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晋江原创发表
    姜晏维发了火就跟周晓文吃饭去了,路上他还给霍麒打了个电话。

    霍麒那边应该正在工地,特别吵杂,轰隆隆的声音震得姜晏维耳朵都难受,霍麒难得不顾形象,放大了声音跟他说话,“怎么了?”

    姜晏维就把郭玉婷来的事儿说了,然后说,“你跟我爸说说吧,我想在你家待着,不想回去。我……”

    他以为还需要解释很多,结果霍麒就一句话,“这事儿交给我,你不用管了。”

    “好!”姜晏维顿时就乐了,他就喜欢有人这么大包大揽的管着他。

    他打完电话还美不兹兹的,周晓文就觉得有点奇怪。外加刚刚他跟郭玉婷吵架也是平日的路数完全不一样,好奇地说,“脱胎换骨了啊。那个霍叔叔还挺会调理人呢,我们家皮猴子维维都有章法了!”

    姜晏维就一句话,“边儿去!”

    不过玩笑归玩笑,周晓文作为朋友该说的还要说,“可你也不能一直在霍家待着啊。你到底怎么想的,不能真不回去了吧。再说,那最后一句话,不是挑事吗?会越闹越复杂的。”

    姜晏维并没有说太多——他对霍麒有其他心思,周晓文是个谈恋爱的老司机,可他姜晏维这还是初恋呢,哪里好意思多开口?再说,他毕竟叫霍麒叔叔,这事儿总是透着不那么顺利的感觉,等定了再说他觉得比较靠谱。

    姜晏维只是将打算说了,“就是烦他们,不想跟他们多接触了,我不回去,这半年多重要啊。我想好了,要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跟他们吵是浪费人生。”

    周晓文随了他妈,向来就是明白人,想想也赞同,还劝他,“你也别多想,你爸就是现在小老婆刚娶回家,那猴子刚出生热乎点,谁家夫妻不吵架,谁家小孩不淘气,等以后,他就想起你的好了。”

    “那我也不要了。”

    姜晏维几乎立刻就回答了这一句。

    只是他认真的,周晓文却不当他认真。毕竟姜晏维跟姜大伟的关系那么好,在他看来怎么可能说断就断,这不过是赌气罢了。他就拍拍姜晏维的肩膀劝他,“成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上课去吧。”

    姜晏维张张嘴,发现好像没法解释,他闹了这么久,大概所有人都这么想。可是没人想过,感情也会受伤的——我一直在求,但永远都得不到,时间长了,我就不会要了。

    他想着以后周晓文就知道了,便闭了嘴。等着回校门口已经是半个小时后,这边熙熙攘攘,郭玉婷早就不见了。周晓文还有点担心,“你说,她不会告状吧。”

    姜晏维就说,“爱告不告,随便吧。”

    郭玉婷还真没告状,她不是这样的人,告状算什么本事,她觉得女人应该让男人主动发掘你的需求,这才对。

    她只是觉得很丢脸,毕竟也是个年轻女子,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指桑骂槐,并且直接指出她要跟自己的妹夫有点什么,是个人都不喜欢。她气冲冲地往回走,委屈难过伤心气愤还有点没办好事的惴惴不安。

    不过她是个聪明人,聪明人最大的好处就知道怎么对自己好,她往前直通通地走了十几分钟,穿着高跟鞋的脚已经受不了了,就一屁股坐在了路边的长椅上。这么坐着,她就换了个方向边想通了。这怎么叫没办好呢!姜晏维不是说了不用道歉要好好学习了吗?甭管这小子耍的什么坏心,话放这儿了,道歉这事儿就彻底了结了。她是完成了任务。

    二是,那难听话也不是什么坏事,有些事儿她没拿定主意,也揣摩不了姜大伟的意思,姜晏维点开了,她倒是可以看看对方的想法了。

    三是,这不是给郭聘婷添堵的好事儿吗?

