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晋江原创发表
    姜晏维气呼呼地出了门,就站在了大街上。

    冬天的秦城特别萧瑟,不但街道两边的树都光秃秃的,连天都灰扑扑的,跟多年没洗的白窗帘似的。

    他站在路边上,觉得他爸怎么好意思?郭聘婷和郭玉婷姐妹俩在他家打架彻底丢了脸,他爸头疼了,觉得这种新婚生活受不了了,甜美小公主变成滚地泼妇了,就来找他诉苦,凭什么呀。

    我受委屈的时候,你也没有替我伸张啊。我搬出来住,你也没来看一眼啊。感情你不是没空,不是忙的要死,就是没到那份上,还是不关心了呗,感情不够了呗,那在这儿儿子儿子的叫个屁啊!

    对了,还敢问他妈。他妈被伤的还不够吗?四十多岁的女人,家乡待不下去,跑到北京重新开始,他爸以为是个人都做得到吗?他妈要不是憋着一口气,怎么可能对自己这么狠?还敢说女人何苦这么累?不是你出轨离婚可能这么累吗?

    姜晏维这时候觉得周晓文他妈说的就是很对:该!

    他在街上游荡,上课的时间早就过了,周晓文电话都打了好几次,他也没接。怎么说呢,不是难过不是伤心,就是很气愤,觉得自己就跟喷火小恐龙似的,不愿意去教室那种很闷的地方。

    然后霍麒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霍麒的铃声是专门设的,一听就是他,要是平时,姜晏维肯定响铃一声就接了。可今天不一样,他状态不好,不想让霍麒跟着担心,拿着手机看着“亲爱的霍叔叔”在屏幕上闪了好多次,才把电话接起来。

    霍麒的声音透着点焦急,“你没上课去吗?怎么又逃课了?在哪儿?”

    姜晏维就想糊弄过去,“没事,刚聊完,这就回去。”

    “在哪儿?我在去学校的路上。”霍麒压根没问他爸聊的什么,又问了一遍他在哪儿。

    姜晏维没想到霍麒都过来了,他不想惹霍麒生气,抬头看了看,他从茶室出来还走了些路,已经离着学校不近了,“好像在建设路,我走远了,发定位给你吧。”

    霍麒就一句话,“老实在原地待着,我已经到你们学校旁边了,很快就到。”

    “哦!”姜晏维应着挂了电话,觉得挺奇怪的,霍麒怎么找过来了,周晓文没他的电话啊,不能是他爸打的电话吧?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最主要的是,这个人在他最郁闷的时候,刚刚好出现了。

    他一边在原地蹦了蹦,缓解了一下冻僵了的脚,一边觉得真好,但凡想着有个人紧张他,关心他,连心情好多了。

    霍麒动作挺快,十分钟后就开了过来停在了姜晏维面前。姜晏维搓着手就钻进了车里,霍麒皱着眉头瞧,这孩子八成是准备吃完饭就回教室,所以帽子围巾手套一概没带,就这么在外面站了挺长时间,耳朵都冻得通红。

    霍麒先把杯子递过去,“喝口水暖暖吧。”

    姜晏维一瞧,这是霍麒的保温杯啊,他常用来带热水放在车里的。姜晏维虽然经常跟周晓文抢一杯水喝,可对霍麒还是不一样的,他有点不好意思,“这不是你杯子吗?”

    霍麒瞧着这小子还知道矫情,应该没什么大事,就放了心,顺便回他一句话,“不喝就算了。”

    “别!”姜晏维的确冻得够呛,而且也不想放过这个机会,立刻拒绝了,抱着杯子跟抱着宝贝似的。霍麒开车间隙瞥一眼就乐了,感情自己白着急了。

    他其实也不知道姜晏维还没上课,是朱主任先打来的电话,说是去他们班突击检查,这小子不在,又逃课了,问他知道哪里去了吗?

