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晋江原创发表
    霍家这一代兄弟五人,但其实上得了台面的就三个婚生子。老大霍青杭,目前外放黑省,虽然不及霍青林那么引人关注,却也不错。老二霍青海,处于假死状态,一心守着他身体不好的妈,常年在京。老三霍青林如今是最风生水起的一位,起点高能力强也会宣传,谁不知道这位霍三少就是以后霍家三代的代言人。

    至于霍青云和霍麒,前者实在是身份见不得人外加性子上不了台面,别人虽然不敢惹他,可也看不上他。至于霍麒,他本人相当低调,知道他的人就少,更何况他只是姓霍,充其量只能算是养子,天生就不是这个圈子里的。

    霍青海的生活比起这四位或是成功或是不成功的兄弟,可要简单得多。他比霍青林大一岁,今年已经三十六岁了,也结了婚,有了个上小学的女儿,早就搬出了霍振宇的房子,在离着单位不远的地方买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开一辆特别普通的十万块代步车,工作日朝九晚五准时上下班,周末就去郊外看看他妈。

    周一曼十年前就已经跟霍振宇分居了,自己住在了郊外的别墅里,这样眼不见心不烦,反倒是身体好了很多。

    只是今天,到了下班时间,他却第一次没有动。

    不少人路过办公室的时候跟他打招呼,“下班了,还不走?”霍青海只是随口应付着,眼睛却一直离不开电脑屏幕,甚至,后来打招呼的人多了,他还起身去把门锁上了。

    离着下班还有半小时的时候,他的邮箱里发来了一封邮件。

    名字就起的特别的引人注意——“检举霍青云洗钱受贿书”。这几乎让霍青海当时就愣住了,霍青云三个字就像针一样扎着他的眼睛。怎么会有这东西发到了他的邮箱里,这人是什么目的?是要借他的手做什么?

    可即便心中有这样的疑问,霍青海也忍不住的点了开。写信的人显然极为有经验,这一封检举信写的特别长,但却是要言不烦,霍青海打第一句话一看,就知道,这事儿八成都是真的。

    他与霍青云原本就是水火不容的状态,当年他重伤要死,他爸却把霍青云接回了家,他醒了后迎接他的不是大难不死的庆幸,而是亲爸已经放弃他,他妈被气病了躺在病床上的残酷事实。那年霍青海也不过十一岁,他肯定是恨霍振宇的,可更恨的是霍青云。

    在家中,他与霍青云几乎是针锋相对从不相让的。可惜的是,有了霍青云,霍振宇并不站在他这一边,或者更残酷的是,霍振宇其实压根就没偏向过他,只是前十一年,他不知道而已。

    这种事实其实是很难让人接受的,但现实让霍青海很快成熟——十年前,他研究生毕业,开始进入仕途,原本是最需要霍振宇出手帮忙的时候,但霍振宇忙于替霍青云擦屁股,对他的事情压根不放在心上,他妈受不住跑到爷爷那里哭诉,他的事是解决了,可他爸却觉得这是丢了他的脸,彻底大吵了一架,喊出了“我就是不疼他,不过你不用怪我,要怪就怪你为什么惹人喜欢!”

    他妈心脏不好,常年还处于压抑抑郁当中,那句话几乎是最后的稻草,如果不是保姆发现的早,他妈就自杀成功了。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他做了决定,把他妈迁出了现居的房子,送到了郊外奉养,这些年避而不见,反倒是身体好了很多。

    只是他妈不在,就等于让位了,除了没让陆芙住进家里,其他该给的都给了,他一个婚生子常年战战兢兢做着工作,没有丝毫逾越的地方,倒是霍青云却打着他爸的名头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他一心报复,查了很多年,可大概是因为他们之间的恩怨圈子里人都知道,他又是在京城这样众目睽睽之下,也没有心腹,只是知道点风声,却实际内容一概不知。

    而如今,他瞧着这条理分明的检举书,却都一一对上了。怪不得霍青云这几年一直开着什么艺术品投资公司,怪不得周俊如这两年的画作价格几乎是翻番的疯涨,怪不得那几位大老粗开始收集画作了,原来原因都在这里。

    窗外的太阳落了下去,慢慢变黑的办公室中,亮着的,唯有那不停闪烁的屏幕,还有一双疯狂的眼睛……

    姜晏维这几天过的就不算好,霍麒虽然搬回来了,而且还专门每天晚上陪他吃饭,可有些事情是不能更改的,譬如霍麒前两天说的,替他请回来的老师们。

    霍麒对他肯定是没话说,这几位老师可不是常年靠着课外补习挣钱的那种,而是实打实的优秀教师,其中英语那位姜晏维就挺熟悉,他们英语老师吴瑞。别的霍麒不认识不知道,吴瑞可是有名的难搞,从不兼职,他们班上有钱的不止他一个,想请她的海了去了,没一个成功的,也不知道霍麒到底花费了多大的心力。

