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晋江原创发表
    霍麒最近实在是来一中次数太多了,明明小半个月前,他夜里送姜晏维到这边来找旅馆,还需要放慢速度慢慢看,现在已经可以无障碍地从这个城市的四面八方开到一中门口了。

    一直到车子停在了学校大门口,姜晏维还是处于一种霜打了茄子的状态,蔫不拉几没精打采的,可就是这样,下车的时候除了说一句“我上学去了,你开车小心!”还知道强调——“晚上我等你吃饭。”

    霍麒瞧着是挺心疼的,可这小子性子实在是太过跳脱,他敢说自己要是应了这事儿,姜晏维能立刻跳他身上啃他一口!这是天性忍不住的,为了保险一点,他还是不说为好。可这模样,他也受不了——那天在温泉酒店自己先走了,他就已经挺心疼的了。

    眼见着姜晏维要关门,霍麒忍不住说道:“哎!”

    就这一个字,他就瞧见姜晏维那小脑袋立刻抬起来了,一脸期盼地看着他,就跟等着喂食的小松鼠一样。霍麒只觉得自己心底软成了一片,明明是心硬冷情的人,偏偏遇上了这个克星,就变成了一汪水了。

    他招招手,冲着姜晏维说,“领子不正,过来我给你弄弄。”

    虽然没有松口答应,可这不是友好的信号吗?姜晏维哪里有不干的,立刻又钻进了副驾驶座,还把屁股使劲往霍麒身边挪了挪。然后就见霍麒的身体向着自己这边倾斜过来,他的手很自然的伸到了自己的脖颈处,隔着一层衬衣,慢慢地帮他翻着领子。

    这恐怕是姜晏维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霍麒的脸。他知道这样不好,可还是忍不住地抬起头来,然后就看出神了。姜晏维的语文和英语都是学科里最差的,所以他也不会用那些特别繁复的词语来描述这样一种好看,他只知道,这人脸上一切的一切,就连眉毛丝都是他喜欢的,他看一辈子到了老了没牙了,也会乐的露出牙花子的。

    就是,要能亲一口就行了!

    等着霍麒整理完毕抬起头来的时候,就瞧见了一只冲着他出神的呆松鼠。

    霍麒都乐了,姜晏维跟他说看中了他的脸的时候,霍麒说真的,虽然不厌烦,可也有点失落的,毕竟,男人总希望爱人喜欢的是自己的内在吧。脸这种东西是重要,可才华才是标配啊。

    可如今,霍麒倒是发现,姜晏维可一点都没说瞎话,居然能看愣了,让他有种隐隐的放心——大概在他变得很老之前,这小子是拔不出来了,他打了个招呼提醒,“嗨!上课去吧。”

    姜晏维原本就想歪了,可不是被吓了一跳。等着回了神,就瞧见霍麒已经松开手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显然等他下车了,姜晏维脸有些烧的上,带着一丝不好意思带着一丝遗憾,特别迅速地跳下了车,扔下一句“我走了”,人就跑进了校门。

    姜晏维脸红心跳的进了班级,正好碰见张芳芳,这丫头也是不知道矜持,立刻喊了声:“呦,你这是怎么了?一副发春的样子?”

    姜晏维走了一路已经从被霍麒电晕了发蒙的状态出来了,此时属于矛盾状态,一边心猿意马,一边在想他和霍麒这算是什么关系?也没答应啊,可怎么还给他正领子?动作怪亲密的。

    所以听见张芳芳吵嚷就挺不耐烦的,轰着她:“边儿去边儿去,男朋友都没一个,你知道发春什么意思吗?”

    张芳芳单恋周晓文,原本就不愿意提这事儿,最近周晓文跟新女朋友进入蜜月期,还那啥了,她更不愿意提了。一听姜晏维哪壶不开提哪壶,就生气了,冲他白了个眼,来了句,“就你能,别求我!”扭头就走了。

    周晓文一瞧这事儿不对啊,连忙过来,数落姜晏维,“你招她干什么,姑奶奶最近正不高兴呢。”然后又盯着姜晏维看了看来了句,“你这又是哪里来的火气啊,大早上就逃课,回来碰见老朱了?”

    “你才碰见老朱呢!”姜晏维先把这事儿反驳了,然后就不想多说话了,“你忙吧,让我自己想想!”

    姜晏维就是个猴子性格,他哪里有想想的时候啊。一般他想事情的结果都是睡着了,这点周晓文老清楚呢。一听这个他就更来劲了,“不对,这真不对。啥事儿,跟哥们说说,我给你解答!”

    姜晏维原本想说你懂个屁呢。可转眼一想,这家伙是懂啊,他有经验。何况是哥们,最能保守秘密了。

    他于是一把把这家伙扯过来,小声问了句,“唉要你,有个人特喜欢你,还跟你表白,你要是不拒绝不答应还对他挺亲密的,是怎么个想法啊。”

    周晓文一听是恋爱关系,心下立刻想起了霍麒,他瞪着姜晏维:“你谈恋爱了?不会是霍麒吧,你怎么能跟他?”

