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裂了
    13

    姜大伟出来直接给银行客服打了电话,对面的客服小姐特别客气,回答得也很及时,“先生您好,这笔款项是在19点27分,在向北实业刷出。”

    向北实业?这不是霍麒的公司吗?他记得清楚倒不是因为对这个敏感,而是向北这个名字,那是郭如柏给霍麒取得名字——郭向北,霍麒用了五年,后来跟着他妈去京城的时候,被改了名。

    他当时一听,还感慨了一下,这公司是霍麒二十二岁的时候建立的,那说明这么多年来,这孩子一直想着这事儿,记挂着郭如柏这个爸爸呢。他还跟郭如柏说过,想让郭如柏松口见见霍麒,可是郭如柏拒绝了。

    他这位老叔,摆了摆他那只枯瘦如柴的手,拒绝了,“不用,知道他好就行,不给他添麻烦了。他在那个家里生活不容易。”

    可……怎么会在霍麒那里刷了钱?姜大伟再问,“用的是密码?”

    客服小姐回答,“是的先生。”

    姜大伟说了声谢谢就挂了电话。就这几句他就确认无疑,肯定不是诈骗,是姜晏维那小子干的,家里银行卡的密码只有他知道。

    这事儿得从头说,他和他前妻于静对孩子的教育挺放松的,从小在钱上就没瞒过他。家里有钱跟他说,创业吃紧了也会搂着他脖子说,“儿子,最近钱紧,你请客悠着点。”到了后来,姜晏维上了高中,于静就对他完全公开家里的财务了,很多时候于静有事,都是姜晏维拿着卡办的。

    后来虽然离婚了,姜大伟银行卡还放在原地,密码也没改,反正姜晏维也不是乱花钱的孩子,再说,那孩子手中现金比他多。

    他知道于静把那六千万给了姜晏维,除此之外,当时离婚的时候,于静还要求把这些年给姜晏维存的教育基金也给他,理由是,“姑奶奶我辛辛苦苦给儿子存的钱,难不成以后要让你们这对奸夫□□的孩子花?”他吵不过于静,外加那时候老二也没出世,对姜晏维是一对一的疼爱,再说那笔钱的确是存给姜晏维的,就同意了。于静又是理财好手,这笔钱恐怕不少。

    这还不止,姜晏维手里还有一笔钱,是这些年的零花钱外加压岁钱,虽然不能跟前两笔媲美,但绝对不少。

    算吧算吧,只论现金的话,姜晏维比姜大伟富多了。

    姜晏维是个有自己的,就不会跟家里要钱的主,所以姜大伟也放心。只是现在知道了,这个家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家了,家里每天在厨房里忙碌的不是于静是郭聘婷了,姜晏维自然也就变了——这是为了下午吵架吧!这小子这是□□裸的报复吧。

    姜大伟这时候还没觉得姜晏维敢将这笔钱花了,两边都是熟悉的人,虽然不知道他们怎么熟悉的,可他也不过以为,这小子是想吓唬他。毕竟,这六千万虽然不能让他伤筋动骨,可也是一大笔钱。

    他先给姜晏维打了个电话,这孩子下午毕竟气得不轻,结果打了三遍,前两遍都是响个不停没人接,最后一遍干脆给他摁死了,直接拉了黑名单,打不通了。

    他气得心口疼,只能又给霍麒打电话。

    霍麒倒是接的很痛快,上来还叫了声姜大哥。姜大伟就立刻问他,“晏维是不是不懂事找你去了?那孩子任性,你包容点,让你笑话了。”

    却听霍麒欲言又止,声音里也带着气愤,“大哥,那个都没事,我当长辈的,倒霉我也认了。”

    说完,霍麒就挂了。

    倒是姜大伟愣了,这是怎么了?把霍麒也气着了?这小子!

    姜晏维刷了卡签了一堆字,这才跟周晓文出了售楼处。周晓文挺兴奋地,问他,“哎,刷了六千万什么感觉?”

    姜晏维瞥他一眼,突然咧开嘴露出了笑,回答他就一个字,“爽!”

