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晋江原创发表
    30

    姜晏维是属驴的,没事的时候原地打转,霍麒应了给他奖励后,相当于脑袋前面吊了根又帅又好看又温柔的胡萝卜,他就开始走直线了。

    晚上回去吃了饭,他就迫不及待地先把作业做了。然后又要求霍麒给他布置卷子,日子算的还特明白,“今天都28号了,拢共算起来就四天到元旦,你要是一天做一门,我可就进步不了了。”

    事关大事儿,姜晏维算的也清楚。

    霍麒都被他逗乐了,捏着那比他招标书还厚的卷子问,“那你什么意思?”

    “那就……要不做一门吧,先考物理吧,上次不也做了吗?有个对比。”姜晏维物理成绩最好,而且上次不是几道大题没做吗?进步简直太容易了。

    “的确得做一门,”霍麒先是赞同,只是姜晏维还没乐,就听他接着说,“那就英语吧。”他用那一双俊眼笑眯眯地看着姜晏维,重复着他的话,“上次也做过了,能直观对比。”

    姜晏维就想把自己用口水淹死。他怎么就没发现,霍麒坏起来的时候这么烦人呢?他瞪着霍麒,是又郁闷又觉得怎么这么好看,然后就怂了。不过好歹还知道为自己争取利益,“那个……多少算进步啊。”

    霍麒对付他简直太简单,要是物理的话,这家伙肯定算着分来的,要是英语,他相信姜晏维恐怕压根不知道自己哪道题是对的,哪道题是错的,“五分吧。”他给了个挺低的目标。

    姜晏维一听这才乐了,立刻应,“我马上去做。”

    一连三天,姜晏维那叫一个努力。英语成绩怎么可能立刻提高,肯定就要从关键的地方下手,譬如他那个惨不忍睹的作文。这孩子倒是聪明,直接要求张芳芳给他点什么万用神句,愣了背了一百多句,又找了各式范文,又背了十篇,英文作文的确有写的好的,可姜晏维只是想着达到普通水准,这些就很管用了。

    霍麒有天半夜下楼,听见客房里还有动静,就过去瞧了瞧,结果就瞧见这孩子直接趴桌子上睡着了,耳朵里还塞着耳机,他摘下来自己听了听,都是些范文朗读。霍麒再瞧瞧桌子上,满处都是英文单词,这孩子显然是学疯了。

    霍麒是又高兴又心疼,拍了拍这睡得跟小猪似的臭小子,叫他上床睡觉。结果这家伙朦朦胧胧好不容易睁眼了,还睡眼惺忪的,迷糊着眼看着他半天,霍麒都以为这是睡傻了,结果突然咧开嘴笑了,来了句,“霍叔叔又来了。”

    霍麒不知道他这是卖的什么药,催着他,“上床睡去吧,都十二点多了。”

    这小子倒是听话,回答的特别溜,“好。”

    只是就是不动,回答完了,就坐那儿冲他接着傻笑。推推他,他就在那儿晃两下,然后接着冲他傻笑。霍麒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可大冬天的虽然屋子里暖和,也不能坐这儿一晚上啊。他叹口气,只能上前一步,弯下腰来,直接抱住了这小子的腰,一个起身,就把人给扛起来了。

    不重,跟他在腰上感觉的重量差不多,一百来斤,对于一个男孩子来说,有点轻飘飘了。

    姜晏维还傻着呢,也没反抗,就那么老实地趴在他肩膀上。

    两步就到了床边,霍麒直接将人给放下了,还替他把鞋脱了。姜晏维在屋子里穿的倒是不算厚实,但也有毛衣外裤,这样睡觉肯定不得劲,可他终究要避嫌,想了想,就没动,给他把被子盖上了。

    结果要走的时候,这小子迷迷糊糊地来了句:“宝贝你真棒!”

    霍麒一个踉跄,扭头再看,人家已经睡着了,还卷了被子。他见过耍酒疯的,还没见过耍睡疯的,可算是开眼了,摇摇头,出了门。

    姜晏维拿出吃奶的劲儿,点灯熬蜡地学习,第二天就起晚了。等着他匆匆忙洗漱完毕,霍麒都跑步回来了,早饭买了,牛奶也热好了。见到他就说,“快点吃,吃完赶快上学去。”

    姜晏维哪里顾得上,今天是英语课的早自习,他好不容易建立了“我要好好学”的形象,坚持了三天了,可不愿意马失前蹄。匆忙将一杯牛奶灌进肚子里,拿着汉堡就往外跑。

    不过,半路他就停下来了,今天31号了。他差点忘了这事儿。

    他扭头问霍麒,“霍叔叔,约定还记得吗?就是我要有进步,你答应我奖励的事儿。”

    霍麒这人说话一项算话,何况这孩子的确表现不错,点点头,“成啊,你要什么?”

