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叔叔的腰
    姜晏维一见他爸,刚刚脸上那松快的神情立刻不见了,心里只当是下午给郭聘婷埋得雷炸了,他爸来这儿找罪魁祸首呢。

    这种想法下,他那句爸都叫不出来,只是站在那里僵着不动,也不去看他,脑袋还故意偏向了一边,抱定了一个主意,你骂吧,反正我就这熊样了。你也别觉得我这孩子怎么长偏了,那也是你带偏了,咱父子俩谁也不欠谁的。

    其实姜大伟今天还没见郭聘婷呢,中午下午有空的时候,他去了趟医院,保姆说郭聘婷回去给孩子收拾衣服了,刚走。他看了会儿姜宴超,郭聘婷也没回来,他一堆事儿,不可能一天都耗在这儿,就走了,反正保姆都是用惯了的,可以放心。

    所以,姜大伟还不知道他儿子给他挖了个多大的坑。他今天来,还是昨天晚上的事儿。昨天晚上在气头上,他也没找这小子。辗转反侧了半夜,他那气才一点点消下去,起来给姜晏维打电话,结果这小子把他拉黑了,电话打不通,短信发不出去。

    这人总有后悔的时候,姜大伟这时候就后悔了。凌晨天刚微微亮,他一个人在客厅里坐着,再加上年纪也大了,可不是要追忆点什么吗?

    姜晏维可不是生下来就这么烦人的,他从一出生七斤半的大胖小子长到现在一米七多,可是他一点点看着长大的,你说哪个孩子没点优点?何况姜晏维原先挺让人脸上有光的。

    这么一想,姜晏维也就是最近半年多开始犯浑,他就有点松动了。再想想,亲妈不在了,亲爸又有了个小的,气也就散了。后悔就渐渐泛了上来。

    他倒是不觉得姜晏维会有危险,这小子满城都是好朋友,从小鬼精只有别人吃他的亏从不吃别人的亏,他就是觉得,哎,不该上来就急头白脸的,沉住气教育才对。然后就收到了姜晏维的短信,这下他放了心。今天工作的闲暇,他又反过来想了,这小子就是不一样,花钱也不吃亏,霍麒的楼王那可是翻倍都没问题的,随他。

    所以,他今天下午提前下班去了霍麒那儿,非要跟着过来,为的就是跟姜晏维讲和——他总不能时时刻刻家里鸡飞狗跳吧,他得做生意呢。他想跟他大儿子聊聊,他不是偏向老二,只是他小他弱,爸爸还是最看重你,最爱你。

    可姜大伟哪里知道,这番话已经晚了。如果他聪明,从再婚开始就给姜晏维做这样的心理建设,在姜晏维和郭聘婷吵闹的时候,也不用偏袒谁,只需要让郭聘婷有个长辈样儿,让姜晏维知道,爸爸爱你但不容忍你的胡闹,那两边就会在开始相处的时候,划下一条界线,俗称井水不犯河水,自然会相安无事。

    可如今,他想要挽回,姜晏维听吗?

    自然是不听的。

    姜大伟憋出了一个笑来,用那种特别温柔的声音对着姜晏维说,“维维,还生爸爸气呢?昨天不是在起头上吗?爸爸不是故意打你的。”

    父子俩说话,霍麒原本是要离场的,他在这里不方便。可这句打让他生生停住了脚步,他真不知道姜晏维还挨打了。昨天姜晏维也没跟他说,他只以为是闹别扭才出来的。否则,今天怎么也要跟姜大伟深入聊聊,才带他过来。

    这一顿,听到的就更多。

    姜晏维并没有理会的打算,没有任何回音,姜大伟现在是无比怀念那个办了错事还敢冲着他跳脚叫唤的儿子,可一切都晚了。他只能心里叹口气,慢慢往前走了一步,想要跟姜晏维近距离谈谈。

    结果,姜晏维就跟个受惊吓的兔子一样,一下子蹦了起来,在姜大伟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跳到了霍麒身后,一把抱住了他的腰。

    霍麒足足一米八九的个儿,将一米七多的姜晏维遮得严严实实,特别说聊天了,他连个人都看不见。

    姜大伟忍不住说,“维维,你要不就说话,你躲在你霍叔叔后面,就当看不见我吗?”

    姜晏维才不吭声。

    他开始是真想躲,可真过来了,就有点变味了——心猿意马,应该用这个词。

    霍麒的腰他抱着实在是太合适了,他感觉自己的手臂不长不短,就是为了这腰生的。虽然他胆小不敢这时候来个合抱,就那种把手伸到前面,双手交握,将前胸完全贴上去的那种,可就这样,他也能肯定这点,他这手臂正合适。

    更何况,福利不仅仅就这点。

    天气虽然冷,但霍麒大概是火力壮,穿的并不厚,应该只有一层衬衣和一件西装。他的手放在霍麒的腰两侧,不但能够感受到衣服下肌肉的张力,还能摸出肌肉的走向,霍麒的腰形真挺完美的——第一次见面,在姜家楼梯口,他一眼看过去,就觉得霍麒身材极好,如今亲手实验,他觉得自己眼光不差。

    他不撒手,霍麒只觉得这孩子一双手手心热的简直烫人,明明隔着衣服,他都能感受到热度。他也没多想,只当这孩子见了他爸紧张害怕的,还用手去拍了拍姜晏维的左手。

    姜晏维在后面原本就心虚,明明说正事呢他却调戏人,霍麒这一碰,他差点跳起来,手自然也要松开,结果却被一双特别有力的手抓住了。

    是霍麒,他的手掌干燥而温暖,紧紧地抓住他。

    只听霍麒说道,“大伟哥,维维好像还没想好,要不,先让他住我这里,我跟他聊聊,缓解一下情绪。”他劝道,“我想你们争吵是因为昨天房子的事儿,我也是当时生气,所以就签给他了,但以咱们的关系,肯定是能退的。他不经大人同意花钱是不对,但大伟哥,事情要从两面想,他原先为什么不这么干?为什么是生了弟弟后才这样?你不要看他调皮捣蛋的一面,您应该想想他是不是以这种方式来吸引你的注意力?”