    就算霍麒是学霸,是清大的高材生,可这些老师都是教出过高才生的人啊,哪个对姜晏维好不言而喻,何况花大力气请来了难不成不用退回去?那压根不可能。所以晚上补课改卷这事儿,就彻底让老师们接手了。

    姜晏维成绩倒是每天有进步,可惜的是,他一共就那么丁点大的时间,给了老师们,也就吃饭能见到霍麒了,怎么都觉得看不够,当然,姜晏维也有自己的小九九——这不是霍麒故意的吧,自己不同意,怕他没面子,才用了这种方法。

    所以说,恋爱中的人智商都下降是有道理的。到了姜晏维这里,他因为这事儿有点行不正所以疑神疑鬼的更厉害,再加上没从周晓文那里取到了经,反倒是闹得有点不愉快,所以这几天的心情就有点沉闷。

    忍了两天,姜晏维眼见着霍麒没有更进一步的打算,自己就先急了。他上课翻来覆去地想了一夜,最终还真让他想出了个霍麒非他不可的招儿,趁着这天下午都是自习课,直接翻墙去了秦城一号院。

    姜晏维到的时候,霍麒正跟广告公司的人看二期宣传广告片,对方来的人不少,黑压压一片,一个个都在昂头看片子。姜晏维往里面瞧了瞧,乌泱泱一群人中,他一眼就瞧见霍麒了,自己乐了一下。

    他也没进去,挺自来熟的跑到隔壁的秘书室找个地方坐了,他最近来得多,而且彭越有专门交代,这几个人都认识他了,一个给他倒了杯水,一个给他拿了本杂志,姜晏维就驻扎下了,还顺便问了问:“你们这都要忙到什么时候啊。”

    其中一个人回答他:“规定放假七天,我们大概年二十八就能放了。”

    姜晏维其实挺担心霍麒过年回家的,这么一算,好家伙自己好像放的更早一些,还能多见几天,又乐了。

    等了半小时,那边会议才结束,人呼啦啦往外走,姜晏维就背着他的书包,逆着人流钻进了办公室,霍麒正跟彭越说几个需要立刻修改的地方呢,结果一抬眼就瞧见了姜晏维。“你怎么过来了?”

    “你忙完了吗?我有个重要的地方要带你去。”姜晏维还看了看表,“时间有点晚了,没想到你开会。”

    霍麒一听就放下了笔,冲着彭越说:“就是会上说的几点,你先改着吧,改完我再看。”然后就问姜晏维,“什么地方?这会儿正有空,一个半小时够吗?”

    彭越的眼镜就瞪大了,你哪里有空了,这修改方案不都是你先定我们再改的吗?怎么眨个眼就变了?再说,明明十五分钟后你安排了开部门会议的,这会儿难不成要逃会了吗?最重要的是,这小子能有什么事儿啊,你都不问问就推了?可是他压根没说的机会,霍麒已经起身去拿大衣,准备出门了。

    就这儿姜晏维那小子还不满足呢,“才一个半小时啊,路上时间就不短,算了也成吧。”

    他听见霍麒说:“你不早说,我怎么知道空出来。”走到门口,霍麒八成才想起下面开会的事儿,扭头叮嘱他,“会议推迟到明天吧,你帮忙解释一下。”

    说完,就跟着姜晏维出门去了。

    彭越简直欲哭无泪——我怎么解释啊,老板为了陪孩子玩把会推了?关键霍麒原先表现得太好,他说实话人家也不信啊。

    上了车,霍麒才问姜晏维,“干什么去?”这事儿肯定要征求霍麒同意才行,姜晏维就神秘兮兮的说,“哎,你想见郭爷爷吗?”

    一句话把霍麒问愣了。他怎么不想见?他想爸爸都想疯了!他想见那个喜欢将他放在脖子上顶着乱跑的爸爸,想见那个给他讲故事唱儿歌哄他睡觉的爸爸,想见那个永远都护着他心疼他的爸爸。如果不想见,他怎么可能选择在秦城发展?