    ——这是上次他跟朱主任拍了胸脯说他管姜晏维后留的电话,让朱主任有事找他就可以。

    霍麒是知道姜晏维被他爸叫走的,就把这事儿说了说。那边朱主任显然也问过周晓文了,应着说:“也有学生这么跟我反映的,可这事儿太不应该了,高三了,马上要期末考,天天都是大课,一个家长怎么能连通知一声都没有,就把孩子接走了呢!这太不负责了。”

    霍麒其实也挺恼火的。他以为姜大伟就是占用午休时间而已。虽然是要说些见不得人的事儿,可毕竟这父子俩也多少天没见面,更没机会好好坐着聊聊了,所以他还劝姜晏维忍着点——不在意并不是不认,他也不想把姜晏维变成个亲爸都不认的人。

    结果没想到,三点都没放人出来。

    他挂了朱主任的电话,直接就打给了姜大伟——其实打电话给姜晏维也行,叫他上课去就可以,但有些话是必须给姜大伟说的,譬如这个学习问题,不管也不能扯后腿,这是底线。结果一接通,姜大伟的情绪特低落,告诉他姜晏维走了得有半个多小时了。

    那这孩子不回学校跑哪里去了?

    霍麒压根就坐不住了,立刻抓了钥匙开车往学校这边走。那边电话还没挂,霍麒就问姜大伟跟姜晏维说什么了?他终于尝到了一把关心则乱的感觉,直接说他,“他高三了,你好歹顾及着点他的前途吧。”

    姜大伟那个叫一个委屈啊,在电话里说,“我没说什么?我哪里敢?这孩子,这孩子……唉,怎么变成这样了呢。”

    姜大伟的苦闷一听即知,原先还有个举案齐眉的妻子于静说说话,还有个活蹦乱跳的儿子可以让他减减压,现在呢,换成了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郭聘婷,还有不会说话天天生病的姜宴超,他的人生压根就是倒退的。这会儿八成实在是找不到人倾诉,他跟霍麒居然说起来了。

    “我……我跟他坐了半天,一直没说话,我就问了他妈一句,他就炸了。”姜大伟特别不理解姜晏维这是怎么了?“你说这是为什么呀。”

    霍麒边开车边听着他这些不理解,不明白。姜大伟也许生意做的不错——当然,他的确沾了时代的光,但总归在做生意上是个聪明人。可对于感情对于孩子,他真是一点都不懂。

    为了姜晏维,霍麒能给他讲出点什么来,也愿意讲。但此时他是没有心情了,他更着急姜晏维这孩子去哪里了。

    他跟姜大伟说了句过几天咱们再聊,就挂了电话,然后不停地拨打霍麒的手机。也不知道怎么的,平日里这孩子恨不得一声就接起来,今天却是一直没人接,霍麒只觉得自己竞拍土地都没有这么紧张过,听着那忙音恨不得飞起来找找看他家维维在哪里。

    而如今,霍麒哭笑不得地看着抱着杯子当宝贝,一口一口喝着水的姜晏维,只觉得自己那一身紧张的汗白出了,他问,“你这样不像是难过啊?”

    姜晏维实话实说,“见到你什么烦恼都没了。”

    霍麒最近天天被他冷不丁塞口糖,倒是习惯了不少。他面不改色心不跳,接着问,“冻坏了吧,你不是上次答应我,不在意了吗?怎么又自己跑街上不回学校?又难受了?”

    “没有!”姜晏维立刻否定了,他都不知道怎么开口说他爸,含糊地来了句,“就是那些狗屁倒灶的事儿,他没人去倾诉,跑我这里倒垃圾了,让我给指着鼻子凶了一顿。”

    他还安慰霍麒,“我没吃亏,也没受委屈,我都想通了,肯定不能让我爸牵着情绪走,我就是火发的有点大,没收住,在外面降降火再回去。现在差不多了,要不你送我回学校吧,下午都是主课。”

    霍麒……霍麒在姜晏维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干脆把车靠边停下来了。姜晏维有些意外,问他,“这地方不让停吧,禁停呢。这块老有交警骑着摩托车巡查,赶快开走吧,别挨罚。”

    霍麒能信他才怪呢,他是过来人,从小就学会了受了多大委屈都在他妈面前装得若无其事,当然他的初心是为了让他妈别担心,孩子再小也会看眼色,他知道他妈在霍家生存不易。

    他一个老手,怎么看不出新嫩的姜晏维的掩饰?

