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笑风云变 > 第242章 横插一杠子
    胜者,不但获得名声,还是五人中唯一拥有追求沈白薇这个武林第一才女之人,可谓是名利双收。

    每轮战斗结束后,调整恢复一个时辰。

    调整时,可以吞服聚气丸、生灵丹。

    而且无数量限制,只要你受得了,吞服一马车药丸都没问题。

    什么?

    你说抽得空白纸团者以逸待劳,运气太好?

    大兄弟,运气好不也是自身实力的一种么?

    只不过,这份实力是上苍给予的,无须付出刻苦努力。司马无望那个气运之子,同阶之人谁敢小看他的战力?

    运气这东西,就是这么玄妙,就是这么不讲理。

    羡慕不来的。

    诡异的是,两次轮空机会,宁问道竟然一次都未捞着。或许,是因为五人中他实力最强的缘故?

    ……

    最中间的敞蓬船上,潇湘公子宁问道意气风发地负手而立,长袍、长发在潮湿的湖风中飘飘荡荡…

    显得极其的潇洒。

    大饱眼福的一众吃瓜者,无不啧啧赞叹:“如此风范,果然不负武林第二才子之名!”

    一些只闻凌九霄之名,并未见得其人的武者墨客,更是充满了好奇:“武林第二才子尚且如此风流,不知凌九霄这个公认的武林第一才子又是何等的倜傥?”

    正感叹间,一条白影突然望空飞来。

    人未至,声先到:“如此盛会怎能少了肖某?”

    话音未毕,人已立于宁问道身前丈许外。

    轻若无物,好似薄纸飘落。

    并不算宽大的敞蓬船,竟然连轻微晃动都无。

    这手轻功一露,原本冷眼斜视的宁问道和江湖四公子,顿时收起了轻视之心。

    宁问道微一凝视,不由暗自吃惊:此子何许人也?年纪轻轻,竟然已是四品小成境?江湖上好像并未听说有姓肖的厉害角色啊?

    ……

    不问可知,那条白色人影正是肖逸笑。

    四品小成境的武功等级,正是为宁问道量身打造。

    两人都是四品小成境,谁也别欺负谁。

    至于肖逸笑为何会单单选择立身于宁问道所在敞蓬船,自然是早已知悉其是最终获胜者。

    茶楼距离湖面虽远,但也逃不过他的感知。

    否则,又怎会到得恰到好处?

    对于肖逸笑的突然横空出现,并扬言要参与此会的举动,众人无不大吃一惊——

    此人是谁?

    年纪轻轻竟有如此轻功!

    看样子是要横插一杠子?

    嘿嘿,还以为好戏已然落幕了呢,没想真正的重头戏才刚刚上演啊!

    哈哈,未能亲眼见到武林第一才女沈白薇的风采,虽说略有遗憾,但这趟映月湖来得值。

    ……

    要论现场上万之众谁最吃惊,并非跟肖逸笑相距不过丈许的宁问道,而是跟肖逸笑一路畅谈而来的杨掌柜…

    他心中波涛汹涌——

    肖小兄弟?

    他竟然也要争夺这武林第二才子之称?

    可是,他的武功只有五品呐。

    噫!

    不对,他之前的武功等级跟我一样,都是五品大圆满。咱俩分开不过短短数个时辰而已,怎么就看不透他的武功等级了?

    这是突破了么?

    这般年轻的五品大圆满,本就极为了得…这再一突破…我的妈呀,那就是四品强者了啊!

    难怪他甫一抵达就有陌生美女主动上前搭讪。

    别的不说,仅凭这份修炼资质,就足以笑傲群雄了。

    纵观整个武林,恐怕也只有凌九霄、司马无望、岳正堂等寥寥数人可与之比肩吧。连名震天下的大光明寺空无大师,跟这几人比起来,都要逊色不少。

    ……

    毫不在意众人吃惊的神情,肖逸笑向宁问道微一抱拳:“敢问宁兄,之前的比试可是你胜出?”

    宁问道虽说不愿节外生枝,但也不想在众人面前失了礼数,弱了气势。当下拱手还礼:“正是宁某侥幸胜出,不知肖兄弟有何见教?”

    肖逸笑大大咧咧地一摆手:“是宁兄胜出就好,倒也没有找错对象。大家都是明白人,肖某既然出现在这里,目的已是不言而喻,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宁问道眉头紧锁:“肖兄弟此来,难道也是想争夺武林第二才子的名头?”

