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白玉老虎
    姜晏维想了很多话题,想跟霍麒聊聊,可等到酒会结束,也没机会。后来他爸进去了,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个人聊了有那么十几分钟,然后他爸就从后门把人送出了门。

    姜晏维直接偷偷跟到了后门,他爸送完人一回头就被他抓了个正着。

    姜大伟吓一跳,“你怎么在这儿?”

    “郭爷爷为什么不见霍麒啊。”姜晏维直接发问。

    “叫叔叔!”姜大伟先纠正了一句,然后才说,“还不是他妈闹的。”可大人说话就是烦人,姜大伟就说了这么模棱两可的一句,就转了话题,“你今天睡家里吧!”

    姜晏维快让他给憋死了,他妈闹的,是因为他妈离婚再嫁,郭爷爷心里过不去直接不见儿子了,还是因为害怕霍麒在他妈面前不好做,才不见的,这完全不一样好不好?

    可惜再问他爸嘴巴就严了,丝毫不吐露外,还叮嘱他,“见到你霍叔叔的事儿不准说,听见没?”

    姜晏维:……

    姜晏维点点头,“知道了。我回医院不在家住。”

    姜大伟显然是不太愿意的,可这时候郭聘婷已经在她姐姐的陪同下进了屋,仇人一见面,虽然不至于大打出手,可是眉角眼梢都是火气,眼见着就要起纷争。姜大伟实在是怕了,只能应允,“我送你去。”

    姜晏维又不那么好受了,虽然是他自己要走的,可也不得劲。

    一路上父子俩也没什么话说。虽然姜晏维心里就跟猫爪似的,却也没问出口。要是原先,姜晏维跟他爸关系跟哥们似的,这种话题他爸要不说,他能烦死他。可大概生疏的第一步就是知道克制吧,他如今已经学会去克制这种情感了。

    到了医院,他爸看着他进了病房便匆匆离去。姜晏维躺在病床上,以为自己能想很多,不过大概是今天活动量太大,他几乎挨着枕头就熟睡了过去,等着一觉醒来,天都大亮了。

    外面特热闹。

    他这边是外伤科,住的不能说全都是惹是生非的主,反正都是挨打进来的。他住单间还好,外面火气大的老爷们有的是,已经开吵了。

    姜晏维看看表,都已经九点了,桌子上是医生给留下的药,可能看他熟睡就没叫他起来。他就着外面“大爷我怎么怎么厉害,怎么怎么给人头上开花”的争论洗脸刷牙,顺便吃了药。然后就没事干了。

    这时候又不用上学,可让他一个人做卷子他也受不了。换了药,他就偷偷溜出门去了。

    学校他肯定不敢去,老朱万一在楼顶上一看,好家伙,这小子住院还能跑出来这是骗假啊,肯定得整死他。他又不能回家躺着看电视,转悠转悠就到了秦城大学门口了。姜晏维打着带着煎饼果子味的嗝儿,想起了昨天坐在阴影里的霍麒。虽然管闲事这种事,他一向不屑于做,可他毕竟觉得欠霍麒一个人情,他想了想,就进去直奔郭如柏的办公室了。

    他爸跟郭如柏是忘年交,他从小这边也没少来,都认识他。他去的时候,郭如柏正在批改作业,挺认真的,见了他还吓一跳,“维维,你怎么过来了,头不疼了吗?”郭爷爷是个特别和蔼的人,从小就对他很好。

    姜晏维一边应着没事没事,一边用眼睛在办公室里撒么。

    他才多大啊,没两分钟就让郭如柏看见了,笑话他说,“又瞧上我这儿什么了?”

    一句话说的姜晏维脸通红,他小时候可没少在这里捣乱,那时候郭月明还是个小丫头,挺不高兴呢,“这是我爸爸的办公室,不准你乱动。”姜晏维要是能听就怪了,他四处摸,还张口要,每次都要把郭月明气哭了才行。

    当然,姜大伟也不会白让儿子占便宜,东西他都会补上,顺便抱着郭月明用那个耳朵都起茧子了的事儿安慰她,“你是姑姑,他是侄子,他比你小一辈呢。”

    郭月明那傻丫头就会拍手笑,大声的叫他小侄子!他那时候就发誓,自己要狠劲儿长,总有一天比郭月明辈分大,不过年纪大了就知道,这事儿纯属无解,这辈子没希望了。

    他脸红归红,要东西却是丝毫不含糊的,“就是想找个可以当纪念的,我这不马上大学了吗?天天见不到怪想的,给我件把玩的呗。我爸的章都让我拿了。”

    郭如柏已经习惯了这小子的跳脱,仿佛一点也没怀疑的样,笑眯眯地说,“我的章可不能给你。要不,这个给你吧。”

    他说着,就走到了办公桌旁边,然后拿起了个白玉老虎,递给了姜晏维。

    姜晏维吓一跳。

    这个白玉老虎他知道啊。郭如柏毛笔字写得特别好,这是他的镇纸。用了很多年了,从来都不让动,他小时候调皮捣蛋都知道不碰的。他真没想到郭如柏能把这东西给他。

    他站在那儿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郭如柏将东西塞进他手里,还打趣他,“怎么,嫌弃不如你爸那个啊,我可没他有钱。”

    姜晏维就结结巴巴地说,“这东西太贵重了吧。”

    郭如柏就说,“给你就是给你了,男孩子怎么这么优柔寡断。你愿意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告诉你爸,给我送个新的来。”

    姜晏维一边哎哎的应着,一边就犯了嘀咕,他总觉得郭爷爷大方的不对劲,他是不是知道自己拿东西干什么啊。可他又不能问,照昨天那个劲儿,问了就要冷场了。

    他又待了会儿,郭如柏要上课了,他才离开。

    出了校门姜晏维也没犹豫,直接打车去了秦城湖一号院工地,那边热火朝天尘土飞扬的,门口就有看门的,他说要找霍麒,看门老大爷八成只认识工头不认识大老板,直接呵斥着让他一边儿去。姜晏维没办法,只能偷偷溜进去,摸到了简易房那边。