    这孩子哪里是没关系,他是关系大了!

    他当年自己忍着没问题,可他就是不想让姜晏维也这么忍着,他舍不得,也不愿意舍得。他记得曾经看到过一个提问:“懂事的孩子是不是快乐!?”他可以肯定地告诉所有人,不快乐,因为不能肆无忌惮,因为知道没人包容他肆无忌惮。

    他不想姜晏维变成这样懂事的孩子。

    他冲着姜晏维说,“罚就罚吧。难受吗?装什么?弄得自己很坚强一样。让你不要沉浸在争夺父爱的小天地中,不是让你变成没有感情的机器,不能生气不能难过,人是有感情的,心是软的,血是烫的,怎么可能不受影响呢?不用装出一副铁皮人的样子,好像自己没受到任何伤害。”

    姜晏维有点意外,他真的没控制住,但不想跟霍麒说,他怕霍麒觉得他不听话,做不好。

    霍麒怜爱地看着鼻尖都冻红了的小屁孩,“心里明白该有的方向就可以了,难过就是难过,没必要忍着,在我面前更不需要忍着。我不是神仙,我不可能每次都知道你不高兴,发现不了怎么办?”

    姜晏维所有的“我没有,我不难受”的解释,都在霍麒那句怕他不高兴而自己不知道面前完全塌陷,他那些假装再也维持不下去了,他的眼睛几乎是立刻酸了,是真的温暖的想哭。

    霍麒瞧着他那委屈的模样,心疼地张开了双臂:“要不要过来,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个怀抱?”

    姜晏维点点头,抽了抽鼻子,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扑了过去,砸进了霍麒的怀抱。霍麒被他砸的直接陷进了座椅里,可是却没放手,他用手臂紧紧地搂住了这孩子的肩膀,任由他把脑袋靠在自己的脖颈处,把呼吸喷在了自己的皮肤上。

    人总是这样,没人关心的时候可以忍成忍者神龟,有人关心的时候就连破层油皮都会委屈,更何况这小子的情绪原本就像是夏天的天气,可以任意转换毫无障碍,只是这一会儿,姜晏维就开始委屈的抽噎了,霍麒很快感觉到了肩膀的湿意。

    霍麒拍着他的后背,也不说话,任由他将眼泪抹在了自己的衣服上。过了不知道多久,姜晏维大概哭够了,想起来这事儿挺没出息了,才开始说话。

    “我……我不是想我爸爸才哭的,不是为了我爸。”他还是不撒手,就赖在了霍麒的身上。他呼出的热气就喷洒在霍麒露出的脖颈处,就好像有人在轻吻一样,霍麒觉得自己好像有点麻了。姜晏维接着说,“我上次就听懂了,也知道该怎么做。我就是被气的,我爸怎么能这样啊。他凭什么问我妈啊,就好像我妈是他的备胎一样。他想离婚离婚,现在过不如意了,就可以再问问,说不定还想再找回来,还女人不用这么累,再依靠他吗?这什么心思!”