    肖逸笑仰天大笑道:“宁兄果然是明白人!”

    旋即正色道:“不过,肖某此来并非争夺武林第二才子的称号,而是直接拿走。如有不服者,只管放马过来。”

    ……

    肖逸笑此言一出,现场顿时一片哗然——

    “此人恁地狂妄!”

    “他的意思是,现场上万之众无人配与他争夺这武林第二才子之称?”

    “刚才不敢公平一战,现在来捡便宜。此人虽说武功了得,但这品性…啧啧,哪有资格争夺武林第二才子?”

    “此言有理!”

    “他说他姓肖?可没听说有肖姓世家啊?各大宗门好像也没有姓肖的精英弟子。”

    “不错,我的记忆中也没有这号人物。”

    “嗨,这么大的江湖,藏龙卧虎不很正常吗?兴许人家刚刚出道呢。”

    “咱管他那么多,有大戏看就成。”

    “对对,看戏,且看戏!”

    ……

    同一众吃瓜者一样,宁问道此刻也在搜索记忆。

    可即便他搜肠刮肚,也未能从脑海中找到有份量的肖姓青年弟子。只道他是个刚刚出道,想要哗众取宠、一举成名江湖菜鸟,内心刚刚提起的重视感不由淡薄了几分。

    当下懒洋洋地道:“敢问肖兄弟大名?”

    “肖逸笑。”

    “遗笑?遗留笑柄的意思?”

    “纠正一下,飘逸的逸。”

    “好吧,你确定要跟本公子比试一番?”

    “废话少说!给你半个时辰调息恢复,可够?”

    宁问道傲然一笑:“不必!”

    生性狂傲之人,最见不得的就是有人比自已还狂傲。

    他素来独来独往,江湖经验何其丰富?

    肖逸笑刚一现身,宁问道就知道麻烦来了。因此第一时间就服下了生灵丹,只是绝大多数观众注意力都在破空而来的白影身上,并不知情而已。

    经过这么久的调息,他的内力已恢复得七七八八。

    比试切磋而已,又不是生死战,哪能还需要再度调息?夜长梦多,还是速战速决的好。

    而且,还可以借机当众装逼一番。

    让自已的光辉形象更加深入人心。

    ……

    果然!

    宁问道这番话一出口,顿时赢得了阵阵掌声。

    纷纷为宁问道的气度和连续作战能力点赞。

    大战三场之后,连半个时辰的恢复时间都不用,就可以接着迎战,这是何等的自信和狂傲!

    不愧为名扬天下潇洒书生。

    同时他们对肖逸笑更加不喜:此人当真无耻!人家都连战三场了,只给半个时辰调整恢复不说,还一副施舍于人的大方姿态,太特么不要脸了!

    当然,这些吃瓜者热烈鼓掌喝彩还有另一层原因:想立即看大戏,不想看枯燥无味的盘坐调息。

    ……

    “你嗑药已经有半个时辰了,想来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嗯,那就战吧!”

    肖逸笑此言一出,众人再次议论纷纷——

    “什么?宁公子已经服过生灵丹了?”

    “是啊,我怎么不知道?”

    “好像肖逸笑刚现身时,宁公子是有掏包服药的动作。只不过速度极快,又用大袖遮着,瞧得不太真切。”

    “原来如此!”

    “肖逸笑并未一上来就动手,而是等宁公子消化药效、恢复功力…此人行事倒也光明磊落。”

    “嗯,看来是咱们错怪他了。”

    “反倒是宁公子行事颇为遮遮掩掩,却又故作大气。跟肖逸笑比起来,感觉很有些上不得台面啊!”

    “臣,附议。”

    ……

    舆论的风向很快倒向肖逸笑。

    之前的批判,几乎都变成了赞叹。

    把肖逸笑夸成了一朵花。

    而宁问道的待遇,则从之前的喝彩和叹服,变成了讽刺和奚落。

    当真是人各一口张,说啥的都有。

    反正这两人都跟他们没有什么交情,反正无论谁夺得武林第二才子称号都跟他们关系不大,因此说得话来自然是随心所欲。

    ……

    宁问道则是暗自一凛——

    此子年纪轻轻,手段竟如此了得!

    一句话就让我的一番苦心毁于一旦,覆雨翻云啊!

