没事了,不算厉害。”

    于静才不听呢,直接把人扯了过去,研究脑袋了。姜晏维感觉自己头发被扒拉开,有双温柔的手轻轻触摸了一下那个被缝合的伤口,然后他妈的声音就变了,“你胆肥了,这种事为什么不告诉我!当初你说你要跟着你爸,你怎么跟我保证的,怎么说的,你的能耐呢!怎么就被砸了脑袋了?是郭聘婷干的?”

    这样的于静姜晏维见过不少,他从小调皮捣蛋,没少打架。其实大部分都是小打小闹,譬如有人知道他家有钱,想跟他要点零花钱玩玩,他能惯着?

    大的也不少,最近一次是去年,为了张芳芳,这丫头虽然挺男孩子气的,可真是长得挺漂亮,不少人喜欢她。有个败类也是个富二代,就想跟她谈谈,张芳芳不愿意,他直接带人在路上堵张芳芳——张家不是做生意的,张芳芳一直都是公交上下学。

    张芳芳吓坏了,就给他和周晓文打电话,那地方堵车,他舍了司机跑步过去先到的,就瞧见那家伙正动手要摸张芳芳的脸呢。姜晏维直接就急了,从旁边抢了清洁工大姐的簸箕就砸过去了。那东西看着不起眼,可是铁做的,反正直接给开瓢了。那小子恐怕也没受过这种罪,家里不错也不怕他,直接喊人揍他!

    他倒也没吃亏,对方人人都受伤,不过他也够呛,周晓文送他回家的时候是瘸的,被人砸小腿上了。他妈那个表情就跟现在一样,明明是在骂他,你怎么能打架,你为什么一个人上去了。可其实满满的怒气中都是心疼,都是恨不得打在自己身上也舍不得儿子受伤的心疼。

    其实这样的姜大伟他也见过,那次他爸直接上门去找了那小子,怒火滔天,都是秦城明面上的人物,那小子他爸也挺硬的,跟他爸商量,“我这儿都开瓢了,谁也不吃亏行不行?”他爸怎么说的,“什么叫不吃亏?你儿子是调戏女同学,我儿子是见义勇为,做好事儿还要挨打?没这个道理,道歉,必须道歉!”

    这种事有财势比财势,都差不多就要讲道理,对方哪条都不占,专门压着儿子过来道的歉,非但如此,还赔了钱。

    可那都是原先了,在被郭聘婷他妈砸了脑袋后,他爸只是在跟他不停重复爸爸爱你的时候他就知道,不一样了。

    这种久违的关心,带着原来我还有妈妈的放心,让姜晏维的眼眶就有点热,直接一把抱住了他妈,安慰她:“没事了,谁这么八卦又跟你说这事儿,我就是不想你们担心。你不是在国外吗?又回不来!”

    他妈嫌弃他不吭声,扭着他耳朵说,“我不在,你舅舅不在?你舅妈那样的,打郭聘婷两个不成问题。别跟我说他不好,他不好也得给你出头!有我在,他不敢!”她说着,姥姥也凑了上来,看着他的伤口,还点头:“你怎么不说啊臭小子!”

    姜晏维压根不想谈他舅舅问题,于是换话题:“妈你怎么知道的?谁跟你说的啊。”

    他妈就哼哼一笑:“你爸自己漏出来的。”

    姜晏维瞠目结舌……他爸还能干这种蠢事啊。

    他妈倒是干脆,检查完头上又要检查身上,一副要搜身的表情,“还有哪里?让我看看,我饶不了他们。”

    姜晏维大小伙子了,怎么可能让他妈看,连忙捂着衣服说,“没,身体伤害就这些,也不是郭聘婷干的,她妈砸的。”他就把房间被砸了还有诬陷的事儿说了说。于静气大但是更心疼,问他,“就为这个自己搬出来了。”

    姜晏维就回答:“委屈的上,觉得我爸变了,不想搭理他了。”他怕他妈伤心,就劝道:“没事了,真没事了,那都是原先的想法,我现在不喜欢我爸了,他做什么我都没感觉了,早就没事了。你别哭啊。”

    怎么能没事了呢。姜晏维从小就是猴在他爸身上长起来的,一个孩子得多委屈多失望才能对最亲密的爸爸视而不见了。于静只觉得眼酸的忍不住,抹了抹眼泪就出来了。姜晏维也挺心疼的,上去搂着于静的肩膀笑话她,“你说你这当妈的,怎么这么爱落泪啊,你都四十多了,忍着点。”

    于静拿着他的衣服擦眼泪说,“忍不了!我气炸了!我饶不了他!”

    他一直在旁边不吭声的姥爷也跟着来了句,“反了天了!”

