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晋江原创发表4
    第二天一大早霍麒就到了姜晏维这边,虽然昨天已经吃了一肚子面条,可今天过生日,姥姥还是做的长寿面——专门活了面,用一小块面拉成了一整根面条下了锅里,盛出来正好一小碗,让他一口气不咬断喝进去。

    霍麒进来的时候面刚下好,姜晏维正跟他姥姥打包票,“您做再多我也一口能吃进去,谁让姥姥做的这么好吃。”

    他姥姥本来就爱笑,这两天已经被他哄得开心死了,一听这个更显摆,“这卤子我放了好多好东西,都是你喜欢吃的。”

    姜晏维就说,“那我再定一碗,过个双份的。”

    他姥姥笑着说他,“谁家过生日还双份,这种就一碗,其他的管够。”

    姜晏维哦哦哦地应着,捧着刚下好的那碗面条出来,就瞧见了霍麒,那张脸立刻就放光了,抬高了声音问他姥姥:“姥儿!霍叔叔来了,有他的面吗?没有我把我的那碗给他了。”

    他姥姥回:“有!多少都有!”

    姜晏维这才冲着霍麒说,“快去端!我的长寿面,你得多吃点。”

    霍麒倒真是没吃饭就出来了,他下楼的时候餐桌上坐着霍青林一家,正在有说有笑的,他怎么可能凑过去?如果不是为了他妈,他压根就不会回来。

    倒是霍青林夫妻瞧见了他,霍青林如往常一样,在宋雪桥面前似乎就是个严厉的兄长,问了一句,“不吃饭就出门?你这习惯还不改?年轻没事,等着岁数大了胃就受不了了。”还是宋雪桥落落大方,站起来说,“爸妈出去运动了,你坐着我给你端饭去。”

    他只能停住了脚步,跟霍青林深沉不见底的眼睛对了上,这人的目光……霍麒不好形容,似乎带着探视又带着疑问,还带着一些自信,很是复杂地看着他。霍麒知道,霍青林多疑,自己昨天寥寥几句话,八成他昨天都没睡好,不过,他并不准备说太多,有些时候,出事前的慌不择路,也挺好看。

    就像当年,霍青林对付自己的手段,他在三个小时内,被从学校带走扔进了那样的住宿学校里,隔离了家人,整个人都是惊慌的,他不知道霍青林为什么这么做,他也不知道霍青林会不会对付他妈,他整个人都是无助且慌张的。

    他客气地跟宋雪桥说,“不用嫂子,我约了人,今天不在家吃。”

    他扭头就走,远远地还听见宋雪桥在后面说,“我怎么觉得,霍麒态度不对啊,你们没事吧。”

    这种事霍青林显然是瞒着的,他不耐烦地说,“兄弟之间难不成跟你们姐妹似的还天天泡在一起?行啦,我吃饱了。”

    宋雪桥是什么人?她这么说话八成是已经知道点什么了,可霍青林却没有引起足够的警惕。霍麒昨天提了一嘴,看样子他也没放在心上,这事儿霍青林知道有知道的闹腾,不知道有不知道的闹腾,霍麒只抱着看笑话的想法,摇摇头就出来了。

    霍麒进屋的时候原本倒是不算饿,大早上起来还没开胃,只是姥姥的手艺着实好,那酸香的味道一冲鼻,他沉睡了一晚上的肠胃就被唤醒了。他应着进了厨房,姥姥那边已经给他盛了一大碗,递给了他,还叮嘱他说,“吃饱点,维维闹腾,今天你得多费心。”

    那一碗面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浇头,红绿搭配,不但颜色漂亮,就连味道也是特别诱人,他一边端着往外走一边闻着香气,这会儿肚子都开始咕咕叫了。

    餐厅里,姜晏维已经给他留好地方,拍着身旁的座位喊他,“这边。”

    霍麒瞧了瞧对面空着的座位,原本是不想惯着他的,可又一想今天过生日,只能坐了过去。结果他就后悔了,他一落座,姜晏维就凑过来悄悄跟他说,“这面是一根哎,咱俩两头吃呗。反正也没人看见。”

