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叔,你好 > 我家,我家!
    虽然大儿子不省心,可第二天一大早,姜大伟瞧见餐桌上没人,还是问了一句,“晏维呢?还没起床?”

    林姨端着稀饭出来,“已经上学走了,得有半个多小时了。”

    姜大伟只觉得脑袋疼,他四十多年人生,就走错了一回路,结果一扭头,老婆不是老婆,儿子不是儿子了。老婆先不说,已经离了现在想什么都晚了,儿子呢。原先这小子虽然成绩一般,调皮捣蛋,但还是正常范畴,如今,他一年的斗争经验告诉他,今天这小子肯定要搞事情。

    关键是,这两天还有姜宴超的满月宴,万一这小子不着调,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闹起来,那才叫好看呢。

    他也顾不得吃饭了,直接套了外套就开车去学校,姜晏维脾气拗得很,打电话安抚是完全没用的,依着他的经验,昨天那两嗓子,今天他得豁出老脸去了。

    可就是姜大伟也没想到,今天姜晏维玩真的了,他在校门口等了半小时,这小子就让周晓文过来传了一句话,“他上课忙。”周晓文说的时候其实都保留了,姜晏维这会儿气坏了,原话是,“他道歉?晚了!小爷我上课呢,问他知道轻重缓急吗?!叫出来考不好算谁的?”

    周晓文边说边看他脸色,姜大伟只觉得心累,但好歹还知道让周晓文盯着点姜晏维,别让他闹脾气。这小子从小调皮捣蛋,睚眦必报的,他妈都说他不好惹,别又心情不好闹出乱子来。

    然后姜大伟就说了最重要的一点,让周晓文一定带到,“就跟他说,让他放心,那间房我不会动的,昨天是我想岔了,刚想着怎么方便怎么来,没考虑他的感受。我跟他保证,以后不会有这事儿了,让他别气了。”

    周晓文着心里就有点沉甸甸的,你说姜大伟不喜欢姜晏维了吧,那人家天天挺关心的,你说他喜欢吧,可怎么就不在点子上呢。

    不过终究是没劝,这种事,就跟他爸习惯性出轨一样,劝不了的。他溜达溜达,就去了学校后操场。老远就看见姜晏维那家伙正坐在学校围墙上抽烟,八成因为不会,呛得那叫一个惊心动魄,跟要把肺咳出来似的。周晓文就骂了句,“要死啊。”连忙走了几步,到了墙根下,冲着姜晏维低声怒吼,“下来!你不怕老朱看见了。”

    老朱是他们教导主任,长得跟电视里天天在星光大道上点评人的老梁挺像,但是人家老梁是夸人夸出了花,老朱是骂人骂出了高度。但凡一中的学生,没一个愿意落在他手里的,见着他比狗跑的都快。

    可老朱也有自己的办法,他特喜欢站在他们学校最高的实验楼的房顶,拿着望远镜往下望。那地方视野多好啊,犄角旮旯说悄悄话的,操场上以跑步为名偷偷牵手的,甚至走廊里调戏学妹的,没一个能逃过他的法眼。

    下场吗?周晓文想想就有点发抖。然后冲着姜晏维更情深意重了,“嘿,宴宴,就算要死也要死在战斗中,别老朱逮着了,那可是亲者痛仇者快!”

    上面的姜晏维八成被他絮叨的烦了,冲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晃晃腿,身手利索地跳了下来,顺手将那包软中华扔给了周晓文,“从老王那里摸来的,就半包。靠,真难抽。”

    一听这个,周晓文顺手揣兜里了,顺便将姜晏维剩的那半根接过来抽。姜晏维把校服上衣往地上一铺,两条长腿一伸,坐那儿靠墙发呆。周晓文就上去跟他挤了挤,问姜晏维,“哎,你爸挺后悔的样儿,要不你服个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凭什么?”姜晏维发狠地来了一句,“小爷我就是个屎壳郎,也是滚着走的,他凭什么让我改直立行走啊!”

    “瞧你这个比喻,就不能高大上一点。”洁癖周晓文嫌弃地皱皱眉,“那你要怎么办?还真不搭理他了。”周晓文就把姜大伟的话一说,顺便描述了一下这亲爹的可怜模样。

    姜晏维就不吭声了。

    周晓文还不知道他?从小在他爸脖子上长起来的,原先没出轨的时候,动不动就是我爸我爸的,父子俩关系好着呢。再说,依着他冷静地目光看,姜大伟出轨是不对,不过对儿子是没话说,这半年多姜晏维这么闹腾,跟郭聘婷过不去,姜大伟也没怎么着姜晏维,一瞧就是向着他呢。

    别说姜晏维为他妈报仇的事儿,大人们都处理不好,凭什么让孩子掺和进去啊。再说,姜晏维的妈如今已经在北京了,短时间不会回来,姜晏维总不能两不靠吧。

    他又劝了句,“差不多行了,这种事就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都道歉了,姜宴超都生出来了,你能把他塞回去?!”

