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笑风云变 > 第243章 碾压
    混迹于人群中的沈白薇,两眼发亮,双目之中满满皆是惊喜——

    也只有这个呆子,才能作出如此文采风流的诗句。

    好诗,好诗!

    逼迫他出面应对,这步棋再正确不过。

    既狠狠打脸了那五个想屁吃的家伙,又创作出了如此惊世佳作,一举两得呐。

    比让容嬷嬷出面搅黄此次比试,效果要强得太多。

    嘻嘻,本小姐就是这么有才。

    ……

    付罢,沈白薇跟现场大多数文人一样,立即取出随身携带的小本本,极其认真地抄录上这首诗。

    对她来说,这无疑又是一笔财富。

    沈白薇非常清楚,想让凌九霄作诗吟词,实在是太难了。三首诗词,两首是受自已逼迫,只有一首是情不自禁。

    她就纳了闷了——

    凌九霄为何就那么不愿意表现自已呢?

    学得一身好本事,不展露于人前,于锦衣夜行又有何异?又有何乐趣可言?

    低调?怕仇家闻风而至?

    凌九霄那个身份确实有此顾虑,但肖逸笑这个身份惧从何来?三品以上大能,大都是些嗜武如命的老古董,怎么会对小年青的诗词歌赋感兴趣?

    ‘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诗词强说愁’。

    像今日这样的比试,在他们眼里不过是一群不知愁为何物的青少年在哗众取宠、在聚众胡闹而已。

    连打听的兴趣都无,哪有可能干巴巴地寻上门来?

    三品以上大能不感兴趣,四品以下强者又很难认出肖逸笑的真实身份,还有必要如此低调么?

    嗯,应该是他本性如此。

    不管你怎么低调,反正本小姐就粘上你了。软磨硬泡之下,就不信不能从你嘴里多撬出几首绝句来。

    嘻嘻,正好小女子闲来无事。

    就当是为天下文人作贡献了。

    ……

    这边厢,沈白薇尚自沉浸于臆想之中。

    那边厢,肖逸笑与宁问道的武比正在进行。

    这一战,既是宁问道挽回颜面之战,同时又是他争夺武林第二才子的关键之战。

    当然得拼尽全力。

    若胜,那整个比斗就是平手,还有再比一场的机会。

    反正他琴棋书画均有涉猎,就不信干不过这个比他年轻二十多岁的小子。

    若败,那就是连败两局。

    还有什么好说的?

    洗洗睡吧,梦里什么都有。

    ……

    跟文比不同,武斗并无任何要求,一方落败就算输。暗器、使毒、力压、取巧…无论何种手段均可使用。

    战斗的主战场,就是如今立身的敞蓬船。

    次战场,则是半空和湖中。

    不言而喻,一旦被逼得离开敞蓬船这个主战场,那就说明输了半招。

    识相者,大可以及早认输了。

    这样,还能落得些许体面。

    ……

    敞蓬船的船身算不得宽敞,又处于映月湖中心。极大地限制了可拱闪转腾挪的空间,不过却更为考较轻功。

    江湖四公子和潇洒书生,之所以将比斗地点选在映月湖之上,除了此处风光独好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的轻功都很是了得。

    对自已的轻身功法,他们向来自信。

    自命风流、追求风流,轻功不强怎么风流得起来?

    如果在大庭广众之下,被逼得像猴子般上蹿下跳,甚至变成落汤鸡…他们江湖四公子和潇洒书生身为江湖名人,还要点逼脸不要?