    好家伙,全家总动员啊!姜晏维只好拿出本事来又翻腾又磨人的,哄了一会儿才没事了,一家人就开始做晚饭——家里的生日还没过呢。

    他姥姥这会儿饭都没做呢,于静就哄他,“去帮忙去,这么大人了怎么还什么都不干!”姜晏维那个委屈哦,这会儿没事了,他又要挨训了。

    不过知道训他就好,他还叮嘱一句,“你别老想着饶不了我爸,你俩没关系了,他现在不用咱们出手,已经乱了。”姜晏维觉得得再深层次地普及一下他爸现在的生活,“郭聘婷和她二姐不是在院子里滚着打架了吗?现在丢死人了,我爸那么要面子的人哪里受得了,听说他已经搬到公司住了,好几天都没回家了。”

    他一句话总结,“我瞧着我爸有点返回劲儿了,说不定心里已经后悔了,你不用插手他俩就自取灭亡了。不过,”姜晏维事先打预防针,“你可有点立场啊,别我爸到时候一回来求饶认错,你就心软了啊。”

    于静知道这出,不知道后续,一听带着眼泪就乐了,想当初第一次知道姜大伟出轨,其实挺平静的,她只觉得胸中有滚滚怒火,但还没发泄出来,她问了姜大伟一句话,“为什么?”姜大伟回答她:“生活太平淡了,想有点变化。”

    可如今看,这个变化可不小啊。

    不过她还是回了姜晏维一句,“你就那么不盼着回到过去啊。”

    姜晏维说不出来,他想原先的家,可是回去又不一样了,他烦躁的说,“不说了不想搭理他了吗?”

    于静就哄着儿子,等会儿自己进了屋,关了门,就给周晓文他妈打了个电话细问。那边一听她知道了,也就没隐瞒,就将砸头这事儿事无巨细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最后总结,“反正姜大伟变得挺多的,他自己八成感觉不出来,可真不一样,你说一个老实人,怎么能变化这么大呢。”

    周晓文他妈又说了说近况:“不太好,他那小儿子天天生病,一家人鸡飞狗跳的,昨天我小区里碰上他,刚去了医院回来,一脸憔悴,可没有原先意气风发那样了。”

    于静又问了问,“郭家的人谁在姜大伟家?”

    周晓文他妈就说:“没人吧。前两天打了架她二姐就走了,就郭聘婷一个吧。”

    于静打听完了就结束了通话,一个人在屋子里想了想,又给保姆林姐打了个电话,问了问郭聘婷和她二姐的事儿——她原先不敢是觉得她们狗咬狗,现在既然知道伤了她儿子,就得管。这会儿听的就多了,她俩在客厅又不是没吵过架,打架那天双方也没少对骂,什么让郭母道歉、还有姜大伟安排郭玉婷他老公进公司的事儿就告诉了她。

    于静放了电话心里就有数了。这时候门开了,她妈悄悄进来了,还往后看了看,显然躲姜晏维呢。关了门才说,“我去找那个老太太,我给维维打回来。我岁数比她大,我打她她也没话说。”

    老太太都七十了,走路都怕她摔着,还打架呢!于静简直哭笑不得,连忙断了她这想法,否则真出事了,她可伤心死了,“没您的事儿,别掺和。我有的是法子制她。”老太太不相信,“你要有能离婚?还是我去!”于静只能来硬的,“不准去!老实的,做饭去。”老太太拿女儿没办法,只是又重提旧话,“当年就看着姜大伟不行,你非不听,你瞧瞧!”、

    于静就一句话,“没姜大伟就没你宝贝外孙子了。”

    老太太一想也是,维维可不能没了,不吭声出去了。

    于静这才静了下来,先给她哥打了个电话,于涛还生维维的气呢。一接电话就想告状,“静静,你儿子也太嚣张了,我们不就是……”他没说完,就听于静说,“哥,维维的脑袋被郭聘婷她妈砸了缝了五针,这事儿你知道吗?”

    于涛顿时哑巴了,愣了愣才说,“不能啊,什么时候的事儿,两天前看着还好好的。”

    “12月的,那是拆线了。”于静说,“我走的时候怎么托付你的,你怎么给我保证的?”

    于涛就有点理亏,他是真一次都没联系过,“我……这不是期末也忙吗?你嫂子不也怀孕了吗?砸了姜大伟怎么说?”

    于静就说,“让孩子替他想想,忍了!”

    “哎!姜大伟怎么这么不是个东西?”于涛好歹是亲舅舅,一听话还是会说的,“他原先多疼维维啊,我才觉得维维吃不了亏,他这是有了新儿子就不要维维了。”他还给自己找补上了。不过他向来聪明,接着问,“你这是让我……”

    于静也不揭穿他,就一句话,“这事儿交你了,赔礼道歉!”

