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晋江原创发表
    姜晏维被拉得挺乐呵的,他家霍叔叔的手干燥而温暖,强劲而有力,不容他任何挣扎,扯着他一路向前。

    当然,姜晏维也没想挣扎,他都有点乐颠了。

    他真没想到,今天居然有这么好的运气。他来的时候那叫一个愁眉不展,不知道怎么见霍麒,他这可是逃课啊,他都答应霍麒要好好学习了,另外,前几天人家走的时候他挺有骨气的,还主动挂了电话,如今再找上门去,多丢份啊。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毕竟脸这东西吗?在别人面前那叫丢,在他霍叔叔面前,那就不是事了。他担心的是,霍麒压根不会见他,说不定说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后,还来一句,“老张,送他回学校。”

    那可是后路都掐断了!

    所以,姜晏维一开始就没准备在霍麒面前露面,他决定偷偷看一眼就行了,然后他去威胁彭越去,让彭越给他一张霍麒的照片,或者给他拍一张,他没事看看就行。毕竟……人家不喜欢,咱也不能惹人厌啊。

    姜晏维在这点上特别有分寸,大概是因为郭聘婷越界太多,他自己都烦够了吧。所以也不希望自己,被这么讨厌。

    结果没想到,居然有个傻×在骂人,他霍叔叔那么斯文矜持的人,怎么可能大庭广众之下回嘴啊!他是瞧见霍麒抬起的腿了,可是打人这种事,你有理的时候,譬如刚刚他已经喷完了,那是叫义愤填膺。可是要是不说清楚就动手,那叫欲盖弥彰,他可不能让霍麒吃亏,就冲上去了。

    结果……姜晏维又瞅了瞅两个人拉着的手,自己嘿嘿挺乐的,快走了两步,跟了上去。

    这地方就是工地,除了样板房真是没地方去,霍麒也不愿意去那里,最近秦城一号院卖得好,剩下的房源不多了,看房的人特别多,里面很是热闹。霍麒不由分说地将姜晏维塞进了他车的副驾驶座上,然后绕到了司机这边,一扭头冲着后面跟着的彭越说,“行政和销售全部放假,工地锁门除非有证件,一律不准外人进入。”他眯着眼看着霍青云,“尤其是他,扔出去。”

    这不就是明晃晃地告诉人家,投资团不得入内吗?

    这简直太不给霍青林脸了!可彭越是个聪明人,刚才的话他听见了,霍麒的意思多明显,他要跟霍青林撕破脸了。他是霍麒的助理,虽然觉得这么做有点不妥,可肯定是向着他的,扭头便冲着旁边看热闹的几个保安说,“没听见啊,叉出去吧。”

    那边摔的灰头土脸的霍青云可万万没想到,霍麒敢跟他来这招。保安扑过来的时候,他还在那儿捂着腰哎呦呢,结果就被人拽着胳膊拎起来,推搡着往外走了。霍青云是外地人,来这边就配了个司机替他开车,人家一开始瞧着阵仗不对,早就回车里了,他连个帮手都没有!

    就这样,硬生生地,被推出去了。

    霍青云就没丢过这么大的脸,刚刚的时候他还知道冲着霍麒叫唤两声,此时则恨不得钻地里面去,哪里还敢高声语,生怕人家多看他这倒霉相一眼,知道他的名字,把这点丑事传回北京——他在霍家日子并不好过,他爸的婚生子霍青海拿他当仇人,没事还要下绊子呢,何况有事呢?要是听说了,他最起码一年都没脸见人。至于霍青林也不可能帮他,那人有名的血冷,分的特清楚,你给我干活给你好处,你有事我可不管。

    因着这种原因,他只能灰溜溜的被扯着双臂,给推出了工地大门外。然后就听见里面有人宣布,“行政销售全部放假,工资奖金照旧。”里面顿时欢腾声一片。

    霍青云那个脸呦,已经不能用青紫来形容,黑得如墨斗。只是这还没完,他的司机还在里面呢,他不能直接走人。而好容易等着门开了有车出来,却是霍麒的,他眼睁睁地看着他扬长而去,车轮子卷起了工地地上的灰土,喷了他整整一脸!

    霍青云这个恨,已经是出乎愤怒了,他站在那儿就一个想法,我不弄死你我枉为人!