    看来还真不能小视呐。

    否则,说不定今日就会在映月湖里翻船。

    嗯,先论文再比武吧。

    这样,一来可以借机多恢复一些内力,二来可以让其知难而退。

    他这么小的年纪,就有如此武功,当是一心习武才对,就不信他还有大把的时间用来研文。

    在第二才子之前缀上武林二字,自然得文武双全。

    仅有文才,武功不行,固然当不得此称号。文才不行,徒有武功,同样争不得这武林第二才子之位。

    此子轻功、眼力、气势俱都不弱,身手怕是不输于我。保险起见,还是先以文才击退他为妥。

    ……

    虑定之后,宁问道先是拱手团团一揖,接着朗声道:“既然肖兄弟有此雅兴,非要考较一番宁某,那本公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咱们先谈文再论武,如何?”

    肖逸笑哈哈大笑道:“肖某正有此意!这样也能让宁兄多一点恢复调整时间。如何谈文?请宁公子划下道来。”

    宁问道闻之,不由一滞:此子当真明察秋毫!一眼就瞧破了我的小心思,对人性、人心的特点简直把控到了极致,委实可怕!不能再让他哔哔下去了。

    “规则就同之前的比试一样,如何?”

    “刚才肖某并未在现场,是以不知规则如何,还请宁公子明示。”

    “就是即兴作诗一首,没有别的要求,时间不超过一柱香,应景即可。”

    “没问题!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本公子先聆听肖兄弟绝世大作。”

    “那在下就献丑了。”

    ……

    言毕,肖逸笑背负双手,先是仰头看天,接着平目眺望,最后俯首视湖。

    看似在酝酿新作,其实却是翻片。

    前世学过的古诗,在脑海中飞快闪过。

    数十息后,他即作出了选择——唐代诗人王昌龄所作的《太湖秋夕》。

    原诗曰——

    水宿烟雨寒,洞庭霜落微。

    月明移舟去,夜静魂梦归。

    暗觉海风度,萧萧闻雁飞。

    ……

    不过为了应景,他却是略有改动。

    诗名变动了一个字,改为《月湖秋夕》。

    内容也是小有改动——

    水宿烟雨寒,月湖霜落微。

    月明移舟去,夜静魂梦归。

    暗觉秋风度,萧萧闻雁飞。

    ……

    此时正是深秋傍晚。

    湖面上空,薄雾如烟轻锁。

    水面上,月华微微荡漾。

    为方便二人激战,原本相距不远的江湖四公子,正驾着自已的敞蓬船远远避开。

    四周一片寂静,微凉的晚风吹拂,萧瑟中偶闻大雁匆忙南归、连夜飞行的啼鸣声…

    此诗有静有动,动静结合;有雾、有湖、有月、有风、有雁、有景,可谓言之有物…无论时间,还是场景,都跟现场极其贴合。

    ……

    肖逸笑吟出此诗之后,现场一片死寂。

    绝世佳作!

    这是一众吃瓜者的第一反应。

    数十息之后,叫好声分别从远处的四只敞蓬船上传来。江湖四公子的文才果然强于他人,已是率先领悟了此诗所蕴含的美妙意境。

    紧接着是铺天盖地的掌声、叫好声。

    惊起归巢飞鸟一片。

    宁问道沉思良久,方才击掌叹息:“好一首《月湖秋夕》!肖兄高才,宁某自叹弗如。这一局文比,在下输了。”

    ……

    宁问道的声音中,有说不出的落寞。

    本以为击败文采风流的江湖四公子后,自已武林第二才子之称已是名副其实。哪想到兴奋劲只持续了不足半个时辰,就被当头一棒击得支离破碎。

    虽然他不甘心认输,但不得不承认现实。

    这首《月湖秋夕》,无论意境,还是文采,都远远超过了刚才五人比试时所作之文。

    妥妥的碾压!

    在他看来,就是比之武林第一才子凌九霄所作的《小池》、《卜算子.咏梅》,也是不遑多让。

    跟江湖四公子一样,他已在内心承认:单论文采,这肖逸笑足以胜任武林第二才子之称,吾不如远矣!

    ……

    见宁问道如此光棍,现场又一次彩声雷动。

    承认差距,不死乞白脸的强撑,倒也是条汉子。

    众人对宁问道的观感,不觉改善了几分。

    此局,宁问道可以说是虽败犹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