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西游:我的龙族是神魔 > 第八百七十八章地府面壁万年
    唐僧这一次才是真的知道,自己错的有多么的离谱了,一直以来,他都很随意,可是这一次,他真的是随意的过头了,竟然忘记了这一茬。

    “  愿意认罚,那就接受吧,本来  所犯下的事情,都够杀你的了……”敖烈冷冷的说道。

    “大帝!请在给护法王一次机会,护法王也是一时糊涂,绝对不是有意违背大帝的法旨,他是无心之过。

    在说了,这一次护法王来灵山,也有属下的责任,大帝如果惩罚,那属下也有罪!”

    孔宣一听事情真的有一点的大,急忙跪地提唐僧求情说道。

    “死孔雀!  你这是干什么,你不要为难师傅,师傅说的对,错了就是错了,如果人人都像我一样,那师傅还怎么治理帝国!快点的滚蛋,不要影响大帝惩罚我!”

    唐僧对着孔宣笑骂说道。

    “护法王!  都到这个节骨眼上了,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吗!”

    孔宣是真的着急了。

    “好了!孔宣你也不要替他求情了,唐僧,本来你违背朕的法旨,光是这一条,就够杀你了,不过念在  你这一次,在灵山表现的还不错,朕就从轻处置,  就罚你在地府面壁万年,看轮回转世,看看那些  凡人,是如何被惩罚清算的!”

    敖烈说道  “啊……师傅!不是吧  ,不要啊,你就还一种方式惩罚弟子吧,  我害怕!”

    唐僧脸色一下就变的惨白说道。

    “大胆!你这是对朕的法旨,有异议吗?”

    敖烈怒道。

    “不敢!可是师傅,你知道,我……我真的很怕……”这一下轮到唐僧快要哭了,他说的是真心话,他是真的怕。

    “  滚!去吧!”

    敖烈不想在听唐僧解释,他怕在听下去,他心软了,就不会在惩罚唐僧了。

    他知道唐僧为什么不顾违背自己  的命令,不去地府,  而到这灵山来,是他真的违背命令吗,不是!是他过不了他心里的那一关。

    他被佛门算计,  轮回了十世  ,每一世他的父母的下场,就没有一个好下场。

    就是因为这一切  ,他害怕轮回,他不敢面对轮回,就是怕想起他是是父母的遭遇。

    他十世父母的遭遇,都是因为他的原因,才让他们惨死,不是被人害死,就是死于非命,十世的父母,就没有一个是正常死亡的。

    就是因为这一件事情,在唐僧的心里面  ,有了心结,这个心结他无法打开,地府轮回,就成为了他心里的恐惧。

    他不敢去地府,他在一直逃避自己心里的恐惧,一直都不敢面对。

    可是如果他不面对,那他的修为境界上,就永远有空缺,永远就达不到顶峰。

    这一次在分派任务的时候,敖烈刻意的把唐僧派去地府,让他跟着地藏和观音,就是希望唐僧能够在他们两人的帮助下,打开心结。

    而地藏和观音两人,都是佛门的菩萨,  做这些事情,比任何人合适,而且还有一点就是,地藏一直都在地府工作,对地府之事很了解,就绝对的是可以帮助唐僧。

    这也是敖烈的良苦用心,可是唐僧没有理解敖烈的良苦用心,同样他也没有过的了自己的心里那一关,所以他就在去地府的路上,当了逃兵。

    敖烈也是利用这一点  ,装成是愤怒,直接把唐僧一脚踢到地府之中,成惩罚的方式,希望唐僧能够彻底的打通心结  。

    “  大帝!护法王虽然有罪,可是大帝你的惩罚有点过了,属下恳求大帝从轻惩罚护法王!”

    孔宣跪在地上,恭敬说道,他不明白敖烈的苦心,还以为敖烈是真的要惩罚唐僧。

    “你起来吧孔宣,朕这样做,有这样做的道理,你以后就会明白了,朕这是在帮唐僧,唐僧有心结,心结就在地府,他不敢去地府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恐惧。

    朕利用这一次机会,把他禁锢在地府,就是想强制让他去面对,想用这一种方式,让他面对心结,这样才可能有机会打来心结。”

    敖烈说道。

    “大帝良苦用心,是属下误解了大帝的意思,请大帝责罚!”

    孔宣急忙说道。

    同时他的心里面,有一点  羡慕唐僧他们,羡慕唐僧他们能有这样一个好师傅,  处处的为他们着相,为弟子做了很多,却不让他们知道。

    “哈哈哈!起来吧,  那里来的那么多的惩罚,朕是那样不讲理的人吗,朕虽然是神龙帝国的大帝,可是在你们面前,如果算起来  的话,还是一个晚辈。

    有的时候,还请你们多多担待才是呀!”

    敖烈笑着说道,他还真的说的是一个大实话,如果算起来,  孔宣还真的是他的长辈,当然这要从小凤凰的身上算起了。

    “大帝严重了,我们这样的人,那有按照年级算,都是按照修为算,所谓的达者为先,大帝你的修为先到达,那大帝就是我们的前辈,”孔宣说道。

    “  哈哈!  我们不说这些了,什么修为是不修为的,不管是什么而原因,怎么算,大家能够在一起,那就是一种缘分,我们既是君臣,也是朋友!你说是不是!”

    敖烈说道。

    “大帝严重了,大帝是君  ,我们是臣子,我们岂敢做大帝的朋友!”

    孔宣诚惶诚恐说道。

    “你这人真的没有意思,我们都是这样存在了,你怎么和是个凡人一样古板,我们无尽的生命之中,如果注重那么多的条条框框,你说你活的累不累呀!  ”敖烈无语说道。

    “大帝说的是!”

    孔宣只能这样说了。

    “没意思!不和你说了,不管你们是怎么样认为的,反正在朕的心里面,就是把你们当成朋友,你们不把朕当朋友,那是你们的事情,  朕管不着,朕不想做孤家寡人,好了!  不说了,朕要去加固阵法了,你看着处理这里的事情吧!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性命是最重要的,朕不想你们失去任何人。”

    敖烈说完这一句话,就直接消失了,留下孔宣一个人独自站在那里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