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晋江原创发表
    霍麒见了郭如柏情绪波动挺大的,虽然他一直在极力稳住自己,可终究有些情绪已经压抑了多年,如山洪暴发,是压不住的。

    他晚上没怎么吃饭,就上了楼,还专门吩咐了姜晏维:“等会儿老师来了你自己招待,我要自己待会儿,不用叫我。”

    姜晏维理解他这种感觉,大概就跟那天他爸带着郭聘婷来质问他有没有上楼,有没有故意让姜宴超得病那天是一样吧。当然这不是一回事儿,是说那种冲击感是一样的,谁也不想见,只想一个人关上门静静地待着,脑袋里都是混乱的。

    姜晏维难得老实地点点头,还叮嘱他,“有事儿你叫我啊。我特别会聊天,特别会开导人,还特别会逗人笑,可活泼呢。有事儿真叫我啊。”

    霍麒其实没难受,就是努力了这么久都不成功,怎么突然就见到爸爸了。还有就是,有种茫然,他原先没能力,所以只能待在霍家,后来有能力了,就想去找他爸爸,人总得有个根啊。可看到了,又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找机会上去不由分说地认了,还是就这么看看就好?他说不清楚。

    只是,谁家也没姜晏维这么会搅局的臭小子,哪里有这么安慰人的,聊天开导人还行,活泼逗人笑,你是猴子吗?

    他瞧着一脸认真地姜晏维,感觉自己情绪都不对了,他觉得这地儿是不能待了,否则瞧着姜晏维就乐了,哪里有时间思考问题?他上手使劲儿揉了揉姜晏维的脑袋,吩咐他,“不用,好好学习吧。”就松手就上了楼。

    姜晏维在下面扑棱扑棱自己的头发,还跟了一句,“有事儿真叫我啊。”

    不过霍麒终究没叫他,姜晏维补习完都十点了,送老师回来的时候,专门在院子里瞧了瞧,二楼的灯都已经关了,反正不是睡觉了,就是在黑暗里醒着,一瞧就是不欢迎别人打扰的意思,姜晏维叹口气,回去睡觉了。

    姜晏维还以为霍麒得颓废个几天呢。结果第二天一早,就瞧见他热气腾腾地跑步回来了,整个人精神焕发,似乎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见着他还问了句,“昨天补习怎么样?”

    这是没事了呀!姜晏维挺心疼霍麒这恢复速度,他跟他爸闹腾,每次都得大发泄才能纾解,绝对做不到一晚上过去跟没事人似的,这得多大的心理承受能力啊,得经过多少事才能练出来啊。

    霍麒其实没那么强大,他昨晚没怎么睡,一直在想,如果认了是什么样,如果不认是什么样。人是挺怪的,他来了秦城之后,想尽了办法跟他爸见面,最终都求到了姜大伟那里,是带着一种非见不可的决心的。

    可如今有机会了,只要走下那几层台阶,就能认了——他相信大庭广众之下,他爸这回跑不了。可他却觉得没那么强烈了,好像突然想通了,这样看看就好,看着他爸爸现在的样子,看看他爸讲课的样子,就这么就好。

    他想通了,瞧着天都亮了,就出去跑步去了。结果没想到就瞧见了姜晏维的小表情。也不知道是姜晏维的表情实在是太明显了,还是他越来越了解这小子,看他表情就能猜到意思,反正就是意会了。他挺感动的,一边上楼一边说,“没多大事儿,多少年的陈酒了,早就没酒力了。”

    只是走到半道,他又停了下来,冲着姜晏维说,“那个……这事儿办的不错,想要什么奖励?不过分都能答应。”

    他这是点了火就抽身,楼下姜晏维简直被馅饼砸晕了。他带霍麒去学校,也是为了多跟他相处相处,但别的想法也没太敢奢望,尤其是昨天霍麒回来那样,他还不够心疼的呢,哪里会往奖励上想?