    于涛就想拒绝,“父子俩的事儿,我不合适参与吧!”

    于静就知道,来了句,“房子钱……”

    得了,这母子俩都会来这套,偏偏于涛吃这套,点点头认了,“你放心好了,我不让他们好过。离婚的时候就想收拾她们了。”

    于静就说:“那你听着……”

    于静在屋子里纵横捭阖,姜晏维原本去给他姥姥帮忙呢,结果却被他姥姥嫌弃活干的又慢又笨还耽误事,让他自己玩去。

    姜晏维一边想着我霍叔叔都不嫌弃我,一边飞快的进屋去了——他礼物还没拆呢。

    进了屋他就小心翼翼的把包装拆了,露出了里面被相框镶嵌的有点发黄发旧的录取通知书,露出霍麒两个字的时候,姜晏维就忍不住乐了,等着全都打开,他就坐着躺着趴着仰着在床上一个字一个字的看了一遍,连旁边的入学纪念卡都读了一遍。

    然后忍不住就畅想了一下未来,给霍麒发了条微信,“等你下半年过生日,我把我的通知书送给你。”

    霍麒应该是忙,等了两分钟都没反应。

    姜晏维又调戏他,“也不用,到时候我买个双框的镜框,你在上面,我在下面,咱俩放一起多好。”

    秦城。

    昨天姜宴超终于安生了一个晚上,姜大伟才算松了口气,好好睡了一个晚上。早上起来望着院子里的洒落下的阳光,才有种久违的松快的感觉。

    只是一扭头,看见在厨房里忙活的郭聘婷,就会将他又拉到了现实中来。

    从那次打架后,郭聘婷大概知道自己真是出大洋相了,所以收敛了不少,如今似乎又回到了去年这时候的包养岁月,郭聘婷笑意温柔,处处妥帖,仿佛是这个世上最美好的女子。只是,这不过是感觉而已。怎么可能回到过去呢,如果能回到过去,他绝对不会出轨!

    对的,他现在的心态,就是后悔了。

    他发现原来生活的平静也是一种幸福,那些他以为平淡如水几乎没有任何涟漪波澜的日子,是因为有个让他省心且能帮助他与他有共同语言的妻子才能有的。他所想要的夫妻不但要和美还要有刺激感,那不过是一场笑话——他以为是个人都能跟于静做的一样。

    事实是,郭聘婷拥有的,除了年轻的肉体外,一无所有。

    可他偏偏就昏了头。他怎么就脑子一热踏进了这个泥淖?

    郭聘婷大概是做好饭了,慢慢走了过来,温柔的说,“大伟,吃饭吧。”

    姜大伟站了起来,没应答就往屋子里走,随后就听见了二楼传来的哭声,“超超又不舒服了?”这是他现在在这个屋子里唯一关心的人了。

    郭聘婷也没法子,“他又不会说,只是哭。我觉得,”郭聘婷这会儿倒是想到了别的,“是不是那间房有问题啊。超超搬进去就不好,要不找个人来看看风水?”

    姜大伟其实挺信这个,他做房地产的,虽然明面上不提这种事,可是每个工程开工前都是要拜拜的。若是别的,郭聘婷提了也就提了,只是那房间是他原先的主卧,后来给了姜晏维,是郭聘婷抢过去的。他现在原本就讨厌这女人,觉得她一无是处,如今再这么一听,更是怒了,吼她一句,“那不是你要的吗?我住在那儿发家,维维住在那儿半点事没有,你怎么就这么多戏?!维维连年都不回来过了,你还不够吗?”

    郭聘婷就没想姜晏维的事儿,他姜俩多久没见了。她就是着急姜宴超,这天天的也查不出问题,快三个月的孩子还不如人家两个月的大,这不是才想着别的法吗?这还是他妈给她出的主意,是不是吓着了,找个人来收收。

    郭聘婷这个气呦!她跟着就想说两句,可又知道现在得忍,大伟已经够烦她的了。结果就这时候,就听见外面有人说,“呦,大过年的夫妻吵架呢,挺好,正好嫌电视剧不好看,能看个豪门小三上位的段子也不错。”

    姜大伟和郭聘婷一回头,就瞧见了大摇大摆走进了的邵霞,姜晏维的大舅妈是也!后面跟着的还有姜大伟的大舅子于涛,外加两个穿着警服的人。

    姜大伟顿时响起了昨晚上于静的电话,这是……找事来了?