    姜晏维恨不得飞起来,乐得合不拢嘴地说,“你别管了,我们明天上半天课,下午和晚上你都空出来就行,哦对,提前给车子加好油,我带你玩好玩的去。”

    他交代完了,又想起他爸经常答应了就反悔,理由是要开会,又叮嘱了一句,“把会推了推了一定推了。”

    “好!”霍麒看他也乐,这小子实在是太好玩,叮嘱个人表情都特鲜活,然后他就想到了昨晚那句“宝贝你真棒”,他知道这八成是梦话,可搁不住挺好玩,他也挺好奇的,这是梦见什么了?霍麒就问了一句,“哎,宝贝你真棒是什么意思?”

    肉眼可见的,姜晏维的脸就红了。他跟个蒸熟了的螃蟹似的,立刻结结巴巴道,“没什么,一个梦,我要迟到了。”然后毫不犹豫地扭头就跑了,留下霍麒还挺奇怪的。

    姜晏维出了门坐了车才松了口气,他都吓坏了,昨天晚上他是梦见些不好说的事儿,霍叔叔又在梦里出现了,瞧见他学习这么刻苦,所以特别高兴,变得有点兽性大发,上来就扛着他往床上走,特别孔武有力,他就表扬他“宝贝你真棒”,问题是,梦里的事儿,霍麒怎么知道?

    姜晏维睡迷糊了,还以为自己上的床呢。他这会儿往回想才想起来,八成是霍麒把他抱过去的。他一边乐一边叹:早知道美梦成真,怎么就只梦见过抱抱呢。周晓文那小子,都跟新女友接吻了,他这边还没进展呢。

    真是愁。

    等进了教室,因为是元旦前的最后一天,今天的氛围就有点热闹。高三了,从八月开始补课,八月十五,十一长假,是一个都没给他们放,每周只休半天,好人也给关疯了,何况是一伙青春期的少男少女。

    半天假虽然少,可蚂蚁再小也是肉啊,更何况,元旦那么热闹,大家趁机跟男女朋友约个会玩的也爽。

    他往里走的时候,周晓文正在显摆他定好的豪华奢侈一日行农家乐,要带着新女朋友坐飞机去东北玩去,滑雪滑冰吃山珍,中午走,凌晨四点回,用他的话说绝对合算。

    这地方姜晏维早就听他唠叨过了,周晓文还鼓动他和张芳芳许多次一起去,他俩纷纷表示单身狗也有不受虐的权力,都拒绝了。

    周边一旁人,显然也是受不了他这显摆,一个男生正怼他,“好家伙,就为了去吃土鸡炖蘑菇,还上个天,你吃个油闷大虾,是不是得下个海?”

    一圈人都乐了,姜晏维也跟着乐呵乐呵的,结果就让周晓文一巴掌拍后背上了,然后问他,“哎,你到底元旦干什么?不会回你家干架去吧?你弟弟可是接回来了。”

    姜晏维这两天压根就没想他爸那边的事儿,他的人生大事儿不就两条吗?第一条伴侣,霍叔叔人多好啊,他要是不抓紧了,下辈子都得后悔。第二条学习。他爸那边,他已经想好了,他不掺和了。再说,他不是已经试了半年多了吗?这事儿压根不是他想挽回就能挽回的。

    他原先只觉得爱情这东西,没了就再也回不来了。他现在也知道了,亲情这东西也一样,只是有血缘关系,还有个遮羞布,譬如“爸爸爱你”,显得不那么残酷而已。

    “不回。”他斩钉截铁地说,“以后那边跟我没关系。”

    结果等到中午放学吃饭,他就知道自己这话等于白说。一出门就瞧见校门口站着个人——郭玉婷。姜晏维跟她不熟,没说过几句话,这女人看着比郭聘婷要温婉点,不过姜晏维觉得这跟自己没关系,郭家的人,再温婉也有限。就瞧郭聘婷她妈那样儿,瞧瞧她爸狮子大开口要彩礼,教不出什么好人来。

    他瞧见了直接扯了旁边的周晓文一把,拉着他往另一个方向走,周晓文还问他一句,“哎,怎么了,不是去吃肯德基吗?”就听见郭玉婷的声音,“哎,维维,维维,你等等我。”

    姜晏维不想搭理她,就径直往前走,就听见哎呦一声,周晓文应该是往回看了一眼,“摔倒了。”

    郭玉婷气质良好,这么一个美女摔倒了,虽然周边都是十七八的小男孩们,但见义勇为地还不少。姜晏维又比较出名,就有人喊了声,“姜晏维,你怎么回事,没瞧见都摔倒了吗?”