    可现在这是什么?这是明晃晃地告诉他,你可以提要求了。

    姜晏维……姜晏维乐的直接原地蹦了个高,他得提个福利特别高的要求。

    所以,等着霍麒换好衣服下楼的时候,就瞧见姜晏维老老实实坐在餐桌上,桌子上的早餐已经摆好了,这家伙还挺殷勤的给他倒了牛奶,冲着他直乐,一脸“我有大要求有很多要求”的样儿。

    这表情实在是太生动了,霍麒说真的,是怎么看怎么都喜欢。一边坐下给姜晏维夹了个煎蛋,一边问他,“你想要什么?”接着他来了句,“温泉不行。”

    不是不好,只是温泉那地两个人都穿着条小泳裤泡在水里,原本就有感觉,这样更是容易擦枪走火,现在,他俩还不适宜发展下去呢。按着霍麒的想法,怎么也得到了高三毕业吧,大学生谈恋爱,应该比较合适。

    可姜晏维显然没想把这事儿拖这么久。他刚刚用简短的时间快速地想了两个能方便自己接触霍麒的内容,有点拿捏不定,一个是让霍麒天天送他上学——他现在被补习占据了所有时间,他每天压根就没时间跟霍麒磨蹭磨蹭,这样怎么可能摩擦出火花呢。二是让霍麒干脆教他健身,他知道二楼有健身房,霍麒每天都得在里面锻炼一阵子,光着膀子穿着运动短裤一身汗那种,这画面一想就挺美的啊。

    不过他在屋子里绕了一圈想了想利弊,还是觉得对自己不太放心,万一去了健身房做了什么不该有的动作,八成这事儿就黄了。他还是细水长流吧。

    “不去温泉,那东西好也不能一直泡啊。”姜晏维吃着霍麒牌煎蛋回答,“送我上下学吧,张叔太没意思了,一句话都不说,我跟他聊,他还说我应该趁着这几十分钟看书或者睡觉。你送我,这样我还能多看看你,我现在都见不到你了。”

    姜晏维说的毫不扭捏,霍麒发现自己,似乎也越来越适应这小子这种毫不做作的表达,竟然没有脸红,还有点认同感——最近是见得太少了,有时候身边太安静了还空落落的,就点了头,“好。”

    只是这要求并不难办,所以霍麒又问了一句,“还有吗?”

    姜晏维就愣了一下,他觉得上下学得挺费时间的,能答应就不错了,这是还能提啊?他有点乐有点喜,这肯定是喜欢他才能这么纵容他吧,这小子高兴了就搂不住,紧跟着就来了句:“哎,霍叔叔,你是不是虽然不同意,其实心里挺喜欢挺喜欢我的啊。”

    霍麒彻底被他逗乐了,这小子简直……该怎么形容他呢。怎么这么不要脸啊。可他就算喜欢也不能明说啊,只是也没否认,回问了他一句,“你说呢?”

    嘿这答案!姜晏维那个抓耳挠腮,这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啊。他想了一路,盯了霍麒一路,霍麒都没给他解释一句,这是什么意思啊。结果到了一中门口,就被霍麒轰下了车,“快进去吧,要迟到了。”

    姜晏维没办法了,只能下车了,站在原地,瞧着霍麒毫不犹豫地一溜烟开走,那叫一个郁闷,是喜欢吧?他心里其实隐隐有感觉,可因为霍麒没有一句肯定,所以有点七上八下的,没个底。

    结果等着霍麒的车不见了收回了目光,就瞧见周晓文家的车停在了不远处。他俩前两天刚刚冷战,在跟霍麒谈恋爱这件事上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所以这两天都没怎么说话。姜晏维不是那种不受劝的人,否则他也不会听霍麒的开始认真学习,端正态度。可唯有这事儿不行,别说分开了,就是你们不合适没好结果这种话他都不想听。

    所以,姜晏维连忙收了目光扭头往校门走,寻思再抻两天,把这事儿过去再跟周晓文重新建交。

    谁知道周晓文早就看见他了,没走几步,就听见他在后面维维维维的叫,他俩好朋友,没看见跑了就跑了,这样追着再不答应,姜晏维不能这么不给周晓文脸,他只能停下来了。

    不过,等着周晓文追上来第一句话就是,“霍麒的事儿免谈。”

    “谁给你说这个!有大事儿!”周晓文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显然是跑的太快了,还自己锤了两下胸口。

    姜晏维瞧着不忍心,替他砸着后背顺气,“什么大事儿啊,你至于吗?肺没跑出来吧。”

    “你听了就知道了,”周晓文好容易喘了两口气,立刻开始安利,“你家昨天打起来了。”

    姜晏维就愣了,他家?谁呀,郭聘婷和他爸吗?那……那可就太美好了。只是这猜测还没说出来,就听见周晓文接着说,“郭玉婷带着张林,把你们家给砸了!”