    他瞧了瞧手中的一堆文件,顺手塞给了周晓文,“替我保存。你别说,我终于知道,我妈疯狂逛街外加双十一不睡什么感觉了,花我爸的钱就是爽!爽爽爽!下午的恶气全没了!”边说这小子还拳打脚踢的,一副出了气的表情。

    周晓文一脸羡慕,从来冷静地他难得不着调的说,“你说我爸也挺有钱的,他也常年出轨,你说我能不能找个机会也刷一次,六千万刺溜一声就没了,爽死了!”

    姜晏维一句话就灭了他,“你妈会追杀你半辈子!”

    这倒是,周晓文他家所有钱都在他妈手中,他妈还是集团的财务总监,用他妈的话说,“丈夫儿子都不如钱实在。”所以,周立涛玩出花来也不敢离婚生私生子,至于周晓文,他也不可能在十八岁的年纪,摸到大于十万的钱。

    一提他妈,周晓文就立刻清醒了,叹了口气,开始给姜晏维筹划,“你爸这会儿知道了吧,电话都打了这么多,你回去有好受的。”

    姜晏维不在乎的说,“那就来吧,反正我听话他也不会多喜欢我,他只会越来越厌恶我,只会觉得我怎么越来越差。有了姜宴超,我算个球!”说到这个,姜晏维有点失落,他慢慢低下了头,甚至还呵呵自嘲的笑了两声,然后下定决心地说,“反正别想让我吐出来!我妈说得对,凭什么给那猴子啊。不要扔水里也不给。”

    周晓文实在是担心他,“要不你换个地方住吧,先别接触,万一打起来怎么办?你脑袋还没好呢。”

    姜晏维就说,“不用,小爷不怕这个。成了,”他还拍拍周晓文的肩膀,“你回去吧,我回医院了。”

    他说着就往外跑,周晓文忍不住调高了声音提醒他,“哎,你爸肯定等着你呢。”

    姜晏维冲他摆摆手,“知道了。”

    等着上了车,姜晏维才把脸上的笑收了起来,他不是不知道他爸等着他,可躲着没用,去周晓文家更没用,他爸想找他,在这个城市里,恐怕没人能保得住。

    想到这儿的时候,姜晏维脑袋里不由自主出现了一张美人脸,他本来很是低沉的情绪瞬间被打断了,呃,冲击的有点厉害。

    他也不知道怎么会想到霍麒,不过想想也对,看今天霍麒那样子,好像是真不怕他爸吧。他们又不熟,要不真能去那儿蹭几天。

    可很快姜晏维就否决了,那张脸还是不要看的好,对方帮他两次了,他年纪小,自律性差,反正不太好。

    姜晏维连忙摇摇头,把美人脸晃走,这才认真思考起来,譬如,他以后要怎么办?他爸肯定会大发雷霆的,他又不肯把钱交回来,他是不是以后就没家了?那他是住校考大学还是去找他妈?这都是个问题。

    不过……姜晏维想了想,也不算是大问题,反正他有钱吗?没人爱就要钱啊,周晓文他妈说得对。

    很快就到了地,付钱下了车,一上走廊,他就看到了他爸的助理,他一个远房堂哥姜树。

    姜树一见他就挤眉瞪眼的,他淘气惯了,这意思倒是挺明白,就是他爸气得不轻,让他先找个地方躲躲。

    姜晏维原本就没想躲,而且这次他爸显然不抓着他不放手,在屋里也盯着外面呢。姜树还在那儿打眼色,他爸直接开门出来了,只是跟姜晏维想的不一样,他爸没骂他,就一句,“回来了!”脸色也不黑,看着好像不怎么生气。

    姜晏维有点意外,可也不想多说话,花钱不代表能忘了他爸下午带郭聘婷质疑他的事儿。他点点头。

    姜大伟挺和煦地说,“站那儿干什么?进来吧,药换了没有?”

    姜晏维犹豫了一下,瞧了瞧左邻右舍,顺便又看了看后面脑袋都凑一起的护士台,觉得这事儿还是进去吧,在走廊里八成明天秦城的小道消息得爆了。

    他往前走几步,蹭着他爸的衣服,进了门。就听见他爸对着姜树说,“守着门。”姜晏维就觉得今天肯定得腥风血雨。

    姜大伟进屋就看见那小子已经坐床上了。要是今天之前,姜大伟肯定直接上手了。可今天下午不是闹了一出吗?他就觉得自己要宽容,所以,忍了忍气,一屁股坐在对面沙发上,想着跟姜晏维沟通一下。“晏维,你心里不舒服,爸爸理解你,下午那事儿是我不对,我不该不相信你,带着郭聘婷过来,爸爸给你道歉好不好?”