    姜晏维内心就有点小松动,嗯了一声,没再放狠话。

    姜大伟离了学校,也没回公司,而是直接开车去了秦城一号院。

    这就要说说秦城这个城市,其地处三省交界,交通便利,经济发达,尤其是市中心还有一片硕大的天然湖泊秦城湖,没雾霾,景色美,绝对的宜居城市。

    自然,秦城湖旁边的地段也就成了秦城的黄金地段。从本世纪初房地产开始兴旺,地产商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费了多少力气都想拿下周边的地块,这可不仅是赚钱的问题,还是实力和地位的象征。

    可秦城的几届管理者仿佛达成了统一共识,对这边一直严禁开发,所以地产商们都铩羽而归,直到霍麒的出现。

    这家伙一出手,便拿下了秦城湖边最好的一块地,便是如今已经开始建造的秦城一号院。只可惜,霍麒为人低调,既不混圈子,也不结交朋友,常年忙于工作,虽然已经成了秦城商业圈里的传奇人物,但人们对他知之甚少。很多人只能凭借他拿地的容易来推测,这人八成背景深厚,上面有人。

    不过没人想到的是,姜大伟跟霍麒不但认识,还关系匪浅。

    秦城一号院现在还是一片工地,车开过去就是轰隆隆的,吵得人耳朵发蒙。姜大伟在一片尘土飞扬中,将车停在了临时搭建的板房前,然后跳下车冲着助理彭越问,“你们老板呢?”

    彭越朝着远处一指,“那不,刚刚去工地看了看,回来了!”

    姜大伟扭头眯着眼睛往远处看了看,没费多大力气,就在一群人中,瞧见了霍麒。倒不是他眼神好,实在是这家伙长得太出色了。不是如今流行的挑眉细眼红唇的那种,而是特别符合中国古典审美,白皙俊秀,英俊挺拔,从里到外,从头到脚,即便穿着工装带着头盔,也透着一股子雅致。

    他是个大老粗,不懂那些诗词歌赋,可却想起来当年郭如柏评价霍麒他妈的一句话——不是“色如春花”,而是“清风明月”,大概其就是这意思了。

    霍麒也看见了他,很快跟在身后的那群人就散了,他一个人走了过来,先叫了声姜哥,又说,“外面乱,进屋聊吧。”

    彭越早就泡上了茶,霍麒不是个急性子,可事关生父,终究是按耐不住,一进屋就问道,“我爸……他同意了吗?”

    姜大伟直接开门见山说,“郭叔那边我已经约了,他原本不同意,可明月说想过来玩,就应了。满月酒那天,我下午四点派人把他接过来,你想是之前见一面,还是酒会的时候找机会?”

    姜大伟清楚看见,一向冷静持重的霍麒,他的手居然有些抖。他几乎是掩饰的,喝了一口水,这才说,“酒会中间吧。”太早了,说不定郭如柏就走掉了。这句话两人都明白,但谁也没说出口。

    姜大伟十几岁认识郭如柏,那时候霍麒才三四岁大小,天天就知道猴在郭如柏身上玩耍,谁能想到造化弄人,如今亲父子见一面都如此困难呢!再想想姜晏维,心也就更软了,父母离婚,伤害的总是孩子。

    他点点头,站了起来,“那好,这事儿就说定了,到时候我安排。”

    下午五点半,姜晏维就放了学。因着姜大伟专门来了一趟给他道歉,所以姜晏维的心情不算坏,准备去周晓文家做会儿作业,然后他就回去吃晚饭。

    早了也没用,他爸又不回来,他一个人跟郭聘婷在家里大眼瞪小眼,他怕憋不住打起来,这事儿他不是没干过。

    车子很快开进小区,正路过他家,姜晏维压根不准备下,结果还是周晓文来了句,“你家装修吗?怎么这么多工人?”

    姜晏维就往他家看了一眼,当即冲着司机喊了一句,“停停停,快停!”

    司机也唬了一跳,立刻刹车,姜晏维没等车停稳就窜下去了,周晓文一头雾水,跟在他后面下车还问,“怎么了?你跑这么快干什么?”

    就听姜晏维在里面怒吼一声,“我草你妈,郭聘婷,谁让你动我房间的!”