    这么一二三的一想,郭玉婷倒是放下心来。如今已近是深冬,街道两边的树都光秃秃的,没什么风景好看,她倒是看出了滋味来,坐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溜溜达达的,回了酒店,给姜大伟打了个电话,发现没人接,她就没再打,反而顺手跟房间来了个合影,不过没发出去,放在了手机相册里。

    见面双方当事人都各有各的主意了,一直等消息的姜大伟,还不知道呢。他知道今天郭玉婷要去找姜晏维,这是说好了的。原本前两天他就想让郭玉婷过去的,孩子都在外面住了一个星期了,就算是霍麒那里,他也不放心。

    可郭玉婷就说,“现在说没什么好处。家里我妈刚过来,我妹正气盛呢。就算维维同意了,一回家瞧见她俩,那不是还得生气吗?你先处理处理家里事儿吧。总要有个好环境才行。”她说的条条都是理,“孩子的心也是心啊,伤的次数多了,他就不跟你亲了。”

    最后一句恰恰好说中了姜大伟最近的心事——姜晏维真的在慢慢地跟他不亲了。

    原先虽然他们夫妻进场进行男女双打,但姜晏维却是跟他俩特别亲的。他前几年生意不稳定的时候,常年出差,姜晏维每天都给他三个电话,早中晚一个都不落,爸爸我想你说的那叫一个亲,比于静的频率都频繁。这孩子何曾主动离开他这么久却不愿意回来过?

    再说,态度也变了。原先这孩子生气,他去哄哄就可以了,而如今,他已经不吃哄了。那天在学校大门口,那么多人,这孩子都没有回头,那一刻他就知道,家里的这一团乱事必须得立刻解决了。

    所以,这才对郭玉婷去道歉的法子点头——他虽然是个大老板,可有些事情却是没办法办到的,只能依靠于别人。郭家有人肯去道歉,总比没人去强吧。何况,郭玉婷态度诚恳,八成有点效果,到时候他再去一趟,这孩子就能扭转心意了。

    郭玉婷说要先解决家里事,他是赞成的。他回家后就瞧见了那位跟他差不多大的岳母大人。郭聘婷笑眯眯地跟他解释,“我二姐家里有事儿走了,这不怕我忙不过来,我妈就过来了。”

    张桂芬也凑上来主动打了个招呼,“回来了,瞧这一天忙的,挺累吧。饭做好了,赶快吃饭吧。”

    姜大伟想到郭聘婷一心拦着她二姐,丝毫不为自己着想,说了她妈不能登门,竟然招呼都不打就把人带来了,气不打一处来,就一句话,“我叫了司机,吃完饭把你妈送回去吧。”

    郭聘婷那张笑靥如花的脸,顿时不敢置信地垮塌下来,她问:“你说什么?我妈她刚来,为什么要回去?”

    姜大伟最近是跟她越来越不客气了,“你忘了她砸了维维的脑袋我怎么说的,送回去不再来。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吗?”

    “维维现在又不在,超超总要有人看吧。”郭聘婷自觉有理。

    “我没请保姆吗?”姜大伟也跟她怒了,“三个保姆加你一个亲妈都看不了一个孩子吗?送回去,饭也别吃了,立刻走!”

    这个家终究是姜大伟说了算的,他发了火,张桂芬怎么可能留下来,就算为了她小女儿的婚姻,她也不能留下来。立刻拽着还要争辩的郭聘婷说,“我走我走,别发火。”

    郭聘婷还想吵吵,被张桂芳硬生生地压下来了,她岁数大经历多,比郭聘婷要会看眼色多多了。还冲着姜大伟说,“不是聘婷要我来的,是我非要来的,她一个当闺女的,能拗得过亲妈吗?我这就走。”

    姜大伟点点头,就去了楼上,连句好听话都没说。郭聘婷瞪着眼睛泪就流下来了,一边帮着他妈提东西,一边委屈,“你说这什么事啊,现在脾气越来越大了。”

    张桂芬也挺委屈的,这么大岁数了,还长了一辈,直接让人给轰出来了,她能好受吗?只是她只能打落了牙齿和血吞,还得劝郭聘婷,“行啦,人家早就说了,我就不该来。回去吧,你老实点,最近别惹他了,我瞧着脾气上来了,温柔小意,哄着点。”

    郭聘婷就站在门口,凄凄惨惨地看着她妈进屋坐了不到两个小时,行李都没解封呢,这回又直接自己提溜出去了。她自己在门口抽了好一阵,也没办法,只能委委屈屈就回来了。

    只是,她也会想,这是哪里来的气啊,可又不敢问,只能忍住了。

    姜大伟将人赶走,又抽了时间跟郭聘婷谈了一次,大体内容就是,如果姜晏维回来了,让她拿出个当妈的样儿来。郭聘婷心里不服气是真的,可是如今势单力薄,姜大伟不向着她,娘家人也不在身边,更何况她是傻子也知道最近夫妻感情不好,不能再惹事了,自然应了。