    他八成觉得手放在霍麒腰上不舒服,终于松了开,可霍麒还没动,就把手臂又缠到了霍麒的脖子上了,把头埋在了他的胸前,要不是座位中间不方便,他大概是要像个树懒一样,手脚并用的缠在霍麒身上的。

    “我爸原先没离婚前,我把当天地一样,我觉得这世界上就我爸我妈最重要,后来他那样,我最近就把他摆在一边了,你知道吗?就是这个人我在心里我知道,可我不想搭理他了,不会把他拿出来常看看了。今天,今天我觉得太失望了,我把他从心里挖出来了,放进保险柜里了。我……这样,我还能想到他原先的好。”

    这话说的霍麒都难过,什么样的失望才会让一个原本那么渴望父爱的孩子说,我不想现在了,就回忆过去就行了。

    他叹口气,终究没将姜晏维越来越过分的手拿开,甚至还念着他今天心情不好,任由他将脑袋在自己胸口上磨蹭,忍了。

    当然,霍麒能忍,有个人不能忍。姜晏维正磨蹭着呢,就听见车窗被人砰砰砰地敲响了,有人在外面说,“这地方不能停车不知道啊,没看见上面全路段禁停地标志啊。”

    姜晏维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想抬起头,却被霍麒给压住了,他听见霍麒打开了车窗,外面的声音就一下子更清晰起来。对方显然看见了他们的动作,冲着里面说,“好家伙,谈恋爱亲密也不能在这儿吧,开着这么好的车什么地方找不到啊,这尾气一堆有什么好待的,赶快开走!”

    他听见霍麒窘迫地连声应着:“好,好,马上,不好意思。”

    过了半分钟,才感觉到霍麒放开他,姜晏维这会儿也不磨蹭了,立刻抬起了脑袋,发现窗户已经关上了,交警早就走了。

    霍麒在发动车子,脸上还残留着一些不好意思,姜晏维扑棱扑棱头发,不解地说,“干吗不让我起来啊,你看都误会了。”

    虽然误会挺美的,可姜晏维还是在意他家霍叔叔的面子呢,霍麒可是秦城的名人,万一被认出来那不是绯闻吗?

    霍麒将车子驶入了正道,这才回答,“你当他没看见吗?一抬头出来个男孩子,那才是大新闻呢。”

    姜晏维一想也是,然后联想了一下晚报八卦版上霍麒车上拥抱男朋友新闻的后果,自己就乐了,刚刚的难受劲儿也没了,还在那儿惋惜,“早知道我说什么也抬起头了,到时候你不肯要都不行了,我赖着你了,哈哈。”

    霍麒本来觉得挺丢脸的,可这会儿瞧见姜晏维这副没心没肺的样儿,也被他感染了,这小子,怎么天天这么可乐呢,明明刚才还在他怀里掉眼泪呢,这会儿就能乐成这样?

    他带着笑意地问姜晏维:“不难受了?不哭了?我这西装可毁了。”

    姜晏维哼哼道:“我送你新的。你放心,”他现在有心情了,自然嘴巴上不吃亏,“以后毁一件赔两件。”

    霍麒听这话有点不安,以后你想干什么?

    南省。

    南省投资考察团足足待了一个星期才离开秦城,返回南省。霍青云过来原本就是为了完成霍青林给的任务,把霍麒请过去。结果这事儿开始就办砸了,他那艺术品投资公司又不是做实业的,这投资考察团的事儿他自然不关心,压根就没跟着团里走,而是待了两天,闹清楚了骂他的那小子是谁,就提前回南省了。

    到了那边他直接就去了霍青林的住处,正好霍青林的太太宋雪桥也在。见了他还挺意外,“青云你怎么过来了?”

    霍青云挺害怕他这弟妹的,怎么说呢。霍青林的厉害是在脸上,你一眼就能看出来,宋雪桥可不一样。你看着挺长相端庄秀丽,除了带孩子,就是在画室画画,好像与世无争,可其实,这人太厉害。

    他恭敬地都不像是见弟妹,而是在见领导,客气道:“弟妹,我有事儿过来跟青林商量一下。”

    宋雪桥将水放在了他的面前,笑咪咪道,“是去秦城的考察团的事儿吧,怎么?看样子霍麒没答应?”

    霍青云心里一惊,这事儿宋雪桥居然知道?是霍青林没瞒着她?还是她自己有渠道?