    挺感动的吧。要是原先姜晏维就感动了,可现在他都习惯了,每次都这样,出了事就抱他,说爱他,给他道歉,可有个屁用,转头就忘了。

    他哦了一声。

    这态度姜大伟真是有点憋气,可也忍着了,他跟姜晏维说,“我知道,人忍不住了总要找个发泄渠道,你看爸爸心情不好也会去打打球,你妈妈喜欢买东西。所以你花钱爸爸是不反对的,我儿子怎么花不行啊。可晏维,爸爸不是心疼钱,你才十八岁,六千万太多了。要不这样,你把钱退回来,爸爸把零花钱给你翻倍好不好?”

    姜晏维零花钱都是按年给的,对于一个学生来说,真不少,足够他请客吃饭出去旅游的了。如果是原先,要给他翻倍,姜晏维能在这儿打个滚,可现在,他也不稀罕。

    姜晏维实在是觉得他爸挺虚伪的,他也不想听这些话,该说的下午都说了,真爱他就不会这么伤害他。他也不罗嗦,直接说,“晚了,钱让我买房子了,磨着霍麒买的,秦城一号院的楼王,一分没剩,合同都签了,我的名。你要是拉的下脸,你去退。”

    姜大伟算是知道霍麒是为什么生气了,楼王那是要最后卖的,待价而沽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跟霍麒什么关系啊,要是陌生人他真得退了,可关系这么好,又是恩师的儿子,人家还把楼王卖给你了,你能去退?!

    他姜大伟丢不起这个脸!他一口气差点都没喘上来,那股脾气是再也压不住了,指着姜晏维你你你半天,才说得出话来,“你才十八岁,六千万说花就花了?谁给你的胆子?”

    姜晏维低头不吭声,听着他教训。

    姜大伟气得在他面前转,“还去磨霍麒?怪不得人家生气?退,退个头?!还你的名,你的名个屁,你是我儿子,家产还没分呢,你就想转移财产了?我告诉你,没门!别打着这主意,你这个熊脾气,是谁的还不定呢!”

    姜晏维一听这话,心里就难受,对,有二儿子了,他就得往后退,凭什么啊?

    他猛然站起来,冲着姜大伟喊,“心里话说出来了吧。对,有了那猴子我就熊脾气了,原先你不还说儿子跳脱点好,有活力?!什么叫谁的还不定呢?你刚离婚的时候怎么说的,我永远是你大儿子,无论郭聘婷生几个都比不上我,这企业都是我的!这才几个月啊,不就六千万吗?都是我的,你生什么气啊。是不是觉得我花了,你二儿子就没有了?你替他心疼了?我告诉你姜大伟,我话撂这儿,这房子别想我退!顺便,我在一天,你二儿子就别想摸着,我败光了也不给他!”

    啪!

    姜大伟直接就是一巴掌!“混蛋玩意!”姜大伟怒吼,“我看你是好日子过多了,你敢败,你试试?”

    姜晏维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他的脸在瞬间的刺痛感过后,就麻木起来,他慢了半拍的捂了上去,能感觉到脸迅速的肿起。他从小没少挨打,可他爸他妈都没打过他脸,他爸经常挽着袖子说,“给你留个脸出去见人。”那现在,是他的脸也不需要了吗?

    他的胸口抑制不住地起伏,他喘了两口粗气,他吸了吸鼻子,硬生生挺住了要落下的泪水,冲着姜大伟说,“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他说完一推姜大伟,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外面的姜树吓了一跳,连忙进屋看,姜大伟脸黑的能滴墨,他毕竟是堂哥,看着姜晏维长大的,扛着压力问了一句,“我去追追吧。”

    姜大伟吼,“追个头,让他跑!我看他有本事一辈子不回来!这孩子废了!都是他妈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