    周晓文一听这事儿就知道坏了。他一边将手机扔给司机吩咐他,“打姜叔电话,就说他家要死人了。”一边连忙跟进去,顺便在花园里摸了把铲子——里面郭聘婷家里两个人呢,打起来他们可真不沾光。

    结果一进去,他也吓了一跳。大概是要换房间,郭聘婷直接让人把姜晏维的东西搬到了楼下,他那屋子又大,里面既有姜晏维的东西,也有他妈留下来的,林林总总一堆,将整个客厅都堆满了,看起来乱七八糟。

    姜晏维就站在这堆东西中间,冲着郭聘婷在叫喊,间歇伴随着的,还有姜宴超跟蚊子似的的哭声。

    郭聘婷瞧着儿子被吓着了,自然不愿意,更何况姜晏维说话实在是太难听,不由皱了眉头说,“姜晏维,你怎么说话的。你怎么还骂上人了?我妈怎么了?我妈她是你姥姥,你有没有点家教!”

    姜晏维要是能认了这姥姥,他就不闹腾了,他直接指着旁边那个老太太就开口回击,“你姥姥!我姥姥姓赵,我姥爷姓于,她算是哪根葱!再说,她生了个女儿当小三,上了大学就知道勾搭别人老公,谁没家教谁知道!”

    这一说还了得,一旁哄孩子的郭母就不愿意了,指着姜晏维就开口骂,“你个小兔崽子,你说谁呢!”

    姜晏维能饶了她?直接冲她说,“谁不要脸我说谁!就你也好意思站在这儿,人家进来可想不到你是丈母娘,还以为你带着老公伺候女儿坐月子呢!你以为你有脸呢,天天人模狗样的在小区里带着闺女溜圈,我告诉你,不但全小区,全秦城的商业圈都知道你闺女的破事儿,还美呢,呸!祖传的不要脸!”

    姜晏维原先跟郭聘婷充其量只能算文明斗争,哪里开过嘴炮,郭聘婷还成,老太太直接一个白眼,气蒙过去了。

    郭聘婷也吓了一跳,连忙抱着他妈,喊着林姨扶着坐在沙发上,对姜晏维就更不客气了——她原本也忍了不少日子了,这会儿孩子都生了,自然也要找回来。瞧着他妈喘上气来了,她直接冲着工人说,“愣着干什么?看热闹,还要不要钱,还不赶快砸!”

    姜晏维哪里想到郭聘婷敢这么做,当即就冲她吼,“你敢!信不信小爷我弄死你!”

    郭聘婷倒是气笑了,“我为什么不敢!砸!现在就砸,双倍给钱。我今天就告诉你姜晏维,我是这家的女主人,这房子我愿意住哪儿就住哪儿,你只有听的份儿,没有管的份儿!而且,征用这房间,你爸是答应的,砸!”

    她话音一落,就听见砰砰的声音在楼上响起。姜晏维一听就急了,想往上冲,上面都是工人,这时候万一挨上一下就要命,周晓文死死地抱住了他,不准他上去。上面声音越来越大,姜晏维挣扎的就越厉害,他嗓子都劈了,周晓文就只能听见几句话,“我家,我家!”

    他心里也难过,大概,在姜晏维心里,只有那间房,才算是他的家吧。

    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越来越多,姜晏维的身体也慢慢松懈下来,他上去也晚了,什么都留不住了。周晓文跟着也难过,忍不住劝他,“晏维,别哭了,收拾收拾东西去我家吧。”

    却没想到就这一松手,姜晏维一个猛子站起来,就将他甩一边去了。这小子就跟猴子似的,直接冲着郭聘婷去了,路过沙发的时候,顺手抓了把痒痒挠,冲着那女人就抽过去,这会儿他连嘴炮也不放了,一门心思揍人。

    他一个大小伙子,郭聘婷刚刚生产完,哪里跑得过他,没几步就被追上了,姜晏维下手又狠又重,当即就叫唤起来。林姨他们不掺和,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郭母哪里还顾得上自己难受,连忙扑过去救女儿。

    于是,姜大伟进屋瞧见的一幕就是,家里乱七八糟,姜宴超扯了嗓子在哭,姜晏维压在郭聘婷,周晓文和他岳母都在拽他,一个喊,“杀人了杀人了!”一个劝,“松手,你为他值当的吗?”

    姜大伟简直心脏病要犯了,直接吼了一声,“住手!”仿佛就这一刹那,眼前这四人一下子停了动作,周晓文一脸的后怕栽倒在地上,露出了遮住的郭聘婷和姜晏维。姜晏维正骑在她身上抽她呢。

    这一喊,姜晏维的手也松了劲儿,郭聘婷几乎立刻推开他哭着奔向了姜大伟,也就这个刹那,即听见周晓文吼了一声,“你干什么!”就瞧见郭母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到了旁边摆的花瓶,直接冲着姜晏维的脑袋砸了过去。

    砰地一声!

    周晓文喊了一声,姜大伟直接眼睛都直了,一把推开了郭聘婷向前冲。

    姜晏维在他们面前晃了晃,竟然还站得住。两道血从额头上慢慢流了下来,让他眼前的世界都变成了血红色,他谁也不看,就盯着姜大伟,慢慢地吐出几个字,“姜大伟,你有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