    这边准备好,姜大伟才通知郭玉婷去找的姜晏维。结果偏偏这一天是年底很重要的会,他作为董事长,姜晏维语音发过来和郭玉婷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正在总结发言,手机都没带在身上,自然看不到。等他下了台,自然是第一眼先看到了语音。一瞧是姜晏维发过来的,他就是又高兴又紧张。

    这小子将他拉黑好多天了,他们父子俩除了几次见面不愉快的对话,再也没交流了。

    姜大伟吐了口气,先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这才点开。他的办公室空荡荡的,手机开到了最大声音,姜晏维的声音就在整个空间里飘荡了。

    他说不用道歉了,姜大伟就松了口气,第一反应就是郭玉婷将这事儿办成了,得好好奖励她。他说要好好学习,姜大伟连连点头,毕竟高三最重要了,虽然这话他说的有点晚。那句“我在霍叔叔家待着”滑过去的有点快,姜大伟还没来得及皱眉头,就听见了姜晏维说“我是爱你的”。他一下子就有点激动了,眼睛里都闪了泪花。原先他没觉得怎么样,可姜晏维这次离家出走,让他真有点怕了,这句话,让他终于放下心来。

    然后,就是那句评价郭玉婷的话。

    姜大伟一听就摇了头,他现在倒是真觉得郭玉婷人不错,可后悔了也不能想,他老实了一辈子出轨了一次,闹成了这熊样,要是再看上郭聘婷的姐姐,那得乱成什么样?按理说,这话他就该删掉,虽然郭聘婷没胆子查他手机,但毕竟放着是个事儿。可这不是有姜晏维说爱他吗?姜大伟终究舍不得,留下了。

    既然发了语音,他就觉得父子俩可以和解了,就想打电话给姜晏维,让他搬回来住。结果语音是语音,现实是现实,姜晏维照旧把他拉黑中,手机压根打不通。

    姜大伟立刻给郭玉婷打了电话,想问问怎么办到的。郭玉婷正在泡澡呢,她直接接了起来,一听是问这事儿,经过了几个小时的陈酿,中午校园里的事儿自然就变了模样,“没事,这孩子其实挺好的,没那天跟着我妹妹过去的时候那么凶,我猜是他可能对聘婷还是不能够接受,我去了他也说了不少这方面的话,终究是觉得聘婷对不起他妈妈。不过孩子是好孩子,都这样了,还是知道要好好学习,嫌弃家里太乱了,说要留在他霍叔叔那边,他都高三了,我看他自己也挺上心的。”

    这几乎将姜大伟的心思完全印证了,姜大伟只能叹了口气。

    郭玉婷就劝他,“男孩子哪个没气性啊,他爱憎分明有脾气也是正常,你们原本就破坏了他幸福生活,你和我妹妹倒是双宿双栖了,维维可是家庭分离了。”

    姜大伟都被她逗乐了,“你倒是批评上我了?”

    “我这是公正说话。”郭玉婷又说,“再说,如果维维没个性子软绵绵的,这里是白手起家创下这么大家业的姜大伟的儿子啊?”

    这句话算是彻底拍在了姜大伟的马屁上,他这么一想,可不是,姜晏维这不服气的性子,这是随了自己啊。转头一想,怪不得维维不讨厌郭玉婷,实在是姐妹俩差的太远了,但凡郭聘婷有她二姐三分本事,他这个家也能安宁了。

    知晓了前因后果,他也自觉认为知道了霍麒跟他聊聊的意思,八成是想把孩子留下来——霍麒这人性子冷清,跟谁都有距离感,偏偏能为见了没几次面的姜晏维出头,他那天从霍家回来后就想了想,最终是觉得,大概经历相似,父母都离了婚,有共同感吧,所以想帮姜晏维。

    也正因为此,他才放心让姜晏维在霍麒那待着,毕竟,这种环境下霍麒能成长得这么好,显然是有正面作用的,姜晏维也该学学。当然,他那时候只是想让姜晏维暂时待在霍麒那儿,可今天听了姜晏维和郭玉婷的话,虽然还是想把孩子叫回家来,但却没那么绝对了。