    这小子……怎么越来越露骨?霍麒那张用了三十年的老脸都有点顶不住,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在客厅看新闻的姥爷,还好电视声音很大,应该没听见。等他再回头,就瞧见姜晏维一脸你怎么跟做贼似的表情,霍麒真想把他扯过来拍顿屁股,也不知道这么小哪里来的这些想法?他严肃地说:“好好吃你的。”

    他哪里懂,就因为初恋,就因为没经历过,才有这样的……小强一般的热情。

    姜晏维才不气馁呢,在一旁小声跟他说,“你就是想得多,别老觉得我调戏你,好像我多不正经似的。”霍麒就想说你要正经就没不正经的人了,结果就听姜晏维说,“我这不是好心吗?你岁数这么大,吃我点长寿面,我分你点,省的你先老了!”

    霍麒嘴里的面一下子就含住了,再也咽不下去了,明明是句玩笑话,这小子怎么能这么惹人心疼呢。只是他也就感动了两秒钟,姜晏维接着说,“那就不如现在好看了。”

    霍麒差点把自己噎死,直接咽了口里的面条,端着碗到对面去了。

    姜晏维也没想到霍麒这么大反应,一直到吃完饭都不肯理他。他就有点恐慌,这会儿倒是老实了,也不动手动脚了,吃完饭还帮忙把碗收了,然后就飞速换了衣服出来,生怕霍麒反悔一样,当着他姥爷的面问:“走吧,给我过生日去。”

    霍麒其实怎么说呢,也没那么生气。这小子好色他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就是他还没进化到把“脸也是求偶的资本”的地步,这事儿也有点戳软肋——他其实挺计较自己大姜晏维这么多的。再说,老人家都在呢,他也怕这小子太过分。

    他没回应,略微点点头,还客气地跟姥姥姥爷告辞,这才开门出去。姜晏维就屁颠屁颠跟在他后面,他回头一瞥,这小子就退了一步,离着他一米远,也不敢造次,倒是难得这么老实。霍麒已经有点心疼了,结果一进电梯没人了,姜晏维又一点一点的蹭过来了。

    这小子!

    姜晏维拽拽霍麒的袖子,“我错了。”

    霍麒不搭理他,姜晏维自己作死只能自己解锁,接着深刻地认错:“我不该说怕你老了!”

    这么不深刻,霍麒瞥他一眼。

    姜晏维只能拿出本领来道歉:“我知道我太肤浅了。”

    霍麒觉得这句才对,不自觉地给了个鼓励的眼神。

    姜晏维这叫郁闷啊,抓心挠肝地在那儿想霍麒喜欢听什么,“我知道喜欢一个人应该喜欢他的内在,这才是一个人的精华所在。”

    电梯到了12层,他瞄着霍麒,好像面色缓和了一点,“可是我也很烦恼啊,如果我喜欢的人长得不好看就好了,我可以先观察他的内在,然后才能慢慢喜欢他。”

    电梯到了10层,他还是偷偷窥着霍麒,似乎不反对,“可我喜欢的人太完美了,长得好,腹肌都比别人多两块,穿着泳裤简直要喷鼻血,我就一不留神先喜欢上了。就是一眼看过去就愣了,就觉得心潮澎湃,就拔不出来了。天天想多看他一眼,时时刻刻都想着他,跟他说句早上好自己都乐半天!”

    电梯到了4层,姜晏维一个话唠,说多了就开始刹不住车了,还自己委屈上了,“颜控又不是我的错,谁让长得太好看?”