    这事儿说起来挺轰动的,起码他们家那小区住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大家心里都明白,谁家都有龌龊事儿,不是兄弟争产,就是夫妻不和,但大家都要脸,基本保持在有事儿家里闹腾的阶段,出去都挺能装的。

    就姜晏维离家出走被警察送回来那出,已经是他们小区的年度大新闻了,姜晏维就算脑袋倒着长,他都没想到,郭聘婷这么能耐,居然能刷新纪录。

    周晓文扯着他走到一边说,“保安说的,晚上九点来钟,突然开过来一辆车,他瞧着眼生,就上去查问,结果一落车窗是个熟人,就是郭玉婷,她说她妹妹家里有事儿,连夜过来看看。”

    “郭玉婷不是在你家住了好多天吧,来来回回的他都认识了,实打实的亲戚,保安就以为是真的,就把人放进去了。车就开进了你家,结果没一会儿郭聘婷就打了电话来,跟杀了人一样喊说是有人未经允许闯入他家,他家里人有生命危险,让他赶快来人。”

    “保安一听吓坏了,这不就带了人马过去了。结果一进去发现,屋子里都已经乱七八糟了,从电视到家具没有一样完好的,两队人马分别站着,一边是郭聘婷带着两个保姆瑟瑟发抖,脸都吓青了。一边就是郭玉婷带着两个大男人,气哄哄的,正对峙呢。”

    “一瞧保安进来,郭聘婷就有底气了,一直叫嚷着让他们把郭玉婷和那两个男的送去公安局,说他们私闯民宅,要让警察严办!反正是理直气壮地吧。郭玉婷就在那儿哭,别的一句话不说,就说郭聘婷毁她名声,而且是先找人去她家砸东西的。”

    “反正就是一团乱吧,保安肯定以咱们业主的想法为先了,就劝着郭玉婷他们先出去,本来要是到这里,我们也就知道那边有点事,毕竟房子大院子大,离得这么远,谁听得见啊。可郭玉婷就是不答应,非要郭聘婷给她个说法,向她道歉。”

    周晓文翻翻白眼,“这不是扯吗?你那个后妈哪里是道歉的人?她一听也气了,就上去推搡,保安还想拦着,郭聘婷就说谁敢拦她就解雇谁。这谁还敢啊,工作那么难找。只是他们也不能让郭聘婷吃亏啊,还得拦着郭玉婷带来的两男人。这不就姐妹俩打开吗?从屋里直接就滚到屋外了,那两个男人也跟出去闹,这下院子里特别热闹,不想让人知道都不行了,这不就全都知道了吗?”

    周晓文一直向着姜晏维,描述起来挺生动的,“等着你爸赶回来这段我在,我妈一听你家打架就扯着我跑过去了。”八成觉得这么不太好,他又解释了一句,“我这不是也想给你做个现场报道吗?我到的时候,业主们倒没看见几个,大家都不好意思,不过每家保姆我都看见了。都围着保安问呢,我就这么听来的。”

    “等了十几分钟,你爸才到,她俩才被扯起来。狗咬狗一嘴毛,反正她俩谁也不好,郭聘婷那头发都跟鸡窝似的了,不过好像没伤着,郭玉婷比较惨,衣服也撕了露了一块肩膀,脸上也被抓了几道,一直在流眼泪。你爸脸都绿了,直接吼着他们进屋了。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了。”

    姜晏维听着两个人都挨打了,是挺高兴的。可这事儿太魔幻了,他不敢置信地说,“你不是为了讨好我昨天编的小故事吧。怎么可能?郭聘婷脑袋不够用,郭玉婷起码智商在线啊。她怎么可能打砸我爸家,她不想活了?”

    周晓文摊摊手,“这事儿我能骗你啊!至于她俩那谁知道?反正真难堪。你爸这回有的受了,太丢人了,起码一年抬不起头来。他怎么就这么不长眼娶了郭聘婷?姐妹俩怎么能打成这个样子?”其实他妈回去说的更露骨,就一个字:“该!”