    毕竟,他想起郭聘婷这一出出的,家里也挺乱的。

    所以,后面霍麒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姜大伟倒是挺容易的就答应了,只是叮嘱霍麒,“要是别人,我八成还得客气客气,可咱们兄弟俩,我就不客气了。维维跟着你也知道学习了,我挺高兴的,住你那儿我放心。就是有空你帮我多劝劝他,开导他,告诉他我是他爸爸,怎么会不爱他,让他放心好了。我看你的话他八成听。”

    这话霍麒都想直接跟他说太虚伪、太空洞了,可他的阅历让他知道,深陷其中的人,他是不会发现自己的错误的,即便别人指出来,他得自己悟。姜晏维如今知道奋斗了,这样的日子恐怕不远了。

    中午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姜晏维还以为下午上学同学们都会拿着异样的眼光看他,譬如笑话他爸妈离婚了,笑话他爸爸出轨娶了个跟周晓文女朋友一样大的后妈,没想到吃完饭回教室,大家还都挺正常的。

    看书的看书,学习的学习,讨论元旦去哪儿的照旧热火朝天,见到他,平日里跟他打招呼的照旧打招呼,平日里嫌弃他学习不好不愿意搭理他的,照旧不搭理他。

    他从提心吊胆走进来,越往后走越放松,到了自己位置上,终于将提着的心放在了肚子里,原来,没有他想象得那么难过啊。大家好像并不关心这事儿啊。

    还是周晓文点破他,“你就是想多了,现在离婚多正常的事儿啊,还以为跟四十年前似的,当个稀罕事看。再说,大家都三观正的很,你看你今天说出来,大家不都是看不上郭玉婷吗?放心吧。”

    姜晏维连连点着头,这才觉得,原来自己想多了啊,早知道他应该早说的。

    因着这段插曲,姜晏维下学的时候,心情着实不错。霍麒在学校门口等着,就看着人家周晓文规规矩矩走出来了,姜晏维就不一样了,走路都恨不得走出个花来,手舞足蹈地就出来了,脸上笑得跟向日葵似的,叽叽喳喳地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就为了瞧瞧这画面,他也觉得自己提前一个小时下班似乎是件挺正确的事儿。

    眼见着他们走得近了,霍麒才放下车窗,冲着不远处的傻小子打了个招呼,“维维,这边。”

    姜晏维正笑话周晓文,约会花样百出,至今仍是处男之身,结果就听见了霍麒的声音。他顿时戛然而止,往前定睛一看,就瞧见霍麒冲他摆手。这回儿他就顾不上周晓文了,连忙说,“哎,你们自己玩吧,霍叔叔来接我了,我先走了。”

    周晓文都被他闹腾的快没脾气了,他都后悔死跟姜晏维分享自己是处男的这个秘密了,正想着怎么才能解脱,结果人跐溜就不见了。他挺不习惯的往前看了看,就瞧见姜晏维已经跑到了霍麒车前了。离得太近,都能听见他说什么,“你怎么来接我了?”那股子惊喜,周晓文感觉他想上天,至于吗。

    姜晏维说完就钻进了车里,还是霍麒冲着他们打了个招呼,“一起送送你们吧。”

    “不……”周晓文还没说完,就听见姜晏维替他拒绝了,“他有司机送,芳芳跟他一路,不用的,咱们走吧。”

    周晓文坚持瞠目结舌,可礼貌让他还得接着说完,“不用,我家司机已经来了。”

    等着霍麒开车走了,周晓文就问张芳芳:“维维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啊。见霍麒他用得着这么兴奋吗?跟吃了药似的。”

    张芳芳也若有所思,“是不太对劲,跟我家宝贝儿似的。”她家宝贝是只狗,品种泰迪。

    周晓文就皱起了眉头。

    姜晏维哪里知道自己这么明显啊,他是真没想到霍麒能来接他,这种惊喜比中午他们都谴责郭玉婷还爽,他忍不住问,“你怎么想到来接我了?”

    霍麒也不知道,他就是觉得,虽然姜晏维说的挺好,可中午毕竟郭玉婷来过了,这孩子是真没事还是难过不敢跟他说,谁知道呢,他早过来看看才放心。

    只是没想到姜晏维这么高兴,他越来越发现,这种情绪是会传染的,似乎跟姜晏维在一起住后,他忍不住想笑的感觉也越来越多。他带着笑意说,“想看你高兴啊。”

    姜晏维愣了愣,脸有点烧的上,嘿嘿地来了句,“我看你也高兴,最高兴的那种,再不高兴也能乐出来。”

    霍麒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