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晋江原创发表
    姜大伟也是挺郁闷的,大冬天的,天挺冷的,他在门口站的久,脸都冻僵了,可更冷的是心——他就不知道姜晏维这是怎么了?明明开始态度都已经缓和了,可两句话一过,又成了那个臭脾气。

    这孩子,怎么脾气越来越怪了。

    他瞧着姜晏维的身影在人群中越走越远,直至拐了个弯,再也看不见,还是周晓文推了推他说,“姜叔,你先回去吧,我劝他。”

    姜大伟才回了神,叮嘱着周晓文,“你看着他,这小子脾气上来了,别又做出格的事儿。”

    等着连周晓文人都不见了,他才慢慢回了车上。

    他在后座仰起了头,把自己完全瘫在了座椅上,浑身肌肉都松了力气,不得不说,这一刻,他是真想不管了,这孩子就是个混不吝,什么也听不进去,牛角尖里不出来。

    他知道出轨离婚这事儿不对,可自己尽最大努力不让他受伤害。于静离婚分家产,他寻思给姜晏维大份,别亏了这孩子,几乎什么条件都答应了。郭聘婷怀着孕,他俩吵架,他从来都没帮着郭聘婷,都是向着他。

    是,最近姜宴超出生,事情变多了,他有忽略他,让他受委屈了,可他去道了歉,也让郭聘婷去了,就算郭聘婷做的不好,好好说不行吗?怎么还是这态度?

    他是养了十八年的儿子,不是养了十八年的仇人啊。

    可不管?他还真放不下。再说,郭聘婷干事,他也的确信不过。

    司机问他,“老板,回公司还是回家?”

    姜大伟想了想说,“回家吧。”

    郭聘婷自然在家呢。这会儿正好是中午,孩子有保姆陪着,看了一夜的郭玉婷趁机回来吃饭补觉。因为老公工作问题解决了,所以郭玉婷心情不错,也就不打算跟郭聘婷计较了,进门还挺热情地打了个招呼,“早啊,孩子今天不错,医生说住两天没事儿就可以出院了,你放心吧。”

    郭聘婷没吭声,只是上下打量她姐。

    郭玉婷跟郭聘婷虽然是姐妹俩,但长得并不相像。郭玉婷随了他爸,个子高,五官一般但凑起来挺好看的,从小都被人叫气质美女。郭聘婷不一样,她五官都随了妈妈,长得是一等一的甜美可爱,就是个子低点,才一米六。

    小时候,两个人虽然差着七岁,可都是班里有名的小美女,她们姐妹俩是谁也不服谁的。打架都是一个模子出来,郭玉婷笑话郭聘婷矮冬瓜,郭聘婷笑话她二姐长相不够气质凑。

    现在长大了,这种话自然不说了,而且在外人面前都是好姐们,可实际上,跟小时候想的是一样的。起码她就觉得自己比她二姐好看,也听她二姐吃醋拈酸的说过,“聘婷就是运气好而已。”

    但终究,那不过是一种女人的比较,可今天,因为昨天晚上的事儿,她打量郭玉婷的目光却不同起来。

    郭玉婷身上穿了件黑色的羊绒大衣,里面套着件驼色的高领毛衣,穿着九分裤,脚底下穿着一双高跟鞋。按理说挺常见的打扮,郭聘婷却在今天,发觉了她二姐身上的美——很温婉啊。

    好像于静也是这一类型的,她怎么原先没发现呢。

    郭玉婷正在换鞋,被她看得心里发毛,问她,“怎么了,不是还生气吧。亲姐妹,我为你好,至于吗?”

    要是平时自然没事,这不是有事吗?郭聘婷就靠在墙上,来了句,“二姐昨天表现的挺好啊,大伟回来还表扬你呢。”

    郭玉婷什么人啊,她从来心思就细密,这话口气一听就不对。外加昨天晚上郭聘婷非要告姜晏维的状,她一想就知道,八成姜大伟觉得她这妹妹,大儿子哄不好,小儿子又不管,昨天又觉得她照顾孩子辛苦,拿着自己说了郭聘婷。

    而她这妹妹,从小掐尖吃醋最厉害,八成心里有疑问了。

    她连脱大衣的动作都没停顿,跟个没事人似的说,“妹夫很看重这孩子,这也算是老来得子,他工作这么忙,家里一滩事,下了班都要去医院站站,瞧见我在那儿照顾他儿子,自然是高兴的。”她顺手用手腕上的皮套把头发绑起来,“我来不就是为了这个吗?他表扬我,就是表扬你。”至于工作的事儿,她直接就不想提了,提了就得吵架。

    说完,她就直接穿着拖鞋进了屋,冲着保姆说,“我饿坏了,昨天晚上孩子老哭,我抱了一晚上,家里有点啥,先给我来点吧,我等会儿再过去。”

    她后来补这一句,也是告诉郭聘婷,她是真干活来了,你别找事。可她忘了,她这妹妹就不是个遇事能多想想的人,就冲她跟姜晏维闹腾的这半年多,就知道了。

    郭聘婷其实就是怀疑她了。

    她昨天晚上越想越不对,首先就是那个录音,她哪里想得到啊,都是她二姐说的,什么录了音就是真凭实据,到时候姜大伟听见肯定生气。结果做好了,她二姐又不让给了,还因此生气去了医院。

    她自己的脾气就是那种越不让我干我越干的,自然赌气拿给姜大伟了,结果就捅了篓子。她二姐不是故意的吧——郭玉婷可从小就聪明,这种琢磨人的事儿,她就没不成功的,怎么到了她这里出了纰漏?