    可是,郭如柏不见他。

    他用了那么多法子,想跟他见面,跟他聊聊,可是无论是制造偶遇还是找中间人牵线,他爸爸都拒绝了。有人说霍麒那是你爸爸不爱你了,他是个渣男,所以他才不见你。你这是求之不得的执念。

    霍麒并不这么觉得,他爸是大学老师,人品是有目共睹的。更何况,他如今不但是霍家的儿子,还有了这么大的家业,对于市井小民而言,有钱有势四个字是能担得起的,他爸如果是渣男,只想着自己,那才应该来见他呢。

    他不来,霍麒明白,他是不想给他添麻烦。

    他走的时候五岁了,他妈以为他记不住,可他天生聪颖,记得清清楚楚。他至今仍能记起他爸有多反对他妈带走自己,可却在权势面前无能为力留下的泪水,和那嚎啕大哭时不顾一切的模样。他至今仍旧记得他被带走的那一天,他爸最后一次抱他对他说的话,“向北啊,去了就忘了这里吧,听你妈的话,改了姓名,这样好过,我也放心。”

    所以,郭如柏跟姜大伟不同,姜大伟打破了姜晏维对爸爸的所有幻想,而郭如柏没有,他被迫妻离子散但至始至终都没有把怨气传递给一个孩子,他在霍麒心中依旧是完美的。

    尤其是,当你永远缺失的时候,他的继父给不了他父爱,他的妈妈虽然疼他可给他的并非是单纯的母爱,他越没有,就越想得厉害。

    “他愿意见我了?”霍麒几乎迫不可待地问。

    姜晏维摇摇头,“不是,你想听郭爷爷上课吗?”

    霍麒愣了愣,他居然没有想到这个。“会不会认出来?”姜晏维拍了拍书包,“我带了运动服和帽子,今天是阶梯教室大课,好几百人呢,咱们坐边儿上,他不仔细注意不到的。”

    霍麒点点头,他有些心急,连忙启动了车,向着秦城大学开过去。他俩动作不慢,到的时候下午第一堂课还没结束,两个人在车子里换了衣服,姜晏维又给霍麒戴上了自己的网球帽,这才带着他按着查出来的课表,进了校园。

    姜晏维常年在这边厮混,路都熟得很,很快就找到了教室,这时候已经是课间休息了,教室里乱糟糟的,比姜晏维他们班还热闹。姜晏维扯着霍麒从后门进的,慢悠悠地从一边往下走,找地方。

    没几步霍麒就停住了,姜晏维往那边一看,第三排那儿围了一群人,刚才离得远,他还以为是学生们凑堆呢,这回近了才听见声音,有人在叫老师。应该就是郭如柏吧,恐怕下课也没去洗手间就被这群人围住了,他人不高,声音也不算大,他们这个方位,半点都看不见也听不见。

    在这儿站着于事无补,姜晏维扭头正好瞧见了第五排边上空着的两个座,拍了拍霍麒的胳膊,拽着他坐到了那边。

    霍麒依旧忍不住频频后望,可惜人一直被围着,也看不出什么。一直到上课铃声响起,这群人才散了,露出了穿着件洗的有点发白的夹克衫的郭如柏——他依旧是那么瘦骨嶙峋,只是动作还很利索,扭头几个大步就走回了讲台,也不看备课本,拿起粉笔,往台下匆匆一扫,就开始了第二堂课。

    郭如柏讲的东西,姜晏维压根就听不懂。他的注意力都在霍麒身上,从郭如柏在学生群中一露面开始,霍麒的目光就一直追随着他,不曾离开。姜晏维见过冷静的霍麒,见过冲他笑的霍麒,可从未见过如今的霍麒——他戴着不合适的网球帽,一脸的孺慕之情,就像个孩子。

    他忍不住地觉得有点心酸。替自己也替霍麒,他懂这个世界上总有不如意事,婚姻也是如此,不喜欢离婚没问题,可为什么要这样伤害孩子呢。

    他忍不住地,把手伸了过去,攥住了霍麒的手。

    霍麒没推开,他大力反握住了姜晏维的手,整整一节课,都不曾放开。

    阶梯教室很大,他们这个位置实在是太偏僻了,再说人也多,郭如柏真的没有发现他们,等着下课铃一响,他便结束了这堂课,然后低头收拾起了自己的教具和课本。学生们纷纷站了起来,教室里顿时又乱糟糟的了,有人约着去哪里一起吃饭,有人约着赶下堂课,有人趁机连忙上去请教问题,霍麒也站了起来。

    他就站在这匆匆的人群中,看着郭如柏跟几个学生讲了几句,然后匆匆离去,直至再也看不见。教室里已经走了很多人,又开始陆续有学生进来,姜晏维扯了扯霍麒的手,“咱们走吧。大课很多的,我都跟郭明月要了课程表了,到时候来就可以。”

