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青萍 > 第979章 不负托付不负卿
    第979章不负托付不负卿

    紫微秘境,金灵结束了一天的“疗伤”,缓缓张开了眼睛。

    她并没有受伤,不过,借助周天星斗之力,对于她提升自己的修为,也大有裨益。

    她天资绝艳,在封神大劫前就是二尸准圣,而当时的紫微星君,天庭四御之首,也仅仅只是一尸准圣。

    可惜,一上封神榜,固然得以死而重生,却也就此封印了她的修为。

    如今封神榜已毁,她身上的桎棝不在,而且她有独门秘法,可不借助外物而凝固金身,有这样增长修为的好机会,她自然不会放弃。

    金灵这些天没有和陈玄丘联系,因为这里是紫微星的核心地带。

    紫微帝君也擅长阵法,而且他的阵法,常常是利用星斗运轨、星辰之力,摆设星斗大阵,这等斡旋造化的手段,又岂是寻常阵法可比。

    所以,金灵担心自己随意使用圆光术引起的法力波动,会被紫微帝君察觉。

    所以,她只等陈玄丘发来消息,而在此之前,她则进入静默状态,让自己的伪装毫无瑕疵。

    陈玄丘始终没有消息传来,金灵并不知道陈玄丘受贪狼星核之力的影响,已陷入了一种执念的贪婪。

    他感应到了“天经”所蕴含的力量,尤其是其中关于星斗运行的一部分天道规则。如果能够吸收这部分规则之力,真比蟠桃、补天石又或者是人参果、黄中李等上古仙果作用还大。

    因为,混元大罗金仙,就是对于规则之力的运用了。

    正常情况下,陈玄丘以前依靠种种外力突飞猛进的修行速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再往后,是对规则之力的领悟与掌握。

    那些天材地宝,对大罗金仙的作用已是微乎其微。

    陈玄丘从鸿钧祖庭小木屋中,只掌握了一小部分仙道法则的力量,就已晋升为大罗金仙巅峰。

    如果他能弄清楚这星斗之力的规则,毫无疑问将更上层楼。

    而贪狼星核拥有催生人的**,将其**化为执念的力量,陈玄丘已经中招,现在他心中最大的贪婪,就是破解“天经”的奥秘,对外事已经不闻不问,有些入魔了。

    金灵甫一张开眼睛,就看到了紫微帝君。

    每次她收功醒来时,第一眼都能看到紫微帝君关切的微笑。

    这无疑是很暖男的行为,虽然金灵一点也不在乎,却也并不讨厌。

    紫微帝君很英俊,不愧有天庭第一美男子的称誉。

    只是金灵看在眼中,却没有一点感觉。

    她的师父没有紫微这样的美貌,可那双眼睛却充满深邃的智慧。

    师父平常就是一袭青衫,不像紫微的穿着如此精致。

    金灵早就注意到,紫微平素的穿着虽然色调很素雅,但是哪怕是鞋帮,都精致到了极点。

    可是师父那飘逸潇洒的气质,在金灵看来,是紫微帝君永远也学不来的。

    于金灵而言,一个男人的内涵对她的吸引力,要远远超过皮囊。

    不过,她的目光此时还是认真地看着紫微。

    因为,紫微今天的神情,并不是关切的微笑,而是……一种深深的担忧?

    他在担忧什么?

    金灵立刻提起了小心。

    “帝君,可是有什么事要对我说么?”

    紫微帝君欲言又止,转而柔声问道:“你的伤势怎么样了?”

    金灵展颜一笑,道:“帝君的千星毡,借用周天星斗之力疏通经常,滋养元神,果然是无上的疗伤之宝。再加上圣木曼兑果和帝休果的作用,金灵的伤势已基本痊愈了,多谢帝君关怀。”

    呵呵,金灵果然认识圣木曼兑果和帝休果,以她这等慧黠的女子,应该明白本帝君的心意了。

    本帝君已经给了你机会,你可以向朕示爱了,朕只稍稍矜持一下,就会答应的。

    紫微帝君微笑着,等着金灵感激涕零,进而向他表达爱意。

    开始吧!