    霍麒……有点飘。

    他没想过姜晏维跟他告白的,其实两个人的相处有点相互吸引的感觉。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看着这小子难过就越来越心疼,听着这小子耍贫嘴就越来越高兴。姜晏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开始越发的依赖他,喜欢他。

    虽然这小子天天一脸春心荡漾的小模样,但挑明这事儿总该自己来,他甚至都想着,要是高三毕业姜晏维还喜欢他,他就得找个合适的地方,特别正式的告个白。

    结果……被这小子抢先了。

    这种感觉就跟早上的那碗面似的,酸爽极了。一边觉得我才是个1号吧,怎么能这种事都被人抢了先,一边有点……挺高兴。真挺高兴的,有点忍不住乐那种,没有什么比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并且大胆表达出来更让人高兴了。

    他觉得好像不是给姜晏维过生日,倒是给自己过生日了,这礼物送的有点大。

    他半天不说话,电梯到了1层,姜晏维觉得霍麒似乎不那么生气了,说完就毫不犹豫地又去拽霍麒的袖子,小声又找补了一句,“现在脸和人都喜欢。更喜欢人,一百岁了我也喜欢。反正那时候我都八十八了,八成也不好看了。”

    霍麒绷不住了,回他一句,“三岁啊,还拽袖子,到地儿了。”

    姜晏维就乐了,电梯这时候终于到了负一层停车场,他们要下去,有人要进来,他才撒了手,不过跟在霍麒身后又开始贫上了,“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么夸你你特高兴,这也算表白了吧?”

    地下一层开着灯,从背后照过来,霍麒往前走正好能看见他们影子——他稳重的走在前面,旁边的姜晏维蹦蹦跳跳的,跟猴子似的,时不时影子就跟他重叠在一起,就好像两个人紧紧挨着一样。

    姜晏维还在后面说,“我知道高三不能谈,你跟我爸没法交代,你偷偷回答我一句,我不告诉别人成不成,就当送我礼物了。或者你点个头也成,别让我天天牵挂着啊。你今天不理我,我都蔫了。”

    他还打了个比喻,“就跟霜打了的花骨朵一样。你这样我就开不了花了。”

    霍麒都快忍不住了,憋的咳嗽了一声,一个男孩子还花骨朵呢!

    “那你先酝酿着吧,开了再说。”到了车前,霍麒停住了脚步,姜晏维没刹住车,直接撞在了他身上,两个人的影子彻底合在了一起,就跟拥抱一样。

    姜晏维揉着鼻子挺惊喜地说,“那我就当你同意了,你可记得勤浇水施肥啊,否则开不好的。对了,”他还问,“你喜欢什么色儿的?”

    霍麒不明白:“什么什么色儿?”

    姜晏维哪里会回答自己想开H色的,这事儿不能说,坐上车自己嘿嘿乐了。

    霍麒拿他没办法,再说这事儿没法往下讨论了,他难不成真能给姜晏维说,“我喜欢你,就是先瞒着你爸妈。”那跟谈恋爱有什么区别?其实现在也有点越界了,可他看了一眼姜晏维那张小脸,真舍不得推回去。

    他把车倒出来就问:“中午我订了个好地方吃饭,中间这段时间有没有想去的地方,带你去玩?”

    这会儿活过来了,姜晏维就开始提要求了,“你给我过生日,都没有想带我去的地方啊。”

    还真没有,不是霍麒不用心,是他实在是人生太贫瘠——十五岁之前,他试图成为霍家人一员,去的地方都有点怎么说呢,刺激好玩,常人很好奇但进不去,但说真的挺操蛋的,利益阶级分明,这种地方他不可能带着姜晏维去,他自己都多年不去了。

    高中是完全封闭的,没有任何课余生活,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放假那几天能出来透透气,其他时间全部都在那四方天空中,跟坐牢没区别。而放出来那几天,他也需要处理自己那部分小投资——那是他的本钱,没时间聚会吃饭玩,所以他跟自己的小学初中同学群早就没联系了。

    大学他就闷头想办法赚钱了,一天忙的只能睡五六个小时,人人当他背靠大树好乘凉,其实更不知道的是,他压根没受到霍家任何帮助——他报考清大的计算机系其实霍家是不同意的,霍家的每个人都是有用处的,即便他不并算是完全的霍家人。

    霍家除了老爷子坚决不肯用的霍青云,并没有多余的人——霍家地位不低,可霍老爷子独生子,连个姐妹都没有,也就是说,霍家如今能用的,也就是霍环宇兄弟三个,还有他们三的三个儿子,外加候补霍麒。