    因此,一旦再也无法在敞蓬船上立身,他们的选择都是罢手认输。

    之前的三场武斗,宁问道都是逼得对手无法在敞蓬船上立足,从而赢得了最终的胜利。

    显然,与肖逸笑之战,已经积累了一些船上战斗经验的宁问道,打算如法炮制。

    ……

    随着宁问道手中长箫轻轻点出,战斗宣告打响。

    宁问道手中铜色长箫点出时看似很随意,临近身时却突然风声大作,长箫忽地化成了金光点点,闪烁着寒光遍袭肖逸笑数十要穴。

    端的如毒蛇般迅速而不可琢磨。

    长箫数个圆孔所发出的凄厉啸声,更是慑人心魂。

    宁问道一出手,几乎就用上了全力。

    由此可见,他对此战和肖逸笑都极其重视。

    ……

    让众人大跌眼镜的是,看似文弱的肖逸笑,战斗风格却甚为彪悍——以攻对攻,寸步不让。

    面对长箫变化多端、无迹可循的攻击,两手空空的肖逸笑突地发出一声长笑。

    笑声中,身形一晃,顿时幻起重重叠叠的残影,诸多残影在点点金光中东一摇、西一晃…虽不断被金光击碎,但更多的残影会随之出现。

    每新出现一道残影,距离宁问道就更近了一步。

    肖逸笑之目的,即便丝毫不会武功之人也能瞧得明白:就是想要近身缠战,摆脱无兵刃可用的不利局面,让宁问道箫长莫及。

    ……

    宁问道当然也清楚肖逸笑的意图。

    小巧擒拿、硬功,这些近身缠战功夫,正好是宁问道的弱项,他自然不肯让对手近身。

    跟凌九霄的实用主义不同。

    潇洒书生和江湖四公子选择武技时,第一要求是施展起来务必潇洒,能够充分展现自已的儒雅气质。符合要求才会修炼,否则宁缺勿滥。

    第二要求才是攻击力强。

    至于防御力,则是被放在了最不重要的位置。

    战斗中,大多是进攻的一方更为潇洒,防守的一方被动挨打。因此,对于一举一动都力求潇洒的他们来说,看不上防御类武技,实也在意料之中。

    ……

    肖逸笑行事,素来喜欢未雨绸缪。

    更是从来不打无把握之仗。

    既然沈白薇要求他必须跟宁问道一战,而且必须战而胜之,他自然得事先向她打听清楚对手的强点弱项。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客观而言,肖逸笑颇有作弊嫌疑。

    但江湖争斗,谁管你采取什么手段?

    一向只看最终结果。

    所谓成王败寇,正是如此。

    ……

    宁问道的一身功夫都在长箫上。

    特制的长萧,可当作判官笔使,用之轻盈点穴;可作短棒使,扫、砸、戳、挑、刺…不无不可。

    战斗时,九个圆孔会发出九种不同的怪音,用以干扰敌手神魂心智。

    有此强大武器在手,加之并不擅长贴身近战,他岂肯让肖逸笑的意图得逞?

    于是乎,手中长箫攻势更急。

    足下则是缓缓后退,根本不给肖逸笑近身机会。

    ……

    然而却是事与愿违。

    即便知晓了对方意图,即便应对措施也极为得当,但实力不济又如之奈何?

    肖逸笑以般若龙象功硬扛数箫后,两人的距离在一点一点地拉近。

    若非忌惮被长箫点中穴道,接近的速度还能更快些。

    点、扫、砸、戳、挑、刺…长箫的诸多打法,‘扫、砸、挑’直接被肖逸笑所无视。宁问道劲道虽强,怎强得过容嬷嬷的突然一击?

    因此,他只需闪避‘点、戳、刺’这等类似于点穴的打法即可。

    而这,咫尺天涯已然足够。

    ……

    肖逸笑连连中招,宁问道看似完全居于上风。

    但他却是有苦说不出,心头郁闷之极——

    枉我自诩轻功了得,跟这家伙比起来,竟是有所不及。他的身法虽不及我之潇洒,但貌似更加诡异、更加迅捷,也更加实用。

    而且,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轻功也就罢了,这小子的硬功也太厉害了啊!

    每击中一次,他都浑若无事,我却震得手臂发麻。这般下去,即便不被他迫离此船,也得被他给活活累死。

    我就纳了闷了,他如此绝佳文才、这等倜傥相貌,怎会自甘堕落去修炼这种粗俗的挨打功夫?

    而且貌似还修炼到了较高的层次。

    轻功和硬功不是很难兼顾么?

    他怎么年纪轻轻就修炼到了如此地步?

    还有,他竟然无惧我箫音攻击?

    难道其精神力也是强大之极?

    能不能不要如此优秀?

    嗯,实在不成,只能在广阔无比的湖面一战了。

    届时,看你还怎么逼迫于我。

    虽说率先离船,已是输了半招。但只是能最终胜出,先输半招又有何妨?

    ……

    虑定之后,宁问道后退的步子不由大了几分。

    这样做除了再次拉开跟肖逸笑的距离外,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借后退的脚步卸去强大的反震之力。

    诸君或许要问,既然扛不住反震之力,那长箫只施展‘点、戳、刺’这些招数,不与肖逸笑身子接触,不与之硬碰硬不就完了么?