    姜晏维不能犯众怒啊,就只能停了脚步,扭回了头,就瞧见郭玉婷姿态优雅地在搀扶下慢慢起了身,还不停说,“没事,没事,人多他没听见,是我跑的快了点,不该穿高跟鞋。”说完,她才看向了姜晏维,来了句,“维维,我是来找你聊聊的。”

    周晓文第一反应就是,“靠,郭聘婷这二姐是亲生的吗?不一个战斗力啊。”

    姜晏维就说了句,“没点本事,她敢来?”不过他现在进步多了,压根不会像原先一样要不甩脸子,要不就骂人,那显得他多没理啊!还有他爸妈有小三离婚的事儿,他一直不肯在学校里说,害怕别人知道。其实八卦消息跑的多快啊,大家早知道了,只是他为了所谓的面子掩耳盗铃罢了。可如今,郭玉婷都敢找上门了,他要什么面子啊,丢脸的也不是他?

    他直接往前走了两步,冲着扶着郭玉婷,刚刚发话说他的那男生说,“你知道她谁吗?你就扶着她?你就帮她说话?”

    那男生还没说话,姜晏维就直接说,“她是我后妈的二姐,你瞧见她这样几岁了,我告诉你,二十八,我后妈比她小七岁,年初嫁给我爸,现在儿子都两个月了。二十岁大三就能当小三勾搭四十四岁的老男人,你知道他爸妈什么反应吗?一点都不生气,张口588万彩礼钱,狮子大开口,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根上都烂了,这就是一家为了钱卖身都行的烂人!”

    “还有,你知道她来是干什么的吗?为什么她一个跟我八竿子打不着的人跑到校门口来堵我?你不知道吧,我告诉你,是因为她那个好不容易嫁进豪门的妹妹,砸了我妈留给我的房间,她那个卖女儿的亲妈,把我脑袋开瓢了,还有她妹妹生的那个私生子身体不好,也往我身上泼脏水。这是来劝和的。你帮着她,你有三观吗?”

    姜晏维从来不肯家丑外扬,所以大家只知道他家小三上位,并不知道这些细节。这回一听,各人表情可就不一了。那个男人也跟拿着烫手山芋似的,连忙松开了手,不好意思地说,“你们家的事儿你们聊。”说完就挤出人群了。

    郭玉婷脸色自然难看,她跟姜晏维接触几次,知道这孩子行事虽然随心所欲,想骂就骂,但有一点,他要脸。郭聘婷就曾得意洋洋地跟她说过,“姜晏维那小子才不会对外说呢,他天天恨不得同学老师都不知道他爸离婚了。”

    所以,郭玉婷才笃定地跑到学校门口的,想姜晏维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说家里的事儿,肯定会找个地方聊聊,谁想到会是这样?

    她尴尬地看了看左右,孩子们的目光单纯且直接,都充满着鄙视。

    郭玉婷只觉得脸都没地方放了,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而这样的感觉,这几天来已经是第二次。

    她前两天就被郭聘婷在家里闹了个好大的没脸,被她妈硬生生地嘲讽,心是彻底伤透了,她不明白,就算是一切向钱看,她也是为了郭聘婷好,凭什么就因为她嫁的人没有姜大伟有钱,就被这样训斥!

    若是以前,这种事她就忍了。可她现在觉得,忍不了。

    如果她认了命,一辈子跟着这个老公过,她一辈子都得矮郭聘婷一截,受她妈偏心的气,她不能这么过。

    她没想好怎么办,只是觉得,姜大伟这条线要抓住。

    起码,这是她唯一认识的,一个算得上是真有钱的大老板。

    她没急匆匆地回秦城,而是回家拿了几件衣服,开了自己的车,这才回了秦城。到了地方她也没去姜家住,而是直接住了酒店,换洗了一下,打了个电话问保姆,他妈没过去,自己就去了医院。

    果不其然,姜大伟每天下班的点都差不多,没待了半小时,他就过来看孩子了。瞧见郭玉婷还挺惊讶,“你怎么在这儿啊,今天不是来回奔波一天了吗?”