    霍麒点点头。

    他俩又穿过匆匆人群,走出了教室,坐上了车,一路上,霍麒都没说话,一直等到车子停到了家门口的车库里,霍麒仿佛才从这种巨大的情境中走出来,他说,“维维,二十五年了,我第一次可以看他那么久,谢谢你。”

    元旦过了几天,郭玉婷就催了老公张林来了秦城。

    前几天她一回去就把姜大伟让他去公司上班的事儿说了,开始张林还不感兴趣,他总觉得自己一个当过老板的人,给人当职员肯定很受约束,又挣不了多少钱。

    可郭玉婷做的决定,哪里是他能更改的?郭玉婷根本就不跟他商量,就一句话,“你要在家呆着,咱们就离婚,想过日子,就去上班去。”

    张家条件一般,可却花了大笔的彩礼娶了郭玉婷,骗婚不骗婚暂且不提,但张林喜欢郭玉婷是肯定的。一听这个,就只能同意了,反正也是没事干,走一趟就走一趟吧,不过事先他可说了,“要是就让我拿个一点点工资做小职员,我可真不干。那边还得租房子什么的,钱少就是白干。”

    郭玉婷心中有数,姜大伟怎么可能亏待她?只是这话她不好说,便含糊着拿郭聘婷来应付,“你想什么呢,那是我妹夫,有聘婷在,怎么可能亏待你?要是真像是你说的,你再回来。”

    张林听了还嘟囔了一句,“你可拉到吧,郭聘婷有个屁本事,那天超超满月,让人都把脸打肿了,你妹夫也没护着她啊。”他就是看着这样,才从姜家回来的,他觉得郭聘婷自己都混得不怎么样,怎么可能帮他们?

    郭玉婷就一句话,“你不懂。”

    因为这个,张林虽然是去了,也没太当回事,他就觉得自己就是走一圈而已。结果没想到按着约定的时间到了公司总部,前台一听是他,立刻就把他请进了贵宾会客间,又是上水又是上零食的,张林就觉得这事儿似乎也不错啊。

    等着姜大伟来了,张林就更感觉如此了。姜大伟比上次见他,要热情得多,非但如此,还特别开门见山,“咱们兄弟就叫名字吧,你来的事儿我已经安排好了,聘婷她姐姐说你原先创业过也做过销售,不如就去咱们销售部吧。这边时间自由,你也不受约束。”

    姜大伟一提这部门,张林就觉得坐不住了,要卖房子他用得着跑秦城来,在家里不就行吗?结果还没表示不满,姜大伟又说了:“待遇吗?先拿着副总的待遇吧,不过职务不行,毕竟公司也要讲规矩。”

    张林瞬间眼睛就亮了,副总的待遇?姜氏是什么地方,副总的待遇不用想就低不了?!他想都不敢想!钱是实惠的啊,而且没有职位就说明没有责任不需要扛任务,这可是太自在了。

    他都激动死了,特不好意思地说,“这这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姜大伟就说,“都是亲戚!好好干!”

    等着张林从公司出来,整个人都飘了,他连忙打电话给郭玉婷显摆:“哎,你别说你妹妹厉害啊,你知道给我什么待遇吗?副总啊!一年最少几十万,姜大伟这可真是疼你妹。”

    郭玉婷一听也挺高兴,冲他说,“满意了吧,我没说错吧。行啦,什么时候上班,你先把房子租了吧,这是要紧的。”

    “怎么能这个要紧呢,谢谢你妹妹才要紧。你快点来吧,下午还有时间,咱们去坐坐,给孩子买点东西,谢谢你妹妹。”张林高兴了事儿就办的周全了,“人家帮了这么大忙,亲姊妹也要礼尚往来的。”

    郭玉婷一听就乐了,可嘴上的话却没多说,“亲姊妹我不去,好像我低她一头似的,我们刚吵了架呢。”

    张林就劝她:“人家吵了架还给我办了事儿呢,你当姐姐的,别不懂事。”

    郭玉婷就一句,“你爱去不去,反正我不去,行啦,我忙了。”说完她就挂了,张林气的不得了,可又拿她没办法,宠坏了。可想了想,终究觉得郭聘婷厉害啊,这人还得拉拢,便打了个电话给郭聘婷,“妹妹啊,是你二姐夫,有空吗我在秦城下午来看看你们?”

    郭聘婷一听,还以为是郭玉婷想和好没脸来呢,找张林大前锋,她态度一般,“什么事儿啊,我很忙,没时间。”

    要是原先张林得扔电话了,可如今这不是知道得求她吗?他笑眯眯地解释,“这不是刚刚从妹夫公司出来,给我副总待遇,我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怎么也要谢谢你,小姨子,你可太帮忙了。”

    郭聘婷插花的手立刻就停下了,不敢置信地问,“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