    “不要把孩子当做自己的附属品,他已经十八岁了,他是个有思考能力的人了。大伟哥,他被忽略了会难受,被欺负了会委屈,忽略多了难受极了他就会反抗。我们不也是一样吗?因为不愿意过穷日子,因为不愿意受别人制约,所以才努力打拼创业,这在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所不同的是,我们觉得无所依靠,而维维他这么闹,还是想爸爸的。”

    “而且,昨天实在是太危险了。我怎么遇上他的,路上也给你说了,大伟哥,你不要想着这个孩子在这里怎么这么烦人,你想过如果这孩子没有了呢?你会怎么样?”

    霍麒简直太厉害了。

    姜晏维越听越感动,他觉得没人能这么了解他的心思,就连周晓文也不一样——他太理智了,他不懂自己为什么不能为了以后委曲求全?可他是个人啊,这是他的家,眼前这个人事生他的爸爸,他为什么要在最应该放松的地方装相委屈自己呢?

    他眼圈都有些红了,抱着霍麒腰的手也越发收紧,因为难过,连身体也靠了上去,贴在他的背上,支撑着自己。

    他哭不出来,他要求自己不要随便哭,一个男孩子,天天哭哭啼啼一点不男子汉,可他忍不住,憋着眼泪身体也会打嗝哽咽,一动一动的。

    霍麒能感受到姜晏维情绪的泛滥,这么近的距离,他甚至还能听到他忍着哭泣吸气的声音。都这样了,虽然一个大小伙子贴在身上热乎乎的实在是有点不得劲,他还是忍了。

    那边姜大伟这会儿却神色复杂。

    有点明白,有点难过,有点……后悔,他看了一眼一直在霍麒身后躲着不见人的姜晏维,又瞧了瞧刚刚进屋后大家一直忽略的餐桌,那上面摆了四菜一汤——一瞧就是老范家的饭菜,这家在秦城开了多年,海鲜没有比他家更地道的了。霍麒不注重这些,一碗杂酱面就能打发自己,这显然是他儿子干的。

    这小子爱吃海鲜,他还有个毛病,是前十七年,自己和他妈给他惯出来的——他觉得什么特别好吃,就认为别人也会喜欢,有点不顾人。

    可就这么不顾人的儿子,现在也不搭理他了,他又看了姜晏维一眼,没瞧见,他放缓了声音说,“维维,爸爸可能做得不太好,咱们聊聊吧。”姜晏维没吭声,他只能叹口气冲着霍麒说,“你……帮我看他几天吧,我……我先回去了。你的话我会想的,哎!”

    他有些语无伦次了,显然是受刺激了。也用不着霍麒送,自己慢慢地,叹着气走出了这间房。

    等着门关了,霍麒偏头才看见,姜晏维也在看他爸,霍麒拍拍他抓在自己腰上热乎啦的手,“松了吧,想聊就追上去,自己亲爸没什么的。”

    姜晏维这会儿因为伤感,倒是顾不得占便宜了,很快松了手。“不用了,我爸他……他后悔得特别快,遇见郭聘婷反悔也特别快。没用。”他自嘲地说。

    霍麒心里叹了口气,这孩子啊,倔得跟他当年一样。他也不想让他一直在这种气氛里,就换了话题,“吃饭吧,这菜不错。等会儿还得检查作业,你都做了吗?”

    哦哦哦,霍叔叔补功课,姜晏维终于有点精神头了。

    姜家。

    郭聘婷坐在那儿生闷气。

    上午姜晏维一走,她越想越难受,姜大伟居然瞒着他?姜晏维花了整整六千万啊,她爸妈奋斗了一辈子,一共存款二十七万,这是什么概念?要是她家的孩子,早就绑起来一顿死打了,居然还由着他大摇大摆的搬家?

    她只觉得心口仿佛压了块大石头,进不来气也喘不出去。

    当然,比这个更重要的是,她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她以为她虽然只拿家用,可反正钱都在姜大伟手里,姜晏维还小,她都偷偷打听过了,一个月零花一万,除了这个都是要开销什么找他爸报销的。

    虽然一万也不少,可比起姜大伟的家业就不算什么了。她觉得绝大部分都是存起来了,以后,她慢慢得了信任,这钱都是她儿子的。

    可现在她才知道,这钱只防着她。姜晏维那小屁孩,居然知道家里的卡放在哪里,还知道密码,还敢花那么多。要是这么下去,她儿子能剩个什么?

    她这一天是心神不宁,起来又坐下,坐下又起来,几次气得拿起电话就想打给姜大伟质问,可因为这事儿实在关系重大,而且她最近也学得聪明一点,放下了——她得慎重,不能急躁,她得跟姜大伟面聊,电话总是不能看到人的表情的。

    所以,她硬生生地忍着,就等着姜大伟回来。

    从六点开始,她就一遍遍催林姨,“姜大伟回来了吗?”

    姜大伟永远想不到,他儿子挖坑水平与日俱增,昨天花了六千万,今天还有个巨坑等着他。

    红粉骷髅,这才是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