    嘿嘿,如果宁问道真敢如此,只会败得更快。

    ‘点、戳、刺、扫、砸、挑’是一套极具攻击性的严密箫法,点中有戳、刺中有挑、扫中有砸…

    正是因为攻击手段繁多,才会给人变幻莫测之感。

    从中去掉一部分,一来宁问道自已都不习惯,二来威力也会大打折扣。

    肖逸笑应对起来,无疑就要轻松得多。

    而且,如此狂砸对手、大争面子的绝佳机会,宁问道岂肯错过?

    对他这种浮华之人来说,面子比里子更重要。

    丢掉里子事小,收获面子事大。

    ……

    反震之力,确实让宁问道很难受,但有苦只有他自已知。在旁观者看来,他虽说在步步后退,但身为进攻方的他,无疑比承受方的肖逸笑显得更加潇洒。

    跟大多数书生一样,宁问道也是个认死理的人。

    他不相信肖逸笑的肉身,能硬得过他特制的长箫。

    同为四品小成境,他不相信自已的战力比对方差。仅仅只是反震之力,他都有些吃不消了,生受的对方当是更加难受才是。

    正是基于这份自信,宁问道才会想到在退让自如的湖面上继续这种战斗状态。

    砸不趴你?

    咱今天还真就不信这个邪了!

    ……

    战斗仍然在继续。

    ‘呯呯嘭嘭’的击打声,仍是响成一片。

    其间,隐隐有金戈交鸣之声。

    如此诡异的战斗方式,让上万观众一片哗然——

    “这位肖公子看起来这般削弱,但却太抗打了,那可是四品小成境强者的全力攻击啊!”

    “莫非他是以硬功入品的体修?”

    “如此硬功,确实厉害!兄台的说法还真有可能。”

    “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不对劲?你是说有种违和感?”

    “对对,就是违和感!你想啊,肖公子文采如此出众,人也长得风流俊俏,修习的武功不是该跟江湖四公子、潇湘书生一样,偏向飘逸一类么?”

    “也是!他的轻功虽然了得,但却太过鬼魅,跟潇洒很不搭边;硬功厉害倒是厉害,但跟飘逸就跟不沾边了。”

    “兄台此言有理,确实有些违和。”

    “纵观武林史上记载的才子,哪个行为不是飘逸潇洒之极?前不久刚刚获得公认的武林第一才子凌九霄,据说也是意态风流,宛如仙人临界。”

    “没错!”

    “肖公子此人,实在有些诡异。”

    ……

    数息之后,众人的议论突然变成惊呼。

    宁问道落水了!

    惊呼很快变成了惊叹。

    宁问道聚水成莲,步步生莲!

    以湖水生成的莲台,高出湖面丈许,他每退一步,足下就自动生成水莲。

    每座水莲大小一致,高度相同,距离相等。

    他站在上面,宛如实质。

    这手功夫一露,顿时彩声震天。

    显然,宁问道对内力和轻功的控制,已经达到了一个较高的水准。即便是与王加奇这个四品巅峰境相比起来,恐怕也逊色不了多少。

    难怪能击败江湖四公子,难怪名声如此之显。

    盛名之下,果无虚士!

    ……

    当肖逸笑紧追入湖时,现场突然变得鸦雀无声。

    众人都被雷住了!

    当然,容嬷嬷除外。

    以她的法眼,早就瞧出了端倪。

    肖逸笑并未像宁问道一样弄出偌大声势,而是在水面上迈步疾行。竟是如履平地,足下连涟漪都未荡起一丝。

    此等轻功,未免太过惊世骇俗。

    比之低武世界的‘踏雪无痕’、‘一苇渡江’、‘燕子三抄水’、‘纵云梯’、‘凌波微步’等所谓的绝世轻功来,不知高出多少倍。

    四品强者可以借助空气的浮力凌空飞行一段距离,而水的浮力要远远大于空气,踏波而行自是不在话下。

    难就难在,‘如履平地’四字。

    踏水如踏实地,连鞋面都未沾湿。

    这就不是一般的四品强者所能企及的了。

    至少,对自已的轻功引以为傲的江湖四公子和潇湘书生,就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