    还有,姜大伟表扬她二姐的事儿。

    看起来是个小事儿,但实际上,郭聘婷觉得事儿不小。她原本就是小三上位,她知道男人啊,他能出轨一次,就能出轨两次。说她笨也好,说她草木皆兵也好,她结婚后,反正姜大伟身边的年轻女孩都被换了。可如今居然表扬起郭玉婷来了,这是什么概念?

    别说因为她做得不好,可那里还有保姆守夜呢,为什么不说啊。

    再说,最重要的是,郭玉婷又不是不想嫁好人家,当年她就挑的厉害,这两年姐夫越发没出息,她也没少听见她二姐在家里嘟囔:“有机会我找个更好的,谁跟他过一辈子。”

    这么串起来,郭聘婷怎么能不怀疑?不过都是亲姐妹,不好说的太难听,她自认为婉转的说,“二姐,你这么努力为的什么啊?”

    郭玉婷喝水的动作就一顿。她扭头过来看郭聘婷,“你什么意思?”

    “录音的事儿你昨天为什么突然不让我说了?”郭聘婷质问,“明明是你鼓动我做的,说什么真凭实据,为什么半途又不干了。”

    郭玉婷就觉得昨天解释过了啊,“这不是因为霍麒不好惹,你放录音也没用啊,他做背书,妹夫信谁啊!”她说完就觉得不对,“你什么意思啊?这是怀疑我陷害你啊。对我有什么好处?郭聘婷我一心为了你,你有良心吗?”

    “说得好听,我告诉你,姜大伟根本没听。他说这事是没下限!你听懂了吗?这事儿就不行。”郭聘婷也没觉得自己需要客气,她盯着郭玉婷说,“二姐,我年纪小,脑子简单不懂,可你不该啊。你从来在这方面都没失误过,你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你是故意的吧。”

    郭玉婷也没想到姜大伟连听都没听,毕竟她也不过是个小户人家女儿,是聪明可见识不广,有些东西她的思维方式就跟别人不一样。她也愣了,然后说,“我不知道啊,我是好心。”

    “好心?”郭聘婷压根不信,“二姐,你来了后的确出了好多主意,但我俩关系可是越来越差了。妈在的时候虽然鸡飞狗跳的,可大伟全听我的呢。这种好心我不敢信!”

    郭玉婷被她说的百口莫辩,气得心口疼,她就不知道,郭聘婷是不是脑袋有问题,她吼:“那你要怎么办?”

    郭聘婷早想好了,她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卡,往前一推,“我知道你嫁给姐夫不甘心,日子过得不容易,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姐夫人也不错,二姐你也该稳当的过日子了,都快三十了,折腾什么啊。做妹妹的别的帮不上,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姐夫一个人在家也挺不容易,你回去多陪陪他吧,最好早点给我生个小侄子。”

    郭玉婷要是听不出来怎么回事,那就不是她了。她瞪着那张卡半天,来了一句,“你这是觉得我跟你老公有点什么吧。”

    郭聘婷还没回答,大门就响了,然后就瞧见姜大伟进了来。姜大伟皱着眉头说,“大白天干什么呢,门口就听着你们吵吵。”

    郭聘婷怕郭玉婷说点什么,连忙接话说,“没什么?我二姐家里有事,要回家了。这不是最近也辛苦她了,我给她点钱,她不要,推让起来了。”她扭头说,“二姐你拿着吧,这不是你应得的。下午就走是吗?让林姐帮你收拾东西啊。”

    郭玉婷只觉得脸上青一块红一块的,她知道这是郭聘婷故意的,这丫头从小就这样。

    只是她还没说话,就听见姜大伟说,“回去吗?那正好,你也跟回去,送二姐顺便岳母病好了吧,正好接过来吧。”

    郭聘婷愣了,“接我妈干什么?”

    “她砸了维维的脑袋,难不成就这样算了。”姜大伟一瞪眼睛,“该道歉就道歉,别拖着。”

    “不行!”郭聘婷不干了,“那是我妈,怎么能给姜晏维道歉呢。”

    “怎么就不能道歉呢。那还是我儿子呢?你去不去?”姜大伟也急了,他这是两头受气,总有一个需要压下去。姜晏维已经跑到霍麒家里去了,他是彻底搂不住了,再说,他本身也有愧疚在其中。郭聘婷就不一样了,这事儿本身就是她做错的吗?至于那位岳母大人,也就是叫叫,真当她是岳母啊。要那样,就没彩礼钱不同意那回事了。

    郭聘婷还想说什么,就听郭玉婷接话说,“聘婷,这事儿咱们该来。你别不懂事,就算不道歉,去看看也是应该的。我知道你心疼妈,可是你都嫁人了,也要心疼老公啊。一边是大儿子,一边是老婆,妹夫也不好受的。孩子不懂事,你还能跟孩子攀比?要是我呀,我就去求妈。”

    她扭头又冲着姜大伟说,“你也别气,我妹妹年纪小,她不懂事。这事儿我应下了,我妈不来,我就去。我是她姐姐,又是我妈的女儿,我代表她们去赔礼道歉。妹夫你放心,我知道维维是个好孩子,他就是顺不过气而已。我一定把他哄好。”

    郭聘婷都愣了,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姐。她姐瞥她一眼,笑了笑。

    就听见姜大伟说,“快去办。二姐你真是……聘婷有你懂事就行了,真是谢谢你。还得累你几天帮我处理,晚回去没事吧。”

    郭玉婷摇摇头,“没事。没什么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