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末世尸王 > 第八百零五章 不会背叛的前提
    不过虽然这样说,但苏思归这个人看起来怎么都不像那种爱随便给人取绰号的人,看起来倒像是她知道对方将来会叫什么一样。

    “你怎么知道的。”憎恶疑惑的问道。

    “不管我怎么知道的,我现在就想知道,你接下来会做什么?”

    憎恶沉默了一会,说道:“如果我说我会一直效忠于你,你信不信?”

    唐业笑了笑,一屁股坐在软椅上,对着他摇了摇头。

    “我不信。”

    “不管会长信不信,但我会这么做。”

    “哦?那你为了什么呢?”

    “重生后的我为了目标而活,杀了那些仇人,但是复仇后,我发现,自己接下来的路很长,非常的长,这期间,我看到了很多东西。”

    “那你看到了什么?”

    “肮脏的人性。”

    “肮脏的……人性?怎么个肮脏法?”

    “自私,虚伪,残暴。”

    唐业点点头,对于憎恶的话他不是很认同,人性是在一定的社会制度和一定的历史条件下形成的本性,不可认它的丑陋,但不代表人性都是坏的。

    陈朝阳可能是经历过太多让人无法接受的打击和现实,让他开始讨厌人性,而唐业不同,变成丧尸后,他能清晰感受到人性的重要,因为它能给自己带来理想,不彻底沦落为只知道嗜血的丧尸。

    不过唐业也没有反驳他,只是点点头,憎恶的实力现在不可谓不强,能用就用,他可不会正义到就因为对方几句话就赶走他。

    “然后呢?”

    “比起这些,我发现其实丧尸更加可爱,它们不会欺骗,没有虚伪的表象,更不会背叛,它们的外表就和它们的内心一样。正如会长你的目标,即使这本不该是你做的事情,但你也会坚持下去,而你的目标,正是我想做的,我会让丧尸变成这个世界上该有的生物,而并非人是唯一!”

    唐业眉头皱了皱,他感觉憎恶说得话有些别扭,好像哪里不对劲,但是他做的一切最终目标似乎就是这个。

    “原来是这个。”

    “当然,我会和丧尸一样,帮助会长你完成你的目标,同时也是我的目标,但凡有人敢堵在我们前进之路的前方,我能帮助会长将他们全部杀光!”

    “你这么说,就很让我放心了。”唐业眸光一闪,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突然,他抬起了手,一股气息有意无意的散发出来,憎恶脸色微微一变。

    “看来,会长变得更强了呢。”

    “是啊,不过我们还是说正是吧,不知道你了不了解,虽然现在和平会如日中天,联统区表面下也尽归和平会所有,但是原六大委员的手下势力纷纷独立,变成四十七个反抗和平会的地下势力,这其中的一些反抗军处理起来也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现在你就说说,我们该怎么做,才能把麻烦降到更低。”

    憎恶听后想了想,眼中带着浓浓的杀意:“其实,我们并不需要多想,正如你所说,现在的和平会是联统区最大的实力,而且手握着绝对的主动权,也就是说,没有任何一个势力可以单独站出来与我们对抗,而且,会长,你想要的应该是让那些反抗势力主动臣服吧?”

    唐业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但却没想到,憎恶哈哈一笑,摇摇头,用怪异的语气说道:“会长,这样会很危险,丧尸可不是人,他们可不会像丧尸那样忠诚,人是善变的,这些委员的旧部既然没有在第一时间臣服于我们,这就说明,他们有野心,非常大的野心,即便是此时臣服,但在日后,一旦和平会出现衰弱迹象,或者说他们之中有人的实力超过了你,那么,他们还是会背叛,我们可以无视他们此时反抗我们的行为,但是,被砸碎的杯子即使修复了可裂缝依旧还在!”

    “这个世界不是末世之前的世界,这也是会长经常说得,这是一个以我们自身实力为主的时代,我们的拳头能发挥出多大的力量代表着我们能拥有多少东西。”

    “要我说,那些反抗军的首领我们一个也不能放过,都应该处死,以绝后患!”

    憎恶说完,唐业却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讽刺。

    “呵哈哈哈!哈哈!说得很好!不过既然那些人在以后实力强大会背叛我,那么你呢?你就敢保证在你实力超过我后不会背叛我?甚至是,将我斩草除根?”

    唐业从椅子上站起,走到憎恶面前,一字一句,灼灼逼人。

    但憎恶脸色不变,淡淡道:“不可能,我敢保证!无论我以后实力有多强,也不会背叛会长你的,因为我们的目标都是一样,我们的利益也是一样。”

    “这可是你说的。”唐业依旧死死看着憎恶。

    “但这并不代表我绝对不会背叛。”

    憎恶下一句让唐业眼睛眯了起来,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把血肉之刃,一股杀气从唐业身上散发出来。

    “你什么意思?”

    “我不会背叛你是有前提的。”

    “什么前提?”

    “那就是会长的初心没有改变的前提,如果会长在某一天改变你的目标,或者阻止我完成目标,不再坚持下去的时候,我会亲手宰了你!”

    此时,憎恶的语气也变得阴冷起来,看向唐业的中毫无惧意。

    不过,他的话并没有引起唐业的生气,反而因为他的这句话让唐业身上的浓浓杀气顿时消散。

    如果说之前憎恶毫无征兆的表示自己对唐业有绝对的忠诚,那样只会让唐业对他又很大的戒备,因为他知道,这个世界可没有无缘无故得来的忠诚,而他的前提要求,却能让人更加信任。

    唐业也从来没有想过放弃,或许,他现在也只能做这件事,至于以后会不会改变他的想法,唐业自己也不知道,不过现在,他不会改变,至少在没有遇上她时。

    因为他做的一切,只是完成那个人的愿望。

    “这个不会,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也好,至少在我初衷改变时有人可以制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