    霍麒自然是在这边的,原本是说好有个会要开,结果时间没到就来了电话,助理彭越离得近,一眼就看见了上面三个字“霍青林”,这会就开不成了。

    他直接起身一边通知各部门负责人会议推迟,一边往门外走,就这一会儿,也听见几句,他老板霍麒很是冷漠地接了电话,叫了一声,“大哥。”

    霍家的事儿,彭越是不敢多听的,直接将门关上了。这办公室是在二楼,就从走廊里瞧见了探头探脑的姜晏维,一身的名牌一看就不是工地上的人。

    这时候办公室的人都在忙活呢,压根没人注意这小子。他八成也是第一次来这地方,不知道去哪里问,站在门口一脸困惑的样子。彭越只当是贪玩跑进来的小屁孩,下楼就冲他说,“这不是玩的地方,太危险了,出去吧。”

    楼下一溜办公室都锁着门,姜晏维还想着是不是扑空了呢,这会儿见到个人,那可是真亲切。立刻问,“我找人!找霍麒。”

    找老板的?彭越就上下打量他,他真是不知道老板在秦城有这样的小朋友。姜晏维立刻改口,“我是姜大伟的儿子,我叫姜晏维,我找霍叔叔。”

    彭越立刻就对上号了。“哦哦,我知道了。”他看了一眼紧闭大门的办公室,“你去我办公室待会吧,老板有点事儿。”

    姜晏维就被带到了楼上。特简陋的办公室,虽然空调呜呜呜的开着,可毕竟是简易房,吹着的地方热乎乎干燥得要死,没吹到的地方就能感觉四面八方都有冷气钻进来。屋子里就三张桌子,上面摆满了资料,连个沙发都没有,彭越直接让他坐在一个办公桌旁,用一次性杯子给他倒了杯热水。

    他忍不住问,“你们平时不在这边吧,也太简陋了。”

    “一直在这儿,”彭越说起这个挺自豪的,“我们老板一向是身体力行的,所以我们工程质量也好。”

    姜晏维哦了一声,不吭声了。

    里面霍麒从接到电话的那一刻,浑身都散发着戾气。他一向以温文尔雅的形象示人,这种模样他妈都不曾见到过。但对霍青林,他忍不住。

    他叫完那一声大哥后就再也没出声,霍青林在对面说,“霍麒,这是还在怪我吗?”

    霍麒并不愿意提及那件往事,他力图让自己平静下来,用淡漠的口吻回答他,“没有大哥,我说过忘了就是忘了。我在秦城这边发展的很好,南省不适合我。谢谢您的好意。”

    他的坚持显然让霍青林没有办法,这个声音略微有些威严的男人,在这一刻不得不放软了声音,“你如果要听对不起的话,我可以跟你说一千遍一万遍,但你这种态度叫做忘记和原谅,我无法接受,我只能认为你还在恨我。小麒,你……”

    “大哥,我有会要开始了。”霍麒及时的阻止了他接着往下说。

    那边的霍青林戛然而止。他纵然再对霍麒宽容,可毕竟是个领导者,这样被生生的打断,他也无法不要脸皮的接着说下去,“好!”他回复,“我永远欢迎你过来。”

    霍麒挂断了电话,把自己完全陷入了椅子里,揉着自己的眉头,过去种种他并不愿意回忆起,那是一段不能回避的难堪往事,也只有霍青林这样的大少爷,才会觉得那是可以拿出来回忆的话题吧。

    然后,门就被敲响了,彭越在外面说,“老板,姜大伟的儿子姜晏维过来了,说有事儿找你。”

    那个小子?霍麒迅速想起了头上顶着两斤白纱布的小子,他来干什么?

    他很快收敛了自己的情绪,说了一声,“让他进来。”等着姜晏维进门的时候,就发现,他又是昨天那个丰神俊朗,略带冷漠的男神了。

    霍麒不拘言笑,问他,“你怎么过来了?”

    姜晏维觉得自己在霍麒颜值下压力还挺大的,也没在郭如柏面前跳脱的样儿了,挺老实地说,“昨天的事儿对不起,你帮了我我却没帮上忙。”

    霍麒倒是没想到姜晏维是为了这事儿,这小子还挺讲道义的呢。他态度好点了,“不用,原本也没……”

    他话说到一半,就瞧见姜晏维伸出了手,手心里放着的那个是个白玉老虎,他愣在那儿。姜晏维说,“我不敢劝郭爷爷,不过从他那儿要了件东西来,你拿着,也算是个念想吧。”他跳脱惯了,劝人还真不会,干巴巴地说着,“我妈不在,我就喜欢待在她住过的屋子里,感觉她就在身边了。”

    霍麒终归是见过风浪的,他收敛着自己的感情,伸手接过了那个白玉老虎,他特别认真地将它攥在手心里,就如同小时候一样。不过面上却不显露,甚至,他还问了一句,“所以才为这个跟郭聘婷打架?”

    姜晏维点点头。

    姜家。

    郭聘婷眼睛都是肿着的。

    她姐郭玉婷哄着她,“你也别气了,那小子不是马上上大学了吗?忍忍就好了。”

    这时候姜大伟也不在,郭聘婷也不用忍着委屈了,彻底哭起来,“那要忍到什么时候啊,他万一要在秦城上大学呢?”

    郭玉婷也没办法,只能想想说,“要不,你说怎么办啊。”

    郭聘婷直接一砸被子,“不行,我得找回来,我得在这个圈子里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