    许久……

    金灵眨眨眼,问道:“我看帝君心事重重,可是有什么事,要对金灵说么?”

    紫微帝君:……

    金灵诧然,挑了挑眉:“嗯?”

    紫微帝君深深吸了口气,道:“请跟我来!”

    紫微帝君返身走去,将金灵引到书房静室,沉吟了一下,这才说道:“金灵,你听了此事且莫激动,现在看,还不是不可挽回的,只要你我联手,也许,还有挽回的余地。”

    金灵道:“帝君请讲,金灵不是没有经历过风雨的人,不至于乱了方寸。”

    紫微帝君深深吸了口气,脸色凝重地把“天经地纬”落到陈玄丘手上,陈玄丘毁去天经地纬与诸星君的联系,如今三百六十五位正神,除了有能力自凝金身的金灵,其他所有星君,将在七日之内魂飞魄散的消息说了一遍。

    金灵听了,黛眉一蹙。

    陈玄丘有秘法,可为诸天星君凝固金身。

    现在已经被他“掳走”的诸天星君,多是截教门人,不然也是敌视天庭的。

    这些人,将来都是反抗天庭的力量。

    我金灵身边,目前还留了公明师弟和火部、瘟部等神君,为的是关键时刻从内部动手,帮九天玄女和陈玄丘,攻下紫微要地。

    现在陈玄丘得到了“天经地纬”,这本来是好事啊,他原来之所以要求我对诸天星君做一个挑选,怕的就是天庭知道他有办法为诸天星君凝固金身,所以早早做出防范。

    可如今“天经地纬”在手,他就可以性命相威胁,胁迫诸天星君投靠他才对。

    为何他偏要把“天经地纬”与诸天星君的联系切断,迫使尚不知情的诸天星君仇视他呢?

    这么做,对陈玄丘全无好处!

    而且,若非大部分可信的正神,我已陆续“送”到了他那边去,简直是为自己树下死敌无数啊!

    不对!

    这等宝物,是那么容易遗失的?

    如果是当年的金灵圣母,恐怕她未必能这么快猜度得到别人用心的险恶。

    可她在天庭已经太久太久了,且又位居高层,对天庭的尔虞我诈、阴险手段,又岂能一无所知?

    因为陈玄丘完全没有这么做的道理,金灵圣母一下子猜到了某种可能,怒火在她眸中顿时熊熊燃烧起来。

    紫微帝君说罢,一直在观察着金灵的神情。

    金灵的平静,乃至疑惑的表情,快要把紫微帝君搞迷糊了。

    这反应,完全不对啊!

    直到此刻,金灵眸中出现了怒火,紫微帝君才松了口气,这才是金灵此刻该有的反应。

    他立刻关切地道:“金灵,你身子尚未大好,万万不可动怒啊!”

    金灵抬头看向他,眼神有些古怪。

    紫微帝君以为她在强自抑制,不让她的泪流下来。

    紫微帝君凝视着金灵,一字一句地道:“我知道,周天正神,多是你截教同门,而且大多都是你的晚辈!”

    紫微帝君很自然地握起了金灵的手,她的手滑若凝脂、柔若无骨、带着润玉一般的浅浅凉意。

    “相信我,我帮你!你我联手,一定可以夺回‘天经地纬’,只要能拿回天经地纬,我就可以帝君之权,将他们的元神重新寄托天‘天经地纬’之上了!”

    “我相信你。金灵独力难支,一切,都要拜托帝君了。”

    紫微帝君微笑起来,虽然,金灵出于女人的羞涩,没有明白地向他表露爱意,未免有些遗憾。

    可这句话,分明就是托付终身之意了啊!

    紫微帝君想拍拍金灵的柔荑,但金灵已把手抽了回去。

    于是,紫微帝君摸空的手,便顺势握成了一个拳头:“金灵放心,朕,定不负托付,不负卿!”