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病娇的白月光 > 237 疯子天才物理学家vs羞涩细腻小护士
    因为今天是艾米值班,傅挽不放心,告诉艾米自己回家一趟会回来陪着她值班。

    傅挽下班后直接去了一趟第七大道和桥街,但是安娜不在。傅挽在门上看到了一封信,拿下来一眼,上面写着娜塔莎亲启。

    傅挽打开来,上面只写着一句话。

    周五到。

    今天是周四,傅挽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只要熬过今天和明天,博格就能活着出来,傅挽总算是放心了,趁着夜色又回了疯人院。

    这时候是饭后自由活动的时间,傅挽劲直去了307看博格。

    他还是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只是身上渗出了不少鲜血,纱布绷带也像是被人破坏掉了一样的翻卷起来。

    博格略微皱着好看的眉,梦里无意识呓语,“水……”

    傅挽连忙转身去给他倒了一杯水。

    她一点一点地把水喂给博格喝了,这才小心翼翼地把他身上的伤口全部都检查了一遍,在出血的地方重新进行清洗,然后撒上止血的药粉,换上干净纱布包扎。

    一直到做完这些,花了很久的时间。

    傅挽才想起来自己没吃饭,转身去了休息室找吃的。

    原本紧闭双眼的博格缓缓睁开眼,看着少女一瘸一拐地走出去,背影劳累辛苦。他皱了皱眉,觉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又有些……温暖。

    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得有些快。

    不……是越来越快。

    他眷恋她的指尖,一寸一寸温柔地在他身上涂抹药粉药膏的轻柔动作。他眷恋她,在他需要她的时候她就在的背影。

    博格长长吐出一口气,有些不明白这样奇怪的滋味。

    比起之前,他现在更加想要得到娜塔莎。

    这次不是得到她毁掉她,是……珍藏起来,独自享有。

    ……

    傅挽跑了那么远的路,晚餐也没有吃,整个人又累又饿,从桌子里摸出一个三明治来,她吃得有些不是那么雅观。

    实在是太饿了。

    傅挽很快就把自己的肚子填饱,然后转身出去找艾米,“是谁动了博格身上的绷带么?”

    傅挽提起这个就有点来气。

    艾米想了想,“哦对,之前你们俩得罪了那个中年男人,现在博格博士昏过去了,他们就开始故意踢打博格先生。”

    傅挽皱眉,“这也太过分了。”

    “他们都是些低劣的垃圾,当然不懂什么过不过分。”艾米耸肩。

    傅挽没有接过艾米的话,只是转身去了休息间,将自己充好电的电棍带了出来。

    307的房间破旧而狭小,傅挽不敢待在里面,于是将博格的毯子拿出来铺在了活动室的桌子上,然后找了个听话的病人帮忙将博格搬了出来。

    大家几乎全都在活动室里,或者嬉笑打闹或者神情麻木。

    傅挽将电棍一棍子砸在中年男人身上,中年男人一阵剧烈抽搐,口吐白沫晕倒下去。傅挽冷眼看向瞬间安静下来的众人,一字一顿道:“谁敢再欺负博格博士,我弄死你们!”

    少女语调铿锵霸道,和原本羞涩沉默的形象截然不同,引得众人有些错愕。

    但是很快,大家连忙答应了。

    每天都被电击,导致他们现在对于电击的东西十分害怕,看到了就会下意识发抖。

    大家全都默默无声地表示了答应,并且自觉离傅挽保持距离,生怕傅挽一个激动,一棍子对着他们上去了。

    傅挽看到他们怕了,这才把电棍收起来了。

    等自由活动时间结束,所有人都被关了起来,休息室内便只剩下傅挽和博格。博格睡得不太安稳,傅挽时不时给他换毛巾递水,倒是折腾得一宿没睡。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胖院长就来了。

    这回他的脸色十分难看,上来就把博格绑上电击椅。

    傅挽迟疑片刻,趁着胖院长还没来得及插电,先把电线给剪断了。博格早被折腾一次,命就差不得没了,他现在绝对不能再被虐待。

    这回院长彻底怒了,“把娜塔莎绑起来。”

    院长身后的保安处朝着傅挽冲过来,傅挽机智地拿出自己的电棍,对着一个就要过来压制住她的保安就是一棍子。

    保安一阵抽搐,口吐白沫地倒了下去。

    傅挽正要得意,就被另一个保安一脚绊倒,电棍从空中抛上去,然掉下来的时候刚好落在了傅挽的脑壳上。

    傅挽:“……”

    傅挽一阵抽搐,口吐白沫倒了下去。

    绊倒傅挽的保安有些失措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傅挽,用束缚带把傅挽绑了起来,然后打结丢在了一边。

    看到傅挽被解决,院长的面色终于好了些。

    这样,就没有人捣乱了。

    他心满意足地让人换了一台电击椅,傅挽看得咋舌,没想到胖院长想得这么周全。

    傅挽眼睁睁看着保安将椅子抬上来。

    眼睁睁看着博格被绑在椅子上。

    看着院长将电压调节到最大。

    最后,院长拿着插座,缓步往插口走去。

    傅挽拼命挣扎,但是她被绑得十分严实,根本挣扎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院长一步一步走向插口,正要插上——

    她整个人都要急疯了!

    就在这时候,铁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傅挽一喜,连忙出声道:“艾米,开门!”

    艾米迟疑了片刻,看着院长也顿住了要插电的手,连忙去了门口开门。走进来的是一个穿戴得珠光宝气的老妇人,华丽的裙摆和礼帽,脖子上戴着的钻石珠宝,得体的礼仪气度,无不显现出老妇人的贵族气质。

    老妇人的身后站着卑躬屈膝的福斐瓦堡长官和安娜小姐。

    院长很明显认识福斐瓦堡的长官,连忙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长官好,请问这位是?”

    老妇人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进来,一直走到博格面前,“是谁把博格弄成这样的?”

    老人的嗓音威严而严肃,听得人下意识低下头。

    “这位是洛林郡的艾薇伯爵夫人。”福斐瓦堡的长官小心翼翼地对院长解释道。

    院长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一片,他勉强露出一个苦笑,“这是在做治疗,至于那些伤口,只是一个小意外……您听我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