    姜晏维心里都快吃惊死了,这家伙怎么猜出来的。他俩好朋友,肯定是不能瞒着的,只是刚想说对啊,就听到了后面那句反问,他立刻闭了嘴,周晓文这是不赞成?就听周晓文压低了声音说,“你搞事儿也要有分寸,感情的事儿是能乱来的吗?气你爸也要有个限度。”

    姜晏维一听,这哪儿跟哪儿啊。他立刻否认,“不是,我谈恋爱跟我爸有什么关系啊。我认真的。”

    周晓文一脸你要是认真的我就吃屎的表情,“你原先怎么说的,要找个什么样的?什么小鲜肉大长腿。霍麒都三十了,都腊肉了吧,哪条符合啊。”

    姜晏维顿时怒了,他家霍麒才不是腊肉呢,他今天刚看了,脸上皮肤特别好,绝对比周晓文这个天天熬夜一脸大毛孔的人强多了!要是别人,他非得多怼几句才是,可周晓文毕竟是死党,姜晏维回他一句“你才腊肉呢!霍麒比你家师姐好看多了。”

    周晓文被他怼的特无语,这是一回事儿吗?再说,这事儿的重点是脸的问题吗?

    然后才听姜晏维说正事,“这事儿跟你想的不一样,我真认真的,反正说了你也不信,你就当不知道就是了。”

    周晓文倒是刮目相看,他俩熟的要死,这么一直解释,这是真认真的?周晓文顿时更愁起来,这事儿真不妥还想劝两句,可姜晏维一副不想跟你聊这事儿的模样,只能简单叮嘱他,“我不说这事儿也不行,你别任性。出柜已经是大事儿了……”他压低了声音,“你还找个叔叔,你爸得打死你……”

    要是原先姜晏维还在意,可现在他更在意霍麒了。只是这话他没法说,周晓文从小就对他爸没有奢望,可他不同,他是有的,他说不清楚这一年他的情感是怎么样的一个曲线变化,可他能感觉到自己从对一个人百分之百的信赖到如今失望到不想见他是什么感觉。他不是想让他爸生气,已经没那么重要了,霍麒不是感情寄托,也不是气他爸的工具,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人。

    他喜欢的,喜欢他的。

    只是怎么说呢?遇见的挺玄幻的,时间也挺玄幻的,似乎不好解释,所以他没吭声了。

    姜晏维进了学校,霍麒盯着他的背影彻底看不见了,这才开车往家里走——今天公司他是肯定不去了。

    当然,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譬如霍青云还有他背后的霍青林。

    霍麒都可以确定,霍青云那个妈宝这时候八成已经告完状了——霍青云本人就是个纨绔,不能说没办事,可能力也有限。他妈陆芙八成已经在绞尽脑汁如何编排他。

    陆芙的战斗力不可小觑,这女人虽然长得温柔和气,可若是当她是善茬,那就要吃亏了。三十多年前,霍振宇的原配周一曼就是因为心软,觉得她虽然当了小三,可霍振宇那种阎王性子,八成也是不得已的,所以宽容了她的存在。

    结果呢,周一曼的儿子霍青海前脚出了车祸在医院里躺着下了死亡通知书,这个女人后脚就让霍青云演了一出“因为别人笑话我有妈没爸是私生子所以不想活了”的自杀戏。试想一下吧,那时候霍振宇一个儿子已经马上要没了,如果再没了第二个,那就什么也没有了。何况他原本就偏疼,想把霍青云接进霍家不是一日两日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时候,连霍老爷子都不敢拦着,虽然明知道陆芙那是个陷阱,可谁也不敢百分百打包票,霍青云真的不想死。万一呢?

    所以,就在周一曼最痛苦的时候,霍振宇将霍青云堂而皇之的带回了他们的家。这是什么意思,不但是私生子转正这么简单的事儿,这还是明晃晃地告诉周一曼,你儿子要死,我是来代替的。但凡是个母亲都忍不住,她一听这消息直接就气晕了,自此以后,身体再也没好过,这些年都是在休养。

    当然,终究霍青海没有死,可霍青云也进了霍家,难不成还能赶出去吗?

    由此可见,陆芙的心有多狠,手段又有多毒。就连霍麒的继父都说“此女心思歹毒”,也就是霍振宇还拿她当个宝。

    陆芙与自己接触较少,而且身在京城对他鞭长莫及,霍麒大概其能想到,八成是要等到他回京过年,通过霍振宇给他个好看。可这离过年还有二十天呢,足够霍青云的事情发酵了。

    他直接打了个电话给帮他一直秘密调查的人,“把霍青云的1号资料发到我给你的邮箱里。”

    当年的事情霍青海醒了就知道了,他那时候不过十来岁,如何能忍受自己的亲爸在自己要没命的时候,想的不是如何就自己,而是将另一个儿子领进门,省的断子绝孙。这几乎成为父子两个人关系的分界线,在此之前什么样霍麒其实没怎么见过,但自此之后,霍青海与霍振宇几乎势不两立。

    当然,他对霍青云更是恨不得得而诛之。霍青云在这么受宠的情况下,还混成了这副熊样,并且开始依靠霍青林,这也是霍青海的手段——霍老爷子终究是觉得对不起这个孙子,时至如今,也是对霍青海偏爱有加,有了这层保护伞,霍振宇就算心疼二儿子,也是没办法的。

    只是有些致命的东西,如今身在纪检监察部的霍青海,他没抓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