    这消息太劲爆,姜晏维跟着周晓文进了教室都有点回不过神来,一直等到坐在了座位上,才品出有点爽的滋味来,来了句,“这事儿有意思了。”别说他为什么不想着他爸,郭聘婷都砸了他的房子,郭玉婷还跑到学校门口找他,她俩的妈还砸了他的脑袋,他和郭家人已经不共戴天了,遇上这种事儿,就算没对他爸失望的时候,他也要乐三天呢。

    不地道的,姜晏维还想到他爸还没见过郭聘婷撒泼的样子吧。他爸八成还以为郭聘婷跟她那长相一样是个甜美小公主吧,其实压根不是,就是个小泼妇,他俩在家里对照拆招的时候,他见多了。

    这会儿狐狸露出尾巴来了。

    这是他不在,这要是他在,他得找地方借套音响再借个拉拉队给她俩加油才对。

    就这么想了一上午,中午吃饭,周晓文就来叫他了。两人从小玩到大,这会儿都重新说话了,自然不能拒绝,何况姜晏维心情还挺好的。姜晏维就站起来跟着他出门了,路上还叮嘱了周晓文一句,“我和霍麒的事儿,你别管了。”

    周晓文拿他没办法,可总不能因为这个跟发小分了吧,只能点头,还劝他:“你想好,悠着点。”

    姜晏维挺想说说他霍叔叔的好呢,可话到嘴边又不想说了,他自己知道就行了。就点点头,“嗯,我知道。吃什么?小炒还是肯德基,要不麻辣烫炸鸡腿?我好几天没吃了,挺想的。”

    周晓文没回答,碰碰他,“你爸在门口呢。”

    姜晏维下意识地抬起了头,就瞧见他爸穿着一身毛料西装,站在校门口的铁栏杆边上,被急着下课吃饭的学生挤得晃里晃荡的,偶尔他会抬起头,露出一张憔悴的脸。

    这是……怎么到这儿来了?

    老婆撒泼了露出了本来面目心情不爽没地方发泄想起有个亲儿子来了?要是原先,姜晏维会挺高兴的,可现在,这是他唯一的想法。别说他想多了,他都在霍麒家住了那么久了,他爸就跑到学校这里见了他一次。要是原先,周晓文家那么近,他晚上打游戏不回家,他爸还得过去瞧瞧呢。

    何况,中间又不是没事,郭玉婷过来道歉,他那语音一听就不对劲,他以为他爸怎么得瞧瞧他,可就打了两通电话,没打通就没音信了。

    这种事不能想通,想通了就会发现,事实远比你觉得残酷。

    他爸哪里是重心偏移,他是整个人都过去了。

    姜晏维站在原地,同学们都急着出去吃饭,挨挨擦擦的从他身边走过去,有的还因为拥挤碰到了他,可他都没动。周晓文劝他:“都来了,你能不见啊,起码过去一趟啊。他毕竟是当爸爸的,尊重还是应该有的。”

    这话对。姜晏维点点头,这才又挪动了脚步,走了过去。

    姜大伟老远就瞧见他了,见他往这边走了,还招了招手,“这边儿子。”姜晏维随着大流走了过去,一到身边,他爸就像原先一样搂住了他的肩膀跟他说,“爸心情不好,儿子陪爸爸说说话吧。”

    周晓文早就识趣地走了,姜晏维其实心里想问,“这会儿公司不忙了?家里不忙了?终于有时间想起我了?”可终究没开口。一方面是觉得说了没用,问的时候他爸难受点,难受完了就忘了,另一方面是挺丢脸的,人来人往的,他又不是郭聘婷,脸都不要了。最后一方面是有点隐隐的恶趣味,他想听听他爸怎么评价那个可爱的小妻子撒泼的。

    所以他没拒绝,随着他爸的力度走了。这种事肯定要个安静的地方,他爸带着他去了一家茶室,等着坐定后,姜大伟说是跟他聊聊,可也没说话,就是一个劲儿的在那儿喝茶。

    姜晏维低头给霍麒发了条短信,“我爸来找我了,好像受打击了,不过不说话。”他早上已经发短信告诉霍麒他家的事儿了,霍麒就说郭聘婷家风不正这是早晚的事儿,让他乐够了就不用分心了。至于安慰他爸爸这种事,还专门叮嘱他,“你爸不说你就当不知道吧,大人也要尊严的。”