    车子里姜晏维也瞧见霍青云那样了,他有点担心地问,“这样没事吧,我瞧他挺阴郁的人,八成要使坏心的!这谁呀?”他终于想起来问一句了。

    霍麒都被他逗乐了,问他,“你不知道他是谁就这么上去跟他吵架?你不怕惹不起啊。”

    姜晏维那时候哪顾得上这些啊,他眼里只有他霍叔叔了。这时候平静下来了想想还挺后怕的,跟霍麒有关系的八成就是霍家人,霍家都挺厉害的吧?别给他爸招什么乱子啊?虽然他已经决定跟他爸不那么亲了,可终究没让他爸倒霉的想法。

    他这么一想,脸上自然就露出来了点后怕。

    这才是个孩子呢!有着不顾一切的勇气,也有着无法承担的现实。霍麒宽慰他说,“从霍家算,我应该叫堂哥吧。不过没事,不能惹我就会拉住你了。不过是个跳梁小丑,我故意惹怒他,你要知道一句话,上帝让谁灭亡,必定先让其疯狂。让他疯一次吧。”

    姜晏维在这方面还是很精的,毕竟家里还有点底子。他眼睛转了转,便问:“你准备这事儿不是一天两天了吧,否则也不能说毁灭就毁灭吧。他原先在霍家就跟你有过节吧?他欺负过你呀?我瞧着他不像什么好人?我跟我舅舅家的表哥都水火不容了,见面就掐架,我在他同学面前,他在我同学面前,还都挺给面子的。”

    姜晏维这倒是说对了,只是霍麒针对的不是霍青云。霍青云不过是个卑鄙小人,虽然那些年常拿他下菜碟,也做了一些让人受不了的事儿,但霍麒向来是没把他放在眼中的。他的对手从来都是霍青林。

    这一点,恐怕霍青林都没想到。

    霍麒不但不喜欢他了,还处处防备着他。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霍麒岁数越长,人便越周密,尤其是霍青林开始反常的对他无意间表现出一些类似于后悔的情绪时,他便知道,自己得防着这家伙的二次伤害。这些年,他一直在暗地里查霍青林的事儿,而且因为他就在霍家内部,所以所获不菲。而霍青云不过是因为跟着霍青林混,顺手查查的小鱼小虾罢了。

    “是不太好,”霍麒瞧着姜晏维一脸气愤的模样,还有那双亮晶晶的眼睛,找了个合适的口吻解释道:“都是小风小浪,都想不起来了。而且,他很快没机会蹦哒了,放心好了。不过这两天他在秦城,我不在身边,你躲着他点。”

    姜晏维心里霍麒是无所不能的,一听没事,就放了心。可随后就觉得不太好,为霍叔叔做事还瞻前顾后的,这哪里是一个男人应该有的做派?他摸摸头,有点脸红地找补,“我也不怕他,我这叫冲冠一怒为红颜。”

    霍麒就扭过了头,慢悠悠地问了一句,“谁是红颜?”

    姜晏维就觉得他要是肯定回答,霍麒八成能把他扔下去,他只能昧着良心夸自己,“说我呢,我觉得我长得特漂亮。”

    霍麒扭头瞧了瞧他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居然还点了头,“是挺好看的,特招人。”

    姜晏维就愣了,这是……夸他呢?霍麒也觉得他好看啊,那是不是喜欢他这样子啊!?他简直都有点坐不住了。有点高兴又有点小心翼翼地问:“你是知道我的意思吧,你那天走就是明白了吧!你是不是……答应我了?”

    霍麒将姜晏维德表情尽收眼底,他怎么会看不出这小子想什么,可这事儿他真没想好。所以,霍麒王顾左右而言他,“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你不是在上课吗?这才几天就开始逃课了?”

    姜晏维就知道肯定少不了这一问,他那刚刚才兴奋起来的心情,也因此有点低落,怎么又开始说学习,这一看就是不想好好跟他聊感情问题。可这事儿他能怎么办?他动心他追人家,还不得跟着人家点节奏来?

    姜晏维只能老实地是:“学习呢!最近可用功呢,就是坐不住了。我……我上课脑子里是你,下课脑子里也是你,做作业的时候是你,睡觉的时候是你,吃饭拉屎都是你,我根本没法集中精力啊。”

    霍麒活了三十年,按理说什么都见过了,可这样的表白还真是第一次,他整个人都惊呆了,这孩子也太直白了。

    可……却没觉得有任何违和感,就跟姜晏维能毫不犹豫跳出来保护他一样,一瞧就是发自内心的,没有半点水分的,可遇而不可求的。

    霍麒没吭声,可姜晏维还没说完,他怕霍麒觉得他答应的事儿做不到,接着说道:“我……我今天没想逃课的,这不是坐那儿也学不进去吗?我就寻思这事儿得解决了,要不肯定不行,我才出来的。其实我没想见你的,我就是来偷偷看看你,对了,我都没你一张照片,就想跟彭越要一张,带回去瞧瞧八成就不那么走神了。”

    他以为霍麒不会想听这些话,说不定得让他闭嘴,毕竟前几天不就自己跑了吗?这回他都做好准备了,不问出个什么,打死他都不下车,否则都对不起霍青云牺牲自我给他创造的机会。结果没料到,霍麒突然问了一句:“为什么会喜欢我?”

