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西游:我的龙族是神魔 > 第八百八十章 天道的算计
    鸿钧道祖微微的笑着,用这样一种最温和的语气,说这最狠辣的话,他用这样一个事实,推出了很多的可能性,这些可能性,可能仅仅的是他的猜想,可是听到天道鸿钧的耳朵里面,那就不一样了。

    “  你说什么!哼!胡说八道,一个小小的而畜生  ,你真的以为,  本座就拿他没有办法吗,哈哈哈!你觉得这可能吗,就那样一个畜生,本座一手指就能按死他  ,你竟然说本座掌控不了他。

    哈哈哈!这样的话,你相信吗,你这是自欺欺人吧,还是白日做梦,你是不是想用这样一种方式,麻醉自己。

    你是不能接受这样一个事实,你是不想接受,真正的天道,即将被我取代,你所有的希望,  都即将的破灭了,你在也没有机会了,所有你希望有那样一个人,那样一个可以对付我的人,可是真的会又在这样的人吗,没有,本座告诉你,是不会有的。

    这个天地的任何一个生灵,都在本座的掌控之中,就是一只蚂蚁,本座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因为我就是这天,就是这地,这天地的一切,都是在我的意志下生存,如果本座愿意,完全可以重开天地,重练风水地火。

    如果在这个天地之间,真的有一个连本座不知道的存在,  那本座就不是天道了!记住!不要在做白日梦了,没有可能,你想的那所谓的希望,是不可能的,至于你说说的敖烈  ,你也不要寄托任何的希望,因为在本座的眼里吗,他就是一个笑话,本座从来没有把他当成是自己的敌人,更加的就不会是对手了。

    本座的对手只有一个  ,那就是已经快被本座炼化夺取所有天道印迹的另一半天道而已,其他的一切,在本座的眼里吗,就全部都是蝼蚁  ,或者是说蝼蚁都不是。”

    天道鸿钧大笑说道,虽然他这样说,可是他的心里面,就不这样想了,他的心里面也是在担心,鸿钧道祖的话,  给他很打的压力。

    鸿钧道祖说的没有错,这他天地,从一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什么都在他的预料  之中,一切生灵的动作,做事的轨迹,都是按照他安排的命运进行,没有一个例外。

    可是现在就不一样了,自从敖烈的出现和崛起,他就不在掌控这  个天地了,三族的命运,妖族的命运,敖烈的命运,巫族的命运,都不在被他左右。

    尤其是敖烈的命运,他竟然完全看不透,就是在他天道法L上的命运轨迹,都消失了敖烈的命运的痕迹。

    仿佛敖烈从这个天地彻底的消失了一样,在天道轨迹上,没有了他的记录,而就是他在推算敖烈命运和来历的时候,竟然是朦胧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

    这让他十分的震惊,要知道,他现在是名义上的天道,掌控天道法L,只要是这个天地的生灵,就没有他推算不来的,没有一个的命运,不是在他的掌控之下的。

    现在出现了敖烈,彻底不被他掌控,这说明了什么,这就和鸿钧道祖说的一样,这个天地,已经开始出现了大变故,有他是不能掌控的因素。

    而且不仅仅的是敖烈,就是三族中的每一个生灵,还有妖族,巫族里面的人,他们的命运虽然不像是和敖烈的命那样,看不清说不明。

    可是他们的命运他也掌控不了,每一次他在轮盘上,  把他们的命运轨迹更改了,可是没有多久的时间,他们的命运,就会自己改变过来,这让他是一点的办法没有。

    其实在看到这一切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这一切了,他也担心就是敖烈这个小小的东西,就牵动了他所有的计划,到时候破坏了他所有的计划。

    但是不管他怎么担心,现在他都不能分身去对付敖烈,现在正是他和真天道争夺的关键时刻,他一点的不能分心,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敖烈嚣张,他却一点的办法没有。

    他不能出手,就只能让准提这些圣人去弄死敖烈  ,可是准提这些人,让他太失望了,一个个说话发誓牛逼的不行,可是让他们真正的打起来的时候,那是一个比一个怂,每一次牛逼轰轰的去了,可是回来的时候,都会被敖烈打的皮青脸肿。

    本来三清是他对付敖烈的最佳人选,但是现在的三清,好像了并不是那么的听话,而且对他竟然不理不睬,这让他很愤怒。

    要不是鸿钧道祖一直干涉他,拼死的保护三清,  他早就把三清弄死了,对于不听话的三清,他是不会留着的。

    其实就算是三清和以前一样听话,到最后他还是会杀了三清,因为三清必须死,因为三清是盘古大神元神的转世,所以他们是不能活在这个世界上的。

    他掌控这个天地,那就要和盘古有关系的一切,都要消失,这是他从一开始就要做的事情。

    利用妖族巫族,他开启了巫妖大战,消失了巫族这些盘古精血化形的种族,现在就只剩下三清了,要是不三清的关系重大,那时候不能死,还有鸿钧道祖极力的保护,他还需要鸿钧道祖,三清可能早就被他杀了。

    利用封神大战,他挑拨了三清的关系,赐予他们三人陨圣丹,就是希望他们三个自己把自己弄死。

    本来这一切马上就要成功了,可是  谁能想到,竟然出现了一个敖烈,就他几句话,就把他谋划多年的事情,竟然彻底的完结了,三清从分裂,竟然在一次合好,而且彼此之间的关系,比以前更加的好了。

    这一切让他很愤怒,不过这一切他虽然是担心,但是他也不是很担心,因为他始终认为,只要自己能抽出时间,那这些所谓的变数,他一个指头就能按死,什么三清,敖烈,统统而分分钟弄死。

    所以面对  鸿钧道祖的言辞  ,他心里很不爽,但是并未有鸿钧道祖说的那样,就害怕了,  因为他觉得,不能掌控,也是暂时的不能掌控,到了最后,一切还不都是听他的。

    一切还不是他说了算,因为他才是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