    可他们来,带警察干什么?姜大伟是做生意的,这大过年的,警察上门,对他来说是特别晦气的一件事。更何况,他这大舅子平日里看不起他还占便宜,他老婆更泼辣,原先还没离婚的时候,他都不怎么来往的。这会儿又带着警察过来,他就不爽了。

    他皱了眉头问:“这是干什么?”

    邵霞这可是为了她家那一百万欠款,怎么可能不出力气。一句话就堵上了,“不干什么,讲公理来了。姜大伟,你是个当爹的吗?人家都说男人有了新欢忘了旧爱,成,你跟我妹妹过不下去,看上了个二十岁的小丫头,你出轨,都成!本来我们家也没看上你,你找你的第二春去吧。”

    “可你不该对维维这样啊。虎毒还不食子呢?谁家也没听说离婚了捧着宠着的儿子就能当瓦罐砸了啊。你拍着胸脯想想,前十八年你是怎么宠维维的?就说维维跟他表哥打架,两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打架,你一个大老爷子恨不得掳袖子上去揍我家孩子一顿,你那时候不是挺亲爹的吗?怎么娶了个小三,就能让小三的妈砸了维维的脑袋了?”

    邵霞直接质问他:“是不是你出轨了,在你眼里,小三家的猫猫狗狗都比你大儿子强了,都能在他头上拉屎撒尿了,都能把他不当人了?”

    这不是骂人吗?郭聘婷忍了姜大伟,可对于静家人没耐心。“你说什么呢?”

    邵霞泼辣了一辈子,能怕这个还没她活得一半长的丫头片子,直接一瞪眼回复她,“说王八蛋不是人的东西呢,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呢,说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贱货闺女呢!”

    “你!”郭聘婷到底年岁小,姜晏维跟她吵架又不会用脏话,她哪里对得上,直接就一句,“我……”扑上来要打人了!

    邵霞……邵霞比她叫唤的还狠呢。于静都安排好了,她就是打前锋骂人出气的,她肚子里可好容易怀上,要是被郭聘婷打到了亏死了,直接冲着后面的警察喊,“警察同志你看看,你们在她都这样对我一个孕妇,要是家里门一关,亲爹又不管他,这女的跟他妈可不是又砸房子又砸头的,都不问!”

    好歹郭聘婷还有点脑子,孕妇两字一出她就愣了,同样被骂的难看的姜大伟终于插上话了,“回去,什么样?”他又转向邵霞,皱着眉头问她,“有事就说事,别来这一套指桑骂槐。维维的事儿早就处理好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处理好?”这会儿于涛终于说话了,“说句爸爸爱你,让他忍着,也不告诉他妈也不告诉我们娘家人,就叫处理好了!你这是仗势欺人!你这是家庭虐待!我们娘家人不知道让你瞒过去了,现在知道了,这事儿不能了!”

    于涛一副义正词严的样子,跟平日里迥然不同,回头介绍着两位警察说,“姜大伟我告诉你,当时的报案记录我们已经找出来了,维维在医院里的病例片子我们也找到了。当时的目击证人周晓文的供词我们也录了,当时维维跟郭聘婷打在一起,郭聘婷他妈可是直接抡起瓶子砸的人,那是故意伤害罪!看着你的面子维维忍了,可郭聘婷和他妈连道歉的行动和语言都没有,完全没有悔过的表现,这事儿我们不能姑息。我是维维他唯一的舅舅,他妈不在,这事儿我就替他做主了,这事儿咱们得依法来判。”

    这么多年,虽然于涛看不上姜大伟,可都是受训的命!这可是除了姜大伟求亲外,他这辈子第一次训上姜大伟,那感觉相当不错。说完后,才介绍后面两位,“这两位同志,就是来处理这事儿的。”

    后面俩人也是等了半天,这会儿终于能说话了,这才冲着郭聘婷说,“您是郭聘婷吧,您涉嫌故意伤害罪,请您配合我们调查,跟我们到派出所一趟!”

    大过年的去派出所?而且郭聘婷也想到了,她这儿都这样,她妈那里肯定也这样啊。她连忙看向姜大伟,“大伟,这事儿你是知道的,就是气急了,大伟我不能去,超超还要妈妈呢!”

    邵霞就在旁边放清凉话,“二儿子要妈妈,大儿子要死喽!”

    姜大伟能怎么办,这事儿他开始是压下来了,那是因为姜晏维又不找关系,现在这事儿明显背后有于静,说不定还有她那群闺蜜,再加上张芳芳家的势力,他想不让去都不可能。再说,他跟郭聘婷……

    他摆摆手说,“去吧。”

    “你……”郭聘婷虽然早有感觉感情不如前,可此时却是真透心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