    姜晏维还在自我检讨中呢,一听这个先愣了一下,然后脱口而出:“好看啊,第一眼就看上了,符合我所有对男朋友的想象。”

    这下不是姜晏维愣了,倒成了霍麒愣住了,他以为姜晏维会回答他一些诸如因为你对我好啊,帮我啊,给我依靠啊,教导我好好学习啊之类的理由呢。那样的拒绝方法他也想了很多,足以说得姜晏维觉得这事儿不过是移情作用,压根不是爱情。

    可……可谁能告诉他,这小子为什么是个小色鬼啊?

    霍麒忍不住把车靠边停了,不敢置信地去看姜晏维,想看看这家伙是不是在开玩笑,结果一扭头就瞧见姜晏维看着他的目光,那叫一个喜欢与欣赏。没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霍麒忍不住问他:“你第一眼就看中我相貌了?”

    姜晏维也挺不好意思,可他觉得,不能欺骗霍麒啊。所以还是照着真实想法说了,现在他特认真地点了头,“对的,从我家二楼第一眼见你就觉得长得可真好,后来去你办公室更是觉得太好看了。当然,”这小子显然还不傻,也知道弥补呢,“你各方面都好啊,对我好,教导我,替我撑腰,我都可感动呢。这不越来越喜欢你了吗?”

    说了半天,还是脸为先。

    霍麒瞪着姜晏维,觉得头疼起来。

    姜晏维却不知害臊,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啊,而且密闭空间,没个躲闪的地方,连忙问人家:“霍叔叔,你也喜欢我是不是?”

    霍麒……霍麒是真被这小子打败了,怎么就能这么不屈不挠呢,怎么一个颜控就能这么理直气壮呢?怎么就能这么活蹦乱跳惹人爱呢?怎么就这么让人宁愿冒着被人骂监守自盗,想了无数理由做了无数心理建设也不舍得拒绝呢?

    他真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把这孩子养在身边,每天只乐给他一个人看。

    只是,这不是他嘴巴一张一合应下就可以的,有些事情总要处理好才行。姜晏维太小,他看到的世界太小,他以为你喜欢我喜欢就可以了,至多也是父母反对一下,可实际上呢,除了姜大伟那一关,霍家才是真麻烦——他跟霍青林对上了,为了安全,他也不能现在应下。

    所以,在姜晏维眼中,他的霍叔叔都没搭理他,就重新挂了档,又把手刹放了下来,又开着车子往前走了。

    姜晏维那叫一个急啊,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不搭理他的意思吗?还是自己说喜欢他的脸他不高兴了?可真特别喜欢啊。

    他那点耐心也就够五分钟的,眼见着车子一路往学校开过去,他终于忍不住了,补了句,“那个……你所有我的都喜欢,你……别不说话啊,倒是给我个答案啊。”

    “你不是说的挺好吗?”霍麒挺严肃地跟他说,“我今天会搬回家住,你就可以每天都看见我了。”姜晏维的眼镜肉眼可见的眯了起来,就听霍麒接着说,“你接着看就可以了。”

    在姜晏维吓坏了他霍叔叔后,他终于受到了暴击。“这算什么回答啊。”他问。说不答应吧,还让人瞅着勾搭着你,说答应吧?看得见摸不着这种事,不是要气死人吗?

    霍麒就一句话,“要不我不回去了?”

    别!姜晏维还是识时务的,立刻拒绝,“还是回来吧。”能看见总比看不见强。反正人在眼皮子底下,慢慢来吧。还有一点,到了学校垂头丧气去上课的姜晏维想,早知道他说喜欢霍叔叔的内在了,内在总不能用看的吧。

    霍青云灰头土脸地回了宾馆,关了门就开始打电话。

    先是打给了霍青林,这事儿他可是拍着胸脯说是必定能办成的,霍青林也许诺了他足够的好处,如今成了这副熊样,他肯定得给这个霍家的下一代领军人物交代一声——他确定自己惹不起霍青林。

    霍青林忙得很,他的电话打过去就被掐断了,他又等了十几分钟,霍青林才打了回来,冷冰冰地问他:“什么事?”