    第三代的三位婚生子全部从政,霍环宇手中的公司都没有人可以继承打理,他必须需要一个人来做这件事。霍青云老爷子不喜欢,霍环宇也看不上他,自然只有霍麒了。

    不过,此时霍环宇倒是不担心霍麒和霍青林再有点什么了。一是霍麒这三年表现得特别老实,即便是回家碰到了霍青林,都半句话不多说;二是霍青林这时候已经娶了宋家的女儿宋雪桥,小两口感情也不错,这三年,霍环宇也没瞧着霍青林对霍麒多问两嘴,觉得这事儿八成都是年少想找刺激才闹出来的;三是最重要的一点,霍青林扶摇直上,他的仕途一片光明,他不会给自己找麻烦。

    出于这些想法,他们是要求霍麒从商的。霍麒怎么可能答应?他有他自己的想法,他好不容易脱离了那个学校准备大学期间一飞冲天,他怎么可能让霍家绑住手脚,好听点成为霍家不可少的一员,难听点就是走狗,替霍青林看好财产的走狗!

    他直接拒绝了。林润之不知内情不厌其烦地劝他,霍环宇知道内情却画了大蛋糕用利益来诱惑他,他都没答应,结果就是,表面上霍环宇还劝林润之,“孩子有自己的爱好,强扭的瓜不甜。”实际上,霍环宇早就跟他说清楚了,“不为霍家利益着想,你跟霍家也就没关系了。”他应了。

    这样的霍麒,不谈恋爱只谈工作,哪里有什么地方可以玩啊——尤其是这些年,京城变化这么快。他知道的地方,恐怕也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景区,他觉得姜晏维肯定不能去。

    他挺愧疚的,解释说,“我对京城其实不算特别了解,除了饭店。”这个是因为他要请客吃饭,这才知道的。

    姜晏维也没为难霍麒的意思,一瞧这样就知道是个工作狂,他倒是脑袋转得快,现在不知道多好啊,正好跟他都是第一次。他这么一想也挺美的,只能自己点餐了,他才不会去什么景点商场呢,他妈是个购物狂,没事就来京城购物,尤其是过年前这次,还得带着他来拎包,他从小见识到大,哪里会敢兴趣。

    他倒是难得把脑子动了动,跟霍麒说,“带我去你熟悉的地方看看吧,我都不知道你怎么长大的。我爸妈你都认识,我姥姥姥爷你也见过了,我爸家的门牌,我姥姥家的门牌,我妈家的门牌你都知道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呢。”

    这倒是个好提议,两个人相处如果只是贪恋一时,那就了解这个人的现在就好了,可要想过长久,终究是要了解这个人的过去的。

    姜晏维的过去太简单,霍麒不用多问就知道,可霍麒的过去太复杂,得需要他给姜晏维慢慢讲解。

    他点点头,“好啊。”

    第一站是他不愿意但必须面对的霍振宇家,不过是旧址,霍环宇经商,住的都是自己买的商品房,这些年换了三次了,一次比一次好。如今开到原先的那个小别墅楼下,倒显得这里陈旧了很多。这里并没有卖出去,好像出租了,霍麒把车停在了门口的小路上。

    “这是来京城住的第一个地方,现在看着挺旧的,不过当时我从秦城来,看着这里就跟电视剧里的一样。花园洋房,还有保姆。虽然记挂着爸爸不见了,不过新奇的事物也分了不少神,起码不闹了。”

    姜晏维往外看去,白色二层小别墅,应该是近期没有维护了,显得有点旧。不过这地方地段挺好,恐怕不是一般人能买到的。

    霍麒犹豫了一下,“这是让我第一次知道,我与霍家人不同的地方,在这里,我就是个格格不入的人,所以一直试图融入他们。”

    姜晏维就哦了一声说,“融不进去也挺好的,那个霍青林看着就挺恶心的,霍青云也不是什么好人,你要是变成了他们那样,我八成就不喜欢了。”

    霍麒乐了,问他,“那两成是什么?怎么这么不肯定?”