    可这种时候,霍青云没必要得罪她,再说,他们是夫妻,就算告诉了宋雪桥,霍青林会生气可却挑不出毛病来。他点点头说,“对,霍麒不想过来,这小子从小不合群。”

    宋雪桥就一句话,“他哪里是不合群,他是识趣了!这也好,省的大家麻烦。行啦,”宋雪桥施施然起身,“这事儿就当我没问过,等会青林就回来了,你告诉他就是。对了,今天家里的虾不错,晚上别走了,留下来一起吃顿饭吧。”

    霍青云就觉得宋雪桥这话挺有意思的,可也顾不得多想,他巴不得离她远点呢,可又不敢明确拒绝,只能含糊,“嗯嗯嗯,那我等青林了。”

    宋雪桥也没真心想留,点点头,随他了。

    霍青云在客厅里自己坐了一个多小时,中间霍青林的儿子正好放学还见了一面,等着天都暗了,才等到了人。

    霍青林今天显然挺忙,整个人风尘仆仆的,不知道去了哪里。不过精神还好,神采奕奕地,进门瞧见他就点头说,“去书房等我,我换件衣服。”

    霍青云连忙应了,跟着上了楼,进了书房。他也就是来回观察了一眼,霍青林就进来了,把门一关,就听他问:“怎么能吵起来了,你怎么办的事?”

    按理说,霍青云那天在电话里已经汇报了,兄弟俩他还是哥哥,真没必要来这一趟。可如今不是霍青林势头太强了吗?他也怕没说到位惹出误会来,这才亲自来了一趟。这几天,他还专门想了一套词出来,“其实我觉得,他主要是不想跟霍家沾边了,我去了问了问秦城的人,他很少交际,秦城没几个人知道他真正的身份。”

    霍青云不知道霍青林和霍麒的往事——当年这事儿霍环宇直接处理了,没几个知道的,何况霍青云身份也不到。这几天,霍青云想了许久霍青林拉拢霍麒的原因,也无怪乎是因为霍麒生意做的大了,有前途了,想要多一份助力而已。毕竟,谁也不会嫌钱多?

    所以,他才想了这一条理由。只是霍青林的脸上模棱两可,并没有什么触动。霍青云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接着说,“要不是这样,就算我他不认,可我是代表青林你去的啊,他能看着个小男孩对我出言不逊,不但不管,还挺高兴?这事儿一想就窝火,那孩子也就是他爸忘年交家的小孩,就能辱骂他哥哥了?”

    那天电话里,霍青云说的简单,只提了一嘴有个捣乱的小子,霍青林就想到了那天见过的姜晏维,只是没印证而已。今天又提,他不由问:“谁家的小孩,叫什么?”

    这个霍青云是查了的,“叫姜晏维,是房地产商姜大伟的儿子。姜大伟和郭如柏是忘年交。”

    一听姜晏维的名字,霍青林是彻底对上人了。霍麒真跟这孩子谈上了?明明那天让查的时候,那孩子才跟他认识没几天!怎么能?

    他心里顿时觉得百般不是滋味,可这事儿又不能跟霍青云聊,便摆摆手,“你先回去吧。”

    霍青云都没想到这么容易过关了,只是没挑起对霍麒的怒火他还挺惋惜的,不过霍青林这人喜怒不定他不敢惹,再说他还有一手对付霍麒,也没多说就告辞了。

    等着出了霍青林家,他就打电话给他妈,想要问问他上次告的状进行的怎么样了?他爸说没说怎么处理霍麒。

    结果他妈一接起电话语气竟然挺慌张的,问他,“我可打通你电话了,你为什么不接电话?”

    霍青云就边开车边回答:“我关静音了。什么事啊,妈你着急什么?”

    就听陆芙说:“儿子啊,有人把你告了,说你收受贿赂,有人刚过给你爸偷偷送了信!你艺术品投资公司的那点事儿都被翻出来了!”

    霍青云几乎下意识的刹了车,不顾后面的咒骂和喇叭声,不敢置信地说:“怎么可能,我明明做的很隐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