    的确是,他爸妈原先可是模范夫妻,谁不夸啊。如今到成了小区的八卦新闻主角,就这个落差就够丢人了。

    霍麒的短信很快就回来了,“陪他坐坐吧,他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

    姜晏维特听话,就回了个好,自己坐着喝茶了。父子俩谁也不说话,在屋子里坐了得有半个小时,姜晏维肚子都呱呱叫了,实在是饿的不行,他下午还四节大课呢,撑不住了,才跟他爸说,“我要点饭吃。”姜大伟显然是有点恍惚了,一听这个才想起来孩子没吃饭呢,连忙又招呼人进来点餐。

    等着服务员下去,屋子里又恢复了安静,姜大伟八成也沉默不住了,这才开了口,“你妈最近怎么样了?”

    姜晏维都愣住了,这是怎么扯到他妈了?而且他没记错的话,离婚后,他爸很少提他妈吧。他回答,“挺好的,在非洲考察项目呢,挺忙的,不过听声音还不错,应该过得挺好的。”

    姜大伟就说,“怎么跑到非洲了。那地方可够苦的,一个女人何苦这么累?你高三她也不回来?”

    姜晏维就不愿意听这些,他妈去北京是他鼓励的,他妈出国也是他同意的,他不愿意让他妈留在这种糟心的地方,往哪儿一走都是过去的回忆,干点什么别人都知道,都用一种这就是被抛弃的富家太太的下场来看待她的创业。

    他声音就变硬了回复,“靠自己有什么不好,赔了不后悔,成功了是女强人。不创业难不成再嫁一个?万一再遇人不淑呢?”

    一句话将姜大伟噎住了,他看着就因为一句话泛起火气的儿子,那种感觉有点陌生。他来了这么久,这孩子没有问他一句,就这么安静地跟他对坐着,原先不可能这样的,没人的时候,他恨不得时时刻刻缠着自己。而且,就算谈到了他妈妈,他原先只是不爱搭理,而不是发火。

    他如今已经觉得生活一团乱麻,仿佛过去二十多年的平静婚姻生活,都是一场梦,醒来才发现自己生活一地鸡毛,没有任何可取之处,唯一能想到避难的地方,只有姜晏维这里了。可这孩子……似乎变了。

    他说,“维维,爸爸出轨有错,也受到了惩罚,但这是大人的事情,你是孩子不要受影响。我还是你爸爸啊,你不能用这样的态度对爸爸。”

    “你想要什么态度呢?”姜晏维并不想跟他吵,可忍不住,什么叫跟孩子没关系?他问,“让我像原先一样吗?那怎么可能呢?你就是离婚了,就是不要我妈了,同样,你虽然没有抛弃了我,可是你的选择已经告诉我,你不是最重要的了。你的选择是郭聘婷,是姜宴超,是你新的家庭。你为了他们让我步步后退,让我一次次伤心,能给我的只有一句空洞的话,爸爸爱你。”

    “那么,爸爸,我现在说我爱你,你信吗?你不信吧!”姜晏维这些天隐忍的愤怒终于发泄了出来,“对,我就是对你评论我妈的生活不愿意,你都察觉到了我的不爱,那我呢。我感受的更多。只是你不关心了,所以不注意而已。”

    “你今天来干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本来不想说的,想让你在这儿安静安静的,你也岁数不小了。可你非逼着我说吗?你的后老婆跟自己的姐姐在家门滚着地上打架,你有什么脸到我这里来难受?一个三本没毕业才二十岁的女人愿意嫁给一个四十四岁的老男人,家里还一口价要彩礼的,他妈的能是什么好东西!这种事不是肯定的吗?你离婚的那天就该想到了,你问我妈干什么,别告诉我后悔了,后悔也不会回去了!”

    姜晏维说完就站了起来,气呼呼地往外走,姜大伟叫着他,“维维,维维,不是!……”

    姜晏维半路又住了脚,喘着粗气说,“我妈、我,还有你,都回不去了。永远都回不去了。以后跟郭聘婷不爽了,别来找我,也别问我妈,挺恶心的。”

    门砰地一声关了,姜大伟叫不住姜晏维,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

    他怔怔地看着已经关上门的门,怎么就这样了呢,是什么时候这样了呢?他说不清,自己觉得后悔如同这泡久了的茶,在舌尖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