    郭玉婷话没说,眼圈就红了。她难过地说,“大伟,我来没告诉她们。我住在外面了。”

    “这是干什么?家里不是没地方住。”姜大伟对郭玉婷的印象相当不错,温婉懂事识大体,也不知道同样一对父母生出来的,怎么郭聘婷就差这么远。

    “不用,我妈和我妹可能对我有点误解。我是真想劝我妈过来的,你说,一家子过日子,不就是为了和和美美吗?谁错了就赔个礼,维维也不是不懂事,难不成还能砸回来吗?可是,她们可能觉得我这样做,有点不孝顺,不顾念父母。我妈挺生气的,她让我直接回家不用过来了,自己跟着我妹妹过来看孩子了。我不过去就是为了避开她们。”

    “我……”她有些哽咽,“我这人性子真的特别的直,一向就是不懂情趣对就对错就错这样的,没少得罪人。不像是我妹妹,从小乖巧又听话孝顺,她真挺顾着家的,尤其是对我妈,特别的好。”她抹了抹泪,“不说她们了,是我顾虑不周。我也有不对,那毕竟是我妈,我不护着她,她不高兴是正常的。”

    “可是,我不是答应你把这事儿办好吗?人要言而有信的,我过来呢,就是想着我出面去跟维维谈谈,劝劝他。这孩子其实就是委屈,然后觉得大家都不护着他,不向着他,他受罪了也没人给他道歉。我过去道歉,他有个台阶下,应该就好了。这事儿我觉得得早办,父子俩哪里能这样呢,多好的感情不也淡了吗?”

    她说,“大伟你别告诉她们我来了,我办完了就回去。我妹妹岁数小,不懂事,但人不坏,你多担待点。”

    她这么说,姜大伟如何愿意?就一心想把她带回去住。郭玉婷怎么可能愿意呢,最终姜大伟没说过她,但问了问她住在快捷酒店,就做了主,让她去住公司常年开的包房——“反正是空的,那边条件也好,也安全。”

    姜大伟是真挺欣赏这个大姨子的,还说,“这事儿慢慢来,你不用太有负担。哎,你有这样的心意,我就很高兴了。”

    郭玉婷在五星级酒店美美泡了个澡,睡了个美容觉,今天一早还做了个spa,这才在中午前赶到了学校门口。结果噩梦重现。

    好在她定力不错,外加最重要的一点,郭聘婷的名声她可不稀罕。她深吸了口气,从脸上挤出了个笑容,“我知道,我妹妹的行为对你造成了伤害,可维维,我来就是赔礼道歉的,我是真的觉得我妈和我妹妹做的不对。你要是觉得在这里可以的话,我没问题,你想怎么出气都可以,只是,我希望你不要误解了你爸爸。他真的是无能为力了,为了让你消火,已经使出了所有办法。”

    她往前走了一步说,“维维,我真的觉得你爸爸特别爱你,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觉得你不要因为外力而拒绝这份爱。你要知道,人的心伤了再长起来有多难,你现在不珍惜,但等着有一天想珍惜的时候,说不定就晚了。你爸爸都已经四十多了啊。”

    若是霍麒没教育姜晏维之前,他八成还会有种爸爸老了的恐慌感,说不定这道歉也要考虑一二。可如今,他想的很清楚了,他冲着郭玉婷说,“你……你们家真挺奇怪的,亲妈亲妹妹不来,你来?你有想法吧。嘿,你们郭家不是一般人家啊。”

    “没!”郭玉婷亟不可待地立刻否认。

    姜晏维才不在乎,“否认什么啊。这个我不管,随你们喜欢。你就告诉我爸一句话就行了,别弄这一出一出的,我没时间招待。问问他还记得我高三吗?我现在全力学习,没时间搭理他,我俩能不见就不见。大家都省事。”

    这算是什么答复啊,郭玉婷立刻说,“这怎么行,你是姜家的孩子。”

    姜晏维就说,“我又没改姓,我是叫姜晏维啊。哦对了,”他直接拿出手机,给他爸发了条语音:“爸爸,我是维维,你不用找人给我道歉了,我没事,就是在霍叔叔家待着学习呢。你不用管我。对了,我不是不要你这个爸爸了,我就是为了学习,我是爱你的,真的,特别爱你。哦,还有,郭玉婷比郭聘婷强啊,知书达理多了。爸,你要是娶她,我肯定没这么大意见。”

    说完,他就招呼周晓文,“走,吃饭去。”

    他挺恶心这事儿的,他不知道他爸怎么又弄上郭玉婷了,这什么关系啊。不过,你们不怕乱,他姜晏维怕什么乱啊。你们乱,别找我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