    霍青云还是挺惧怕霍青林的,说话不敢太放肆,再说这事儿不用添油加醋就已经很让人窝火了,他就是把自己对霍麒那些言语不当的话略微调整了一下,就把事情一秃噜全说了,然后就开始诉苦,“霍麒他骂我就骂我吧,把我推下楼梯也么事,反正他看不上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这人为了办事,就不怕丢面子。可我这张脸可不是自己的脸,我还是代表投资团来的,而且投资团后面站着你他是知道的,他……他这也太不给脸了。不但把我叉出去,还让人都放假了,摆明了作对。

    你说,他怎么也是霍家养出来的,这哪里把自己当霍家人啊,也不把你……算了,不说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中午投资团就要过去了,这怎么弄?太难看了。”

    霍青林是知道霍麒不同意的,只是没想到会是这种境况,不过,他最先怀疑的是霍青云——他从来看不上这家伙,用他只是需要而已,“你确定是都是实话?”

    霍青云常年跟他打交道,已经知道怎么应付他了,这不还留着个包袱呢,他连忙一副气愤的声音说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咱们兄弟一场我还能挑拨离间不成,对了还有句话我没说,霍麒说要送你份大礼,语气不善,青林,你可小心了。我看他是来真的。”

    其实霍青云一点都不信,霍青林什么的地位,霍麒什么地位,霍麒怎么可能撼动霍青林呢,别说这个,就那句他很快是霍家的耻辱,他都不信!他有他爸罩着呢,他那个婚生子的哥哥多讨厌他啊,可不是照旧拿他没办法吗?难不成,霍麒比霍青海还厉害?

    只是他在电话里却摆出了一副相信了的态度,为的是迷惑霍青林,想从中作梗而已。他却不知道,他一句不经心的话,却让霍青林想到了那天霍麒提费远的死的事儿。如果说上次霍青林只是有点警觉,那么这次,他是彻底相信霍麒知道些什么了?他是从哪里查出来的?

    不过,他倒是不担心,这事儿他早就留了后手,就算事情挖出来,也闹不到他头上,他只是觉得有点难过,霍麒竟然恨他至此?否则为何自己不停地抛出橄榄枝,他却用这些要命的事儿威胁自己?他有点后悔,早知现在如此难讨好,当年就不该为了一时之气弄出那件事,那个单纯的霍麒,不知道哪儿去了。

    只是这些事儿,霍青林自然不会跟霍青云说,他只是吩咐道,“我会给秦城这边打电话取消秦城一号院的参观活动,你这两天不要去见他了。”

    霍青云巴不得呢,他是投资团的负责人,他可半点不想再踏入那个受耻辱的地方,和见到霍麒这个人。他立刻应了下来,还惋惜了两句,譬如什么霍麒不懂事之类的,可霍青林压根没搭理他,就把电话挂了。

    霍青云话说到一半就让人挂了电话,那不是一般的窝火,连声骂了好几句,还踹了几脚床,这才又重新拨了个号——给他妈妈的,这次算是真告状了,比起跟霍青林的公事公办,他这次走的是可怜路线,电话一通,就变成了小白菜。

    那个哽咽那个难过那个对自己对人生充满着悲哀,总之一句话,就是他又被霍麒看不起了,还专门大篇幅的讲了讲霍麒把他扔出来的事儿,甚至哭着跟他妈说了几句挖心窝子的话,“早知道这样,你生我出来干什么?你瞧瞧,连个拖油瓶都能看不上我,都能欺负我?我算个什么?什么霍家的少爷啊,我连个排行都没有,在我面前都叫我云少,背后叫我什么?私生子!”

    他妈就受不住这个,一听就急,骂着霍麒安慰他说,“这孩子也太过分了,我早就说过,霍家养他就是养个白眼狼,谁让他那个爸爸愿意呢。不行,青云,这事儿你放心,妈给你找回来,我告诉你爸去。过几天就是过年,他怎么也要回北京,你放心吧,你爸饶不了他!我让他给你赔礼道歉!”

    霍青云他妈敢这么说可是有底气的,霍振宇向来偏疼他们母子俩。最近几年岁数大了,这种趋势更加明显,一星期七天时间,五天要住在她这边,正室就跟出家当尼姑差不多了。也因为这个,霍青云他妈这几年那叫一个志得意满,说起话来也邦邦硬。

    霍青云一听总算得意了,咬牙切齿地跟他妈说,“妈你儿子丢大脸了,你可千万跟我爸好好说,不能轻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