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 > 第635章 洞悉,猜测
    第635章洞悉,猜测

    立新君!

    乾天殿上的众人全都明白,这的确是重中之重的第一等要事。

    那么,问题也就来了。

    永平帝在位时,不曾立储。

    现在,该哪位皇子承继皇位呢?

    立嫡、立长、立贤!

    如何取舍?

    “诸位,本宫以为,皇后贤德,当立十四皇子!”

    “自古有言,嫡庶有别。”

    “十四皇子乃是圣上唯一嫡子,虽然年幼,但自小便有贤名,诸位应该都有听闻。”

    “那么,谁赞成,谁反对?”

    大长公主立于龙椅之前,表情淡淡,可她这一句“谁赞成,谁反对”,愣是充满了一股特别的霸气,让众人有些胆寒。

    曾经,永平帝和誉王在的时候,大长公主就素有跋扈之名。但那个时候,有永平帝和誉王钳制,也有太后这个长嫂在上,大长公主纵然跋扈了些,却还是有分寸的。

    如今,朝堂之上,再无人能制衡大长公主。

    不久之前,大长公主才带人平灭了一门三公的徐府,断了太平王的传承。

    这份狠辣,谁不望而生畏?

    “大长公主所言极是!”

    户部尚书王齐家第一个跳了出来,明确表示对大长公主提议的支持。

    作为一个非常懂得搞事情的人,王齐家能从一介寒门子弟出身走到户部尚书这样的高度,足见他的手腕和审时度势。

    很多事情,一旦有了第一个跳出来的人,便会带动周围的人,从而汇聚成大势。

    事实上,也有人不赞成大长公主的提议。

    可没人敢跳出来反对。

    不久之前,十几位勋贵和皇亲被当街杀害,凶徒表现出来的线索代表他们是地府。可究竟是不是地府的杀手,他们都不确定。

    当初左丘做京城府的知府,为了给手下的捕快伸冤,意图敲响登闻鼓,结果在前往皇宫外的途中,遭遇的那连绵不断的刺杀,可是瞒不住人的。

    虽然杀手打着劫运道的旗号,但真相是什么,谁是幕后指使,就朝堂上的这些人精,又有几个不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

    毕竟那个时候,连永平帝都选择了装聋作哑。

    “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那么,就这样定了!”

    “礼部,择吉时,准备圣上的登基大典!”

    “至于年号,就暂定为长安吧!”

    “遵懿旨!”

    对于大长公主的指示,乾天殿上的文武众臣,没有任何异议。

    眼下,大势在大长公主的手中,他们就算是不满,也只能忍着。至于不想忍的,那就自己跳出来,相信地府和劫运道的贼子,会教他重新做人。

    ……

    龙熙府,龙城。

    京城变局传到这边的时候,徐老爷子正跟徐老大商量御寒过冬和防备北蛮南侵的事情。在听到永平帝和誉王皆死,还被栽赃到了燕王身上,燕王又被干掉,一门三公的徐府被大长公主平灭,新君是年幼的十四皇子,父子俩都是愣了半晌。

    这事儿的发展,让他们都有些无法接受。

    短短旬日时间,皇帝死了,宗人府宗令死了,燕王被扣上了弑君的罪名,也死了。

    曾经勋贵第一家的徐府,同样背上了弑君的罪名,被灭了。

    这不是唱戏啊!

    那么厉害的的燕王,咋这么简单就落幕了?

    之前的时候,哪怕是燕王被冷刺背叛,被关进宗人府的地牢,徐老爷子都不觉得燕王会这么容易玩儿完。

    可现在,太突然了!

    好一会儿的安静时间过去,徐老爷子缓缓呼出一口浊气,道:“大长公主,这个女人,真够狠的啊!”

    “爹,你的意思是说,这些事情,都是大长公主做的?”

    徐老大又懵了下。

    徐老爷子撇撇嘴,道:“除了她,还能有谁?”

    “这个女人,怕是从一开始就图谋甚大。”

    “当初,我跟老二去杀她的时候,她居然弄了个替身出来。现在想想,这女人啊,真的是藏得够深!”

    “爹,那,她会不会针对咱们?”

    “这个问题,还用问吗?”

    徐老爷子哼了一声,“就凭她算计你祖母的事情,咱们跟她之间,就已经是注定要你死我活。”

    “那还等什么?咱们干脆起兵得了!”

    徐老大跳起来,“趁着京城现在一片乱,咱们正好打出为皇帝复仇的旗帜,名正言顺地杀奔京城!”

    “动动脑子!”

    徐老爷子一巴掌抽在徐老大的头上,“京城现在是乱,可若是有了咱们这个外部压力,那些人,会迅速抱团。”

    “这事儿,先不管!”

    徐老爷子微微皱着眉头,“咱们现在就占了龙熙府、襄邑府、祁峰府、东麟府和齐平府,然后再想办法拿下江城府,六府之地在手,就算是朝廷想要对付咱们,也得掂量一下。”

    “爹,关于那个,后来冒出来的那些地府杀手,你觉得真的是地府的人吗?”

    “应该,是吧!”

    地府,横行多年。

    这是个庞大的杀手组织,只要上层的十殿阎罗没有被彻底斩尽杀绝,那么,这地府的杀手就肯定能重新冒出来。

    “爹,如果那些真的是地府的杀手,那么,他们干啥要杀那些人?没道理啊!”

    杀手,拿钱办事。

    地府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在一日之间,连续斩杀十几位勋贵、皇亲,这种行为,简直就是在挑衅朝廷,这是堪比造反的作死之举。

    “为什么没道理?”

    徐老爷子呵呵一笑,“若我猜的不错,死的那些人,应该都是可能对皇子继位指手画脚的。”

    “又是大长公主做的?”

    “不!”

    “地府杀手肯定不是大长公主雇佣,大长公主已经掌握大势,且手里握着锋利的屠刀,她不需要多此一举。”

    “做这事儿的人,有可能是故意把水搅浑。”

    徐老爷子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雇佣了地府,但这人肯定开出了地府无法拒绝的代价,唯有如此,才会让地府如此疯狂。

    十殿阎罗同时出动,于京城之中,光天化日之下,在大量护卫的保护下,强杀那么多的勋贵和皇亲,这份凶残,简直就是在让他们成为朝廷的眼中钉、肉中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