    姜晏维就支支吾吾的,上午刚发了火,他可不敢说颜值这事儿。可霍麒等着答案呢,他就咬着牙哼哼:“l~i~a~n~”

    霍麒大概是听懂了,无奈地拍拍他脑门,“你呀。”

    然后是小学和初中,这是霍麒的骄傲,他从来都是第一名,没有人可以撼动他的地位,他还揉着姜晏维的脑袋说,“看样子你是比不了了。”

    姜晏维就一句话,“一个聪明就行了,两个都聪明多没意思,你不觉得哄我挺好玩的吗?”

    这也可以?霍麒哭笑不得地点点头,那倒是,他家维维傻呵呵的,挺好玩的。

    然后就是那所寄宿高中,这里霍麒其实毕业后就没来过,实在不是什么好记忆。路上姜晏维知道要来这儿,终于把自己的疑问给问出来了,“为什么你要上这样的学校啊,这地方不是霍家人来的地方啊。他们欺负你呀。”

    要是别人问,霍麒是不会说的,不过姜晏维的话……他倒是不觉得不能说,而是开不了口,曾经对那样一个败类动过心思。有点对不住自己,也对不住姜晏维的感觉。他模糊道,“被霍青林整了一次,犯了错。”

    姜晏维虽然见过霍青林和霍麒打架,可从没想过他俩的关系,毕竟,霍青林那么丑,五大三粗的,霍麒怎么能看得上。他就想歪了,八成觉得就是看霍麒不顺眼,就跟他看超超不顺眼似的。不过霍麒跟超超又不一样——霍环宇破坏了人家的家庭,他是男小三,霍麒是受害者。

    “怪不得你们俩见面打架。早知道那时候我多骂他两句。”姜晏维还挺可惜的,建议道,“他要找事儿,以后我帮你,一般人说不过我。”

    霍麒腾出手来揉揉他的脑袋,“好,以后你帮我出头。”

    姜晏维就觉得这样也挺美,霍麒当军师,他当急先锋,看谁还敢欺负他们!郭娉婷郭玉婷,霍青林霍青云纷纷都滚蛋吧!

    结果到了地方,才发现曾经的郊区已经变成了热闹繁华的市区,霍麒将车停在了一边,按着记忆找到了曾经的校址,原先的高中早就不见了,换成了一座座新起的住宅楼,原先的四方天空已经拆掉了。

    他因为讨厌这个地方,压根就没跟这边的人联系,他又不生活在京城,所以这些年并不知道这个消息。突然之间看到这一切,他有点……说不出的滋味。怀念吗?那当然没有。喜悦吗?也不算。这是他奋进的地方,这也是他耻辱的地方,他曾经还想过以后把霍青林和霍环宇关进来住两天,反正很复杂。

    姜晏维瞧他不说话也不蹦跶了,拽了拽他胳膊说,“好像没了,都拆了。”

    霍麒点点头,“都拆了,走吧。”

    姜晏维却没动,在后面叫住他,“霍麒!”霍麒就想回头说他,不要叫名字。结果却瞧见姜晏维张开了双臂,问他,“你需要拥抱吗?我的胸膛虽然不厚实,可也很温暖的。”

    霍麒愣了愣,姜晏维不似他那般沉稳,接着推销说,“有借有还,再借不难。上次你借我,这次我借你啊。”

    姜晏维真是有种……什么环境都能逗人笑的本事。霍麒突然觉得,自己这是干什么啊,不就是一个破学校吗?哪里有他的维维鲜活。有这时间,不如多看看他家维维。他上前去,抱了一下。

    ——————

    秦城。

    姜氏地产保卫处。保安瞧见快递员过来还问,“怎么今天还来啊,都放假了。”

    快递员说,“最后一天了,先放你这儿吧。”

    保安拿过来一看,写着收件人是姜晏维,要是别的员工他八成不知道,可这是姜大伟的大儿子,他当然知道,就是有点奇怪,“怎么送这儿来了,这大少爷又不来这边。”

    快递员才不管,“这谁知道,你转交就行了。”

    他说完就走了,保安瞧瞧快递摇摇头,“那也得过了年上班了。”就把快递放在了抽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